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道医玄婿

道医玄婿

炭烧烤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妹妹突发重病,恶毒的岳母却将救命钱霸占着死活不给他,还借着这次机会,将刘逸赶出了家门。走投无路之际,刘逸竟意外获得了道医玄法,从此脱胎换骨,人生充满了无限可能……医武双绝的他,不仅救活了妹妹,还拳打恶少,报仇雪恨。

主角:刘逸,关若雪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逸,关若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道医玄婿》,由网络作家“炭烧烤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妹妹突发重病,恶毒的岳母却将救命钱霸占着死活不给他,还借着这次机会,将刘逸赶出了家门。走投无路之际,刘逸竟意外获得了道医玄法,从此脱胎换骨,人生充满了无限可能……医武双绝的他,不仅救活了妹妹,还拳打恶少,报仇雪恨。

《道医玄婿》精彩片段

“李胜美,你是不是拿我钱了?!”

刘逸一把推开家里大门,质问着正在跟岳母窃窃私语的妻子。

脸色铁青,眼中涌动着控制不住的怒火。

“什么钱?”李胜美朝他翻了个白眼,装模作样问道。

“我这些年存的血汗钱,为什么卡里只有五千块了?你把钱弄到哪去了?”

刘逸见状,火气再压不住,直冲天灵盖。

自打他入赘李家,整天就做牛做马,起早贪黑,所有挣的钱都交给了妻子管理,他省吃俭用,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

现在妹妹突发重病住院,要动手术。谁知一查卡里,钱竟然没了!

“你在质问我?”

李胜美脸色一寒,冷笑道:“刘逸,那钱是你的吗?”

“别忘了,你是入赘到我们家,吃我的喝我的,还有脸跟我提钱。”

又是这种颐指气使的语气!

放在平时刘逸也就忍了,但现在不行,事关妹妹生死。

“我妹心脏衰竭,你赶紧把钱还我,人命关天。”

“还什么钱!”

不等李胜美变脸,岳母蔡婉莲脸一黑,哼道:“你妹妹关我女儿什么事?”

那三十万是她让李胜美转给自己儿子结婚用的,早就已经买了房子,听说刘逸要钱,立刻恼羞成怒。

“你那个累赘妹妹死了更好,你不是帮她买过医保?她死了正好可以趁机找保险公司要钱。”

李胜美也跟着帮腔,眼里一片贪婪,毫无人性。

咚!

刘逸胸腔炸裂,眦目欲裂。

一拳砸在门上,震天的响。

简直气的眼冒金星,他万万没想到这对母女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怒目凝视着母女二人:“你们还是不是人!”

李胜美却一点不在乎,反而梗着脖子仰着脸叫嚣道:“刘逸你敢动手?”

然而,没等刘逸说话,蔡婉莲就突然扬声大叫:“来人呐,刘逸打人啦,刘逸要杀人啊......”

“这小畜牲要杀我们全家!”

刘逸被这一幕看呆了。

还没反应,就听背后响起一声暴戾的吼声:“妈,小杂.种我剁了你。”

紧接着刘逸便被人从背后一脚踹在腰上。

失去平衡,他当场栽倒在地,脑袋磕在板凳尖上,血流如注。

倾刻间刘逸只觉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突然,他感觉有一束光包裹着他!

靡靡之声,从四面八方涌进脑海。

“你我有缘,不能眼看你遭折磨,今授你道医玄法。”

“让你脱胎换骨,重新为人。”

紧接着,浩瀚如海的信息,硬生生塞进他的脑中,像是坠入火炉岩浆。

片刻后,刘逸突然睁开双眼,疼痛已消失不见,感觉体内一股力量不断奔腾着。

刘逸正准备教训刚刚偷袭他的狗杂.种,却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刘先生,你妹妹命情突然加重,已经昏迷送进手术室,请你立刻来医院一趟。”

没时间理这些烂人,刘逸挂断电话就朝医院方向狂奔而去。

临走前刘逸回头看狼心狗肺的李胜美一家人,说道:“你们等着,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刘逸身无分文,只能跑去医院,但以往跑几步就喘的他今天竟然丝毫不费力,甚至越跑越有劲!

