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撩上渣男舅舅的上司

撩上渣男舅舅的上司

周pp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亲眼目睹了渣男和异母姐姐的双重背叛,沈安安一心想着报复回去,于是她将目光转向了渣男的小舅舅,并且两人阴差阳错的结为夫妻。正当沈安安暗自窃喜,以为要被渣男叫小舅妈的时候,猪队友站出来告诉她撩错人了!这这这……娃都有了,告诉她撩错人,不过看着眼前帅气逼人气质多金的男人,沈安安觉得自己不亏反倒是赚了。

主角:沈安安,尚延川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安安,尚延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撩上渣男舅舅的上司》,由网络作家“周pp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亲眼目睹了渣男和异母姐姐的双重背叛,沈安安一心想着报复回去,于是她将目光转向了渣男的小舅舅,并且两人阴差阳错的结为夫妻。正当沈安安暗自窃喜,以为要被渣男叫小舅妈的时候,猪队友站出来告诉她撩错人了!这这这……娃都有了,告诉她撩错人,不过看着眼前帅气逼人气质多金的男人,沈安安觉得自己不亏反倒是赚了。

《撩上渣男舅舅的上司》精彩片段

提前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出差,沈安安一下车就直奔姜雨泽的公寓。

满心欢喜的想要给对方一个惊喜。

可当她输入指纹进去的一瞬间,笑容却僵在了脸上,心也凉了半截。

玄关的鞋柜上,随意摆放着一件蕾,丝bra,和男人的西裤。

从门口到客厅,几乎每走一步,就有一件凌乱的衣服,卧室更是传来丝丝缕缕暧昧的声响……

她被绿了!

沈安安全身发凉,一步步走了过去。

两米宽的床上白花花的躯体搅在一起,恍然发现门口站着人,惊叫出声,急忙扯过旁边的被子盖在身上。

看着惊慌失措的两人,沈安安大脑一片空白,胃里翻滚的厉害,恶心到想吐。

她已经想过所有坏的结果,但就是没想到姜雨泽出轨的对象会是她同母异父的姐姐!

她极力保持冷静,“给我一个解释。”

“安安……”

姜雨泽不敢直视她,深吸了口气说:“你很好,但婉儿更适合我。”

无论性格还是背景,婉儿都无可挑剔,温柔又性感,在事业上也更能帮助到自己。

相比沈安安,哪哪都不让碰,在沈家也不受重视。

孰轻孰重,一眼便知。

沈安安红着眼睛盯着这个从高中起就开始追求她的人。

感觉自己就像个笑话。

沈婉儿哭得梨花带雨:“妹妹对不起,我太喜欢雨泽了,都是我的错,你别怪他。”

“你别说傻话,不是你的错……我早就想分手了,只是安安工作太忙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说清楚。”

姜雨泽将她护在身后,“其实我和婉儿就要订婚了,我们好聚好散吧。”

“啪——”

沈安安用尽全部力气对着他扇了过去,一巴掌落下,手都发麻了。

姜雨泽愣住,怒吼道:“你疯了!”

“是,我疯了当初才会答应你在一起!”

沈安安双手紧握,指甲陷在肉里,可面上却笑得灿烂,冷眼扫向沈婉儿,“别道歉,我还要感谢你帮我认清了渣男,你喜欢送你好了。”

听言,沈婉儿眼里积起泪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将落不落,仿佛受委屈的人是她。

“妹妹你别说气话……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好受。”

沈安安樱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然后呢,睡妹妹的男朋友,是不是特别刺激?”

“知三当三这点你和你妈倒挺一致的,都是不知羞耻的货色!”

她懒得看这对狗男女继续表演。

把买来的礼物丢进垃圾桶转身就走,打了辆车去了闺蜜陈幽家。

陈幽看到沈安安脸色不好:“和姜雨泽吵架了?”

“不是吵架,是我被甩了。”她提起这事,就恨得咬牙切齿。

陈幽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毕竟姜雨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沈安安追到手,要甩也是安安甩他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

沈安安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陈幽沉默了半响道:“会不会是姜雨泽看上了沈婉儿在你爸妈心中的地位,所以才……”

旁人不清楚,陈幽再清楚不过,沈婉儿倚靠着温玉梅在沈全耳边吹枕边风,这些年沈家把公司里最好的资源给了她,相反最累最苦的活都让沈安安去做,包括这次高强度在国外出差三个月。

沈安安睫毛沾染了湿气,她抱着脑袋蜷缩在角落里:“可能吧,我现在脑子里很乱。”

陈幽不忍心看好友颓废,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外走。

沈安安抬起头不解的道:“去哪?”

