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穿越大周最后一个皇帝

穿越大周最后一个皇帝

咸鱼斩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有幸生活在太平盛世,脑袋里还有数不尽的财富,如今穿越到这乱世,陆瑶成了大周的最后一个皇帝,凭借着头脑中的记忆和前世的经验,他不相信治理不好这国家。开局解锁了人物召唤系统,从此叶辰的逆袭人生就此开始。

主角:叶辰,纪悠然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辰,纪悠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大周最后一个皇帝》,由网络作家“咸鱼斩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有幸生活在太平盛世,脑袋里还有数不尽的财富,如今穿越到这乱世,陆瑶成了大周的最后一个皇帝,凭借着头脑中的记忆和前世的经验,他不相信治理不好这国家。开局解锁了人物召唤系统,从此叶辰的逆袭人生就此开始。

《穿越大周最后一个皇帝》精彩片段

大周。

章华宫。

科考揭榜,女帝邀百官共宴。

殿内莺歌燕舞,其乐融融。

大殿一角,一群人扎堆说着闲话。

“天理不公,天理不公,这纨绔子弟居然也能考上探花?”

“我等寒窗苦读十几年,竟然还不如一吃吃喝玩乐的废物!”

“是啊,人家寒窗苦读十载,最终也难考个功名。”

“他一花花公子,吃喝玩乐,就把探花取了,世道不公啊!”

一群人群情激奋,越说越激动,声音都传到了大殿上方了。

那里坐着一名容颜绝美的女子。

肤如凝脂,长发如瀑,身着一袭紫金龙袍,华贵却不骄奢。

只是坐着,一股王者的气质便自然散露。

她便是当朝女帝,纪悠然。

此时的女帝端坐龙椅,听着下面的闲话,扶着下巴,若有所思。

“叶辰么?武将叶书之子?”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居然中了探花?有趣,实在是有趣!”

女帝嘴角轻笑,道:“奏疏里提到他时,也都是在调戏良家妇女之言。”

“没想到居然考上了探花,莫非是在藏拙?”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出现在女帝脑中。

【这几个狗东西,真尼玛贼喊捉贼!】

【小爷不就是抢了他们家族子弟的位置么,就这么编排我?】

【真以为小爷不知道,他们子弟都是走后门进去的啊?】

【周鸿儒的三儿子,五年前,不就是走后门拿的探花吗?】

【还有刘真元的小儿子,也是内定的下届探花!】

【小爷还收敛了,没把状元取走。】

【早知道探花也低调不了,就干脆拿个状元了。】

【还踏马反咬小爷一口,真恶心,呸!】

【这女帝我也是醉了,当时她不是在场吗?】

【我有没有作假她看不出来?!装瞎还是真瞎啊?】

莫名出现的声音,让女帝一愣。

随即龙颜大怒!

“是谁?!胆敢在朕面前口出狂言?”

皇道之气威压全场。

百官吓得连忙跪倒。

周鸿儒几个文臣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刚才就他们几个在说话,女帝还能说谁?

“陛下!臣知罪了!臣再也不乱嚼舌根了!”

“陛下赎罪,臣等知错了!”

周鸿儒等人连忙将脑袋抵在地上。

看到这景象,女帝反而冷静了。

这群人里,没有那个熟悉的声音。

此人,在哪?

疑惑地环视大殿。

她目光所及,臣子皆低头跪拜。

整个大殿安静无比。

奇怪了。

明明没人说话,为什么脑内会突然出声?

难道,是朕听错了?

就在女帝看向角落时,那声音又出现了。

【周老狗,继续叫啊!】

【你不是叫得最欢么?怎么女帝看一眼就变孙子了?】

【等会儿,不对劲,女帝咋看过来了!】

【我应该没啥失态啊?】

【看我干啥?没见过帅哥啊?虽然我确实帅......】

叶辰心底虽然腹诽,但表面恭谨无比。

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若不是被听到心声,女帝还真被蒙骗过去了。

“这难道是叶辰的心声?!”

“朕怎么能听到他的心声?!”

“看样子他还不知道,这难道是天赐神通?”

纪悠然有些惊愕。

这种事情,她闻所未闻,只能往天赐想。

“若真是天赐神通,朕应该也能听到其他人的声音。”

“朕再试试。”

纪悠然又环视了一圈。

可无论再怎么试,下面都落针可闻,鸦雀无声。

只有看向叶辰时,才能听到几句心声。

于是纪悠然便只能盯着叶辰。

这时候的叶辰思绪确飞走了。

忆起了往事。

他是穿越者。

来自蓝星。

这是一个文道和武道并存的世界。

文道可救人,也可杀人。

积攒浩然正气,可攻伐防御,指点江山。

境界分为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学士,大儒,半圣,亚圣,以及传说中的圣人!

