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霍少狂宠小娇妻

霍少狂宠小娇妻

唐小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意外重逢,言晚与黎辰再续前缘,从前是契约关系,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男人的情,可如今他仍旧痴情不悔,这让言晚心中倍感压力。她不想陷进情爱中,这也是当初她同意契约婚姻的原因,本以为分开之后,她与黎辰再无交集,奈何重逢之后,言晚终于看出黎辰对自己情根深种。

主角:言晚,黎辰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晚,黎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霍少狂宠小娇妻》,由网络作家“唐小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重逢,言晚与黎辰再续前缘,从前是契约关系,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男人的情,可如今他仍旧痴情不悔,这让言晚心中倍感压力。她不想陷进情爱中,这也是当初她同意契约婚姻的原因,本以为分开之后,她与黎辰再无交集,奈何重逢之后,言晚终于看出黎辰对自己情根深种。

《霍少狂宠小娇妻》精彩片段

“啊,不要!”

漆黑的房间里,言晚挣扎着,企图躲开男人的桎梏。

但是男人有力的双手就如铁钳般,牢牢禁锢着她,让她逃无可逃。

“女人,敢招惹我,就要付出代价。”伴随着灼热的呼吸,低沉喑哑的声音在言晚耳畔响起,轻蔑又危险。

代价?什么代价?

不等言晚反应过来,一阵剧痛将其刺穿……

“不!”

言晚猛地从床上惊醒,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细密的冷汗。

环顾着周围熟悉的环境,这才惊魂未定地按着狂跳的心。

又是这个可怕的梦。

前晚的一切就和梦魇一样如影随形地伴着她。

可是身上还未全消的痕迹,腿间的痛感,残忍的提醒着她,那一切都是真实的!

以及,她打伤那个男人落荒逃走时,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冷冽森寒,让言晚知道,这绝不只是威胁,他真的不会放过她的!

言晚的身躯不受控地微颤,她害怕的捂住脑袋,试图想要回忆起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喝酒断片,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招惹了他……

“叮”一声短信提示音响起,言晚拿起手机一看,一条利落的短消息显现:克莱德咖啡厅见。

发件人是霍黎辰,她的未婚夫。

南城第一豪门贵少,霍庭集团现任CEO。

据说他仅用了五年时间,就将霍庭集团从国内豪门变成了撼动全球的商业帝国,成就了举世瞩目的时代传奇。其手段更是强、硬、狠,从不留余地,让人闻风丧胆。

无数的名媛小姐想要攀上他,成为霍家少奶奶,可偏偏得到这个殊荣的,是家境一般的言晚。

只因为她是霍奶奶选中的孙媳妇。

言晚不知道霍黎辰为什么突然要在订婚的前一天见她,但这对她来说也正是一个机会——取消婚约的机会。

尽管这是一场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婚姻,但婚前被强,这样的耻辱让她做不了这个新娘。

只是,她要怎么在这个高立于金字塔顶端的男人面前,开口说,退婚?

言晚苦恼地下床收拾自己,正要带上那对自己最爱的蓝钻耳环,这才想起耳环在她从尚品酒店逃离后就少了一只,不知道掉在了哪里。

放下耳环,言晚取了一条丝巾围在脖子上,心虚地将前晚那个男人留下的吻痕藏好,这才匆匆出门。

于此同时。

仅供权贵消遣的克莱德咖啡厅里,安静的没有一个客人,甚至是连个服务生都没有。

在隐私性极好的靠窗位置,优雅的坐着一个男人。

暗黑色条纹的西装将他的身形衬的无比完美,双腿随性交叠,笔直而长。

再往上,是一张英俊的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脸。

硬朗的下巴,薄而性感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以及绽放着犀利寒光的深蓝双眸。

只一眼,便让人惊艳,更让人畏惧。

“找不到人?”他的手里把玩着一枚蓝钻耳环,小巧精致,明显是女人的耳饰。

出口的声音却满是冷冽,令人胆寒。

站在他面前的特助浑身一抖,立刻弯腰九十度,额头上冷汗直流:“对不起,先生。前晚您所在酒店的监控被人刻意破坏了,看不到是谁进了您的房间,很难在明天之前确定她的身份。”

