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谈情可以结婚不行

谈情可以结婚不行

千羽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听说盛京最有权势派头的大佬,居然看上了一朵“黑心莲”!碎了无数少女的芳心,都说这女人狡猾,坏事做尽,定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迷得霍司霆不要不要的。可正是这样一个被人形容成大魔头的女人,才对了霍司霆的胃口,他们可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主角:权筝,霍司霆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权筝,霍司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谈情可以结婚不行》,由网络作家“千羽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盛京最有权势派头的大佬,居然看上了一朵“黑心莲”!碎了无数少女的芳心,都说这女人狡猾,坏事做尽,定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迷得霍司霆不要不要的。可正是这样一个被人形容成大魔头的女人,才对了霍司霆的胃口,他们可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谈情可以结婚不行》精彩片段

夜色邃迷,月高风黑。

婆娑的树影在凛冽的寒风下摇曳,发出诡异如弃婴的啼哭声,更像极了黑夜摸不着边际的鬼魂。

“救命,救命……”

两个男人拿着铁锹在忙碌的挖坑,那一声声虚弱凄凉的呼救,正是从深坑边上的麻袋里传出,在这寂静的树林中,格外炸耳。

“胖哥,反正老大说了要活埋这小妞,不如埋之前咱们先爽一把?”许是太久没碰过女人,身形偏瘦的男人听着女人如猫叫的哑嗓,勾得他浑身酥麻,饥渴难耐。

“瞧你猴急得那样,像是八辈子没碰过女人,要办事就快点!”胖男人不屑的嗤笑一声,但默许了他的提议。

瘦猴儿兴奋地丢下铁铲拿出美工刀,眼疾手快的将捆绑结实的麻绳割断,里面竟是一名约摸二十岁年纪的清丽少女。

月华淡淡,洒落在少女脂容已褪的小脸上,一头海藻般的卷发慵懒的披散在肩头,精致的五官如素描而生,长翘的眼睫像是蝴蝶的翅膀,微微颤动着。

估计是体内药力发作令她从昏迷中醒来,此刻的少女脸颊绯红呓语,一副任君采撷的娇俏模样。

这一眼,看得男人心痒难耐,眼里折射出赤裸裸的淫秽光芒,迫不及待地伸手朝少女的胸部袭去。

眼看着他那肮脏的手即将碰到那诱人的高峰之时,呓语中的少女,突然睁开眼睛——

她点漆般的瞳眸,宛似苍山顶上那一轮孤月,清冷又寒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这只欲要侵犯自己的手,用巧劲一掰。

“咔嚓”一声,手臂被应声折断。

“啊——”

一声撕裂般的惨叫顿时刺入耳内,少女嫌恶的瞥了他一眼,眼中寒芒闪过,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脚,疼得他直接昏死过去。

“小贱人,你对他做了什么?”

胖子闻声看去,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他难以置信,一个虚弱的女人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

少女揉了揉发疼的脖子,眼中带着一丝玩味,随手在地上捡起几颗石子,几步之遥,快准狠地将石子准确地击中了他身上几处穴位。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胖子突然身体僵住无法动弹,拿着铁锹的手如被电击般发麻无力,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手中剩余的一颗石子击中他额角的阳白穴,胖子肥硕的身躯应声落下,后脑着地不省人事。

眼看两个男人先后倒下,她的身体才不支地半跪在地上,呼吸微喘,除了药力作用外,显然是灵魂还没有与身体完全融合,出现的排斥反应。

她本是二十三世纪陆军特级医官,军用代号“影”,同时也是药剂研究会高阶药剂师,负责运送药剂研究会刚完成的一批特效药给军方的士兵服用。

但研究会出现叛徒,把消息和运输路线泄露给敌国,敌国派虎狼军来抢夺特效药,为保住特效药不被抢夺泄露,她只能启动运输机的自爆装置。

幸运的是她从那场爆炸中存活了下来,不过代价是,在这具二十一世纪女高中生的身体中重生!

虽然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很荒谬,但她的存在却是铮铮的事实。

权筝,这是一个与她有着相似五官的少女,母亲因生她难产死亡,父亲将情人扶正带进了门,又生下一对儿女,她自然就成了多余的那个,所以父亲从小将她丢在寄宿学校长大。

两年时间,她接受适应了权筝的身份,在学校低调隐藏自己。

可在十个月前,她的灵魂遭遇一股神秘力量撕扯拉出身体后,被另一个灵魂占据了身体。

长达十个月的时间,她的灵魂处于一种混沌状态,直到刚才,她才从混沌中苏醒,重新抢回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待排斥感减轻,她重新站起来,面色冷若冰霜,美艳的脸庞上看不到半点笑容。

昏迷的男人被她用石子封住了穴道,虽然效果不如银针,但两个小时内应该醒不过来。

趁着这会,她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迅速走出树林。


公路上

一辆低奢迈巴赫飞驰而行,车厢内寒意肆虐犹如严冬,尽管暖气调到最大,却依旧抵御不了寒气的侵袭。

副驾上的助理陆言一脸焦急地看向后座上的男人,“霍总,您再坚持一下,商医生已经正在赶来的路上。”

“停车,你们立刻离开!”

