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厉夫人要辞职

厉夫人要辞职

可乐不加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嫁给了暗恋多年的青梅竹马,林伊然当然兴奋不已。可婚后三年里,厉寒轩却对她始终不冷不热,直到他的白月光回来,林伊然才明白过来,签字离婚走人。这个厉夫人谁爱当谁当,她要辞职不干了。

主角:林伊然,厉寒轩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伊然,厉寒轩 的武侠仙侠小说《厉夫人要辞职》,由网络作家“可乐不加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嫁给了暗恋多年的青梅竹马,林伊然当然兴奋不已。可婚后三年里,厉寒轩却对她始终不冷不热,直到他的白月光回来,林伊然才明白过来,签字离婚走人。这个厉夫人谁爱当谁当,她要辞职不干了。

《厉夫人要辞职》精彩片段

“寒轩,可不可以别走了。”

林伊然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吊带睡裙,她抬起手环抱着眼前的男人。

眼神里满是恳求。

可眼前冷若冰霜的男人却始终无动于衷。

她刻意的将肩膀微微弯曲下垂,真丝吊带睡衣的肩带瞬间滑落下来。

看似随意的半搭在手臂上。

说出这句话的她脸颊红彤彤的,低着头不敢看男人一眼。

她的手慢慢从男人的脖颈滑落下来,直到落在男人的胸肌上,手指有节奏的点了点:“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林伊然和厉家的婚约到今天,整整三年了。

这三年厉寒轩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她。

连碰她的时候都是在醉酒之后,不仅天不亮就离开了,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仿佛对于厉寒轩来说,林伊然就是一个暂住在这里的人。

也只是暂住了三年罢了。

正在准备脱下西装外套的男人,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人如此主动。

男人紧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移开了林伊然的双手,语气里满是厌烦:“不要烦我,我今天很累了。”

林伊然的心微微下沉,脸上看不清情绪,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很累了这样的借口,厉寒轩用的反反复复。

林伊然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厉寒轩走进浴室,留给她一个满是厌烦的背影。

林伊然薄薄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想喊住厉寒轩,还是没能张口。

她伸出手试图挽留住眼前的男人,也只是胆怯的拽住男人的衣角。

“林伊然,你别再自以为是了。”男人怒瞪了一眼,不耐烦的甩开了林伊然的手:“你现在这副模样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

林伊然重心不稳的瘫倒在地上,她紧咬着嘴唇,眼泪快要流出来了:“我......”

厉寒轩神色有些严峻,他没有扶起地上的林伊然,只是催促着林伊然尽快离开他的房间。

顾不上林伊然的失落,厉寒轩重重的关上了浴室的门。

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急切的解开了领带,没有褶皱的领带就被他扔到一旁:“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他现在绝不能和林伊然有孩子,没有感情的两个人,怎么能有孩子?

林伊然今天异常的主动,让厉寒轩有了不好的预感。

如果没有人提醒指点,林伊然怎么会突然变了样。

厉寒轩的脑海里反复浮现着,林伊然抱着他时,肩带悄悄的滑落下来那勾人的模样。

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想给林伊然的睡衣肩带往上提一提,却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想起刚刚的林伊然,厉寒轩现在只觉得口干舌燥。

也不知道林伊然什么时候去买的吊带睡衣,他并没有收到林伊然的消费信息。

林伊然听到了浴室里传出来的水流声,才缓缓的走进衣帽间。

她眼神空洞的站在衣帽间,看着刚刚被自己换下来的吊带睡衣,红了眼眶。

林伊然只能故作坚强,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流下来。

把吊带睡衣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到了最角落的位置,林伊然心里清楚,这个东西以后恐怕都用不上了。

