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花都校园高手

花都校园高手

凹凸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今生,不变的是许飞爱憎分明的性格!作为万古的第一仙王,如今他重生回到了地球时代的自己,从校园开始,许飞的人生,将存在众多不可能。前世的仇,今生的怨,都在他的一念之间,这一世他若要有天不可无。

主角:许飞,姜浩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飞,姜浩 的武侠仙侠小说《花都校园高手》,由网络作家“凹凸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今生,不变的是许飞爱憎分明的性格!作为万古的第一仙王,如今他重生回到了地球时代的自己,从校园开始,许飞的人生,将存在众多不可能。前世的仇,今生的怨,都在他的一念之间,这一世他若要有天不可无。

《花都校园高手》精彩片段

大夏中州市。

第一高中,高三七班教室里。

窗外传来沙沙的声音,所有的学生都在埋头写着自己的试卷。

坐在最后一排的许飞从梦中惊醒。

“我不是陨落于天劫之下吗?”

“这是哪?”

“教室?”

回忆过了一切的许飞,深吸了一口气。

前世父母都在的时候,他靠着父母在中州市的名望,可谓是春风得意。

可因为许飞的父母车祸死亡,父亲经营的那家跨国公司倒闭,母亲所积累来的那些人脉,也是一朝尽丧。

即便是十万年的今天许飞也不会忘记,当着中州市无数的大佬,无数的媒体,无数的摄像机,无数的聚光灯,中州市哪位秦家的天之骄子,许飞的母亲哥哥家的堂哥秦昊说了一句冰冷刺骨的话:“你自杀吧,我保你身边的人不会收到一丝的伤害。”

最后绝望之下的许飞选择与自己兄弟一样的方式——跳楼自杀完结自己辉煌且凄凉的一生,跳下楼的瞬间被路过地球的大乘者林清玄看上带去浩瀚的星海之中。

“秦昊你没有想到吧,我许飞回来了。”

“前世的你,前世的大夏五大家族的秦家,高不可攀,宛如天潢贵胄。任凭我父亲如何努力,我母亲如何拼命,都赶不上你们的万分之一。”

“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高三的学生,这一世我会逐步恢复实力,总有一天我许飞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潢贵胄,什么是高不可攀!”

啪!

就在许飞还在想着一些前世的事情时,一根粉笔突然从讲台上飙射而来。

紧随着那根粉笔而来的,还有一声嘶力竭的喝:“许飞,这是在考试!”

不少还在埋头写卷子的同学,也都听到了这声断喝,紧接着,无数双目光落在了许飞的脸上,正要看笑话。

但那根即将砸在许飞额头上的粉笔,却是突然反弹出去。

轰!

巨大的冲击波,直接将旁边的窗户洞穿,玻璃碎渣齐齐往外迸溅。

这是什么情况?

刚刚反应过来的老师,想也没想,怒拍桌子:“混账东西!你还敢破坏公物?别以为你爸是董事长,我就不敢开除你。我现在宣布......”

没等老师怒不可遏的开口,许飞一笑,一掌就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给我跪下!”

你给我跪下!!!

本在一侧看戏的各位同学有点冷,要知道这可是老师啊,公办高中的老师,许飞开口居然让他跪下。

作为许飞的死党姜浩也有愣,本想要开口问问他是不是在做白日梦,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吃惊。

猝不及防之下,老师砰的一声双膝跪下,这一幕惊呆了众人。

怎么可能?

这四个字顿时浮现在他们脑海之中,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不可一世的老师居然因为许飞一句话真的跪下了。

“这......”老师也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跪下了。

“你还真听话,不愧是一条狗。”许飞坐在课桌上,翘着二郎腿藐视的说。

“你干啥了。”那个对老师竖起拇指的同学,张林开口。

他也是一个小富二代,背靠秦家。张家实力和许家实力差不多,所以他经常找许飞的麻烦,前世许飞懦弱无能不敢与其对刚,现在十万年的修真许飞经历了很多,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小小的张家算什么?


“我干了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干啊,我只是说了句让他跪下吧,我没有想到的是他还真的跪下了,不愧是一条狗,真的听话。”许飞装作无辜的摊开双掌。

“快让我起来,要不然不会放过你的。”老师挣扎了好几下,想要站起来,但双腿就像是灌了铅,死沉的无论怎么做都起不来。

“你这个人真的可笑,你想要起来就起来呗,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许飞嗤笑二声,实际上老师起不来许飞是动了手脚的,即便是重生在高中年代,许飞的修为也是练气期高手,让老师跪下一道小手道便可以做到。

姜浩一脸懵逼的问:“飞,这是怎么回事?”

许飞答到:“胖子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模样,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一条狗听主人的话跪下罢了,你至于问我吗?”

