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刚穿越家就败了

刚穿越家就败了

可乐要加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鼎自从来到这架空朝代之后,家里负债累累,未婚妻也闻风前来退婚,出城还要面临仇家的殴打……唐鼎知道自己若是再不振作起来,这个家就真的要败在他手上了,爹已经一筹莫展,这段时间被磋磨的老了十岁,娘也失去了往日的风光艳丽,一面担忧自己的病情,一面担忧父亲。

主角:唐鼎,喜儿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鼎,喜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刚穿越家就败了》,由网络作家“可乐要加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鼎自从来到这架空朝代之后,家里负债累累,未婚妻也闻风前来退婚,出城还要面临仇家的殴打……唐鼎知道自己若是再不振作起来,这个家就真的要败在他手上了,爹已经一筹莫展,这段时间被磋磨的老了十岁,娘也失去了往日的风光艳丽,一面担忧自己的病情,一面担忧父亲。

《刚穿越家就败了》精彩片段

唐家大宅。

“唐国强,你欠我们沈家的债什么时候能还?”

“要是没钱就拿你们唐家大宅当抵押吧!”

“诸位,我唐国强以先祖起誓,欠你们的钱一分都不会少,但我儿现在生死不知,你们能不能改日再来!”

“......嗡......”

刺耳的喧嚣声在耳侧响起。

唐鼎沉重的眼皮猛的跳了跳。

“啊......头好疼啊......”

“咦,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庞大的信息纷涌而来,让唐鼎捂着头显得有些痛苦。

目光环视四周,唐鼎不由得一愣。

眼前是一座古香古色的房屋,红木大床,丝绸被褥,床头一名身着古装的美艳的少妇正抓着手帕掩面抽泣。

“什么情况,我不是在公司加班吗?”

“鼎儿......”

就在唐鼎迷惑之时,少妇将他拥入怀中哭的他眼泪哗哗。

“鼎儿,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为娘了,呜呜呜......”

“啊?不是,大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鼎儿,你是脑袋撞糊涂了吧,我是你十月怀胎的亲娘啊!”

少妇擦了擦眼泪,惊喜的喊了起来。

“老爷,快来,鼎儿醒了,鼎儿醒了!”

“什么,我儿醒了!”

门外正被一众债主纠缠的唐国强脸色一喜,当即快步跑进房间。

看到还在发呆的唐鼎,他瞬间老泪纵横。

“祖宗保佑,真是祖宗保佑啊!”

“这小兔崽子还真是命大啊,这都能活过来。”

“果然是好人短命,祸害千年啊!”

一众债主议论纷纷。

唐国强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

“混账,你们胡说什么,谁敢诅咒我儿子,我跟你们拼命!”

“唐国强,你横什么横,你还以为自己是朔州城第一首富啊,得罪了知府大人,你唐家已经完了。”

“你要是敢不还钱,小心我们一纸状子送你去坐牢!”

“你们......”

唐国强拳头紧攥,但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宝贝儿子,却是强压下心中怒火。

“各位,我儿刚醒,需要静养,你们能不能过几天再来。”

“唐老板,我们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但大家做生意也都不容易,这样吧,你给个准信儿,到底几天能还钱?”

“就是,今天要么换钱,要么立契,不然我们就不走了。”

眼看这群人纠缠不清,唐国强一咬牙。

“十五天,给我五天时间,若是还不上钱,便将我唐家祖宅和地契抵押给你们,现在你们能走了吗?”

“好,咱们一言为定。”

“十五天之后,你若是再拿不出钱,就别怪我等不近人情了。”

“走!”

一众债主纷纷离去。

唐国强长吐了一口气,整个人好似被抽干了力气一般,但看到唐鼎,他再次强打精神。

“快,快请大夫过来!”

......

房间之中。

唐鼎看着铜镜中的少年,目光复杂。

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真的穿越了。

根据脑海中突然涌出来的记忆,此处乃是宋国的朔州城。

但有趣的是,此宋非彼宋,和华夏历史上的宋朝完全不一样,估计是一个平行世界。

这个世界的科技发展,和华夏的汉朝差不多,而这个大宋,是一个名为大乾帝国的诸侯国。

自己的父亲唐国强正是朔州城的前第一首富。

从首富到前首负,自然多亏了这位败家子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

这小子也是个奇葩,父亲商业世家,母亲书香门第,但父母的优秀基因却完全没有继承,反倒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每日在朔州城里欺男霸女,可谓是臭名昭著。