刘逸发现妹妹不在病房,正准备去手术室看看。

刚一转身就和一个柔.软的身子撞了个满怀,又香又软,怀里的女人即使戴着墨镜也掩盖不了美貌。

美女一把推开刘逸,刘逸这才回过神来,看到美女身后保镖背着一个老头,老人脸色煞白无血,奄奄一息。

刘逸透过老者的背竟然看到了他的内脏和病灶!

“赵主任呢?快让他出来!”美女声音急切。

一名中年医生走了出来,看到老者后满脸震惊迎了上去。

“关小姐,老爷子这是......”

“我爷爷突然发病,你快想想办法。”

美女声音充满着担心跟焦躁。

医生摘下口罩,上前查看着老爷子的情况,没过多久眉毛就紧皱起来叹道:“关小姐,来晚了......”

闻言,美女身形一震,墨镜掩盖下的美眸盛满了悲恸。

“怎么可能!麻烦您,再救救我爷爷!”

赵方安见状,无奈地说道:

“关小姐,我就算有天大本事,也没法起死回生啊......”

“老爷子他......唉,我真没办法......”

“其实老爷子还有救的。”

一直在旁观的刘逸突然开口,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关若雪摘下墨镜,美眸精芒烁烁看着刘逸。

“我说老爷子还有救。”

刘逸跟她四目相对。

“胡说八道!”

话音刚落,赵方安就不爽开口:“小伙子饭能乱吃,话别乱说。”

“关老爷子的病入膏肓,我耗尽心血都无力回天,你以为自己是神医吗?真是无知!”

“让他救!”一旁的关若雪突然发话,这个时候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关小姐,可不要轻信这种人啊!他肯定是个骗子!”

赵方安急了。

“闭嘴!没能力就别留在这儿插嘴!”关若雪开口训斥,她现在只想赶紧救人!

赵方安顿时被训的灰溜溜的回到手术室了,看着刘逸的眼神充满敌意。

关家他惹不起,但刘逸算什么东西!

赵方安转头看向了刘月的病房......

手术室外,关若雪始终死死盯着刘逸:“好,你说你能救,那你就试试看,但如果他老人家要是出事我饶不了你。”

懒得废话,刘逸先让人准备好一间安静的病房。

随后接过银针,脸色瞬间变的凝重起来。

只一眼便扫出老爷子病症关健。

手如如电,屈指轻弹,一枚枚银针便从针盒里跳出,如长了眼睛一般几乎不分先后,扎在老爷子胸口天池、腰椎命门、咽喉大穴上。

三针一定,立刻老爷子身体便开始颤抖。


“爷爷......”

“别碰他,他不止是心脏功能衰竭,其他四脏也都出了问题。”

刘逸拦住她,沉声道:“我这三针,一针定心,一针强肾,还有一针刺激的是八大经络跟六腑。”

“他现在这样很正常,很快就能醒。”

“不过,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治根,必须要有天然牛黄、血鹿茸、铁皮枫斗......这些药物来辅助。”

刘逸一口气说了十几种名贵药材。

关若雪美眸圆瞪,小嘴微张,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这就能根治?太不可思议了。

突然老爷子猛地一抖,紧接着虚伪的咳嗽声传来,竟真的悠悠睁眼。

刹那间,关若雪心中所有疑虑尽消,激动扑上前:“爷爷!”

她赌对了!

刘逸没让她失望。

满屋医护更是目瞪口呆,看刘逸的眼神,简直像在看神仙一般。

刘逸见老爷子暂时性命无虞,便直接离开,去找妹妹了。

刘逸刚到手术室就看到了令他震怒的一幕。

手术才做了一半,医护人员居然就从手术床上抬妹妹下去!

