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我要开始无敌了

我要开始无敌了

张铁锤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曾经的姜南是个打黑拳的,在一次搏斗中,他被人打断了左臂从此成为了废人,也因此被妻子抛弃离婚。如今女儿危在旦夕,母亲也急需手术费,姜南走投无路,求到前妻那里,哪知那个冷血的女人在离婚的时候分到自己六七十万,如今居然连女儿的生死都不管。无奈之下,姜南只好赌一把,去前妻说的地下拳场做那买拳杀人的被杀者,换来那一百万。

主角:姜南,金木兰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南,金木兰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要开始无敌了》,由网络作家“张铁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姜南是个打黑拳的,在一次搏斗中,他被人打断了左臂从此成为了废人,也因此被妻子抛弃离婚。如今女儿危在旦夕,母亲也急需手术费,姜南走投无路,求到前妻那里,哪知那个冷血的女人在离婚的时候分到自己六七十万,如今居然连女儿的生死都不管。无奈之下,姜南只好赌一把,去前妻说的地下拳场做那买拳杀人的被杀者,换来那一百万。

《我要开始无敌了》精彩片段

“医生,求求你,不要把药停了,再宽限两天。”

“就两天,我一定会把医疗费凑齐的。”

住院部的走廊上,姜南抱着主治医生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他的母亲得了尿毒症,五岁的女儿肝癌晚期。

他姜南这一生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此刻都躺在病房里。

可能不久就要远离人世。

砰!

主治医生把腿抽开,同时又是一脚踹在姜南的脸上。

十分嫌弃的骂道:“滚开,你个残废。”

“让我宽限你?三十万的医疗费让我怎么宽限你。”

“你妈和你女儿都是半死人了,救不活了。”

“明天这个时候,要是费用还没还上,就别怪我直接把里面的两个人推进停尸房。”

“毕竟,你妈的肾和你女儿的肝虽然废了,但其他部位的器官都是好的。”

“弄下来也能抵消一些费用。”

“我凑钱,我一定把钱凑齐!”姜南跪在地上连连承诺。

但是这钱他该去哪里凑。

该借的人他都借了,如今亲戚朋友见了他就跟见了瘟神一般,躲都来不及。

女儿的肝癌,用药还可以缓两天,但是母亲的尿毒症可是每天都要透析的。

他起身擦干眼泪,整理好情绪走进病房。

“爸爸,爸爸,果果好痛,果果好痛。”

看着女儿躺在病床上,疼痛的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

姜南的心都快要碎了。

来到病床前,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脸颊。

她才五岁啊,本应该阳光灿烂的年纪,却要承受着如此巨大的痛苦。

瘦的只剩下皮包骨,没有了头发,脸色惨白如纸。

女儿身上的插管都被医生拔掉了。

并且说了,什么时候把钱付了,管子就什么时候插上去。

姜南把女儿抱在自己怀里。

似乎感受到爸爸怀里的温暖,处于半昏迷状态下的果果努力睁开眼睛,露出笑容。

“爸爸,果果刚刚胡说的,果果一点都不痛。”

看着女儿如此懂事的模样,姜南终于忍不住哭了。

“果果不怕,爸爸在,果果不会有事的。”

“爸爸答应过果果三件事还没做呢,所以果果不会有事的。”

果果用力点点头,小小的眼眸中露出向往神色:“爸爸要给果果扎辫子,果果还要上幼儿园,果果还要吃火锅。”

在另一个病床上的妇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女已经泣不成声。

“小南,是妈拖累了你,妈对不起你。”

“妈,你这说的什么话,刚医生跟我说了,你和果果的病情都出现了好转。”

姜南安慰道:“钱的事儿你不用担心,我之前和一个朋友投资的酒吧,现在生意红火,我每天都能分个五六千。”

安慰一番后,姜南把果果放在母亲旁边,而他自己出去想办法凑齐。

走出医院,姜南给自己的前妻打个电话,毕竟果果也是他的女儿。

“喂,阿香,果果现在急需要钱治病,你那边能不能凑个十万八万的…”

电话那段传来一阵事不关己的声音:“什么果果,还橙橙呢,我说姜南,你自己的家事,求我一个女人干什么?”

