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残疾大佬是老婆奴

残疾大佬是老婆奴

森森燎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商业联姻,焉声声成了京城恶少顾时帧的妻子。胆战心惊的嫁了过去,没想到婚后的生活,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没有所谓的家暴,反倒是顾时帧一副毒舌傲娇的中二少爷形象,着实给焉声声雷了个里焦外嫩。

主角:焉声声,顾时帧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焉声声,顾时帧 的武侠仙侠小说《残疾大佬是老婆奴》,由网络作家“森森燎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商业联姻,焉声声成了京城恶少顾时帧的妻子。胆战心惊的嫁了过去,没想到婚后的生活,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没有所谓的家暴,反倒是顾时帧一副毒舌傲娇的中二少爷形象,着实给焉声声雷了个里焦外嫩。

《残疾大佬是老婆奴》精彩片段

“不可能,我不可能嫁给一个残废!”

她,焉声声,有男朋友,“更不可能因为钱背叛我男朋友!”

巨额负债,父亲自杀,依旧没能成为压垮焉声声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她有个很爱她的男朋友。

“声声,我爱你!”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焉声声刚从天堂打入地狱,盛极一时焉氏集团因巨额欠款被暴力催债挂上了热搜。

这意味着,她的豪门生活宣告结束,面临的是她穷极一生可能都还不了的债,而这个时候,她的男朋友如她所盼着的,没有抛弃她,“嘉俊,谢谢你!”

谢谢你的不离不弃。

然而一则网络视频,打碎了她自以为是的完美爱情。

视频里,在某高档别墅区,何嘉俊和某大龄成功女士不着寸缕,正在嘿咻嘿咻,好戏开场——公司论坛新一代“狼人”网红诞生了!

【姐姐,我牙口不好,想吃软饭QAQ】

【真牛啊,这两人……懵逼中JPG】

【真是刷新我三观,不过有一说一这女富婆身材确实不错aa】

【是我这个单身狗不配了,想魂穿何总口水JPG】

【呜呜呜,什么大龄剩女,明明就是我的老baby】

【给何总的肾点个赞666】

......

焉声声如遭雷轰,一条条的评论犹如刀子一下下的扎在了她的心头,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垮,

送他出国留学,支持他创业,到如今身价数十亿的成功企业家,到这一刻,焉声声觉得自己傻得可笑。

“何嘉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你凭什么?”焉声声紧咬着下唇,声音抖颤。

电话那头,男人一脸理所当然,“声声,我爱的一直是你!但是,我既然不能给你想要的,我只能放弃你!”

“那你下家找的可真够快的!”

何嘉俊故作惋惜道,“我们至少曾经拥有过美好的爱情,你要是真爱我,就应该希望我过得更好啊!人不能太自私不是么!若是我给你家还了债,那我们家,我父母以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更何况,你还有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要养,我要娶的是你,不是你们一大家!”

焉声声当头一棒,心,冰凉如水,脑袋嗡嗡作响,她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把负心汉形容得这么清新脱俗。

而这个人,是曾经很爱她的男人!

就在刚才,她还在想,有他不离不弃的承诺就足够了,他们还没结婚,怎么可能让他去还债,只是这话只能她来说,他说,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现在,她忽然就开始庆幸自己他们没有结婚了,不然——

“让你养我家?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们焉家了吧!”

她全心全意辅佐的男人,不但根本靠不住,还不把她当人看,“何嘉俊,我告诉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那么点屁债,我的嫁妆还完,还能养一堆比你脸比你帅,肾比你好的小白脸!”

就算分手,她焉声声也要挣最后的尊严,她焉声声从来都是输钱不输脸,“今天不是你跟我分手,而是我!不!要!你!了!滚蛋!”

说完,焉声声完全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接着就拨通另外一个熟悉的电话,“你刚刚说顾家重金给他们那个变态长子找媳妇么,我去,什么时候送彩礼上门,我什么时候就嫁,不要婚礼,也不要婚纱,钱到位就人就跟他走!”

她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的快,不过,跟以后的日子比,打脸又算得了什么?

---

焉声声赶到家的时候,父亲已经走了,她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不堪受辱,跳楼自杀,家里一片狼藉,满地碎片,继母沈月抱着年幼的弟弟妹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声,你赶紧给嘉俊打电话,他是你男朋友,又那么爱你,这种时候他肯定会帮忙的!”

那么爱?焉声声只觉得可笑:“小妈——”

“小妈都知道,不让你为难,我们不占他便宜,就问他周转,等把家里的资产和我娘家的资产都变卖了,我们就还给他,我不能让你爸爸连藏葬礼都办不了,一大把年纪死不瞑目啊!”

“放心,我会让爸爸走得安心的!”

焉声声蹲下去,抱了抱继母怀里瑟瑟发抖的弟弟妹妹,眼角发红,“你先带小岑和只只去休息,别吓坏了他们,其他事情我来解决……”

“那怎么行呢,怎么说,我也是当妈的,这种时候怎么能把你推出去!”

焉声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月打断了,跟着将怀里的两个孩子推给她,“声声,弟弟妹妹就交给你了,债的事情,小妈来解决!”