带头的正是医生赵方安!

“你们干什么?!”

刘逸炸了,一把拽住赵方安吼道:“赵医生你什么意思?我妹妹还没好,你手术做一半是要害死她吗?!”

“你妹妹根本就没法手术,她也没救了,再说了你连钱都没交,我能让她进去抢救已经是天大恩赐。”

赵方安满脸冷戾:“识相的赶紧放开我!”

说话间,刘月已经被人放到了轮椅上推了过来。

身上完好但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已到弥留之际。

一进手术室,赵方安就判断她不行了,所以根本就没敢手术,怕治死了人担责任。

更何况,刘逸还让他这么丢人!

何必冒险。

“小月!”

这一刻,刘逸已经无所谓赵方安在说什么了。

扑上前顶住轮椅,就这么卡在手术室的门边,伸手探向她脖子上的血管。

心里立刻有了结论:“还有救。”

来不及多想,直接屈指用关节对着刘月身上几处要穴戳下。

推床的护士拼命想把轮椅推出来,却无论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个个面露惊骇之色。

赵方安也被堵在外面进不去,急的满头大汗威胁道:“你到底让不让开?你妹妹贱命一条救不活了,要是再闹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有我在,我不会让我妹妹出事!”刘逸头也不抬。

额头渗出细密汗珠,手出如闪电,倾刻之间已经收回。

短短几秒,他以指关节代银针,以每秒数百次的频率叩击刘月身上的穴位。

渡以体内气息,终于让她的病情稳了下来。

但如此精妙的控制,也让他这个第一次使用的雏耗费了不少心力。

“你真是疯了,快给我滚开,保安把他拽走!”

赵方安急的额头青筋毕露大吼。

话音刚落,轮椅上昏迷的刘月,突然发出一声呓语。

就这一声,便让所有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这......这不可能!”

赵方安双目圆瞪,难以置信。

刘月突然发病,他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才断定没救。

甚至连手术都不用做,只能等死。

他可是整个宁丹市数一数二的心内科专家,这点绝不会看走眼。

可现在,怎么突然就醒了?

这病,只要能醒,就代表着好转,这简直直接打碎了他几十年建立的认知。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死了我妹都死不了,滚开!”

刘逸抱起悠悠醒转却还双眼茫然的妹妹,瞪向赵方安。

这家伙刚才诋毁羞辱自己就算了。

竟然还置妹妹的命于不顾,根本不配当医生。

“你上哪去?”

赵方安被他一眼瞪的恼羞成怒。

刚才是刘逸挡住了他进手术室的路,现在是轮到他挡住刘逸的去路。

“出院!”刘逸冷声说道。

赵方安眼中的震惊,慢慢变成阴毒,冷哼道:“你妹妹之所以能醒,全都是我的功劳。”

“要不是我及时把她弄进手术室,仔细检查救治,她就死定了。”

“想走可以,把手术费交了再说。”

“五十万,少一分别想走出医院大门!”

“什么?”

刘逸眼睛瞪的滚圆,满脸愤怒:“凭什么给你五十万?”

“你根本就没手术,还有脸跟我要钱?”

这个赵方安太无耻了。

妹妹是自己救的,跟他没有半点关系,竟然趁机索要五十万手术费,这是敲诈勒索,蓄意报复!

再说了,他现在身无分文,别说五十万,五十块都掏不出来。

跟这种人也不想有任何废话。

妹妹虽然情况好转,但仅凭叩穴只能延缓减轻,不能根治,根本没心情跟赵方安多啰嗦。

说完便要强行离开。

两名医护拦在他身前,轻松便被撞开。

其中一个年青男护士顿时保持不了平衡,摔倒在地。

赵方安眼中升起一抹阴冷:“你敢打人,来人呐,这有人医闹把他给我扣了!”