不能确定,也就意味着明天的订婚宴,不能将准新娘换成她。

可他霍黎辰要的女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更何况,她招惹了他,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一个月,”霍黎辰眼底盛着势在必得的光,“不计一切代价,找到她。”

“是,”特助恭敬地回复,听到耳麦里传来的声音,继续说,“先生,言小姐来了。明天您和她的订婚还要继续吗?”

霍黎辰盯着手中的耳环,嘴角勾起一抹薄凉的弧度:看来计划要稍微改变一下了。

霍黎辰收起耳环,吩咐:“去把她带进来。”

“是,先生。”


言晚走进咖啡厅,没看到服务员,反倒是看到了特助模样的男人,笔直站着,似乎在等她。

“言小姐,先生在里面,您请跟我来。”

“好。”

从安排司机接送,再是包场让人引路,这些来自未婚夫的绅士照顾,让言晚更加心虚不安。

待会他要是和她商谈的是订婚的细节,她该怎么残忍的说出退婚?

言晚低着头,一路心慌的走着,直到看到了男人锃亮的皮鞋,连忙停下。

唉,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紧张的握紧手包,极力的扯出一抹笑,抬起头来:“霍先生,你好。”

言晚愣了下,她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夫竟然会这么英俊,好看的像是画报中走出来的美男子。

绝色,偏偏又气质卓然,贵气逼人,高不可攀。

让人下意识的仰望,不容亵渎。

而她要退婚的话,简直就是最罪恶的冒犯。

额头上顿时冒出细密的冷汗,言晚更加忐忑不安,嗓子眼像是堵着块大石头般,让她开口变得无比艰难:“霍先生,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说我们的婚事……”

“我不会娶你。”霍黎辰打断她的话,命令般的口吻,没有任何商讨的余地。

他品着咖啡,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言晚呆住,被震惊的脑子发蒙,不可置信的看着霍黎辰。

不会娶她?

那他的意思不就是和她的目的一样!

按耐下狂喜的心情,言晚紧张的问道:“那你今天约我来是谈退婚的?”

“订婚照常举行,一个月后,我会宣布和你取消婚约。”

霍黎辰这才抬眼,似恩赐般的看了言晚一眼,将一张支票放在桌上。

言晚震惊的看着上面的数额,有……

一二三四五六个零!

言晚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更何况这些钱还可以属于她。

她咽了咽口水,无比艰难的把视线从支票上移开,“为什么要等一个月才取消婚约?”

还没订婚之前就取消,不才是对双方的影响都最低的么?

“不该问的别问!”高高在上的冰冷语气。

霍黎辰站起身来,没再理会言晚,迈开长腿就朝外走。

他对言晚并没有耐心,而唯一让他有兴趣的,只有前晚的女人。

这就走了?

言晚呆呆的站着,看着男人越走越远的背影,有点没缓过神来。

约她来,见了不到一分钟,说了三句话,他就走了。

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吧,她都还没说答不答应呢。

不过……

这样也好,陪霍黎辰演一个月的戏,她也就和他两清了。

-

订婚典礼在南城最豪华的奥菲酒店举行,而会场更是顶层的空中花园。

据说,南城能有资格在空中花园宴请宾客的,不超过十个数。

这天,言晚穿着一袭白色碎钻的长裙,化着精致的妆容,极为漂亮,像是误入凡间的精灵般。

她走进酒店的大厅,正要朝着电梯走去,却不经意的看到了一旁的婚礼迎宾海报。

上面是一对男女的婚纱照,也是言晚这辈子最熟悉的人。

她的前男友,和她大学四年的死对头。

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今天结婚,还和她在同一个酒店……

言晚的脸色微微发白,心里像是梗着一块大石头般,有些说不出的讽刺。

“言晚,你来干什么?!”

