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到前朝当皇子

穿到前朝当皇子

沈百万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穿越到这架空朝代,成了前朝皇子之后,卫央一直在计划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谁不知道当今皇帝有多么多疑,对于自己这个前朝的皇子,留下一条命已经算是奇迹,如今卫央这个倒霉蛋,若是不赶紧找一个好的退路,恐怕皇帝不杀他,也有那些奸猾小人利用他的身份做文章,到时候还不是一死!

主角:卫央,陆白霜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卫央,陆白霜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到前朝当皇子》,由网络作家“沈百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穿越到这架空朝代,成了前朝皇子之后,卫央一直在计划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谁不知道当今皇帝有多么多疑,对于自己这个前朝的皇子,留下一条命已经算是奇迹,如今卫央这个倒霉蛋,若是不赶紧找一个好的退路,恐怕皇帝不杀他,也有那些奸猾小人利用他的身份做文章,到时候还不是一死!

《穿到前朝当皇子》精彩片段

“殿下已足足昏迷了三日了!”

“那一箭贯穿了殿下的胸口,伤及了心肺,恐怕……”

“难道,天要亡我大魏么?”

一处简陋的茅屋内,竹板床上,正躺着一名约莫十七八岁的俊朗少年,他面色苍白,双目紧闭,昏睡不醒。

而守在跟前的是一名年过花甲的白发老者和一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护卫。

“壮志未酬,老朽不甘,不甘呐!”

白发老者俯趴在竹板床前,发出撕心裂肺地悲鸣。

“我说老家伙,你就不能消停些嘛,吵得人耳根子都起茧了!”

此时,一直躺在竹板床上的少年突然开了口,他缓缓坐起身子,满脸无奈地道,“唉,我就想好好的睡个觉,怎就这么难呢!”

少年名叫卫央,是前朝魏国皇子,也是大魏唯一仅存的皇族血脉。

十六年前,大魏覆灭,太傅李恭维带着年仅一岁半的小皇子卫央出逃离京,侥幸存活。

而后,李恭维将卫央抚养长大,教他读书习武,军事谋略,更重要的是,勿忘国仇家恨!

这些年,李恭维给他灌输最多的思想便是,兴复大魏!

当然,这些信息都是卫央通过前主人的这具身躯内获取的,也就是说,他卫央,穿越了。

别人穿越都是王侯将相,天子王爷,自己倒好,穿越成了前朝皇子,不,前朝余孽!

卫央越想越是头疼,敢情自己重生穿越了,还得过着整日提心吊胆的日子,生怕一个不留神,脑袋便不翼而飞了!

唉!活着真难!

“殿下,您……”

李恭维先是一愣,发出惊呼,旋即举手向天,老泪纵横,“陛下,您看到了吗?小皇子殿下活过来了,真是天佑我大魏!”

“老臣李恭维参见殿下!”

李恭维整了整褴褛的衣衫,抖了抖佝偻的身子,直接跪拜在了卫央的面前。

“暗影卫陆白霜参见殿下!”

紧而,身后那名冷艳的女护卫也叩俯在地。

作为李恭维一手创立的暗影卫成员,她的职责便是保护卫央的安全,忠心不二。

看着这些个一心只想复国的谋逆份子,卫央愈发地感到头疼了。

他有些不待见地摆了摆手,招呼道:“行了,都起来吧。”

这皇宫贵族的礼仪放在这破旧的茅屋内,实在显得不合时宜。

“谢殿下……”

李恭维刚要起身,可听到卫央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气血上涌,险些心脏骤停。

“大魏亡国十六载,现今天下大定,百姓安居。”

卫央已经死过一回了,不想再死了,故而深思熟虑道,“不如……我们就此散伙吧?别整什么复国了,挺危险的!”

扑通!

李恭维尚未挺直的腰板一躬,整个人再次跪倒在地,仰头悲愤道:“先帝呕心沥血,创立大魏基业,怎可随随便便拱手让人?”

“那梁狗夏天陨行偷盗之罪,占我大魏江山,其心可诛!”