“当然要去喝酒,庆祝你单身啊,姜雨泽不选你是他没这个福气!”

酒吧。

沈安安三杯酒下肚,姣好的小脸上染上绯红,看起来娇艳欲滴,美得不可方物。

“我去趟洗手间。”

陈幽不放心她这个状态,放下手里的酒杯:“我陪你去。”

沈安安出来时,陈幽眼睛眨都不眨盯着一个方向看着。

“看到帅哥了?”她随意一句。

陈幽认真点头:“还真是。”

“那你看吧,我回去继续喝了。”

“等等啊,这回可不光有帅哥,还有姜雨泽的舅舅呢,你就不好奇?”

沈安安有些恍然:“他舅舅不是在国外吗?”

对姜雨泽这个舅舅她有所耳闻,典型高富帅,二十八岁的年纪已经在国外有好几家公司了,比姜家财力雄厚许多。

姜家项目下的投资听说有一半就是这个舅舅给的。

“好像最近因为工作上的事回来了。”

顺着陈幽指的看向高台卡座,沈安安发誓她这辈子都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单那张侧颜就足以吊打当红男明星,更别说浑身上下透露着矜贵清冷的气质,眉眼可杀人。

一个字,绝。

衬得他对面那个原本看上去也不错的都显得平庸了许多。

大概是沈安安的眼神太过灼热,男人漫不经心的抬眸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这一刻,沈安安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男人只看了沈安安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冰冷疏远。

沈安安盯着男人的背影,对陈幽小声说:“你先回去,我找他要个联系方式。”

陈幽睁大眼睛:“你想要向他告状?”

“别人帮忙教训哪有自己报仇爽?”沈安安不置可否,醉意朦胧的眼睛俏皮的眨了眨。

陈幽愣了半响,回到卡座才反应过来她想做什么。

虽然姜雨泽舅舅是还不错,但他对面那个不知名的帅哥明显更优秀啊。

为了报复姜雨泽那个狗东西,安安真是豁出去了。

沈安安此刻酒精上头,不太冷静的她将扎起来的马尾散开,拿了一杯酒就往男人的方向走去。

谁知男人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看了一眼,起身直接掠过沈安安朝外面走去。

沈安安愣在原地,这就走了??

她还没开口呢!

沈安安犹豫的几秒钟,脑海里浮现起姜雨泽说的那些话,一咬牙一跺脚,跟上男人的脚步追了上去。

男人出酒吧后上了一辆劳斯莱斯,沈安安站在车旁,摆出自认为最好看的视角,抬起手敲了敲车窗。

车窗降下来,男人坐在后排,眉眼淡淡的挑着,骄矜又傲慢。

外面的光线比酒吧里亮了许多,如同强势入侵使他上了浓墨重彩的色彩,五官立体深邃,没有半点瑕疵,蒙上了一层不真实感。

姜雨泽这位舅舅可比他的色相强了太多了。

在两人的目光对视中,沈安安开了口:“先生请问您能借我手机打个电话吗,我手机没电了。”

闻言,男人的眉头又挑了一下。

似乎觉得惊讶,不过庆幸的是,他没有直接拒绝。

沈安安紧张的握紧小手,表面上黑白分明的眼睛笑得弯弯,得体中不失娇艳感。

男人的目光浅浅落在她身上几秒钟,骨节分明的手朝关窗键按下去。

只是还没碰到,手机又响了起来。

男人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只好先去接电话。

“那些女人你喜欢你留着,有必要的话,我不介意叫她们一声奶奶。”

“混账东西!你非要让我们家断子绝孙是不是!”

隔着一段距离,沈安安清楚的听到手机里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盲猜是一位中气十足的老爷爷。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男人好像被催婚了。

她的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男人下巴微扬,拉长调子轻嗤:“所以可以考虑你自己上了。”

“你这个逆孙!你想要气死我?”