以前唐国强年富力强,赚钱速度还赶得上他败家的速度。

但这些年虽然老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唐家的生意也大不如从前,但这位败家子不光没有收敛,反而愈发大手大脚,动辄一掷千金,导致唐家入不敷出欠下大量外债。

当然,这小子要光是败家,唐家也不至于沦落于此,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唐家家大业大,也足够他败个几十年了。

奈何这小子还没有眼色,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三日前,唐鼎跟往常一样带着一群狐朋狗友上街调戏良家妇女,却被一名妙龄少女呵斥。

这少女生的国色天香,仙女下凡一般。

唐鼎当即惊为天人,直接就要强抢回家当老婆。

谁能想到这女子竟然是刚从京城来朔州城上任的新任知府之女。

唐鼎不光被护卫打的不省人事,并且惹的知府大怒,直接封了唐家三十六家店铺,这才有了今天一众债主联合上门逼债的一幕。

“我怎么会穿越到这种人渣身上?”

唐鼎啧舌。

他前世农村出身,从小努力学习,考上了国内的顶尖大学。

刚毕业就收到了母校的offer,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图书管理员,每天都沉浸在各种类型的书里无法自拔,一个人就是一个研究室,但没想到,研究上头了,结果过劳死了......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还好我是猝死在工位之上的,老爸老妈应该能拿到不少赔偿金吧!”

“少爷,该喝药了!”

就在唐鼎胡思乱想之时,一名青衣女子端着药弱弱走了过来,正是他的贴身侍女喜儿。

看到喜儿,唐鼎不由得眼睛一亮。

这丫头虽然只有十二三岁,但生得乖巧灵动惹人喜爱,尤其是身体发育太好,胸口之处的衣襟都有些绷不住的意思。

感受到唐鼎的目光,喜儿害怕的低下了头。

“咳咳!”

唐鼎也注意到自己有些失态,当即干咳一声,将药接了过来。

“少爷,药还烫,您慢点!”

“嗯,谢谢!”

“啊?”

喜儿一愣,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唐鼎。

少爷......少爷竟然对我说了谢谢?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有!”

喜儿赶紧低下头声音呢喃不清:“就是觉得少爷,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

“我去,好苦!”

唐鼎放下碗:“我父亲母亲呢?”

“啊?”

喜儿再次一愣,目光寻问。

“您说的是......老爷夫人?”

“不然呢?”

唐鼎摊了摊手。

“在......在客厅。”

“这小丫头长的挺漂亮,可惜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唐鼎摇摇头走出房间。

喜儿弱弱盯着他的背影。

“平时不都是叫老东西的吗?少爷好像真的不一样了啊。”


大厅。

唐国强左手翻着账簿,右手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十万两!”

“十五天时间,这让我如何凑够十万两银子啊!”

唐国强连连叹气。

“老爷莫急,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先喝杯茶吧!”

唐母温柔的沏了一杯清茶。

“往好了想,至少鼎儿安然无事,咱们唐家香火有继。”

“别提那臭小子,一提到他我就上火!都是这臭小子,整天就知道给我惹祸,我唐家百年基业要是毁在我手里,让我如何有脸面对唐家的列祖列宗啊,等那小子出来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老爷,您要教训就先教训我吧,都是我教导无方才让鼎儿养成了骄纵的性子,鼎儿好不容易才大难不死,他要是再出了什么事,我就不活了......”

唐母说着再次哽咽起来。

唐国强赶紧安慰。

“夫人,我也就是说说气话,还真能怎么他不成?”

“哎,这小子平日惹事,我还能替他擦屁股,但这次惹到的可是知府大人,我这条老命便是能为他死了也值了,但我是真怕他依旧不知天高地厚,日后会重蹈覆辙啊!”

“老爷,别乱说,先祖肯定会保佑咱们全家都平平安安的!”

听到两人的对话,唐鼎站在门外一脸尴尬。

唐国强夫妇老来得子,因此从小对唐鼎千依百顺,视若珍宝。

记忆中,这对夫妇对唐鼎好的可谓是倾尽全力,哪怕是他要天上的星星,都会帮他摘下来。

可惜这小子却是不知感恩,对二老更是非打即骂,毫无尊重。

脑海里的种种,都好似自己的亲身经历一般,让唐鼎不由得对这对父亲生出一次敬意和亲昵。

“这小子是真在福中不知福啊!”

唐鼎摇摇头,走进房间。

“拜见父亲母亲!”

“鼎儿,你怎么来了?”

“头还疼不疼,要不要娘再帮你叫大夫来看看。”

看到唐鼎,唐母一脸关切。

唐国强却是眉头微皱。

“没事,我好多了。”

唐鼎笑了笑:“父亲,您这是在算账吗,要不要我帮您?”

