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都市全能狂婿

都市全能狂婿

半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意外沦为废人,整整两年的时间,林望这个上门婿饱受欺辱……妻子的背叛,他人的侮辱,尊严被践踏在脚下,终于,废物女婿重获生机,逆袭人生,虐渣复仇!重获修为的林望,不仅医武双绝,就连风水玄术,鉴宝古玩都十分精通。

主角:林望,杨悦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望,杨悦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全能狂婿》,由网络作家“半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沦为废人,整整两年的时间,林望这个上门婿饱受欺辱……妻子的背叛,他人的侮辱,尊严被践踏在脚下,终于,废物女婿重获生机,逆袭人生,虐渣复仇!重获修为的林望,不仅医武双绝,就连风水玄术,鉴宝古玩都十分精通。

《都市全能狂婿》精彩片段

“杨悦,你今天可真诱人,本少要忍不住了!”

办公室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正在巡逻的林望愣住了。

这是他老婆办公室,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而办公室内。

杨悦立刻坐直了身子:“王少,别啊,这可是在我公司。更何况,我那废物老公还在楼下呢。他是保安,会上来的。”

“怕什么?就他那种货色,我就算当着他的面对你做点什么,他敢吱个声吗?”

王彦杰飞扑而去。

“哎哟,王少,真的不行!”杨悦吃力推开王彦杰:“实话跟你说吧,我跟林望那个傻子结婚两年了,他连我的手都没碰过,我到现在都还是完璧之身。”

“在这里不太好...”

王彦杰眼睛一亮:“你还是第一次?”

“嗯...”

王彦杰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张,内心更加兴奋。

嘣!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一道狼狈不堪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

正是愤怒的林望。

他死死的瞪着两人。

那双眼睛里涌动着滚滚杀意!

“小子,谁让你进来的?没看到本少在办正事?”王彦杰脸色阴沉。

林望目光横扫一眼办公室内,他怒斥道:“动我老婆,你想死?”

看着自己老婆衣着暴露,血气方刚的林望彻底怒了。

两年前,林望的师父安排他入赘杨家。

从小无父无母的林望,是师父将他一手带大,教会他一身本事。

师父年轻时欠杨家一份人情,林望入赘杨家,代师父偿还。

整整两年,他在杨家受尽屈辱,但却毫无怨言。

在这两年里,妻子杨悦是他唯一坚持下去的动力,她温柔、漂亮、善良,从未对他发脾气。

虽然杨悦贵为杨氏集团的董事长,但相比杨悦的父母,杨悦给足了他尊严。

因为这个女人,林望甚至在想,哪怕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在杨家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背着他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这一瞬间,林望哀莫大于心死。

“哈哈哈,吓唬我?”王彦杰满脸趾高气扬:“就你这副狗样子,还想杀我?”

“来,你动我一个试试?”

“一个臭保安,你敢吗?”

林望满脸狰狞:“你以为我不敢吗?”

啪!

王彦杰掏出一叠钞票,甩在了林望的脸上。

“装什么好汉。这些钱,买你老婆的初夜!给我滚!”

林望怒不可遏。

“你找死!”

噗!

他上前一步,从背后掏出一把水果刀,一刀刺入了王彦杰的腹部!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王彦杰顿时浑身僵硬,满眼难以置信。

杨悦捂着小嘴惊呼:“林望,你疯了?”

这一个平日唯唯诺诺的家伙,此刻居然敢握刀杀人?

王彦杰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腹部,鲜血顺着手指流出。

内心满是恐惧!

疯子!

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王彦杰踉踉跄跄朝着办公室外跑去,他要赶紧去医院,而且他真怕林望会把他乱刀捅死。

“林望,我...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办公室外的走廊里回荡着王彦杰的嚎叫声。

“林望,你有病吧?”杨悦骂道:“我跟他就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是想拿到王家的投资!”

林望情绪已经彻底失控,丝毫不听杨悦的解释:“是吗?那拿到资金之后呢?当着我的面跟他睡觉?”

杨悦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望。

这个废物,居然敢顶撞自己了?