“殿下怎可说出此等胡话?糊涂,糊涂啊!”

李恭维越说越是激动,到最后,几乎都是痛心疾首地嘶哑声了。

卫央倒是没想到这老家伙的思想竟是如此顽固不化,不禁有些汗颜地道:“得得得,当我没说,这地上挺凉的,要不您还是先起来吧。”

“除非殿下断了这不良念头!”

李恭维吹胡子瞪眼,一脸倔强地道,“否则,老朽长跪不起!”

“……”

哟呵,这还威胁上了?

行啊,不起就不起呗,可把你给能耐坏了!

卫央索性不予理会,扭头看向同样跪地不起的陆白霜。

陆白霜天生丽质,肤白貌美,属一等一的绝世美人。

作为一个怜香惜玉的男人,卫央又怎么可能眼巴巴地看着她跪在这冷冰冰的地板上,当即贴心地道:“我不是让你们起来了嘛,你怎么也不起来?”

陆白霜人如其名,冷若冰霜。

她面无表情,低头道:“属下有罪。”

三日前,大梁皇帝出游江南,陆白霜私自带着卫央以及几名暗影卫下属实施刺杀计划,却不料祁王带兵暗中护驾,反倒杀了他们一个措施不及,致使他们损失惨重。

除了卫央和陆白霜以外,其余的暗影卫非死即伤,或是被对方所俘。

而在逃离的过程中,卫央胸口的部位也中了一箭!

最后若不是另外一名暗影卫厉飞候巧用声东击西之计,恐怕他们二人早已命丧黄泉!

通过原主人的记忆,卫央自然也清楚此事,不由地叹了一口气,缓声道:“我这不是没事了嘛,行了,起来吧,我不怪罪你便是了。”

说话间,他又细细地打量了几眼面前这个女人,不得不说,天姿国色,即便是相比当代女明星,也不遑多让。

陆白霜低头不语,俏脸紧绷,依旧没有起身。

她攥着拳头,紧咬牙关,面露痛苦之色。

终于,她绷不住了,泣声道:“如果不是因为我,殿下就不会险些丧命,暗影卫的兄弟姐妹也不会……”

“一切皆因我而起,即便殿下不怪罪于我,我也难以宽恕自己!”

“那你想怎样?以死谢罪?”

卫央略感头疼地道。

还真是执拗啊。

而话音刚落,陆白霜美眸爆睁,已从腰间抽出匕首,欲划破自己白皙的脖颈。


卫央见状,大惊失色,急忙扑身握住了她的手腕,吼道:“你做什么?!”

“你若是以死谢罪,那便是罪加一等!”

他顺势夺下匕首,冷冷地道,“作为暗影卫一员,你的职责便是保护我的安全,你若就这么死了,今后又有谁来辅佐我兴复大魏?”

作为一名来自现代的穿越者,他的思想观念很纯粹,王朝更替,大势所趋,在所难免,复国?这不是瞎扯淡嘛!

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面前这绝代佳人香消玉殒,他于心不忍啊!

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先忽悠稳住再说!

陆白霜听着这一番话,先是一愣,旋即回过神来,高傲地仰起头,似带几分讥诮地道:“可殿下方才分明说要放弃复国大业,既如此,那属下又有何意义苟活于世?”

“我……”

卫央一阵语塞。

苦口婆心忽悠了半天,敢情又被这娘们给绕回去了?

他不禁老脸一红,满腹憋屈地道:“行!我卫央,在此立誓,今后定当不忘国仇,兴复大魏!”

“这总该行了吧?”

卫央无比郁闷,就差跪在地上劝说求求你别死了!

陆白霜和李恭维相视一笑,全然一副奸计得逞、小人得志的模样。

卫央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怒道:“你们还不赶紧起来?”

“属下方才冒失,望殿下恕罪。”陆白霜起身,恭维道。

“老朽今后必将誓死辅佐殿下匡扶大魏!”