说完,沈月又拍拍她的肩膀,忍着哭腔,“小妈相信你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小岑,只只,以后要听姐姐的话,知道吗?!”

这话听着,焉声声就知道什么意思了,这个大自己才十几岁的继母,是知道了他们最后一条退路没了,要去做蠢事了。

焉声声还没来得及阻止,门口就传来动静,跟着几个西装笔挺的人径直入门,刚要往外冲的继母顿住了脚步,下意识的就张开双臂,用身体挡在她和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跟前,“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老大,答应给我们延迟十天的!”

“我们是来送彩礼的!”

为首的男人很是客气的打了个招呼,然后挥了挥手,身后的人直接递了一张支票上来,是空白的,“我们顾总说了,数字焉小姐随便填,填到满意就行,我们顾总等着跟你领证!”

“顾总?哪个顾总?”

不用回答了,支票上有签名,顾氏总裁,顾家大少爷顾时帧。

那是个出了名的性情暴戾,反复无常的主,连家里的保姆都不敢靠近,放眼整个京城都没人敢嫁,还是个残废啊,沈月几乎是歇斯底的吼出来的,“不行,我们声声不嫁,多少钱都不嫁,我们声声有男朋友,赶紧走赶紧走!”

五岁的弟弟小岑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个被摔断的扫把,用力的朝为首的那个男人打下去,“我姐姐不嫁!你们滚!”

同岁的妹妹吃力的拖着比她身高还高的拖把加入战斗,“流氓走开,姐姐是只只的,谁抢只只打谁!”

这一刻,焉声声觉得全世界都温柔了!

“我嫁!”


顾家是高门大户,顾老太爷仅有二子,一个英年早逝,一个不称其心,可谁知孙子辈竟然出了个商业奇才,大刀阔虎的将顾氏推入新纪元。

这人就是顾家长孙顾时帧,俗话说物极必反,这顾时帧在商业上个奇才,却是个半身不遂的残废,据说还不能人道。

那是出了名的性情暴戾,反复无常,传闻一只手拧断亲叔叔的胳膊,连家里的保姆都不敢靠近,家暴几乎是可以预见,放眼整个京城都没人敢嫁。

她家声声要是嫁过去,不但要守活寡,还要天天面临被家暴的恐惧,她虽然是个后妈,人心都是肉长的,她怎么忍心让她去受这种苦?

“声声,你不能嫁!”

沈月一把将走上前来的焉声声扯到自己的身后,看着西装笔挺的人视死如归的开口道,“要嫁我嫁!”

焉声声:“……”

“小妈……”

“你一个大姑娘家,怎么能嫁过去守活寡呢?”

沈月打断了焉声声的话,视死如归的目视前方,“我就不同了,本来就要守寡了,换个地方守而已!”

……???

“看来焉夫人,当顾家是收破烂的了,只要是女的,活的就都可以嫁了?!”

为首的男人直接推开沈月,走到焉声声面前停下,直接将支票塞在她手里,“明天上午九点,我们顾总在民政局等你!”

他们顾总只看得上最好的,哪怕自己不配!

这话是他们顾总说的,他没资格说:“焉小姐是个聪明人,这是你,也是焉家现在唯一翻身的机会!”

说完,男人浩浩荡荡扬长而去。

确实如他所说,如今的焉家,买房买家产,也填补不了窟窿,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破产,房产充公,一家人居无定所,要么,她嫁给那个残废守活寡,还能搏一搏让焉氏度过危机,让弟弟妹妹衣食无忧。

焉声声抱了抱沈月:“给爸安排丧事吧,小岑和只只都会好好长大的!”

“别的孩子有的,我们小岑和只只也得有!”

她会让她的弟弟妹妹和曾经的她一样健康快乐的长大,焉声声抱过红着眼眶的两小只,亲了亲他们的脸颊,温柔道,“父亲不在了,天塌下来,还有姐姐顶着呢,我们不怕,嗯?!”

——

翌日,焉声声起了个大早,刚把车开进民政局的停车场,电话就收到一条来自许嘉俊的转身的转账信息,转账金额六万六,附赠一句顺顺利利。

焉声声气还没顺过来,许嘉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声声,我知道你还有嫁妆不缺钱,但是作为前男友,我还是想要意思下,我给你卡上转了六万六,好聚好散,也希望你的下任比我更好!”

“祝你幸福!”

焉声声:“……”

呵!呵呵!

“想好聚好散是吧?”

本来还想着,既是渣男么,踹了就是了,这一刻,焉声声忽然觉得有些便宜,就是不能让人渣占了,“六万六就想好聚好散?许嘉俊,你是不是想得有些太天真了?”

“你什么意思?!”

一听这话,对面的人很显然就警惕了起来了,“焉声声,好歹我们曾经相爱过,你可别做得太过分哦,我已经主动给钱了……”

“你留学三年我出了六十万,手上的手表是我买的十八万八,创业资金是我出的,两百五十万!”