浩然之气,虽邪魅不侵,却无法长生。

寿命与普通人相差无几。

在叶辰看来,文道再厉害有啥用。

总要老死。

既然修炼,肯定要追求长生。

若是单单只追求力量上的强弱,他完全可以碾压这个世界所有人。

毕竟他前世就是个天才核物理学家。

下到高爆榴弹,上到战术核弹,他都能造出来。

到时候一颗大当量核弹下去,一个国家,甚至一个世界都能毁灭。

但这有什么用?几十年过后,还不是一杯黄土。

所以叶辰选择修炼武道。

武道打熬气血,开通五窍,延长寿命。

境界分为武生,武徒,武士,武师,先天宗师,大宗师,武圣。

武圣之后,可炼神,成就阳神,寿命万寿无疆。

若继续修炼,横渡苦海,成为就仙人之境!

一旦成仙,便有永生的可能!

这些常识,叶辰是知道的。

十五岁前,他不忆前世,惹是生非,成了众人眼中的纨绔子弟。

幸好他爹官位四品,次次帮他兜底。

结果一次意外,让叶辰觉醒了记忆,并且激活了系统——超脑。

此系统简单粗暴,相当于往他脑袋里塞了个超级计算机。

能分析功法,融合功法,推演出新。

短短三年时间,就让他成为了武士,少走了别人至少十年的路。

只可惜系统能量消耗太大,叶家可也没这么多资源供他。

为了修炼,叶辰只得考个官名,领取俸禄。

听到他要去科考,邻里皆嗤之以鼻。

就连他爹心里都没底。

毕竟叶辰就是一个典型纨绔,有目共睹。

这都想金榜题名?太看不起大周了吧!

都只当他去玩玩。

没想到,叶辰凭借一首《草》,上了探花!

消息一出,狠狠打了所有人的脸!

他们却不知道,叶辰熟读唐诗宋词,认真考的话,拿个状元易如反掌。

但他生性懒惰,不愿出头。

知道枪打出头鸟。

而状元,榜眼,探花虽等级不同,但俸禄无异。

为了低调,便只取了探花。

没想到即使这样了,还有人说他官位得来不正!

听完叶辰心声,女帝脸色剧变。

虽不能完全听懂,但也大概理解了!

这叶辰,绝对是大能转世!

什么核物理学家,她不懂。

大概是一种修为境界。

一个核弹下去,一个国家都没了?!

这是什么武力值?!

即使是人仙强者,也不敢说能毁灭一个国家。


一个国家是什么概念?

里面修炼者无数。

不说女帝这种半步阳神。

光武圣都好几个。

底下的大宗师,先天宗师等更不计其数。

这些人单看不强,但若是有阵法加持,将牢不可摧!

别说大周这种大国了。

就算是周边那些小国,人仙级别强者也不敢说轻易毁灭!

反观叶辰,举手投足间,一个核弹下去,国就灭了?

甚至连世界都能崩解?!

她不能理解,什么样的存在才能灭国,乃至灭世!

这叶辰妥妥的大佬转世啊!

就算现在修为不高,日后也肯定不简单!

其实在听到叶辰心声前,纪悠然本自信万分。

她出生便有百鸟朝凤天象。

她5岁修至童生,10岁到达秀才境界,15岁成就武道宗师。

20岁成就武道大宗师,30岁登顶半步阳神,逼迫无能的皇兄退位,登基称帝!

只需再打磨阳气,40岁以内必将成就阳神。

届时她将成为列国中最年轻的阳神!

她一生顺风顺水,如今却第一次尝到了挫败感。

一时间,纪悠然脸色阴晴不定。

底下的叶书,见女帝一直盯着自己儿子,脸色还越变越差。

他就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出事了。

他这儿子啥德行,他还不清楚?

天天吃喝玩乐,还能中探花就有鬼了!

关键是他还不和自己商量,就搞了个探花!

当女帝是傻子吗?

这回死定了啊!

坑爹啊!

看到叶书这样子,周鸿儒瞬间懂了什么。

看来这事情叶书也不知情,是叶辰自作主张的!

嘿嘿,看来这次不仅能把探花拿回来,还能把叶书给弄下台!

一念至此,周鸿儒便开始带起了节奏。

“哎,叶大人真是教子无方啊。”

“自己儿子搞出来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给家里说一声。”

刘真元却是笑道:“周大人此言差矣,子不教父之过,这件事,叶大人可得担责。”

“可惜咯,叶大人曾经也是三品官员,叶家也算盛极一时,但这回欺君罔上,估计要没落了...”

听到这话,叶书鼻子都气歪了。

这群落井下石的狗东西。

女帝闻言,一脸愕然。

什么教子无方?

意思是叶辰还不争气?

此子大能转世了,竟被你说成教子无方?!

就在众人争论不休的时候,叶辰忽然上前两步。

“周大人,你好像对我中探花有很大意见啊?”