李恭维欲要起身,可身子一抖,却是直不起身来,面色逐渐凝固化。

“你还不起来?”卫央沉着脸。

“殿下,老朽腿麻了,站不起来。”

“……”

我靠!

这意思,还得本殿下亲自扶你起来?

卫央暗骂一声,正要上去搀扶,陆白霜已先行一步将李恭维搀扶而起。

而正在此时,外面一道身影仓促而至,厉飞候气喘吁吁地汇报道:“报!大事不好!我们前几日被抓走的暗影卫弟兄,现正被扣押在武陵门前,明日午时便要当众处决……”

李恭维等人听后,顿时神色一变。

“这群杀千刀的梁狗!”

陆白霜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不行,我得去救他们!”

“你确定不是去自投罗网?”

卫央翻了翻白眼,反问道。

自杀不成,就想着换一种死法?

他瞅了一眼女人挺拔的胸口,暗想着,胸大无脑的女人果然是不分时代界限的。

陆白霜俏脸憋红,自惭形秽,却心有不甘地道:“那依殿下的意思是?”

“罢了,我便与你一同前往吧。”

其实好不容易重活过来了,卫央也不想急着去送人头,可奈何自己这无脑手下比自己还急于求死。

万一自己手底下的人全都死光了,谁来保护他的安全?

毕竟,他的身份是前朝皇子,现今大梁国的头号公敌!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不可,万万不可。”

李恭维当即态度强硬地反对道,“殿下乃千金之躯,好不容易大难不死,岂可再度以身犯险!”

“望殿下三思!”厉飞候也劝诫道。

对于他们的反对态度,卫央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内心反而有些惆怅,大爷的,你们以为我想去送死吗?还不是你们自己非得作死!

他倍感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而后看向厉飞候,提议道:“厉大哥,先前你不是巧用了声东击西之计吗?此次,我们可以故技重施。”

“殿下的意思是,我们再去假意绑架那祁王府的小郡主?”

厉飞候锁紧剑眉,面露担忧之色,沉吟道,“有了前车之鉴,祁王必然会重兵把守祁王府,不是易事。”

“只要能制造大动静即可,声势越大越好,届时,他们必然会顾此失彼,无法兼顾。”

卫央眯着眼睛,嘴角轻扬地笑道,“我们兵分两路,白霜带人前去武陵门救人,厉大哥你便去那祁王府造势!”

“属下领命,定不负所托!”厉飞候颔首。

“那殿下你呢?”一直沉默无声的陆白霜忍不住开口发问。

“我?”

卫央笑了笑,看向李恭维,道,“老师,你让手下人帮我寻一些硝石来,越多越好。”

硝石,这可是好东西!既能制冰,又能造火药!

而他们现地处深山,矿物资源丰富,像硝石这类,最是不缺。

“硝石?”

李恭维锁紧眉头,甚是不解,“那东西只在医药上有所用途,殿下要这有何用?”

厉飞候和陆白霜同样疑惑地看向卫央。

卫央却是故作神秘地一笑:“山人自有妙用,老师尽管去准备便是了!”

“是,殿下,老朽这就差人去准备。”

李恭维微微颔首,旋即又顿了顿,神色肃穆地沉声道,“老朽虽不知殿下究竟想做什么,但此去武陵门危机四伏,凶险万分!”

“殿下的命运,时刻关乎着我整个大魏的兴衰荣辱!殿下若想亲身前去,老朽绝不答应!”

若是小皇子有个三长两短,那大魏可就真的断后了!

他绝不允许先前之事,再次重演!

“老师言重了,没那么夸张。”

卫央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中箭伤的胸口,笑道,“我一介伤员,重伤未愈,总不能是去冲锋陷阵,打打杀杀吧?”

“老师且放心,我不过是去扮演一个吃瓜群众罢了。”

“吃瓜群众?”

“殿下你说啥?”

啥意思?

这别出心裁的词汇将李恭维三人整懵逼了。

“咳咳,就是去看热闹的意思。”卫央轻咳一声,解释道。

“若真如此,老朽倒是可让殿下前往。”

李恭维板着老脸,若有所思,“不过殿下得答应老朽一事。”

“何事?”卫央问道。

李恭维捋了捋胡子,一本正色地说道:“生孩子。”


“啥?生孩子?”

