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满级仙帝

满级仙帝

我这一剑下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到架空朝代,陆居元发现原身是个秀才,他本以为自己拿了主角剧本,想走仕途大干一场,一路考上状元入朝为官。可一次巧合,他发现自己居然能修仙,既然能修仙,那考取功名什么的当然不重要了,本以为仙帝满级的开场,就差一步便可原地飞升,只可惜造化弄人,他的前身居然设了一道不能自杀的禁令,从此陆居元便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主角:陆居元,荀施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居元,荀施 的武侠仙侠小说《满级仙帝》,由网络作家“我这一剑下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架空朝代,陆居元发现原身是个秀才,他本以为自己拿了主角剧本,想走仕途大干一场,一路考上状元入朝为官。可一次巧合,他发现自己居然能修仙,既然能修仙,那考取功名什么的当然不重要了,本以为仙帝满级的开场,就差一步便可原地飞升,只可惜造化弄人,他的前身居然设了一道不能自杀的禁令,从此陆居元便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满级仙帝》精彩片段

大炎王朝,西楚。

楚王府前。

年轻秀才陆居元看着那块王府招婿的字牌,神色激动。

他是一名穿越者。

一年前穿越到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陆居元以为自己拿到了主角剧本。

他打算大干一场,一路考到状元,入朝为官,从此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可是现在,主角剧本算个屁。

老子马上就要飞升了。

就在昨天,陆居元觉醒了前九百九十九世的记忆。

陆居元是仙帝转世,经过千世轮回,尝尽人间冷暖,即可位列仙班。

九百九十九次的铺垫已经做好了,就只差临门一脚。

他的前身,只给他立下了一道不能自杀的禁制。

不能自杀算什么?

只要思想不滑坡,死法总比活法多。

视死如归,就在今天!

这不,送他飞升的人出现了,王府郡主正在招亲。

据说王府郡主奇丑无比,最重要的是接连克死六任郡马,没有一个郡马能活到新婚第二天天明的。

在别人看来,楚王府郡主是克夫的天命孤星;在陆居元看来,郡主就是送他羽化飞升的福星。

郡主克夫,王府招婿的条件很简单,考有功名,或是有战功皆可。

陆居元身为秀才,完全符合王府招婿的条件。

陆居元拨开人群,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王府大门前,将那块字牌揭了下来。

“有人上去揭牌了!”

“我认识他,他是陆居元陆秀才!”

“居然是他,难道他为了荣华富贵不要命了?”

王府管家正睡眼惺忪,见有人前来揭牌,立马打起了精神。

是个穷酸儒生,未必能经得起王爷的考验。

“姓名。”

“陆居元。”

“可有功名?”

“秀才。”

管家起身,看了看不早的天色。

“酉时已到,既然没人来竞选,就你了。随我进王府。”

在众目睽睽之下,陆居元跟着管家进了王府。

陆居元被安排在一处雕梁画柱的偏厅内。

随后,管家一路小跑进王府书房。

一袭紫金蟒袍的楚王荀未,器宇轩昂的坐在书桌后面看书。

管家卑躬屈膝道:“王爷,今日有一秀才揭牌了,此刻正在偏厅等候,王爷可要亲自接见?”

楚王荀未立马来了精神,放下了手中的书卷。

楚王只有一独女,舍不得外嫁,又不想招个纨绔或是贪图荣华富贵的女婿进门败坏家风。

为了寻找心目中合适的女婿,楚王不惜把女儿打造成天命孤星的形象。

“你去准备准备,本王这就去见见那秀才。”

楚王来到偏厅外,透过窗户打量了一眼陆居元。

只见陆居元年纪轻轻,一表人才,确实有几分人中龙凤之姿。

对于陆居元的形象,楚王非常满意。

楚王走进偏厅,陆居元立马起身。

“见过岳父大人!”

楚王神色一怔,他倒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如此直白,开口就岳父了。

“你怎么知道,你就是本王的女婿了呢?”楚王问道。

“没人跟我竞争,舍我其谁?”陆居元正色道。

好一个舍我其谁!

这一份气魄,果真不凡!

“陆公子,你可知道,本王的女儿被人称为天命孤星,克死了六任前郡马?”

“无妨,我相信科学,我命由我不由天。”

相信科学是什么意思,楚王不太明白。

但是这句我命由我不由天,气派十足。

“你可知道,本王的女儿,长得奇丑无比?”

陆居元眉头一皱,眼中似乎有一点怒意。

“王爷!自己的女儿,那便是自己的心肝!谁说她丑都可以,唯独你不可以!若是郡主知道了,她得有多伤心?你真是枉为人父!”陆居元怒斥道。

陆居元心想,要不王爷您干脆一刀砍死我得了。

等我位列仙班了,我必定送你们整个王府一场大机缘。

反正陆居元只要寻死,至于死法,对陆居元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原本陆居元以为自己顶撞楚王,楚王会发怒。

可是,他居然笑了……笑了!