虽说这点钱,对他们焉家的负债来说是杯水车薪,但是,那又怎么样,她就不便宜渣男,“四舍五入,反正我有钱,也不缺你那点,我大度点你给我三百八十万得了!”

“你……”

“不同意是吧?不同意的话,那我再算算,我花在你身上的其他费用,比如,衣服包包,还有你的第一辆车也是我的……”

“行了,别算了,三百八十万就三百八十万!”

许嘉俊觉得她再说下去,要七八百万了,虽说他不缺这点钱,但是积少成多,他可是白手起家的男人,知道赚钱有多难,“钱我会打给你,但是现在没有,过几天打给你!”

“不对,还要扣除我打给你的六万六,剩下三百七十六万四就够了!”

“许……嘟嘟嘟!”

焉声声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对面的人挂断了,“卧槽,抠成这样,许嘉俊你还是不是男人!”

下一秒——

“谈了这么久的恋爱,连对方是不是男人都不知道!”

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焉声声转身就看到对面停车位上保姆车车门被打开,两个黑衣人把轮椅从车上面抬下来,轮椅上戴墨镜的人迎面与她对上,四目相对,看不清他墨镜下的表情,只是声音冷得让人发颤,说出的话却让人面红耳赤,“到底是他不行呢?还是你冷淡?”

焉声声:“……”


“不是,你谁呀,你……”

墨镜轮椅,保镖,还在民政局门口,还能有谁,可不就是她的那位变态新老公么。

自己都残了,还好意思骂人家,半斤骂八两!

向来要强的焉声声被人这么怼着问,肯定不爽,况且她是卖进顾家的,这会儿就被人唬住了,那以后别想抬头挺胸做人了。

“那肯定是他不行啊,还用问么!”

焉声声垂目上下打量轮椅上的男人,嗤笑出声,“我这样的,肯定干翻一夜七次郎!”

顿了一下,又凑上去恶狠狠的威胁道,“所以,以后见着我躲远点,要不然,就你这破身子,我分分钟榨干你!”

顾时帧:“……”

啧!

他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有点儿意思!

民政局已经打好招呼了,不到二十分钟,两本热乎乎的结婚证就拿到手了,焉声声一本都没要,全扔给顾时帧了,俯身地低头凑近他,“亲爱哒,这婚也结了,这钱……”

焉声声抿了下手指,做了个数钱的动作:“什么时候到账?”

“一张结婚证要几个亿?”

顾时帧眼角狠狠一阵抽搐,她还真是打算把自己卖了,“我是腿残疾,又不是脑残,九块九你就想换几个亿!”

“呵,想反悔啊,我告诉你,顾时帧你要是敢不给钱,我就敢跟你离婚!”

都把自己卖了,肯定不能帮别人数钱,要数也得跟自己数,“然后我就开记者招待会,说你那玩意儿早就被阉了,是个太监,变态……”

“砰!”

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朝侧面跌了过去,只见男人转动轮椅朝她滑来,焉声声准确无误的跌入了他的胸膛,发出清脆响声,疼得焉声声吃痛的叫出声来,“嘶!”

“变态还投怀送抱?”

男人低低的笑出声来,墨镜下,唇瓣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慵懒的嗓音充斥着属于男性的荷尔蒙,“就这么喜欢我,嗯?!”

焉声声:“……”

死变态,不要脸,然而,还没等焉声声站起来把残废暴走一顿,就听身后传来扑通一声,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蹿到了她的身前,抓着顾时帧的头发就开始扇巴掌:“大坏蛋,放开我姐!”

“小岑?你怎么——”

“敢欺负我姐,我咬死你!”

还没等焉声声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又见身后蹿出来个熟悉的小粉团子,是她的妹妹,“只只!!!”

然而还是迟了,小嘴巴咬在了顾时帧的胳膊上的那一刻,被人从身后提了起来,跟在顾时帧身边的保镖一手一个,将小岑和只只提在了半空中,一脸待命的看着男人,好似只要男人一声令下,就能把人当场摔死,“顾总,怎么处理!”

“放开他们!”

还想怎么处理,那是她的弟弟妹妹,虽然不知道两小家伙怎么跟过来的,这会儿看到这一幕,焉声声吓得腿都软了,慌得嗓音都在发颤:“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他们,我就真的阉了你家主子!”

保镖:“……”

焉声声试图从保镖手中抢下俩不停的在空中瞪着腿的弟弟妹妹,却被保镖轻而易举的避开,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放了他们,不然我真的阉了……”

“我不是早就被阉了吗?”

低沉慵懒的声音打断了她没说完的话,“焉声声,你求我,我可以放过两个小东西!”

“我求你!”

焉声声脱口而出,事关弟弟妹妹,别说求了,跪都行!

“姐姐不要求他,我才不怕他,杀人犯法!”

“对…!”

小只只吓得都要哭出来了却依旧跟着哥哥说话,“哥哥不怕,只只也不怕,杀人是犯法的!”

“啧,小家伙挺横!”

男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可先动手的是你们,是你们想杀我,人证物证俱在,我这是自卫杀人,不犯法!”

“把两小家伙,给我扔河里喂鱼!”

“哇!”

“谁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