话音刚落,什么东西被摔到了地上,紧接着传出一道惊呼声。

“老爷……你没事吧?”

“快快快,叫救护车!”

前排司机斟酌提醒:“少爷,老爷子有心脏病,这样会不会……”

男人捏了捏眉心,肉眼可见透出烦躁,显然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沈安安在旁边听了个大概,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和男人说:“先生,我也单身。”

男人侧目看过去,口吻薄凉:“然后呢?”

可能在外面呆得久了,也或许是他的声音太过冰冷,沈安安的醉意消散了很多,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忍不住有点尴尬。

但现在如果退缩才更丢人好么。

沈安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其实带了手机,找你只是为了搭讪,听你刚刚的谈话,应该也被家人催婚了,我也是,不如……我们互相帮助?”

“你确定?”

男人一双优魅的漆眸中朝沈安安迸射出诡异的光芒:“我不孕不育,是个痿的,怕家人知道伤心,一直没告诉他们。”


沈安安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忍不住掏了掏耳朵,重新向男人看过去。

男人表情不变,好以整暇的看着她。

沈安安的杏眸星光乍盛,神情越发坚定:“实不相瞒,我性冷淡!”

一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一幕,她真的对那方面有心理阴影了。

男人眸色微恙,寸寸寒光扫过她的脸。

沈安安挺直腰身,大方任他打量,丝毫不虚。

男人收起回视线,冷声道:“上车。”

坐上车的沈安安按耐住激动给陈幽发条微信:“姐妹!你不用等我了,我已经和姜雨泽的舅舅去见家长了!”

陈幽:“???不愧是你,这发展速度比火箭就慢了亿点点。”

医院。

高级VIP病房。

尚修光躺在病床上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沈安安上下打量,老脸一片激动。

“这位小姑娘是……”

男人还没说话,沈安安快一步笑盈盈回答:“爷爷,我是您孙子的女朋友,今天来得匆忙,没能给您带礼物,请您见谅。”

尚修光‘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声音都发颤:“你真是他的女朋友?怎么从来都没听他提起过?”

“其实我们刚在一起没多久,加上我工作太忙了,经常出差,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来看您。”沈安安应答自如,甜甜脆脆的声音很是讨喜。

“还是刚才我和他一起在外面吃饭,才听到您生病了,请您谅解。”

她穿着一身小香风套装,眉眼精细如雕如琢,清纯娇嫩的脸上十分有亲和力,脚下踩着细高跟,露出一截过分白皙的纤细脚裸,俨然是一位名门家的千金。

“好好好,混小子终于开窍了。”尚修光对她很满意,嘴巴笑得合不拢,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有心脏病的样子,甚至还热情地要留她吃夜宵……

把老爷子送走,时间已经接近深夜十二点。

男人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声音清冷好听:“地址。”

沈安安愣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回家,沈婉儿已经知道她回国了,爸却一直都没有给她打过一通电话。

可是,不回家又能去哪里呢。

她眼里划过落寞,声音低低的道:“燕商别墅区,谢谢。”

男人将沈安安的情绪转变收入眼底,眸色变了变。

夜晚路上车辆少,很快就到了。

下车前,男人递了一张通体黑色金边的名片给沈安安:“我需要一个结婚对象,除了谈感情,其他条件你任意开。”

沈安安错愕的抬起头看向他,见他面色冷峻,神情淡定,俨然一副做做生意的姿态。

她默了几秒,接过了名片上:“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吗?”

“当然。”男人利落同意:“最好明天上午给我答复,因为下午我只有一个小时空余时间,合适的话我们直接民政局见。”

沈安安轻轻点了点头,目送男人离开。

随即,她将名片塞到包里,走进了别墅。

客厅里,沈全坐在沙发上,还没睡觉。

沈安安看到这一幕,眼里露出惊喜:“爸,你在等我吗?”

沈全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面上强忍着不悦,命令道:“现在上楼去给你姐姐道歉。”

沈安安神情凝固住:“爸你是不是不太了解事情经过?”

“还要了解什么?雨泽和你姐都要订婚了,你横插一足打算干什么!”

“插足?”她嗓音发哑,“难道你不知道我们高中就——”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沈婉儿和温玉梅母女从二楼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