“你叫我什么?”

唐国强眼睛微眯。

“父亲?”

唐鼎挠了挠头:难道宋国人称呼父母还有别的称谓不成?

“有什么......不对吗?”

唐国强深深看了唐鼎一眼,没有回答。

“你看得懂账簿?”

“当然!”

唐鼎点头,自己好歹也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区区一本账簿而已,自然是手到擒来。

他随意扫了一眼,心算已经完成。

“上个月酒楼总营业五千二百三十五两八钱,减去物料,人工,折损四千九百两二十六两三钱,总盈利是三百零九两五钱。”

“妓院和粮店上个月盈利是......”

唐鼎越算越心惊,他此刻才明白为何老唐如此焦头烂额了。

唐家店铺虽多,但除了青楼酒楼还稍微有些利润,不少都处于亏损之中。

在加上新任知府直接封了大半,更可谓是雪上加霜。

“父亲,算出来了,上个月总共亏损了六千九百四十五两三钱。”

“你确定?”

唐国一脸怀疑。

要知道这么多繁琐的账目,便是用算盘想算明白都不容易,唐鼎竟然扫了两眼便算出了结果。

他当即抓起算盘演算的几遍,看到那结果不由得脸色大变。

“六七九百四十五两三钱?这......”

“鼎儿,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啊?”

唐母好奇问道。

“呵呵,父亲母亲,你们计算的方法太繁琐,只要使用复式记账法就能简洁快速的清算账目。”

“那何为复式记账法呢?”

“父亲大人,我来教您,收入为贷,支出为借......”

唐鼎侃侃而谈。

唐国强却是越听越惊心。

这所谓的复式记账法不光清楚明了,更能防止伙计弄虚作假,偷工减料。

不过,让他惊心的不是复式记账的强大,而是自己儿子根本就不可能这么聪明。

“汰,大胆妖孽,速速离开我儿身体!”

唐国强陡然大喝一声,吓的唐鼎浑身一哆嗦。

“父亲,您干啥?”

“就是啊,老唐,你吼这么大声怎么办,吓到鼎儿怎么办?”

“住口,我不是你父亲!”

唐国强冷冷瞪着唐鼎。

“夫人,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他根本就不是咱们的儿子。”

“鼎儿从小不学无术,从一到十都数不完整,更何况是算账,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竟敢附身我儿?”

唐鼎一脸黝黑。

“难道我就不能变聪明吗?”

“哼,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鼎儿从小到大只会喊我老东西,你竟然尊称我为父亲大人,言谈举止还如此有礼貌,绝对不可能是我儿子。”

“对呀,难道鼎儿真的被孤魂野鬼附身了不成?”

唐母害怕的退后了几步。

唐鼎惊呆了,合着有礼貌也有错?

大意了,这小兔崽子从小无法无天,自己突然表现的礼貌聪慧,反差太大,唐国强夫妇生疑也是正常。

“不是,父亲,母亲,你们听我解释啊......”

“住口,大胆妖孽,连我儿的身都敢上,我要你灰飞烟灭,来人,拿下他!”

唐国强大手一挥,几名仆人冲上来便按住了唐鼎。

“我去,放开我啊,我真是唐鼎......”

“少爷,别挣扎了,我们也是为您好!”

双拳难敌四手,唐鼎直接被五花大绑。

“你们小心点,千万别伤了鼎儿的身体。”

唐母再次抽泣起来:“我们鼎儿为何会如此多灾多难啊,呜呜呜......”

“夫人放心吧,鼎儿一定会没事的。”

唐国强长叹一声。

“将这妖孽关进柴房!”

“阿福,速去五庄观请白云大师。”

唐鼎欲哭无泪。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我以后再也不当好人了。”

......

片刻之后,柴房大门打开。

喜儿端着水探头探脑走了进来。

唐鼎脸色一喜。

“喜儿,快帮本少爷松开绳子。”

“不,不行......”

喜儿害怕后退了两步。

“老爷说了,少爷被鬼怪俯身,说什么都不能听。”

唐鼎无语。

“你看我现在哪里像不正常的样子吗?”

喜儿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盯着唐鼎打量一番,旋即郑重的点点头。

“哪里都不正常!”

唐鼎:“......”

他虽然郁闷,却陷入了沉思。

连喜儿都能看得出来自己不正常,老唐夫妇的怀疑也是有道理的。

看来以后自己要小心行事,尽量模仿这小兔崽子的行为举止,毕竟他可不想再被绑一次。

“臭丫头,快给本少松绑,不然打烂你小屁屁。”

唐鼎恶狠狠嚎了一嗓子。

喜儿愣了愣,手中的水吧唧泼了唐鼎一脸。

唐鼎:“???”