“什么叫我的家事?”姜南怒了:“难道果果不是你女儿吗,这钱只是先让你帮个忙凑一下,我会还给你的。”

电话那段传来一阵嗤笑:“那个贱丫头怎么还不死,钱我没有。”

“你怎么可能没钱,当年离婚,你分走了我七八十万。”现在回想,姜南心中满是恨意。

他对秦香香宠爱无比,尤其是当她为自己生个女儿之后,更是宠的不行。

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一边大手花着自己的钱,每天夜不归宿吵着离婚。

这些他姜南都可以忍,唯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她得知女儿患了肝癌,一次都没来看过,真是一个冷血的女人。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秦香香忽然说道。

“什么机会?”姜南压抑着胸中的愤怒,现在只要能赚快钱,他愿意付出一切。

“今晚地下拳场有个有钱的金主想要买拳杀人,只要你愿意成为那个被杀的,就可以获得一百万!”

“地下拳场?”姜南下意识抚摸着自己的左臂。

曾经自己也是打黑拳的,因为一次败北,自己的左臂被人打断,手筋被挑。

整个左手已经废了。

也正因如此,秦香香这个女人抛弃了自己和女儿。

“你愿不愿意,快点给个话。”秦香香不耐烦的催促道。

“愿意,愿意,只要有钱,我可以付出生命!”

“咯咯咯!”电话那头传来得意的笑声。

“好,今晚八点,地下拳场见。”

晚上八点

姜南带着曾经自己使用的拳击套装来到地下拳场。

这里是一个令人荷尔蒙激荡的地方,同时也是鱼龙混杂的地方。

秦香香穿的极其妖艳扭着身段,踏着恨天高一步一步向姜南走来。

还有一名男子伴在她的身旁一同走来。

男子光头,脖子处套着大金链子,他的大手不停的在秦香香的臀部揉捏。

秦香香却是一脸享受模样。

见到这一幕,姜南内心顿时涌起一股愤怒

对于这人,姜南在熟悉不过了,他正是自己昔日好兄弟,刘强。

他怎么也没想到,秦香香抛弃自己和女儿,就是为了跟他。

“不好意思,南哥,抢了你的女人,你不会恨我吧?”

刘强故意在姜南面前摆弄道。

“正所谓兄弟在时我叫嫂,兄弟不在我叫宝,如今我终于可以当着你的面叫她宝宝了,哈哈哈。”

说着,刘强一只大手将秦香香搂紧怀里,然后对着她的嘴唇狂啃。

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

秦香香不但不反抗,还积极配合。

这种场景,在地下拳场虽然可以经常遇到。

但看着自己的前妻和昔日的好兄弟,在自己面前这样表演,姜南想杀人的心都有。

不过,他今日是来求财,为了母亲和女儿,他忍了。

“想不到你俩如此恩爱?刘强,你应该早点跟我说,我就把她让给你了。”

啪!

刘强一个大嘴巴子扇过来。

“你喊谁刘强?麻烦你喊刘总,还有,这位是你嫂子。”

“你给我记清楚,不是你让给我,是我当初把她赏给你的。”

“本来想给你来个喜当爹的,只是没想到,老子没命中,被你小子命中了,生了那个贱丫头。”

听到这话,姜南心中怒火中烧。

他不相信的看着秦香香:“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秦香香很大方的承认:“没错,我当初嫁给你就是为了绿你,没想到偷鸡不着蚀把米。”

这一刻,姜南真的忍不住。

“你个贱人,老子杀了你。”他举起右拳对着秦香香脸部砸去。

然而他的拳头刚举起来,就被刘强一拳打中腹部,疼痛的站不起来。

他如今的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

“少在这里废话,给老子去打拳,一百万不想要了是吧。”刘强居高临下命令道。

“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们这对狗男女吗?”姜南愤怒的睚眦欲裂。

“到了老子的地盘,你有做主的权利吗?”

“来人,给我把他拖倒铁笼里,去打拳。”

“老子钱都收了,不让一个人去送死,还怎么赚钱。”

只见四五个壮汉走来,将姜南架走,扔进地下拳场打拳专用的大铁笼中。


砰!

姜南被人从二楼扔进一楼的大铁笼中。

整个人被摔得七荤八素,头晕目眩。

他努力的站起来,只听见四周的观众在那高声呐喊。

华少,打死他!

华少,打死他!

华少,打死他!

......

华少,乃是这怒江市,地下龙头势力,三龙之首,血龙,万邦雷的儿子万武华。

他曾经在国外留学,经常打地下黑拳。

他有嗜好,就是买拳杀人,每个月花个十万美刀,找个人,不准还手,被自己狂锤半小时,没死,十万美刀归他,死了,自认倒霉。

回国后,也顺便把这种恶习带回来。

今晚,他要再次买拳杀人。

钱,他已经给了,现在就等着杀人了。

姜南看着眼前青年男子,犹如一只饥饿的猎豹,气势惊人,十分具有侵略性。

哪怕是全盛时期的自己,都未必有把握战胜对方。

更别说此刻已经残废一只手的自己。

“那个,对不起,我......”