“陆公子教训的极是,本王确实不该出此言论,还请陆公子勿要见怪。”楚王笑道。

这也不生气?封建王朝的王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陆居元不知道的是楚王招婿一共有三道考验。

首先是楚王女儿是又丑又天命孤星的谣传。

这位陆公子不仅仅不信邪,而且还敢出言训斥楚王枉为人父。

楚王看来,年轻人不畏强权,胆气不俗,勇气可嘉!

楚王对陆居元的好感,直线上升。

如果陆居元知道楚王的一系列心理活动,一定会气的想骂娘。

我不过是来找死的,你要是不想砍死我,就赶紧让你女儿出来克死我吧!

没想到陆居元阴差阳错地成功通过了第一道考验。

不过他能不能通过接下来的两道考验还是一说。

楚王也不能高兴的太早。

楚王抬手,轻轻拍击两下。

偏厅大门打开,外面陆续走进来几个侍女。

人手托着一个锦盘,上面整齐的摆放着黄金和精致的绢布。

第二道考验来了。

“陆公子,黄金百两,绢布百匹,你可用来安置在家中,让你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楚王笑道。

只见陆居元脸色冷峻。

我不过是来寻死的,你给我钱做什么?

“我读圣贤书,修浩然正气!金钱不过粪土,你想用粪土扭曲我的心性?”陆居元愤然起身。

“王爷若是看不上我,嫌我穷,大可不必用金银来打我的脸。高攀不起,在下告辞便是!”

好一个视金钱如粪土!

楚王压根就没有想到,陆居元面对百两黄金和绢布千匹,居然无动于衷。

这年轻人通过了楚王设置的第二道考验。

他的心中,必定有大韬略。

楚王对陆居元的欣赏程度更甚了。

见陆居元就要走,楚王赶紧起身。

“陆公子留步,是本王疏忽了,请陆公子息怒。”

陆居元见楚王拉住自己的手臂,又看到楚王赔笑的脸。

您这位王爷,如此卑微的吗?如此上赶着的吗?看来郡主确实是嫁不出去了。


正所谓岳父大人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楚王盯着陆居元审视了半晌,笑意更甚。

“陆公子家人在何处?与小女完婚后,可接家中老幼来府中居住。”楚王关切问道。

开始查户口了。

陆居元如实回答道:“父母早丧,自幼起家中便只有小子一人了。”

楚王眼神中露出几分怜悯。

无父无母,孤苦伶仃,着实可怜。

“那请问,陆公子何以谋生?”楚王又问道。

“家中有良田几亩,有手有脚,念书之余,种点粮食,养点家禽,倒也不至于没有谋生之道。”陆居元答道。

楚王又是满意的点头。

从小条件就如此贫苦,陆公子不仅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寒窗苦读考取功名。

现如今世风日下,像陆居元这样出身的穷苦百姓,没有落草为寇,反而知道走正途。

这份贫贱不能移的品质,实属难得。

楚王心中豁达。

他贵为一方王公贵族,什么都不缺。

他只看重自己未来女婿的为人和品质。

现在陆居元已经通过了前两道考验,楚王觉得,可以进行第三道考验了。

第三道考验可比前两道考验难很多。

因为聪明一点的人,都可以很轻松的通过前两道考验。

而第三道才是真正的考验,陆居元千万不要让他失望。

“陆公子,由于小女这情况实在特殊,所以你们的婚事一切从简,你可能接受?”楚王问道。

“全听王爷安排,小子只想快点拜堂成亲。”陆居元回答道。

我只是想快点被克死,当然越快越好了。

没想到陆居元这么着急,倒是给王爷整不会了。

楚王迟疑了会后,让府中下人给陆居元安排一处院落歇息,然后便往梧桐院去了。

梧桐院是郡主荀施的寝院。

此时,一身着淡紫色长裙的女子,正在灯下奋笔疾书,便听到外面传来“叩见王爷”的声音。

“施儿,写字呢。今日父王总算为你寻了个如意郎君,施儿何时去见见?”楚王来到女儿身边,笑意和善。

“这话您已经说过三十七遍了。”荀施一边写字一边说道。

“这次不一样,这位书生一表人才,人中龙凤,绝对配得上我的宝贝女儿。”楚王笑道。

“这话您是说第七遍了。”荀施回答道。

对于父王为自己择婿,荀施不算反感,但也有几分无奈。

之前有六人通过了第二道考验,可全部都被第三道考验击溃了。

荀施放下笔,面向楚王。

她发现父王今晚的笑容,和往常有点不一样了。

“父王,婚姻岂是儿戏?”荀施问道。

“父王若是将施儿的终身大事当做是儿戏,就是栓条狗当王府的赘婿,牵出去别人也只能恭敬的喊声郡马爷。”楚王说道。

听到这个比喻,荀施俏眉一皱,又好气又好笑。

看到女儿脸上露出不开心的神色,楚王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父王半身戎马驰骋沙场,没读过书,施儿不要生气。父王老了,除了给你留下这点家底之外,能为你做的,便是为你找一个能终生守护你的人了。”楚王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是楚王第一次对女儿说这种话。