卫央傻了。

连同一旁的厉飞候和陆白霜也惊愣住了。

“是啊,殿下乃我大魏仅存的皇子,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大魏皇室血脉可就真得断了!老朽已年过花甲,今后下了九泉,又如何向陛下交代?”

李恭维振振有词地说道,“所以,为今之计,那便是殿下先生个孩子,以保全我大魏的皇室血脉。”

“……”

“卧槽!这也行?”

卫央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口吐芬芳,旋即无奈地道,“老师,这传宗接代是男女之间的事,就我一个人也完不成啊!”

“这点殿下不必担心,老朽都为您物色好了,眼下就有现成的。”

说话间,李恭维的目光已转向陆白霜,“陆白霜乃是我大魏护国大将陆远征之女,可谓是将门虎女,虽不是皇亲贵胄,但做殿下的嫔妃还是绰绰有余的。”

“陆白霜,你意下如何,可愿为殿下生儿育女?”

“属下没有异议。”陆白霜俏容清冷,不悲不喜,全然看不出是真心实意,还是仅仅只为了遵从意愿。

“既如此,你便与殿下洞房吧,老朽与飞候出门回避。”

说罢,李恭维对着厉飞候使了个眼色,旋即二人便出门而去,还不忘关上房门。

屋内仅剩卫央和陆白霜,气氛颇为诡异。

这尼玛就开始洞房了?

本殿下还没准备好呢!

卫央用眼角的余光偷瞥了一眼陆白霜,肤白貌美大长腿,貌似这白捡的老婆还不赖!

“殿下,我们开始吧。”

这时,陆白霜开了口,打破了沉寂,旋即开始褪下裹着的外衫。

“那个,等等……”

虽然眼前的高冷佳人很是诱惑,但卫央可不是随便之人!

他急中生智,捂着胸口,佯装疼痛,道,“唔,疼!我还有伤在身,要不改日?”

“不打紧。”

陆白霜已是脱得仅剩一件,向着卫央挪步靠近,“殿下不用动,尽管躺着便是。”

“……”

那意思是,你躺着,我自己动。

卫央欲哭无泪。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一个女人所征服!

李恭维和厉飞候前脚刚踏出屋门,不多时,门又开了。

见着陆白霜独自从屋内走出,二人心下纳闷。

如此短促,莫不是殿下那方面不行?

一想到此,李恭维立马急得不行,连连追问:“白霜,你与殿下如何了?”

“殿下宁死不从,我……未能得逞!”

陆白霜抿着嘴唇,有些难以启齿。

她陆白霜,国色天香,竟败给了一个受了伤的男人,这属实不太光彩。

若不是顾及卫央小皇子的身份,她非得给对方一顿暴揍不可。

李恭维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殿下并不是那方面有病。

而向来严肃的厉飞候却憋不住笑意了:“呵,想不到咱们殿下还是个忠贞烈男!”

“不得妄议殿下!”李恭维黑着脸喝道。

厉飞候当即闭嘴。

待卫央穿戴好出门时,却见三人皆神色古怪看着自己,他挠了挠头,狐疑道:“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

“不,是殿下生得好看,属下一时看得入了迷。”厉飞候随口说道。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却着实将卫央吓了一大跳,立马与其拉开了距离,开口即国粹:“卧槽,你该不会有什么龙阳之好吧?先声明,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啊。”

“……”

“殿下误会了。”厉飞候满脸尴尬。

殊不知,卫央已在他身上打上了特殊癖好的符号,被陆白霜这个漂亮女人强了也就罢了,像厉飞候这般高大威猛的糙汉……属实有些重口味了。

紧接着,卫央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而是正色地道:“暗影卫现还有多少人?”

“除去在外执行任务以及藏匿的,现我们手底下总共还有十八人。”陆白霜汇报道。

“挑八名身手敏捷的,集结!”卫央下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