刚刚洗完澡的厉寒轩,换好了一身随意的装扮,他的头发湿漉漉的走出了浴室,随手拿起肩上的浴巾擦了两下头发,显然没有要吹干头发的打算。

林伊然站在一旁微微瞥了一眼,从前看向厉寒轩的时候,每一眼都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她实在是太喜欢厉寒轩这张脸了,五官精致,帅气中带着一抹温柔,眉眼深邃又有些混血感,鼻子挺拔,满满的欧式感觉,贵气十足。

可就在刚刚,眼前这个精致到完美无缺的男人,无情的拒绝了她。

林伊然转过身走出了房间。

在这之前她可以花痴一样的欣赏着厉寒轩的这张脸。

可现在不一样了。

她已经被厉寒轩嫌弃厌恶了。

还白痴一样的盯着人家看,怎么这样不要脸。

当初厉家和林家定下了婚约。

林家破产之后,厉家为了不让别人议论,还是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迎娶了林家的落魄小姐,林伊然。

虽说是家族婚约,可林伊然结婚的前一晚,竟然兴奋的一夜未睡。

嫁给了一直暗恋的青梅竹马,是什么感觉?

林伊然只觉得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人。

从前的林伊然见到厉寒轩的时候,就会脸红。

她小心的不敢和厉寒轩多说一句话。

林伊然的闺蜜叶思韵还打趣着林伊然,洞房花烛夜的那一晚,一定要关灯。

不然让厉寒轩看到,自己迎娶的夫人脸红的像个猴屁股一样,会退婚的。

林伊然哪里等到了洞房花烛夜,婚礼结束的那一晚,她就和厉寒轩分房睡了,厉寒轩连脸红的机会,都没有给林伊然。

失落的林伊然坐在餐桌上吃着饭。

准备出门的厉寒轩离开时也是闭口不言。

他站在门口,微微敛下眼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林伊然在等待着厉寒轩主动说话,她始终没有看向厉寒轩一眼。

等了一会儿,也没等来厉寒轩的声音。

林伊然的睫毛微颤,抬起头看向门口的厉寒轩,仿佛有话要说,又抿了抿嘴唇什么都没说,只能拿起筷子又夹了一块面前的西兰花。

林伊然长相甜美,面目清秀,她的鼻尖有些微红,明显刚刚哭过,看起来倒是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这样的林伊然也没能吸引住厉寒轩的目光。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只听到咣的一声,眼前的门便被厉寒轩狠狠地关上。

“他是有多讨厌我......”

林伊然紧咬着嘴唇,努力克制不让眼泪流下来。

这一顿饭林伊然吃的食不知味。

她全程都在吃眼前的西兰花,一顿饭吃下去,一盘西兰花已经少了一半。

这三年以来,林伊然乖巧的像只兔子,从来没有怨言,也没有主动。

即使林家破产,林伊然的骨气还是有的,她只是想要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更不会想着日后离婚时,用孩子来威胁他。

林伊然自嘲的笑了笑,她算是可怜人吧?

哪里有人结婚三年,就想着离婚了。

她起身打量着这个家。

家里很大,什么都有,却还是感觉到空空如也。

打量了一圈,林伊然的视线落在了电视柜旁的结婚照上。

一旁的几本相册,被林伊然擦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

她顺手拿起相册翻看看着,第一页的数字上清清楚楚的写着。

6月16日。

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厉寒轩依旧和前两年一样,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家里。

林伊然自嘲的笑了笑:“他又怎么会记得。”


林伊然早早就回到了房间。

她瞥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了,以往这个时候她都会在客厅等待。

等厉寒轩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她贴心的送上一碗醒酒汤。

想起厉寒轩今天那冷漠无情的眼神,林伊然的心有些微微下沉,她失落的把头掩在被子里。

也不知哭了多久,许是哭累了,林伊然渐渐有了困意......