姜南话未说完,华少快速进攻,对着姜南就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轰炸。

在他的眼里对方只是一个奴隶,没资格跟自己说话。

姜南只能被迫护着脑袋防守。

砰!砰!砰!

华少每一拳都对着姜南的脑瓜子轰去。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姜南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臂已经骨折了。

然而,对方依然不知疲倦的狂轰滥炸,越打越兴奋。

“爽爽爽!”

万武华兴奋的高呼。

好久没有遇到如此耐揍的人,那怕是在米国,那些身体强悍的黑人,也经不住他十分钟的双拳轰炸。

但是眼前这个男子,到现在还没有倒下来。

“真的是太有挑战性了!”

他双眼冒着金光,双拳已经满足不了自己。

他开始用肘,膝盖,脚。

尽情的对着姜南施展,怎么残忍就怎么来。

姜南想要反抗,无论自己怎么挣扎拳头就是挥不出去。

咔!

咔!

咔!

随着一声声骨裂的声音。

姜南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肋骨,膝盖,臀股,头盖骨,能断都断了。

脸部已经被打得严重变形,鲜血流淌。

兴奋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打得好!

打得好!

打死他!

打死他!

此刻,秦香香和刘强二人笑的合不拢嘴。

因为刚开始他就跟华少约定好了,打十分钟给一百万,十分钟内没打死,每超过一分钟就多给十万。

现在华少已经打了二十分钟了,姜南不但活着,还在那里拼命的挣扎。

而他俩多赚了一百万。

“哈哈哈,华少,打得好,姜南,坚持住啊,你已经给老子赚了两百万了。”

刘强站在高处疯狂的嘲笑。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果果还在等我,母亲还在等我。”

姜南疯狂的挣扎,即便手骨,腿骨都断裂了,他依然要向高处攀爬逃生。

“玛德,华少还没尽兴呢,你就想逃跑?”

刘强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根类似于长枪一般的长竹竿对着姜南疯狂的捅刺。

“刘强,老子曹尼玛!”姜南很想骂他,但是他的脸部已经被打变形了,嘴巴跟发张开。

秦香香也跑过来添油加火,她手里端着一瓶黄色的液体,对着姜南往下倾倒。

“哈哈哈,你个窝囊废,还想爬上来?你今天必须死,喝尿吧你。”

是的,如果姜南最终没有死,那么万武华就不用给钱。

但是,万武华会让姜南或者离开吗?

当然不会,他不缺钱,花钱是小事,若是没把姜南打死,那他的脸可就丢光了。

姜南并没有放弃,依然拼命的挣扎。

全场都希望姜南死,然而在暗处,一位身材火爆,容颜犹如天仙一般的女子,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饶有兴趣的看着。

烈焰红唇轻声嘀咕:“有意思,若是没死,倒是本小姐一个很好的选择。”

万武华从一开始的兴奋,到最后开始不耐烦,愤怒。

因为他真的打累了,精疲力尽的那种,但是姜南还有力气在挣扎。

到底是怎样的信念让他有如此强烈的求生欲。

最后,万武华实在受不了了,对着自己的一个手下摆了摆手。

只听到

砰!

一道枪声传来。

姜南彻底失去动静。

全场安静了几秒,紧跟着爆发出深呼海啸般声音。

万岁!

万岁!

刘强和秦香香二人兴奋的高呼。

已经很久没死人了。

今天死了一个,真要要好好庆祝。

这就是地下拳场的血腥,他们不是过来看竞技的,他们是来看血的,是来看死亡的。

姜南的死,没有得到任何人同情,反而成了一种兴奋剂。

四五个大汉把姜离的尸体拖走,扔到城市的下水道里。

姜南死了吗?

当然没有!

鲜血染红了他的全身,万武华的狂轰滥炸居然意外的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

姜南他体内的血脉觉醒了。

“废物后人,被人打成这样,真是丢尽了我们洪荒墨麒麟一族的脸面。”

姜南一脸懵逼的看着头顶上方的老者。

这是哪里,为何四周一片白茫茫。

“这是你的脑海!”老者不悦说道。

“您是?”

“别多嘴,传吾法旨,觉醒神通。”

那老者对着对着姜南的额头伸出一指,一道白芒进入姜南的脑海。

顿时,海量的信息涌入脑海之中。

《大荒经》开辟洪荒,万古证道,天地法旨,如我随行......

《神兽敦煌经》血脉觉醒,九云运转......

《风水大运经》......

《奇脉神策》......