女人呵斥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里响起。

只见穿着洁白婚纱的欧诺雅怒气十足的走来,在她身后,正跟着西装革履的新郎司南。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言晚,薄唇紧紧地抿着。

言晚看着两人,那些曾被背叛伤害的画面又冒了出来,让她的心底一阵阵发凉。

欧诺雅走近,看着言晚的礼服,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你还对司南不死心?你都被甩了,怎么还有脸来这里的?”

她的声音不小,还满是羞辱,顿时吸引了人们的围观注目。

好几双有色视线朝着言晚看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甚至有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言晚厌恶的看着两人,语气冷漠:“我对你们的婚礼没兴趣,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你穿成这样来干什么?这种款式的白色长裙,也就只有结婚或订婚的场合才会穿。”

欧诺雅的语气无比轻蔑,像是再看一个自不量力的小丑,“你不是厚脸皮来抢婚的,难不成还是和霍先生订婚?”

今天这里也就只有两场宴会,霍家的订婚宴和司家结婚。

欧诺雅的伴娘团鄙视的笑出了声音,也跟着开口。

“霍先生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还妄想做霍先生的未婚妻?”

“就是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就敢进来这里。”

“简直把这里的空气都污染了呢!”

看着她们一唱一和的羞辱她,言晚紧绷着身体,胸腔里窝着一团火气。

她很想说她就是霍黎辰的未婚妻,可是这种情况她根本说不出口……

没人会信的。

“言晚,你就是来勾.引司南的!”欧诺雅愤怒的指着言晚的鼻子,“我都和司南结婚了,你还要来纠缠司南,你有没有点羞耻心?!”

一旁的人也开始对言晚指指点点,仿佛她是不要脸的小三。

司南笔直的站着,眉头微皱,看着言晚的眼神似乎也透着质疑,他低声开口:“回去吧,别闹了。我和你早就不可能了。”

看似劝慰的语气,却将言晚的尊严彻底踩在脚下。

言晚全身紧绷,感到很是窝火,这些人凭什么这么诋毁她?凭什么自以为是的羞辱她?就因为自己曾经和司南交往过?

呵,真是笑话!

不等言晚愤怒的出声,一道清冷的男音从门口传来,满是轻蔑的讽刺。

“司少倒是好大的面子,敢叫我未婚妻别闹了。”


司南微惊,闻声看去,顿时僵在了原地,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欧诺雅同时望过去,看清男人是谁,脸色刷的惨白,如遭雷劈。

霍黎辰!

他、他怎么会说言晚是他未婚妻的……这不可能是真的吧?

霍黎辰优雅的走来,步伐矜贵从容,暗黑色的晚礼服将他的身材衬的更加完美无缺。

他的视线落在言晚身上,朝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言晚呆呆的看着男人,心脏一阵狂跳,她没想到在最难堪无措的时候,竟是他给她解围。

回过神来,她自信的挺直了背脊,微笑着朝他走去。

看着言晚和霍黎辰站在一起,司南感觉到脸上正火辣辣的烧着,这更是在提醒着他,刚才的作为有多滑稽可笑。

但他到底是有城府的人,迅速的掩饰住情绪,笑着开口:“误会误会,我和言小姐是朋友,刚只是在和她开玩笑。”

开玩笑?

言晚凉凉的看着司南,一阵厌恶,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无耻。

霍黎辰向前走了一步,高大的身躯不偏不倚的挡在言晚的面前,无形的将她护在了他的保护圈内。

他抿着薄唇,看着司南的目光格外的冷。

说的话更是毫不留情,“你有什么资格和她开玩笑?”