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林伊然微微睁开了眼睛,半眯着眼眸看向门口。

厉寒轩依然穿着白天的那身精致西服,他的衣袖微微挽起,眼神迷离,一身酒气的走进了房间。

不知道是喝了多少,厉寒轩连站都站不稳,差一些摔倒在林伊然的床前。

他靠近林伊然的床边,眼眸一黯,伸出手慢慢的扶在了林伊然的腰间。

厉寒轩舔了舔嘴唇,视线落在了林伊然微垂的睫毛上。

林伊然刻意的躲开厉寒轩的视线,她害怕只是看厉寒轩一眼,就会再一次陷进去,无法自拔。

她故作镇静,声音冷淡:“你回房吧,我要睡了。”

林伊然的拒绝在厉寒轩看来更像是玩笑。

明明几个小时前,林伊然还穿着一身吊带睡裙在他的怀抱里,一副勾人的模样。

厉寒轩不耐烦的舒了一口气,随手关掉了林伊然房间里的灯。

壁灯的光线昏暗,照在厉寒轩精致的五官上。

林伊然不可置信的瞪着一双大眼睛,她看着逐渐靠近的厉寒轩,伸出手挡在厉寒轩的胸前,拒绝了眼前男人的靠近。

“乖,别动。”

厉寒轩右手用力的抓住林伊然的手腕,左手扶着林伊然微的脖颈,完全无视林伊然的拒绝,他俯下身子,冷漠用力的吻上了林伊然的唇。

林伊然只觉得一股浓烈的酒味传进了口中,不胜酒力的林伊然仿佛喝醉了一般昏昏沉沉。

她半眯着眼眸,看向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厉寒轩。

“没人告诉你,接吻的时候要闭眼吗。”

厉寒轩在林伊然的面前永远是一副冷漠薄情的模样。

厉寒轩敛下眼眸,眼前的林伊然鼻尖有些微红,看起来惹人怜爱。

即使是把林伊然搂在怀里,他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他所做的一切,或许只是因为厉家老爷子的那一句,想要个孙子。

清晨的阳光照在脸上,让林伊然觉得温暖又舒服。

“唔…好痛…”

她喃喃自语的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身子格外的酸痛。

回想起昨夜的厉寒轩,她伸出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昨夜还睡在她身旁的厉寒轩早已不见踪影。

林伊然忍着疼痛起身洗漱,看着厉寒轩紧闭的房门,她轻叹了口气,一切都和从前一模一样,厉寒轩对她的态度依旧如此。

林伊然起身走去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凉的啤酒。

啤酒被打开时发出清脆的声音,林伊然抿了抿嘴,拿起啤酒咕嘟咕嘟喝的干净。

叶思韵说酒是最好的东西,它可以浇灭记在心中的忧愁。

林伊然也想试试。

喝了一罐啤酒的林伊然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每一次厉寒轩都是醉酒之后再来找她。

在酒精的催促下,他们做什么都显得顺理成章。

不胜酒力的林伊然躺在沙发上眯了会儿,刚刚闭上眼睛,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林伊然强撑着昏昏沉沉的困意在茶几上摸到了手机。

手机传来的声音冷淡的让人觉得心里发凉。

“是我。在书房的桌子上有份文件,你现在送到公司来。”

厉寒轩的声音冰冷又有些无情。

还没听到林伊然的回复,厉寒轩就挂断了电话。

林伊然换上一身碎花裙子,拿着书房里的文件夹去了厉氏集团。

新换的前台一副高冷的模样,她正在涂着新买的正红色口红,连眼皮都懒得抬起,自然的阻拦着林伊然。

林伊然只能无奈的笑笑,说她是来给厉寒轩送文件的。

“给厉总送文件的多了,我怎么能谁都放进去?”