许飞半句不离一个“狗”字。

“肯定就是你做的要不然老师岂会给你这个废物跪下。”张林站起来指着许飞大声的说,声音很大而且强调了“废物”两个字。

许飞邪笑一声,手虚空一掌打了上去,张林惨叫一声之后,突出带有门牙的鲜血捂着脸怨恨的看着许飞。

“看什么看,我只是虚空一掌,除了这个动作我就没有去做其他动作了。”许飞道。

门外出现一道人影,脸上高挂金丝半框眼镜,他十分严肃的走了进来对着高三七班的同学大声的呵斥:“整栋教学楼就你们七班最吵,王老师,张林你们两个人怎么回事,还有许飞你特么的不做试卷坐在课桌上翘二郎腿算什么回事?还有你们快去认真的写试卷,高考还有一学期。”

“老师许飞打我。”张林一看到这个主任立马装作一个好孩子,因为这个主任是他们张家的人。按辈分来算还是自己一个叔叔。

“张教导,许飞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让我起不来。”王老师委屈的说道。

“好你一个许飞,你还打不打算混下去?”张主任一拍桌子粉笔灰四起,吸了一鼻子的张教导员满不在乎,作为秦家的狗腿子之一他也是要给许飞麻烦的。

“张林你去学校医疗室看看,王老师你快起来,跪下算什么样子,至于你许飞。我们班的后腿每一次都被你拖拉了,你还有意思在这个班级待下去,我给你两个抉择做不到滚回去。”

“你说。”许飞吊儿郎当的模样看得张主任咬咬牙恨不得上去将他打一顿,“你把道德经给我一字不差的背一遍就呆着,不背了你滚回去吧。

王老师怎么喜欢地吗?还不起来!”

王老师使出了吃奶的力想要起来,不过刚抬起膝盖不到三十厘米再次狠狠的跪下。试了好几次都如出一撤,仿佛三十厘米便是一道天壑。

张主任和其他学生看了王老师好几次都没有起来,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有一个女同学上前想要将老师拉起来也都失败,然后来了两个男同学,一个人一直胳膊,两个人用力也还是失败了。

许飞手一动王老师终于站起来,不过他退十分的酸软,靠着讲台。

许飞嗤笑两声,张主任指着许飞:“你特么的别笑考虑好了吗?背还是不背。”

许飞肯定是要选择背的啊,这个是母亲的希望,他重生归来自然不能辜负父母亲对他望子成龙的期盼,不过他要更装逼一点。

许飞故意的停顿了:“背当然是不背的......”

张主任听到许飞不背,他正希望是这个样子,变开口:“收拾书包滚蛋。”

许飞说:“我还没有说完了,你急什么?我说不背,我写出来。”

老子的《道德经》对于许飞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不足挂齿。

我说不背,我写出来!

有些人正在写试卷,听到许飞的话一惊写出来的难度可是比背出来的难度要高多了。这两个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线的。

许飞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跳下课桌走到讲台上在王老师杀人的目光下,拿起一只粉笔和黑板擦将黑板上大大的考试两个字擦去,从左边第一个黑板开始写。

从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到最后一章:(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许飞每写四章擦一次黑板,许飞的速度很快,一块黑板许飞写了两章。到了最后一章许飞写完扔下文笔头拉开教室前门悠长的在同学们一脸懵逼的目光消失。

许飞来到了一处报废的工厂,只不过许飞听到了枪击的声音,枪击声连绵不绝。

许飞靠近一看,两队人们再火拼。


地上都是尸体有二十具之多,血流成河。若不是枪击声很难想象这个地方死了二十多个人。

他们打的很激烈并没有注意到许飞的到来。

其中一队是穿着军装,为首的是一个六十多的老人,他们这一队加上老人也不过才五个人,另外一队则是有十三个人之多,就算一换一的情况下老人这一队必死无疑。

“你们快投降,我们还能饶你一命。”另外一队的队长开口了。他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说出的话很生硬,不是大夏人,但也是黄色肤色的。

其他人有的是金发,蓝瞳。

“雇佣兵还是恐怖组织。”许飞皱着眉,就皱着眉的一瞬间,老者那队四个人全部身上被子弹穿透打出朱花,痛苦的死亡。

老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他身上中了一发子弹,许飞来不及想,手中淡蓝色波纹散漫,十三个人收起了枪准备将中弹的老者带回去,一道淡蓝色的波纹眼前撩过头昏昏沉沉的身体直线般的下坠不起。