荀施看着脸上已经有了不少褶子的父王,心中百感交集。

“乖女儿,见见吧。”

“好,我见。”

……

天刚擦黑,陆居元吃了晚饭,刚回卧室便发现自己的床前站了一排人。

大眼瞪小眼。

陆居元懵逼脸。

管家旁边的侍女,手中托着锦盘,上面放着大红色的头冠,喜服,玉带……

“陆公子,今晚拜堂成亲,不唐突吧?”管家朝着陆居元笑问道。

听到这话,陆居元瞬间清醒。

去跟天命孤星拜堂成亲,然后活不过今晚。

这不正是陆居元想要的吗?

“不唐突,一点也不唐突,快快快,咱们去送人头……拜堂成亲!”

太过于激动,嘴瓢了。

陆居元飞速走过去,配合侍女给自己穿上喜服。

府中所有的人都纳闷,这位年轻公子明知郡主克夫还如此火急火燎,好像一点也不怕死?

穿好喜服后,陆居元走出屋子,王府早已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管家走在前头,小声问道:“陆公子,今晚挂红灯笼,明天一早换白灯笼,您真不怕吗?”

陆居元沉声道:“多挂点白灯笼,有这么多人为我送行,死也值了!”

“陆公子,我家郡主样貌……”

陆居元咧嘴一笑:“不就是奇丑无比嘛,我早做好心理建设了!”

来到大堂,楚王一人坐在高堂之上,满意的盯着陆居元看着。

“新娘到~”

随着管家一声吆喝,陆居元回头看去。

只见一身子曼妙的小娘子,盖着红盖头,拖着长长的裙摆,款步入堂。

身段极品,可惜是个丑女,身影杀手啊。

透过红纱,荀施看到陆居元朦胧的脸。

确实和前面六个不太一样。

拜堂过后,王府上下欢聚一堂。

楚王非常开心,他觉得陆居元一定能通过第三道考验。

陆居元也非常开心,他马上就要飞升了。

这一顿酒喝到半夜。

陆居元踏着醉步,走入新房。

“娘子,听说你奇丑无比。在我死之前,让我看清娘子长什么样,等我死后,赐你天妒容颜,也不枉咱们拜堂一场了。”

陆居元拨开珠帘,走到床前,将荀施头上的红纱掀开。

随着目光聚焦,陆居元的酒全醒了。

不是被丑醒的。

而是被美醒的。

凤钗盘住浓如深墨的乌发,百合鬓边巧装点,眉间一点朱砂印。

荀施端坐不动,静如娇花照水;荀施稍稍颔首,秀似弱柳扶风。

尽管陆居元见过将近千次的世面,可面前这等姿色的女子,绝对空前绝世。

“你……不是丑女吗?”陆居元小声问道。

“定是我父王胡说。”荀施回答,声轻如小珠落玉盘。

“好家伙,楚王那老逼登,这也好意思叫丑女,简直老凡尔赛啊!”


随着酒劲清醒,陆居元逐渐明白了点什么。

楚王说女儿丑,居然是在考验他的真心!

好在陆居元不是奔着人家的颜值来的,而是奔着人家天煞孤星的命格来的。

不然陆居元在死前,就见不到这位郡主长什么样了。

这么完美的容颜,在陆居元眼中都挑不出半点毛病。

竟然克夫,实在是可惜了。

若是让这位郡主给自己在人间留下一点烟火的话,岂不是很不错?

仙帝的儿子,将来妥妥一主角模板啊!

现在的时间,距离天亮还早,也不知道这郡主什么时候克死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荀施听到陆居元的话,有点疑惑,俏眉微皱。

“老逼登”是什么意思,荀施不明白,但是听起来像是骂人的词。“凡尔赛”应该是谦虚的意思了?

荀施觉得,陆居元的形象确实不错,风度翩翩,比那些富家公子要强,就是有点怪怪的,但是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陆公子,我若真是丑女,你也愿意娶吗?”荀施问道。

“你丑不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命里的福星。”陆居元回答道。

“我是天命孤星,你真不怕死?”荀施又问道。

陆居元慢慢的在床边坐下来,说道:“今日见了郡主,我才明白什么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唐突,若是郡主能为我诞下子嗣,陆某死也值了。”

若是平日荀施听到这么放荡的话,一定会觉得此人极度轻佻。

可这话从陆居元嘴里说出来,荀施觉得不太一样。

敢于吐露自己的心声,丝毫不虚伪。

荀施的颜值,男人见了怎能不心动?又有谁敢如此直白的吐露心声?