《麒麟臂》麒麟臂现破苍穹……

一系列神奇无比,穷宇宙之奥妙的内容进入姜离的脑海。

“大爷,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的脑子快炸了。”

“别多嘴,待吾祝你真正觉醒。”

姜离眼睁睁的看着那老者变成一只神兽,准确的说是一只麒麟,飞出自己的脑海,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打入自己体内。

体内的血液瞬间沸腾了。

我特么要觉醒了?太玄幻了吧!


“医生,把这人救了,他被人打残了,身上多出骨折,而且还中弹了,先把子弹取出来。”

姜南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说话声。

“金总,您是不是弄错了,他没中弹啊,身体好的很,就是身上血迹斑斑,怎么这血不像是他的,因为他身上根本没伤口啊!”

“没伤口?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他被人打残的。”

女人准备上前查看一番,躺在病床上的姜南猛地坐了起来大喊:“妈,果果。”

他刚才梦到自己的女儿和妈一起走了,离开了人世间。

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姜南定睛一看,眼前女人让他忍不住内心惊呼:

“辣,好辣,魔鬼身材,前凸后翘,长腿黑丝,黄金比例。”

再看女人的容颜。

“美,极美,倾国倾城,仙女下凡,气质冰山,冷若女帝。”

“你真是个小强,这样都没死,恢复力惊人啊。”

金木兰吃惊无比,这样非常好,符合我择夫的标准。

“是你救了我?”姜南脱口问道。

金木兰冷眸看着姜南:“没错,你的命是我捡来的,所以你要做我的男人。”

“有钱吗?给我一百万,我就做你的男人。”

姜南提出要求,钱,他现在真的急需要钱。

虽然他不明白眼前这个美如尤物的女人为何要找自己,但只要有钱,他干什么都愿意。

“钱没问题,我可以给你五百万,做我金木兰六个月的丈夫。”

“我会先给你两百万定金,半年后,你若活着,剩下的三百万交给你,你若死了,这钱就就给你的家人。”

金木兰居高临下,气势傲人无比。

“金木兰?”姜南总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这时金木兰拿出合同和笔丢给姜南。

“可要想清楚,做了我金木兰的男人,可能随时都会死,也会承受巨大的耻辱。”

“不过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保住你的尊严。”

姜南二话不说,直接签名,顺便按了手印。

尊严?屈辱?小命?这些都算什么?

只要能救果果,只要能救母亲,他愿意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获得钱财,他可不能放过。

“合同我签了,钱什么时候到账?”姜南问道,钱只有到手了,才是真的。

“随时可以!”

金木兰依然用着高傲的口吻回道。

“好,麻烦您跟我来一趟,把钱打进我在医院的账户里。”

金木兰把钱打进账户之后,她便去了住院部vip宿舍,她要去摆放一位客户,让姜南在这里等他。

姜南怎么可能等她,待金木兰离开,他也去住院部,直接冲进医生的办公室。

“主治医生,主治医生,钱已经到账的,快给我女儿续药,给我妈透析。”

“钱真的到账了?”主治医生一脸狐疑。

于是他查了一下,居然到账两百万!

他不明白姜南是怎么弄到钱的,不过钱只要到账,他就不用挨批了。

“好了,钱扣了,去停尸房领尸体吧。”

主治医生摆了摆手,一脸淡漠说道。

“停尸房?领尸体?什么意思?医生你把话说清楚。”

姜南整个人瞬间惶恐发抖!

“走了?妈妈和果果真的走了?”

他不信!

他不信!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她俩死了呗。”

“你女儿是被痛死的,你妈是自杀死的。”

“不信你可以看监控。”

这医生为了防止姜南闹事,早就把监控录了下来。

“下午一点,你女儿就走了,你母亲跟着后面也走了。”

医生说着打开监控。

监控里,姜南看着自己的女儿,痛苦的躺在床上,她疼痛的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努力的张开嘴巴,不停的喊爸爸,爸爸。

两只没有肉也没有血丝的手臂高高举起。

“爸爸抱抱,爸爸抱抱。”

姜南此刻已经泣不成声。

女儿的手臂陡然松弛了下来,之后再无动静。

果果就这样走了!果果就这样走了!

姜南撕心裂肺。

不要,果果不要,不要丢下爸爸。

监控里,姜南的母亲,发现孙女走了,她没有哭,而是拿起一把水果刀,躺在床上将果果搂在自己怀里。

噗滋!

水果刀扎进心脏,也跟着走了。

妈~

姜南痛哭大喊。

他不顾一切的冲向停尸房。

他奔跑的速度之快,简直能把人吓死。

砰!