声音巨大,保安提着警棍闻声而至,堵在刘逸面前。

气氛瞬间僵到极点。

刘逸眼中血丝密布,咬牙切齿,脸色彻底变冷,打算凭武力摆平这些保安。

“住手!”

就在这时,手术室门再次被打开。

一个清脆如银铃般的喝声响起,关若雪重新出现,俏脸密布焦色:“赵主任,你就是这么对我救命恩人的吗?!”


“关小姐,您怎么进来了?”

赵方安不知道关若雪的话是什么意思,一脸疑惑解释道:“我正在让人把手术室腾空,给老爷子用。”

“这小子却不知死活拦着不让,要是老爷子有什么三长两短……”

话音未落,关若雪俏脸一片森寒:“还需要你救?我爷爷已经醒了!”

“你没长耳朵听见我刚才说的么?这位神医是我爷爷的救命恩人,是我们关家所有人的恩人,你再敢对他不敬试试看!”

一声冷喝,声音不大,却震的赵方安头心发寒,浑身发软。

正想道歉说不敢,却突然反应过来,双眼暴突难以置信:“他、他治好了关老爷子?”

“这怎么可能?!”

“关、关小姐您一定是被他给骗了。”

“闭嘴!”

关若雪脸上嫌恶之色越发浓烈,冷哼道:“你这个庸医,没本事就算了,竟然还敢仗势欺人。”

“有你这种医生真是医院跟社会的悲哀。”

“你根本就不配站在这里,滚!”

见她发火,赵方安脸色煞白,心头慌乱不堪。

他不过就是个科室主任,给他十个胆也不敢得罪关家。

但他怎么也想不通,这才多长时间,刘逸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救好关老爷子啊!

赵方安心里又怕又疑惑,但眼下一个字都不敢多问。

“关小姐消消气,我是庸医,我狗眼看人低,我滚,我现在就滚……”

说着,哈巴狗般弯着腰,冲出了手术室。

一刻不敢停留。

这模样,看的刘逸心里一片唏嘘。

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赵方安,在关若雪面前就像个孙子。

这就是权势地位的好处。

如果是以前,他想都不敢想,但现在不同往日。

如今的刘逸已经脱胎换骨,内心涌起极大的希望,终有一日他会凭着自己的实力,拥有话语权。

停止了遐想,刘逸感激道:“关小姐,谢谢你。”

“跟我何必这么客气,别顾着说话,把你妹妹送去休息吧。”

关若雪俏脸转暖,展露笑意道:“差点忘了,我先去把她升级成特护病房。”

说完便带着刘逸兄妹离开手术室。

用最快的速度安排了两间特殊病房,关老爷子跟刘月一人一间,紧挨着方便照应。

安顿好后,刘月还在昏睡,关若雪又把刘逸请了过去。

这会儿老爷子已经彻底清醒了,半躺在病床上,昏黄的老眼打量着刘逸。

开口的时候虽然声音沙哑,但已经算是有了些气力。

“恩人,我听若雪说了。”

“没有你,我这把老骨头今天就交待在这了,救命的大恩我关家铭感五内。”

“关老爷子客气了,刚才关小姐也帮了我,就算扯平了。”

刘逸平淡说道:“也别叫什么恩人了,我叫刘逸。”

他救人并没有惦记着回报,不过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前脚刚救了人,后脚关若雪就来帮了他也算是回报了。

不然的话,今天肯定不能善了。

“那怎么行!刘神医不图名利,但老头子不能忘恩负义!”

关老爷子急了,忙对关若雪点了点头。

后者立刻拿出一张支票,双手递到刘逸面前:“刘神医,这是爷爷的一点心意。”

“我知道您不图名利,但请务必收下,不然爷爷不能安心。”

“另外,我明天想再请您赏脸吃个便饭。”

刘逸低头看了眼支票,心脏顿时漏跳半拍。

个十百千万……五百万?!