许飞靠近,用手放在老者的鼻孔处,还有细微的呼吸:“没死。”许飞中指食指放在老者的脉搏上,淡蓝色的波纹如同石子砸在水面起的涟漪一般,一圈圈的。

“还好并无大碍,我还能救。”许飞以气化三针(p:小说请勿当真,谢谢。)三针分别扎在老者弹孔附近三处地方,三针形成一个三角形之势一道光闪过。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弹孔里面的子弹残骸被震了出来,血止了伤口处慢慢的愈合。

老者低声的呻吟了一声,生命无碍也有醒来的轨迹。

这个时候,许飞感受到有人来了,背后鸡皮疙瘩顿时竖了起来有危险。

许飞回头一看,一个妙龄少女手中持枪,黑漆漆的勃朗宁手机枪口花火一闪,子弹飙射。电光石火之间,许飞展现了《功夫》中的一幕,两个手夹住了这飙射而来的子弹。

妙龄少女一愣,手中勃朗宁枪口花火连续的飙射,许飞一枚子弹他还可以装逼一波来个手夹子弹,这么多发,现在练气初期的实力还不支持他做到。

他的反应也很快,他以为这个妙龄少女也是那个那群人的同伙,翻身闪躲到老者身边然后带着昏迷的老者来到了一块废旧的机器面前。许飞将老者放下,手中再次浮现淡蓝色波纹,蕴含杀机。

刚要出手便听见妙龄少女开口,“放了我爷爷,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爷爷?

“这外面的暴力女居然是你孙女你妹的。”许飞看了一眼昏迷的老者暗骂到,他现在期盼这老者快点醒来。外面的暴力女是这个老者的孙女,虽然不确定但许飞不敢赌啊!

不过许飞对这个老者的身份感到好奇,身边居然有军人保护还有一个持枪的孙女应该是军方bo级别的大人物吧。

许飞感觉度日如年啊,这好焦急啊!外面的老者孙女也不敢轻举妄动他生怕许飞杀了她的爷爷,在她眼里爷爷的安全大于一切。

许飞度日如年心有一点急躁了,就在这个时候,老者口中传来咳嗦的声音。

“你把我爷爷怎么了。”妙龄少女听见自己爷爷的咳嗽声十分的关切。

许飞没有回答,给老者传输了一股气,老者的眼睛慢慢打开,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刚要开口问你是谁。

许飞提前打断了:“我知道你想问我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我救了你。外面有一个人号称是你孙女,把我当作了那群人不断的对我开火。”

许飞话刚落,看了一眼妙龄少女的方向,早已不是不是妙龄少女一个人了,他的身边出现了手中真枪实弹的军人。

“你救了我,天杀那群人呢?”老者问道。

许飞说:“当然是死了,别那么多话,我还忙的很。”

“跟我出去吧。”老者起身许飞却说等一下:“他指了指老者伤口处的三针,许飞手一弹三针掉落。

“现在可以了。”说完看着发愣的老者:“走啊。”

“好好!”老者连说了两声好,跟着许飞走了出去。但是他的内心还是十分的吃惊。

妙龄少女再次举起枪后面的人也举起枪对着许飞。

“放下枪。”老者深沉的声音从嘴中传了出来。

“可是爷爷。”

“首领。”

一群人很为难,老者见他们并没有放下枪顿时勃然大怒:“我夜凌云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吗?我老了,威信不如从前是吧?!”

“没有,大家放下枪。”后来的一群人为首一人是个校尉级别的,他放下枪示意后面的人也放下枪,妙龄少女依然是举着枪。

夜凌云看自己宝贝孙女居然杵逆自己的话,阴沉着脸走到她的面前狠狠的在脸上打了一巴掌。

让许飞等人看的是心跳加速,比许飞还吃惊的是那群真枪实弹的军人,他们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妙龄少女夜瑜在夜凌云前辈中的地位。

今天夜凌云前辈挡着他们的面儿,对着从小被夜老宠溺到大的夜瑜的白嫩嫩的小脸上来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十分的响亮,自然也很重。许飞的视角可以清晰的看见夜瑜脸上出现了巴掌大的红印,这是被夜凌云狠狠打出来的。

夜瑜感到脸火辣辣的疼,也不知所措。对自己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爷爷居然当着一群人的面,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为什么?”

夜凌云指着许飞:“为什么。我的话你都不听了?我让你放下枪你为什么还举着?告诉我为什么?他救了我,你不听我的话,这就是我打你的原因懂了吗?”

“我这不是怕您出事吗?我以为他是天杀的那群人。”夜瑜收起枪捂着那边被抽红的脸对着夜凌云委屈的说。眼中带着泪花。

让别人看的是十分的心疼。

军人用着不一样的目光看着许飞,有的人是质疑,一个带着稚嫩面孔的人怎么可能从天杀那群人手中救下夜老。也有人表示相信,夜老的话不可能是假的毕竟他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