“你泼我干嘛?”

喜儿眼睛眨了眨。

“要是少爷,肯定会暴跳如雷喊着打死我!”

唐鼎:“......”

他严重怀疑这小丫头在耍自己。

“少爷,您再忍一会儿,老爷已经去请白云大师了。”

“等大师来了,您就有救了!”


柴房。

唐鼎被绑在柱子上黑着脸一言不发。

对面一名身背桃木剑的干瘦老道正绕着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

“白云大师,我儿情况如何?”

听到唐国强的话,老道收回目光摇了摇头。

“凶,大凶啊!”

“令公子印堂发黑,妖邪缠身,这是大祸临头之兆啊!”

“啊?那该如何是好啊?”

唐母当即双眼通红:“我唐家可就这一根独苗,大师,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啊!”

“哎,难啊,想要对付这大凶之物,老道恐怕要耗费不少道行啊!”

“大师,只要您能救好我儿,唐家定有重谢。”

唐国强一摆手。

阿福端着一只托盘走了过来。

“卧槽,黄金?”

唐鼎瞬间脸皮更黑了。

里面放着十根金条,足足价值十两以上。

“老爹,老妈,这老家伙就是个骗子啊,你们千万不能信啊,这么多钱留着给我败家他不香吗?”

唐鼎差点忍不住喊出声来。

但为了不被当成妖魔鬼怪烧死,他也只能忍了。

果然,看到黄金,白云大师瞬间精神百倍。

“唐员外放心,除魔卫道乃是出家人的本分,今日老道便是拼尽道行,也要将这邪祟原形毕露。”

老道当即拔出桃木剑。

“清风明月,开坛!”

“是,师傅!”

瞬间两名道童三百六十度空翻进场,摆好祭坛贡品,又空翻跳了出去。

老道桃木剑刺中黄符,轰的一声,黄符无风自燃。

“无量天尊,妖魔鬼怪速速退散,急急如律令......”

老道口中喃喃有词,张嘴一口黄符水喷到唐鼎脸上。

唐鼎:“......”

“我忍,我忍!”

“急急如律令,哇呀呀......”

老道当即在房间之中上蹿下跳起来。

还别说,这老道业务水平还真不是盖的,尤其是桃木剑上下挥舞,十分唬人,若不是自己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新青年,还真有可能被他唬住。

可能是看在黄金的分量上,这老道足足不停歇的跳了半个时辰。

唐鼎都有些担心这老骗子被自己累死。

“妖魔退散,吒!”

老道陡然高喝一声,剑指唐鼎眉心。

唐鼎打了个哈欠。

“结束了吗?”

“我是不是可以回去睡觉了?”

“汰,你这妖孽好深的道行,没想到贫道秘传镇邪咒都治不了你!”

唐鼎:“......”

“不是,老头,你演演戏就得了,装神弄鬼的有完没完啊,你不累,我还累呢。”

“混账,你这妖孽竟然还敢羞辱贫道,贫道今日定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老道当即愤怒的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到桃木剑上。

“不是吧,演戏而已,这么拼的吗?”

唐鼎都惊呆了。

这么一大口血,看着都疼啊。

“哎呀,好疼,我的头好疼啊......”

唐鼎当即痛苦的哀嚎起来。

“爹,娘,快救我啊,我好痛苦啊......”

“鼎儿,你没事吧!”

唐母担忧想要上前,被老道喝住。

“这妖孽已经被我镇压,很快就会形神俱灭。”

“汰,妖孽,还不速速离去。”

“道长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离开,前往地府报道。”

唐鼎当即浑身一抽搐,白眼一番昏迷过去。

“鼎儿,你别吓我啊......”

“娘,我这是怎么了?”

唐鼎悠悠转醒,眼角笑意一闪而过。

演戏嘛,谁还不是个影帝。

他实在不想再折腾了,旋即配合这老道演一场算了。

“咦,我怎么被绑着?”

“老东西,你竟然敢绑我,想造反啊,还愣着干嘛,赶紧帮本少爷松开啊!”

看到唐鼎那暴躁的模样,唐国强脸色一喜。

“是我儿,我儿回来了,快松绑。”

“等一下,还差最后一步!”

老道抬手将黄符泡进水里:“给他喝了。”

唐鼎:“......”

这老头演戏上瘾了吗?