“林望,你算什么东西?我跟谁做什么事!跟你没关系!”

杨悦心头愈发恼怒,这个家伙吃杨家的,用杨家的,现在居然还敢质疑自己?

“是!跟我没关系!”林望气得浑身发抖:“但那也得是一年之后。”

“我这人就这德性,一年内,你要是再敢给我戴绿帽子,你找一个,我杀一个。”

“这个保安我不干了,你重新找个看门狗吧!”

杨悦看着林望的背影,心里无比抓狂。

这个家伙,他怎么敢对王彦杰动刀子?

片刻后,脱掉保安服的林望走在大街上,倾盆大雨淋湿了他的全身。

他回首过往,心里百感交集。

两年前,在大山里生活了二十三年的林望初次入世,师父交代了他两件事。

第一件事,前往京城给师父一位老友治病;

第二件事,入赘海安杨家三年,三年之内,竭力帮助杨家扫平一切障碍,帮助杨家重回中省豪门之列。

但在京城替人治病的时候,林望舍弃了整整二十多年的修为,强行给对方续命,因此沦为废人一个。

之后,林望来到海安入赘杨家。

这两年,林望在杨家饱受冷眼,毫无尊严。

他可以接受杨家所有人的嘲讽和轻视,但他接受不了杨悦的背叛。

这个女人给过他希望,他甚至觉得,两年时间,他们已经有了不可割舍的感情。

吱!

突然,一辆面包车停在了林望的面前。

面包车上迅速冲下来七八个人。

“就是这小子,废了他!”

一个男人喊了一声,所有人一拥而上,手里均是拿着铁棍。

“敢对王少下刀子?小子,你活腻了!”

男人一脚将林望踹翻在地,其余的人立刻对林望拳打脚踢。

林望下意识的护住脑袋。

他从小习武,但因为修为丧失,再加上腰上有旧伤,根本招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围殴。

他被追打到了马路中间,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浑身都是血。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终于停手。

一行人回到面包车内,开着车疾驰离去。

林望躺在大马路的中间,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痛感麻木。

过了好一会儿,林望从地上撑起身子。

“一群废物!有种杀了我!”

下一秒,林望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汽车鸣笛声。

一辆奔驰车飞速而来,迎面撞在林望的身体上。

嘣!

林望的身体如同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林望只见到车内坐着一位神色慌张的女司机。

林望满眼恍惚。

自己这是要死了?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林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他尝试挪动身体,却发觉整个下半身都没有知觉。

“你醒了?”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医生说你的腰伤很严重,你躺着别动...”

林望侧过头,身旁站着一个年轻女孩,女孩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她容色清丽,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愧疚。

“你谁啊?”林望满脸疑惑。

女孩紧忙答道:“我叫严晓冉,对不起,是...是我把你撞伤的。”

“当时雨太大了,你突然就出现在我前面,我...我一时着急,本来要踩刹车的,结果踩成油门了...”

林望无语至极。

他还以为是王彦杰的人想撞死自己。

“不过你放心,你所有的医疗费,我都会承担的!”女孩再度说道。

林望沉了一口气,自己这算什么?

大难不死?

林望有些想笑,他本来就是个医生,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心里非常清楚。

下半辈子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这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这时,一个护士焦急的跑了进来。

“严小姐,不好了,严老先生的情况恶化了。”

严晓冉神色变得无比紧张。

“我这就过去!护士,你帮我照顾好他。”

说完焦急离开。

林望看着天花板,像是在发呆。

过了好一会儿,他听到了病房外传来了脚步声。

接着几人进了门,径直走到林望床边。

林望抬眼一看,脸色顿时惊变!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脸庞棱状分明,身材魁梧健壮,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林望认识此人!

京城谭家十二大高手之一,吴疆。

“才两年未见,怎么弄成这个鬼样子?”男人的眼神落寞,叹息不止。

林望惊讶不已:“吴大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疆看着林望狼狈模样,心里无比惋惜。

两年前以一人之力单挑京城各大豪门上百位高手,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竟落魄至此.……

他拿出一个檀木盒子,轻轻放在林望枕边:“大先生派我来物归原主。”

林望神色一怔,随即立马反应过来。

“这是我两年前用修为炼成的浮珠?”林望声音颤抖。

吴疆轻轻点头:“对。”

林望手忙脚乱的打开锦盒,他的手在颤抖。

盒子里躺着一颗泛白光的珠子,因为这颗珠子,病房里的温度刹那间变得炙热。

浮珠!