“不如,咱们再比一场如何?”

“别说了,给我下去,你非要把叶家的脸丢尽吗?!”

叶书一把抓住叶辰,阻止他继续丢脸。

“我咋了?老爹,我凭本事考上的探花,有什么问题吗?”

此话一出,周鸿儒笑得人仰马翻。

就连不关注这事的官员,都纷纷忍俊不禁。

毕竟叶辰作为纨绔的名声可太响亮了。

“讲个笑话,花花公子靠自己的本事考上了探花。”

“靠什么本事??”

“这次科考应该也没考这些啊,不存在专业对口吧?”

“哈哈哈哈,我要被笑死了,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别尬黑,说不定人家在和姑娘风花雪月的时候灵感大发呢?”

“这倒有可能,但他字认得完吗?有了灵感估计都不会写字吧?”

“我的我的,没想到他连字不会写!”

以周鸿儒为首的官员开始嘲笑起来。

羞得叶书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看这形式,一旁的刘真元眼神一动。

他是靠走后门上来的,现在和周鸿儒抱团,一荣俱荣。

所以叶书也是他的政敌。

此时把叶书搞死,再好不过了!

于是他连忙献策道:

“周兄,你我二人快上奏陛下,弹劾叶书!”

“这样一来,不仅令郎的探花有了,我们的对手也没了!一举两得!”

“好主意!”

两人一拍即合,相继站了出来,朝女帝俯首。

“陛下,臣等联名上奏。”

“臣等窃以为,科考乃国家大事,容不得半点虚假。”

“大周的新鲜血液皆来自科考,这些人才日后将成为国之栋梁。”

“但探花叶辰明显不符合国之栋梁的标准,臣等以为是其作假舞弊。”

“叶书身为其父,知情不报,藏污纳垢,他若继续为官,久而久之,大周必将腐朽啊!”

“臣等以为,此罪万不可赦,请陛下除去叶书官籍,以儆效尤!”

周鸿儒两人的上奏,都几乎是明着来了。

任谁都能看出,他们就是在针对叶书。

不然,为什么作假的是叶辰,他们却让叶书滚蛋?

一时间,旁边那些大臣感慨不已。

“哎,这叶书兢兢业业了一辈子,最后被自己儿子坑咯!”

“各位要引以为戒啊!”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儿啊,以后你可不能当叶辰那样的坑爹仔啊!”

“明白了,爹爹!”

听到这儿,叶辰心里早就骂开了锅。

【周鸿儒这群老狗真是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尼玛出来乱咬人是吧?】

【小爷还没举报他们呢!这又咬到我身上了?】

【还想害我爹?真踏马阴啊!】

【以为我没证据,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还有我爹也是?这么不相信我的吗?!】

【这女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家的狗咋不拴好?!出来乱咬人?】

【狗咬人了主人要负责的!】

【这女帝要真英明,现在早派人去取科考原本了。】

【还在这里任由他们颠倒黑白?】

听到这里,本来还莞尔的纪悠然,一下黯然失笑。

这叶辰,咋骂着骂着,连她也一起骂了?!

纪悠然恼怒又愕然。

她本来想帮叶辰解围的。

但既然被骂了,肯定不可能主动帮他了。

正好看看叶辰到底有多不简单!

就在此时,叶辰开口了。

“李大人,上奏需证据确凿。”

“你等空口无凭,可敢调来科考原本一观?”

叶辰看向那周鸿儒几个,目光冷静。

“你还要证据确凿?”

“莫非你觉得,自己真有探花的实力?”

“你平时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

“你若能中探花,那才是活见鬼了。”

周鸿儒嘴角泛起一丝不屑。

小犊子果然是小犊子,都板上钉钉的事了,还在扯皮。

不会真以为女帝会容忍他耍无赖吧?


“既然各位不信,不如再比一场如何?”

“请陛下再殿试一次!”

叶辰说得器宇轩昂,自信万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混小子,你说什么呢?!”

“趁还事情没闹大,赶紧道个歉,收回这句话!”

“再好好认罪!”

“爹这官没就没了!”

“不然到时候你出丑了,让陛下扫兴,引得帝怒的话,就全完了啊!”

叶书苦口婆心,一个劲劝阻叶辰。

若是认错,顶多丢个官。

一旦惹怒女帝,那后果不堪设想。

叶辰却摇了摇头。

“爹,相信我。”

刚说完,周鸿儒就笑得死去活来。

“哈哈哈,我是不是老了,没听错吧?假探花想和真状元、榜眼再比一次?”

“他是来搞笑的吗?”

“真没点自知之明啊?”

刘真元也附和道。

“以前总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原来人蠢到一种地步后,是真的会不自力量,自取其辱。”

“但也不怪他,从小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能有什么脑子呢?”