前台对着面前的镜子瞄了一下眉毛,她瞥了一眼林伊然,告诉林伊然把文件放这儿吧,稍后让秘书宋语姐过来取。

林伊然抿了抿嘴,这份文件夹没有亲自送到厉寒轩的手里,出了问题她可怎么和厉寒轩交待。

她拿起手机打给了厉寒轩,电话接通后,还没等厉寒轩开口,林伊然学着厉寒轩的语气,声音冰冷:“是我,我到你公司了,前台不让我进。”

林伊然能想象得到厉寒轩那张冰山脸,气到紧皱着眉头的模样。

哄厉寒轩高兴的办法林伊然不知道,但是能够让厉寒轩怒不可遏,可是林伊然的强项。

惹怒厉寒轩,是她最擅长的事情。

林伊然百无聊赖的站在前台,等的无聊了,她开始四处打量着厉氏集团。

等了有一会儿,宋语下来迎接着林伊然。

本以为把文件给宋语就算完成任务了,结果厉寒轩那个家伙偏偏让林伊然亲自送上去。

坐上电梯的林伊然只觉得更加头晕目眩,她在心里警告着自己,原来她不胜酒力是真的,从此以后一定要滴酒不沾。

“林小姐,厉总他还在开会,你可能要在办公室等他一会儿。”

宋语穿着一身艳丽的红色短裙,前凸后翘的身材看的林伊然自愧不如。

在厉氏集团的员工们大多都是一身西服工装,像宋语这样随心所欲的穿着,恐怕是厉大少爷给的特权。

“好。”

林伊然紧跟在宋语的身后,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林伊然直直的坐在了沙发上。

现在只觉得昏昏沉沉的她,已经顾不上宋语为什么叫她林小姐,而不是厉夫人。

林伊然在沙发的角落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她倚在一旁,渐渐有了困意。

不知道睡了多久,林伊然缓缓地伸了个懒腰,她半眯着眼眸看着窗外,下意识的盖紧了身上的毯子。

准备再次入睡的林伊然瞬间惊醒。

她瞪大了双眼看了一眼窗外,又低下头看了一眼身上的毯子。

一瞬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动作一气呵成。

“我......我是来送文件的......”


林伊然尴尬的站了起来,她把毯子叠好放到一旁,拼命的向面无表情的厉寒轩解释着。

她的话语听起来就很苍白无力。

“你喝了多少酒。”厉寒轩瞥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林伊然,淡淡的问道。

“一罐。”

林伊然的声音很微弱,厉寒轩没有回应她。

她也不知道厉寒轩是否听到了她的回答。

像是这样他问,她答的情况很多见,基本上都是林伊然回答之后便没有了回应。

林伊然早就习惯了。

上了电梯,厉寒轩询问着林伊然:“你开车了吗。”

“没有。”林伊然抿了抿嘴,诚实的回答着:“酒后不能开车。”

厉寒轩修长的手指按下了电梯的B1键。

林伊然站在厉寒轩的身后,她的目光扫了一眼面前男人。

厉寒轩单手放入裤袋,另一只手拿着车钥匙在手里转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林伊然习惯的想要打开迈巴赫的后门,却发现厉寒轩今天并不打算开这辆车,林伊然尴尬的收回了手,一路小跑的跟在厉寒轩的身后。

她在心里念叨着厉寒轩这双大长腿真没白长,走路带风就算了,速度也很快。

林伊然紧赶慢赶的还是赶上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厉寒轩走到黄色跑车前,打开了黄色跑车的副驾驶车门。

“等一会儿宋语会下来把你送回家。”厉寒轩的手微微顿了顿,他侧过身看向林伊然:“今天晚上我会晚些回去,不用等我。”

林伊然站在阴暗的地下室愣着神,她看着跑车渐渐消失不见,越发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一般。

她竟然傻傻的以为,厉寒轩会亲自送她回家......

林伊然自嘲的冷哼了一声,厉寒轩的身旁有那么多美女围绕,她就算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又有什么用......