父王说的对,他确实跟以前的那几个不一样。

“陆公子,你刚刚进来,忘了关门了。”荀施抬了抬纤细的手指,柔声道。

“抱歉,喝高了。”

陆居元赶紧起身,过去关门。

在陆居元折回来的时候,只听见头顶上传来“嘭~”的一声巨响。

接着是一片碎瓦和五个人落地的声音交杂。

“什么人!”

荀施大惊,迅速缩到了床尾,满脸惊恐。

五人黑衣蒙面,手持长刀,杀气腾腾。

“真想不到啊,荀未那老东西长得这么磕碜,女儿竟然如此沉鱼落雁。郡主,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了!”中间一人狠声道。

荀施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荀施哆哆嗦嗦的问道。

“十七年前,荀未带领西楚骑兵屠了太瓦城,我一家老幼尽数惨死在楚军刀下。”

“等了十七年,终于让老子等到机会了!今夜,我要杀光王府所有人,来祭奠我一家十口的亡魂!”

说话那男人,一步跳上床榻,手中刀子高高举起。

寒光闪过,杀机毕露。

陆居元刚刚被突如其来的动静惊住了。

好像碰上楚王府的仇家了?

他们莫非是趁着楚王府今晚放松警惕之际,前来寻仇的?

所以这王府郡主,还真是个克夫的命啊!

有这么好的飞升机会,陆居元可不打算错过!

遗憾的就是没法教教荀施该怎么造娃了,属实是人生一大遗憾。

“住手!”

陆居元忽然一声厉喝,一个箭步冲入内室。

“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呸,冲我来!”

五个刺客同时转身,目光一个比一个狰狞。

他们的身上,真的有杀气,只有真的杀过人,才能有这种气场。

这一点陆居元不会搞错的。

荀施原本以为,这五个“刺客”出现的一瞬间,陆居元会选择逃命的。

他在外室,转身就能跑出院子去了。

荀施偷偷观察陆居元,他的身上,真的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气魄。

人心可以骗人,但是眼睛骗不了人。

陆居元双眼没有流露出一丝丝的恐惧。

反而,还有点点兴奋?

以往到了这一步的那几个,看到“刺客”出现,转身就跑了。

领头的跳下床榻,盯着陆居元质问道:“小子,你不怕死?”

“人生自古谁无死?你等若是将我杀掉,留下郡主的小命,郡主要守一辈子活寡,这才是你们最好的报仇方式!所以,要杀便杀我!”陆居元怡然不惧。

只要你们杀我,你们就是好人。

这时候,楚王正在屋子外面。

听到陆居元的话,楚王激动的就要跑进屋子去叫一身闲婿了。

好一个人生自古谁无死!这份气魄,哪怕是在流血漂橹的战场上,也是不可多见。

陆居元这份文人风骨,不比那视死如归的战士少分毫。

这女婿,本王要定了!

有用自身性命保护女儿的勇气,这便是楚王设置的第三道考验。

只有通过了这道考验,他才放心把女儿交出去。

荀施看陆居元的目光,也完全的变了。

第一次见面,这个书生便愿意以命相护。

这位年纪轻轻却拥有天妒容颜的美人,芳心已动。

“小子,我如果谁都不放过,你们都得死呢?”刺客领头又问道。

不是,你这刺客废话怎么这么多呢?

你先一刀把我给砍了,老子就当我的神仙去了,接下来你爱砍谁砍谁不行吗?

“祸不及妻儿,王爷的罪孽,我替他女儿扛了!废话少说,出刀吧!老子大好头颅,等你来取!”陆居元抬头挺胸,做好了死的准备。

“好,老子便成全你!”

那刺客头领果真有本事,出刀的瞬间,无比凌厉,是个刀术高手。

刀光一闪,直取陆居元的脖子。

陆居元长叹一口气。

挨下这一刀,我终于要成仙帝了。

麻烦你的刀子快点,我等不及了。

人间,再见!

陆居元抬头,透过屋顶的破洞,仿佛看到了仙殿。

可是,脖子上的疼痛久久没有传来。

陆居元疑惑,缓缓低头。

只见那五个黑衣人,一手杵刀,单膝跪地。

这个滑铲,让陆居元始料未及。

你们不是刺客吗?

怎么跪了?

接下来“刺客”齐声一句话,让陆居元当场崩溃。

“奴才们拜见郡马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