司南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难堪的无地自容,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可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不敢反驳。

司家虽然也是权贵,但在霍黎辰面前,就是一只可以随便捏死的蚂蚁。

暗中捏紧拳头,司南微微低头,道歉:“对不起,霍先生,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霍黎辰轻蔑的冷笑,不再理会司南,转身看向言晚,稍稍弯起了胳膊。

言晚有些失神,心里泛起一阵涟漪,昨天霍黎辰可是高冷的不屑一顾,今天怎么就对她这么好了?

霸道维护,帮她出气,倒像是有情有义的未婚夫了。

但她也没有多想,会意的挽住霍黎辰的胳膊,脸颊微红的站在他的身旁。

在场的围观群众连忙让开一条宽敞的路,对霍黎辰都是发自内心的恭敬、畏惧。

欧诺雅看着言晚挽着霍黎辰,感到不可容忍的嫉妒憎恨。

因为家世不好,言晚从来都是被她踩在脚下的,这样低贱的人,就该一辈子在尘埃里,可她现在却嫁给了霍黎辰,比她老公高贵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她凭什么嫁的比她好?

“言晚,你怎么突然要嫁给霍先生呢?你大前天晚上,不还在尚品酒店和男人开房吗?啊,难道那个男人并不是你的男朋友……”说着,欧诺雅故作惊讶的捂着嘴巴,仿佛不小心说出了天大的秘密。

言晚陡然一僵,猛地回头诧异的看着欧诺雅。

她竟然知道尚品酒店的事?

霍黎辰心中微动,若有所思的看向言晚,那晚她也在那里?

“欧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恶意诋毁霍先生的未婚妻,败坏霍家名誉,你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处罚吗?”特助卫七自霍黎辰身后走前一步,语气严厉的呵斥,气势十足。

今天是霍先生的订婚宴,无数人都在看着,是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或者名誉损害。

司南脸色陡变,立即拉了拉欧诺雅,“别乱说话。”

欧诺雅有些害怕,但看着言晚,那口气怎么都压不下去。

“其实我也不想说的,但霍家毕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不明真相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回去,才会更加损害霍家名誉。”

她甩开司南,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这就是言晚和男人开房的证据。”

原本她是想拿给司南看的,彻底在司南心里败坏言晚的形象,却没想到用到了这个时候。

只见照片上有一男一女,男人正亲密的搂着女人往房间里走。

而那个女人,正是言晚。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人们全都鄙夷愤怒的看着言晚,能嫁给霍先生就是天大的荣幸,她竟然还敢婚前出轨?简直不知好歹。

审判的目光像是刀子般朝着言晚割来,她不舒服的皱眉,感到全身都不自在。

可是她并不记得那晚到底发生过什么,而这张照片也不是她那晚跑出来的房间。

难道在她和那个男人滚床单之前,还发生了什么事?

“这张照片并不能说明什么,你和我一直都不和,算计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谁知道你是不是P的?”

言晚没敢追究更多,干脆的否认了,这时候不管真假她都不可能承认。

欧诺雅有恃无恐,将照片礼貌的递向霍黎辰。

“霍先生,照片是不是P的,您拿去检验一下就知道了。而且,我们大学的同学都知道,何飞扬一直在追言晚,他们关系暧昧,从来都不清不楚的。”

而这个照片的男主角,正是何飞扬。

伴娘也连忙开口附和,“对啊,我们A大的人基本都知道。”

她们是铁了心要黑掉她的名声了。

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去做P图鉴定也来不及,而就算是做了,订婚宴上言晚的名声也不会好看。

她不安的拽紧了霍黎辰的胳膊,心里有些烦乱。

事情闹成这样,也多少损害了霍家的脸面,而他和她本来就没有感情,他会不会直接不管她了?

霍黎辰看到照片里的陌生男人,眼底的微光恢复了冷漠。

随即,他伸出手,将照片拿过来。

欧诺雅大喜,连忙开口,“霍先生,我是不敢骗你的,这照片肯定是真的,他们……”

只是看到男人的动作,后续的话全都哑在了喉咙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