一出手就是这么一大笔钱,关家也太财大气粗了。

这份礼物,刘逸实在无法拒绝。

正好他现在极其缺钱,真是雪中送炭。

只能硬是忍着狂跳的心脏,收下支票:“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吃饭也行,我现在还有事要回去一趟,地址你发我就行……对了,我妹妹就在隔壁麻烦你帮着照看一下行吗?”

“还有什么麻烦的,放心交给我吧。”

关若雪美眸一亮。

她正愁着怎么跟刘逸打好关系,想着让他庇护关家。

刘逸就自己开口了。

看他那么在乎妹妹,只要跟刘月处好关系,还愁结交不了刘逸么。

当即拿出手机,将凯宾酒店的地址发给了刘逸……

有关若雪跟她保镖在,刘逸放心了不少。

看了眼关若雪约吃饭的地方,这才出了医院,刘逸打了个电话给李胜美。

之前从垃圾堆醒来,怒火冲天想回去找李胜美一家人算账。

但经过医院的事后他平静下来了,就算是回去暴打他们一顿又能怎样,解决不了问题。

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婚!

听说要离婚,李胜美毫不犹豫同意,约定明天一早办证。

次日,手续办完,走出大门,刘逸想着结婚三年,就算没感情也有亲情,准备开口道个别。

这时一辆奔驰嘎吱一声,刹停在两人面前。

车窗降下,声音传来:“胜美,上车赶紧去凯宾酒店的三楼宴会厅吧,婚宴可不能拖,宾客们都在等着了。”

开车的赫然正是之前暴打刘逸的小舅子李胜利。

前岳母蔡婉莲坐在副驾驶。

“什么意思?刚跟我离婚就准备跟别人结婚了?!你也太不要脸了!”

刘逸心头一突,瞬间板下了脸。

虽然李胜美对他一直都不好,但他从没想过妻子会出轨,直到撞破奸情。

谁知道现在更过分!

居然都等不及离婚,就提早定了婚礼现场了?!

这特么已经不是无缝链接,而是脚踩两条船了!

简直不是个人!

刘逸简直气的胸腔炸裂,怒火中烧。

“小杂.种你说谁呢!之前没打死你是老子手下留情,还TM敢骂人?借你俩胆儿试试!”

开车的李胜利闻言顿时一脸凶相。

李胜美这会儿也总算是正眼看了下刘逸,满脸鄙夷:“我就是提前跟别人订婚,你能怎样?”

“既然话都说开了,也不怕你知道,这三年,你给过我什么吗?”

“除了洗衣做饭你还有什么用处,连个男人都算不上。”

“不像我未婚夫,送我的豪车豪宅,还送我999万彩礼……当然,你肯定没资格跟他比了,我也知道你心里不好过。”

“这样,这几百块钱就当给你的补偿,拿去给你妹买点吃的吧,反正你妹也没几天可活了……”

说着,从钱包抽出几张红票子,砸在刘逸脸上。

“你说什么?!”

刘逸一下子炸了,双眼红了!

顿时握紧双拳,恨不得一拳干爆这个不要脸的绿茶婊!

侮辱自己不够,还要咒自己妹妹!

“你干什么?还想动手不成?你倒是试试看!看我新姐夫弄不弄死你!”

李胜利见状炸了,开门下车就要暴揍刘逸。

李胜美拦住他,“别跟这种傻子废话了,咱们还有正事儿呢。”

说完,连多逗留一下都不愿意,直接转身拉着李胜利就要上车。

刘逸眼中寒芒闪过,直接弹出一道银针,直接没.入李胜利的腰椎。

“哎呦卧槽,腰怎么突然这么酸……”

李胜利明显腰一颤,捂着后腰回到了驾驶座。

“我倒要看看谁弄死谁……李胜美,咱们走着瞧,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所做所为。”

刘逸冷笑一声,也拦了车出发去凯宾酒店。

刚上车,关若雪的电话也打过来了。

“刘先生,包间我已经订好了,楼层太低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救定在顶层九楼999包间凤凰阁,我等您……”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