喝你大爷的黄符水,这玩意黑乎乎的,谁知道里面有没有细菌病毒,自己这身子骨本来就虚,要是再喝的拉肚子直接要了小命,这找谁说理去。

“这哪来的狗老道,立刻在本少面前消失,不然本少打断你的狗腿......咕噜......”

唐鼎刚想开骂,老道直接一碗黄符水灌倒唐鼎嘴里。

“行了,现在可以松绑了。”

“哇......”

唐鼎干呕了片刻,当即双目冒火。

“狗东西,老子跟你拼了!”

“儿呀,你别生气啊,道长这也是为你好!”

唐国强一脸赔笑。

“道长,犬子年幼无知,还请道长莫要怪罪。”

“无妨,贫道岂会跟一个黄毛小儿一般见识,只不过令公子身体虚弱,容易被妖邪入体,以后若有反复,尽管来五庄观寻我便是,贫道定义不容辞。”

“卧槽,这老东西是把我家当长期饭票了啊!”

唐鼎脸皮黝黑。

唐国强却是千恩万谢。

“多谢道长,我送您!”

老道当即收了金子,带着两个徒弟扬长而去。

唐鼎看的肉疼无比。

自家被骗了钱,还要千恩万谢,关键自己又不能说,你说气人不气人。

“笨......笨......笨啊......”

唐鼎气的转身回房。

“鼎儿,鼎儿......”

唐国强夫妇面面相觑。

“咱们的鼎儿果然回来了。”

“是啊,还是那句老东西亲切,回来就好,祖先保佑啊!”

......

房间之中。

唐鼎揉着脑袋。

“哎,头疼啊!”

他这次可不是装的,而是为了思考如何快速赚钱而发愁。

自己好不容易才穿越成前世梦寐以求的富二代,他可不想这种锦衣玉食的日子还没过两天,又成了苦逼的负二代。

家里的账目,他已经看过了。

此时唐家的生意可谓是千疮百孔,老爹想要五日内凑齐十万两,恐怕是没指望了。

唐鼎必须想出新的办法。

凭借前世的知识,放在这个时代想要挣钱并不难,只不过唐鼎一时间有些没有头绪。

“少爷!”

就在唐鼎思索之时,喜儿再次端着碗走了进来。

“有事......”

唐鼎突然想到什么,当即脸色一凶。

“臭丫头,没看见本少正在发呆吗?竟然敢打扰本少,看我不打烂你的小屁屁。”

“少爷,饶命!”

喜儿当即吓的跪倒在地,害怕的撅起了屁屁。

“奴婢不是故意的,还请少爷责罚!”

看着她那可怜楚楚的模样,唐鼎心中一软。

但为了保持人设,他不得不狠下心啪的一巴掌拍了下去。

“哎呀......”

喜儿吃疼,瞬间小脸通红。

唐鼎咂咂嘴:唐鼎你个禽兽,这丫头才十三啊!

“咳咳,说吧,找本少干嘛?”

“少......少爷,该喝药了。”

喜儿将碗端起。

看着里面黑乎乎的液体,唐鼎嘴角抽搐。

“这是......黄符水?”

“是的,白云大师留下三道黄符,吩咐让少爷每天一道,稳定病情。”

“稳你大爷啊!”

唐鼎想骂娘了。

上午那碗黄符水足足让自己在茅房拉了半天,现在腿都是软的。

要是再喝三碗,人都没了。

“我喝个锤子!”

唐鼎端起碗就要往外倒。

“少爷,不要!”

喜儿惊慌跪地:“老爷说了,一定要您喝下,不然要是病情反复,就只能再去五庄观请白云大师了。”

“我......”

唐鼎嘴角抽搐。

他倒不是怕那老骗子,而是眼睁睁看着自家的钱被骗走,心疼啊!

“我喝还不行吗?”

“哇......好苦,好苦!”

黄符水入腹,唐鼎被呛的白眼直翻。

“老骗子,这仇,我记住了。”

“少爷,您没事吧!”

喜儿温柔的拍着唐鼎的背,伸手掏出一物。

“少爷,吃这个。”

“啊?这......什么玩意儿?黑不溜秋的。”

“这是糖啊?很贵的,十两银子才一小块,是夫人专门买回来给少爷吃的,我听说可甜了呢!”

喜儿羡慕的吞了吞唾沫。

“什么?这是糖?”

唐鼎一脸怪异:“糖怎么是黑色的?”

“糖不就是黑色的吗?”

喜儿呆呆的挠了挠头。

唐鼎一愣,突然想到什么,不由得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对呀,这个时代的糖是黑色的啊!”

“我想到办法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