只会平白无故的让厉寒轩嫌恶罢了。

林伊然在地下室等了许久,站到腿已经发麻也没能等来宋语。

也许是宋语把她忘了。

林伊然抿了抿嘴唇,应该宋语是故意把她忘了。

林伊然走到电梯门口,她等来了电梯,却忘了厉氏集团的电梯全部都是需要刷卡的,连去一楼也需要刷卡。

意识到自己只能走安全出口,林伊然在地下室摸索着,按照提示找到了安全出口。

从地下进入到一楼的楼梯没有灯光,本就怕黑的林伊然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她看着已经关机了的手机。

人倒霉喝凉水也塞牙。

手机偏偏在这个时候没有电,打不开手电筒,林伊然陷入了犹豫不决里。

她死命的咬着嘴唇,心里想着总不能一直傻傻的在地下室等待吧。

从小就恐惧黑暗的林伊然还是认输了,她舔了舔嘴唇,最终还是没能迈出那一步,转身回到了原处。

林伊然失落的蹲在电梯门前,等待着能有加班的员工下来地下停车场。

她也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只觉得过了很久,蹲到双腿有些发麻。

林伊然敲了敲自己的头,真是喝酒喝傻了,她竟然忘记,自己可以在电梯里等待。

等待着有人上下楼,她就可以请求员工帮忙刷一下一楼。

林伊然反反复复的将熄灭的电梯按亮,停在一楼的电梯终于缓缓上升。

直到电梯升到十一楼,有三个打扮艳丽的女人走进了电梯,林伊然并未开口,只是有些尴尬的后退了两步,被挤到了角落里。

顾不上这几个人的眼神,林伊然看着她们按下的F1,在心里暗自庆幸着,自己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电梯里的几位很明显有话要说,她们顾忌到在角落里的林伊然,才什么都没说。

林伊然觉得自己一定是和厉氏集团八字不和,走出厉氏集团的她一切顺利。

顺利的打到了车,也顺利的借来了司机师傅的充电宝。

这才让凄惨绝望的林伊然再次看到了希望。

她的手机终于可以重新启动,哪怕只充了百分之十的电......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用手机付钱了,也可以顺利回家了。

到达小区门口的林伊然对着司机师傅连连道谢,司机师傅不禁感叹着,这小姑娘真有礼貌......

厉寒轩还是没有回家,林伊然也已经习惯了,许是在厉寒轩办公室的沙发上没有休息好,林伊然洗漱之后躺在床上就有了困意。

在她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之前,她强忍着睡意将房门反锁。

这样的举动不是为了防贼,而是为了防止酒后的厉寒轩。

林伊然不知道厉寒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厉寒轩是否来找过她。

这一夜她睡的很香甜。

林伊然本想睡到自然醒,可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六点起床,为厉寒轩准备早餐。

她的手胡乱的在床头摸着,终于摸到了手机,拿起手机的她半眯着眼眸,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

七点。

林伊然长舒一口气,还来得及。

她在厨房忙活了好一阵,做好了早餐。

林伊然轻声的走到厉寒轩的房门前,她轻轻敲着厉寒轩的房门。

咚咚咚。

敲了几声也没人应答,林伊然小心翼翼打开房间的门。

床上的被子铺的整整齐齐,偌大的房间里早已空无一人。

林伊然走到床边,想要拿起一旁的空杯子,却看见了她最不想看见的东西。

在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有着一男一女。

女人一头短发,清贵温婉,她眼神清澈明亮,望向镜头的眉眼间还有着清淡的笑意。

而在她旁边的男人穿着黑色卫衣,眼神紧盯着短发女人,只是在照片里就能看出来,男人的眼里满是温柔宠溺。

照片里的男人,正是厉寒轩。

林伊然瘫坐在床边,她早已顾不得厉寒轩之前对她的警告。

厉寒轩警告她不要进自己的房间,不要碰这房间里的任何东西,甚至连床都不让林伊然碰。

那个时候,林伊然还傻傻的以为厉寒轩是有轻微的洁癖。

在这一瞬间林伊然才恍然大悟,彻底清醒。

他不是有洁癖,在他的心里始终住着另一个人,他是嫌弃自己罢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