男人身上的黑衬衫与窗外的暗夜同色,磁性的嗓音如从极地的寒川中爬出,寒冷森然。

他英俊如冰雕镌刻的脸颊一丝人类的表情都没有,幽深狭长地暗眸垂下,眼睫蒙上了一层清浅的寒霜,毫无血色的皮肤透出一股死气。

“可是……”

陆言犹豫,但男人猩红的暗眸迸出凌厉而骇人气势,令他不敢再多言,马上和保镖一同下车。

不过他们没有走远,借着夜色隐藏到百米之外守候着。

空荡荡的公路上,只剩下一辆黑色轿车隐匿其中,在浩瀚的夜空下显得尤为渺小。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旁边的树林中走出来。

权筝面色绯红,脚步虚浮无力,光洁的额溢出细密的薄汗,体内似有一股难以自控的燥热在流窜,因为步行加快血液流动,药效也越来越剧烈。

淫洋藿、阳起石、仙茅……这些药材做出来的低俗药剂,曾经是她最瞧不上眼的,可偏偏今天她却被这种不入流的药折磨得如此狼狈。

身体越来越滚烫,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尽快赶到医院化解药性,不然等药性吞噬她的理智,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原本空无一人的公路,发现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基于本能,她脚步踉跄地走过去,越是靠近轿车,越能感觉到一股沁入心脾的寒气逼来。于她而言,这股寒气正好能压制住她体内流窜的燥热。

从车窗外看进去,借着月光依稀能看清后座有一个人影,她敲了敲车窗请求帮助,但车内一片死寂,无人回应。

权筝紧拧眉头,身体的不适感令她难以自持,犹豫了一会,她还是将车门拉开,并低声说了句,“抱歉,打扰了!”

车门居然没锁?

打开车门正准备钻进车厢内,一阵刺骨的恶寒朝她扑去,车内的温度低至零度,简直就像是个移动冷库。

普通的车内空调怎么会有这样的制冷效果?

等等,这寒气是……

权筝脸色突变,可她还来不及多想,下一秒,一只修长厚实、骨节分明的手从车内伸出,迅速锁住她的脖颈,动作快如鬼魅,将她拽入车内压在真皮座上。

她一惊,抬眸的瞬间,对上一双暗藏锋芒的寒眸。

银白的月光从车窗洒进来,浮光朦胧了男人英挺的脸庞,但却看清了他黑眸中泛着只属于魔鬼般的冷漠,与此同时,他低醇喑哑的质问声在她耳际响起——

“你是谁?”

隔着单薄的衣料,权筝感受到男人健硕挺拔的傲人身躯,有一刹那被药效控制失神,但却很快找回理智,因为她发现车内剧烈的寒气,正是从男人身体由内而外散发出的。

“我是谁不重要,但你以这样的姿势压着我,是要对我欲行不轨吗?”

权筝想用脚踹开他,但霍司霆没给她机会,迅速擒住她双脚,眉目染上薄怒的盯着她:“这是我的车,是你不请自来!”

“我有敲车门询问,是你没回应我。”她腰部用力一挺,腾坐起来,扬手就朝他脸部袭去。

霍司霆见此利索推开她,却让她钻了空子,双腿钳制住他的下半身,双手则扣住他的肩膀,跨坐在他身上。

小伎俩,霍司霆反手袭上她单薄的肩胛骨,用力一掐。

“啊——”

肩胛骨的刺痛令她吃痛的叫起来,同时手臂发酸,也使不上力气。

霍司霆趁机利落翻身,把她重新压在身下!

百米外,陆言看到有个纤细的人影闪身上了车,和保镖立刻冲上前。

几步之遥的距离,发现车身上下抖动着熟悉的节奏,起起伏伏,透过车窗似乎看到两个人影交叠在一起。

他们犹豫了,面面相觑不在靠近,默默退了回去。

车厢内,两人纠缠得如火如荼,权筝被他结实的铁壁扣住腰肢,迫使她跨坐在他腿上不得动弹。

本已占据上风的霍司霆,下一刻,却松了手。

他像是突然失去了生机,身上的体温急速下降,痛苦的阖上沉眸,手臂无力垂下,将身体的全部重量压在她身上。

“什么情况?我还没下狠手呢,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他突如其来的倒下,令权筝有些诧异,推了推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回应,反而是对方感受到她身体的热源,下意识地更紧贴着她。

热感源源不断地从两人接触的肌肤传输,她淋漓尽致地感受到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刚刚才因寒意压制的燥热感,此时又再次翻涌。

安静的车内,急促的呼吸声渐渐加重,此刻的权筝大脑一片空白,看着身前的男人竟有些意乱情迷,纵使她自制力再强,也难以和药力抗衡,本能的闭上眼,朝男人冰冷的薄唇狠狠吻去!