姜南猛地将停尸房的门撞开,那里躺着两具尸体,用白布盖着。

尸体一大一小。

姜南浑身颤抖走过去掀开白布。

看到女儿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已经完全碎了。

把女儿抱在怀里仰天痛哭。

陡然间,姜南感觉自己的脑海出现一连串信息。

意思是,麒麟精血,可起死回生。

麒麟血,我哪来麒麟血。

回想起脑海中发生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自己体内就拥有。

迷信也好,玄幻也罢,姜南来不及多想,死马当作活马医。

他咬破手指,将血滴入女儿的口中,然后又往母亲的口中滴一滴。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两个人的脸颊开始出现血色,紧跟着心脏跳动。

是的,姜南清晰的听到母亲和女儿的心脏在跳动。

咳!

咳!

伴随着两道咳嗽的声音,没有呼吸的二人开始进气出气。

一切还没结束。

姜南眼睁睁看着女儿光秃秃的脑瓜子上,头发蹭蹭的长,然后皮肤开始饱满,红润。

身上因为化疗而出现的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

母亲的变化没有那么大,活过来了,身上的伤口也愈合了,人稍微变得年轻点,但没有果果这么夸张。

“爸爸!”

随着一声呼喊,果果坐了起来。

姜南喜极而泣,紧紧的抱着女儿久久不能自已。

“小南!”

母亲也醒了。

“妈!”

姜南哽咽着呼喊。

三人相拥一会儿后,姜南找来衣服,让母亲和女儿穿上衣服,悄悄离开医院,在旁边的巷子等他。

幸好这座医院的停尸房没有监控。

不然刚才的那一幕就真的说不清了。

离开时,姜南嘱咐母亲和果果,复活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

然后他去医院退款。

“先生,您女儿和您母亲一共花费了八十八万,您卡里预存了200万,给您退了112万。”

“你说什么?八十八万?昨天才三十万,今天就变成八十八万了?”姜南气愤质问道。

“你吼什么吼,只负责收钱,又不是负责开药方的。”收银员一脸不爽,把单子明细打出来扔在姜南的脸上。

“要吼找医生吼去,别在我这里撒泼。”

“你们这个黑心医院,乱收费,还不让人说了?”

姜南打开收费单仔细查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母亲透析每天用的药水五百公斤!

女儿根本没有用特制药,居然收费了,八万!

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女儿每天用的止疼药居然开了一百盒。

姜南怒火中烧,知道医院黑,居然黑成这样,怎么不直接抢。

他拿着消费明细冲到住院部主治医生办公室,把费用单往桌子上重重一拍。

“王八蛋,你坑人也要有个度吧,拿老子当提款机,有你这种给病人开药的吗?”

主治医生王德凯站起来不屑一顾的痴笑一声。

“费用有问题?我看看!”

像这种被自己坑的病人家属,来找自己茬,已经习惯。

既然决定坑对方,当然要把对方的底子摸清楚。

姜南的老底他早就摸清楚了,本来不想坑他的。

只是下午想看一下对方有没有把钱还上,没想到来了个意外惊喜。

200万,这不坑一把,对得起主治医生这个位置吗。

“没问题啊,我这单子开的合情合理啊!”

王德凯不以为然道。

“合情合理?”

姜南一把夺过单子,指着上面的明细质问道:“我妈只是透析,你给她每天开五百公斤药水,这是洗肾还是洗澡?”

“我妈已经走了,你下午还给他开药,死人能用药水吗?”

姜南喷骂着,又细看了一遍,他发现自己看走眼了。

原来药水不止开了今天,一直开到一个月后。

女儿的止疼药也开到了一个月后,每天一百盒!

“王八蛋!”

姜南现在严重怀疑,母亲的肾是不是这个黑心医生故意弄坏的,还有女儿的肝。

想到这里,他举起拳头向王德凯砸去。

王德凯见状不但不躲,反而上前一步。

“你打我啊,打我啊,你个屌丝!”

“只要你敢打,老子就让你赔个底朝天。”

“坑你又怎么样?我王德凯坑过得人,还没见哪个把我怎么样?”

他拽是有道理的,因为医院的副院长就是他姐夫。

“你个没权没势的废物,也敢拿着账单到我这儿来讲道理。”

王德凯不屑一顾。

此刻姜南心中也不虚,换作以往他可能真的会忍气吞声。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体内拥有神兽血脉,脑海中传承的那些东西都是真的,只要给他时间,钱,权,势都不是问题。

刚准备一拳塞过去,门外传来一道冰冷而又充满气势的声音。

“王主任,你好大的口气。”

“我金木兰的男人你也敢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