周鸿儒与刘真元两人的开头,显然又带起了节奏。

不仅周围人皆开始嘲笑叶辰,就连状元和榜眼本人也被炸了出来。

“王兄,有人想把我们踩在脚下啊。”

“要不要陪他再比一次?”

“他也配?”

“这种人,我但凡皱一下眉,都是对我状元之位的不尊!”

状元轻蔑一笑。

随后上前两步,直接上奏!

“奏陛下,请为我等前三甲再作殿试一场!”

“以示公正!”

此话一出,再无回头路!

“哎呀!他们怎么就上奏了!”

“这下真完了...”

“儿啊,咱叶家要毁了...”

叶书双腿一软。

神情沮丧,如丧考妣。

他现在都不知道,叶辰到底哪来的自信?

是在赌女帝怕麻烦?

那心也太大了吧?

女帝从来就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

从她斩杀皇室同族,逼迫皇兄退位就可以看出。

她的杀心,不必任何一个帝王少。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大臣都惧女帝三分。

所有人都在看着女帝,等待她的决断。

纪悠然却是暗暗思索。

叶辰是大能转世。

但到底会不会作诗作赋,还尚未可知。

若那叫地球的世界,修炼体系跟这里不同,到时候,父子二人便会万劫不复。

她就算身为女帝,也无法乾坤独断。

朝堂上这些人的心理想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无非就是打压异己。

【这女帝咋这么墨迹,还不开始呢?】

【诶?她怎么又看我?虽然我确实很帅,但这种时候没必要吧?】

【犯花痴了?】

【但她都31了,年龄差太多了啊!不过长得确实很好看...寿命也长,31好像算很年轻了...】

【不想这些,这次应该和科考一样,是现场作诗作赋。】

【幸好小爷从小就是古诗词大王,对付他俩还不是手到擒来?】

叶辰的心声,女帝是黑着脸听完的。

差点就绷不住了。

她追求者无数,是所有人的梦中女神。

如今,居然被当花痴了?!

还被嫌老了?!

她乃半步阳神,寿命起码上千岁,现在就31,老?!

居然敢骂她老,等着吧。

“准奏。”

此话一出,叶书当即瘫倒在地。

浑身上下再没一点力气。

“完了,这回真完了。”

“陛下金口一开,我爷俩完犊子了啊...”

周鸿儒和刘真元则松了口气。

虽不知道女帝在想什么,但总算同意了。

接下来看叶辰出丑就行。

货真价实的状元和榜眼,要是现场比不过一个作假探花。

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状元和榜眼也胜券在握。

“这人考试时,我见过的,叫叶辰是吧?”

“就坐在我斜下方,我看他没写几分钟就出来了。”

“这能不是作假?还要自取其辱,来挑战我们,真搞不懂。”

“这次看他还怎么作假。”

“但就算他不作假,本状元再让他一只手也随便碾压。”

状元开始说起风凉话。

“你要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

“我当时就在他旁边,他把笔都弄断了,还换了支笔。”

“最后加起来才几分钟就交卷了。”

“有些人啊,作假都做不明白,这么快往外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走后门一样。”

“他跑这么急,不会是外边还留着什么风流债吧?”

榜眼也开始嘲讽起来。

见他们都动嘴了,周鸿儒这老油舌怎么闲得住。

连忙带着刘真元一起嘲讽。

“别尬黑,估计是想起来青楼忘结账了。”

“我怀疑,这叶辰花的玩久了,是不是发展出受虐倾向了。”

“本来只是他爹出事,现在他非要自己蹦跶出来。”

“现在父子俩都得玩儿完。”

“你要这么说,我都不敢想他在青楼里玩的啥了。”

“卧槽,细思极恐!”

见两人越说越嗨,声音也越来越大,女帝脸色一沉。

“安静!”

刹那间,整个大殿鸦雀无声。

只有叶辰的碎碎念还在女帝脑里回响。

【尼玛的状元和探花居然敢黑小爷?】

【狗屁的状元,考试前我还看见他进青楼了。】

【还有这榜眼,考试的时候裤子响了一声。】

【我转过去一看,裤裆居然破了,里面还穿的条红裤衩。】

【今年也不是他本命年啊?看来这人外冷内搔啊。】

本来纪悠然还有些愠怒的。

一听叶辰这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差点直接笑喷了。

这叶辰,考试时居然还能有如此敏锐的观察....

下面官员一看这情况,顿时傻了。

“陛下最近有些喜怒无常啊,怎么刚生完气,又无缘无故地笑了?”

“我们别多想,这应该是陛下要突破阳神的征兆。”

“有道理有道理。”

女帝喜怒无常,下方官员噤若寒蝉,连忙拍起了马屁。

她愤怒是合乎情理的事情。

但最近这一笑,却没人看得懂。

包括叶辰。

感觉莫名其妙。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