柔软火热的粉舌,饥渴难耐的勾绘着他的薄唇,她动作生涩撬开他的唇瓣,如灵蛇般闪了进去,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

纤手也不闲着,抚摸着他胸膛,赤裸裸的勾引,像是在沙漠寻找了三天三夜的水源,急切的要品尝那一汪清泉。

细密的汗珠从额间滑下,她似乎已经忘了思考,只是本能的想靠近他,抱住他,紧些,再紧些……

霍司霆被病毒折磨多年,每次病发陷入昏迷时,会警惕的保持着一分清明。

正如此时,他感受到怀里小女人灼热滚烫的身体,曲线曼妙撩人,一个足以驱赶寒凉的樱唇覆在他的薄唇上,让他因毒发冷得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寻找到一丝温度的来源。

饱满柔软的触感,芳香拂绕着鼻息,他迷恋她口中的清甜,沉醉于她的主动热情。

这份热情点燃了空气的温度,更点燃了他身体被困住的欲望。

这种破土而出的欲望在霍司霆身上还是头一遭,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下了蛊,竟没拒绝这个小女人的触碰,反而心生一丝期待,任由她对自己上下其手。

纤纤玉手步步下移,大胆侵犯着他结实的胸肌,下滑探进他的裤头,可就在他期待小女人下一步动作的时,一切……戛然而止!

这,这就完了?

为什么她不继续了?

身前突然一凉,唯一的热源消失,鼻腔中那股属于小女人的独特馨香也随之消散。

霍司霆眉宇微微一皱,划过一丝不悦,心底竟腾升出一抹异样的情绪……失望?

与此同时,权筝在寒意的帮助下,努力克制住了药力对自己的影响,药力渐渐褪去,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她没有查觉到男人的异样情绪,只感受到他的身体依旧寒冷如冰。

她打开车灯,看清了男人冷峻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微抿,湛清的下巴光洁干净,冷白的肤色在灯光下闪烁着熠熠诱惑的光。

只不过,他这样的状态……很不正常!

出于医者仁心,权筝把他的外套脱下,再解开衬衣纽扣,伸手探了他额头和身上几处的温度,无一例外的发寒。

三指并拢搭扣在他的手腕处,沉心感应他的脉搏反应,结合他的症状思考了一会。

突然,她眸色一沉,惊诧地看向他。

“VIS病毒!”

VIS病毒是二十三世纪敌国研发的十大新型病毒之一!

可这里怎么会有二十三世纪的新型变异病毒?

难道重生而来的不止她一人?

VIS病毒病发时全身冰冷刺骨,同时伴随四肢僵化,浑身由内而外不断持续散发一股无形的寒气,就像是将一个活人冰封在冰块里。

中毒者不是被活活冻死,就是受不了这样长期的折磨,选择自杀。

难怪他的身体会散发出剧烈的寒气,明明前一刻还在与她厮打,下一刻就虚弱僵硬得无法动弹。

但权筝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看他这发病程度,中毒时间应该不少于十五年,能撑到现在没有强大的意志力和忍耐力,恐怕早就受不了折磨选择自杀了。

她黛眉一挑,眸底闪过一丝兴味:“念在你今天也算帮了我,又被我占了便宜的份上,姑且我也帮你一回吧!”

但她手里没有任何医疗器材或辅助工具,只能靠最原始的中医穴位排解法稳住他的病情。

这套手法的关键是运气之道,一番操作下来,她气息微喘,额头也渗出了汗珠,虽然他体内的毒素被压制住,但也只是暂时的。

细看他的脸色逐渐恢复了血气,体温也不似刚才那般冰凉,那她也该离开了。

跳下车时,权筝发现自己身上的裙子刚才与他厮打时被撕破了,莹白的肌肤此刻春光乍泄,腰间的布料被他撕去了一大块,看着人模人样,却一点没有绅士风度。

眼角扫到一旁属于他的西装外套,灵机一动,顺手将外套穿到自己身上,男士外套宽大的尺寸将她腰间的春光完美遮掩住。

回头看了眼阖着沉眸衣衫不整的男人,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帮他把纽扣扣上,也不管他听没听到,凑到他耳畔娇笑低语:“我叫权筝,你体内的毒素我暂时替你压制住了,这外套就当做是给我的诊金吧!”

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她转身步入茫茫的黑夜,身影逐渐消失。

而她没发现在她转身离开时,车厢内一直紧阖寒眸的男人蓦然睁开了眼睛。

他专注的看着倩影离开的方向,薄情的唇带着几分孤寂桀骜,微微上扬带着不易察觉的优美弧度,低语呢喃,“权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