这是自己那颗蕴藏了二十几年修为的浮珠!

林望瞬间热泪盈眶,一口将浮珠吞进嘴里。

瞬间,一股股暴戾的气息瞬间扩散至全身。

他手臂上的淤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腰部的疼痛感瞬间消失。

不到半分钟,林望便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二十几年的修为灌满了全身!

两年前,林望奉师父之命出山,前往京城替师父那位老友治病。

结果林望发现,那位老人已经病入膏肓。

他毅然将一身修为舍弃,只为给老人续命!

而这个举动,使得整个谭家折服。

吴疆就是其中之一,他心里无比清楚,林望用修为给谭老爷续命,谭老爷活得越久,林望就会越惨。

因为,林望的修为会被谭老爷的身体一点点耗损掉,直到一丝不剩。

而林望余生整整几十年,都会沦为一个废人。

也不知道是林望运气好,还是谭家老爷子运气不好。

就在昨天深夜,谭老爷突然病发身亡,林望那颗浮珠,终于有机会物归原主。

“啊!”

林望嘶吼一声,翻身坐起。

他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

“吴大哥,谭爷爷他...”

吴疆答道:“昨晚走的。”

林望点了点头,内心无比复杂。

“林望,大先生和山爷正忙着谭老爷的葬礼,所以抽不开身来海安,但他们知道你这两年过得不好,所以谭老爷一走,就立刻命我将浮珠送到。”

“不过,山爷表示,忙完他会亲自来海安,应该是有事情跟你谈。”

“山爷要亲自来海安?”

林望无比惊讶,吴疆口中的山爷是谭家的老管家,名叫谭洪山,今年已经七八十岁了。

虽然名为管家,但谭洪山却极具声望,京城各界都得给这位老人三分薄面,而且他还有黑白两道的人脉。

现在整个谭家,除了吴疆口中的大先生,就是谭洪山说了算。

而至于谭家,更是国内财权双绝的顶尖豪门,家产过千亿!

“对!”吴疆拍了拍林望的肩头:“行了,等山爷到了我再找你,这两天好好休息。”

说完这话,他转身带人离开。

吴疆一走,林望就坐在了床边,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这是恍然如梦的感觉。

片刻后,林望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病房。

他正打算离开医院,却见到对面重症监护室里站满了人,那个女孩严晓冉也在其中。

病床上的老人一直在吐着黑血,像是中毒。

一个中年男人喊道:“晓冉,快!去楼下接刘大夫,等刘大夫到了,立马带他上来!”

“好...”严晓冉焦急地跑了出来。

刚出来,她便与一个人迎面相撞。

“是你?”严晓冉满脸惊讶:“你、你怎么下床了?”

林望答道:“我的伤已经好了。”

严晓冉这才发现,林望之前浑身伤痕,现在居然全部消失了。

“你爷爷什么情况?”

严晓冉叹着气答道:“爷爷跟我爸吵架,喝了半瓶农药...”

“农药?百草枯?”

“嗯。”

严晓冉满脸焦急:“不跟你说了,我去接我爸请来的医生,你还是赶紧回床上躺着吧。”

说完这话,严晓冉转身就要走。

林望一把抓住了严晓冉的手臂。

“不用去了,喝了百草枯,几乎是必死无疑了。”

“整个海安,只有我能救你爷爷。”林望语气里充满了自信。


“你?”

“救我爷爷?”

严晓冉满脸不可思议。

“怎么?不信我?”林望笑了笑:“我身上的伤就是我自己治好的,我只要二十分钟,就能让你爷爷彻底恢复健康。”

严晓冉立刻看了看林望身上的伤,脸色惊愕不已。

要知道,刚才林望还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现在却是生龙活虎。

这家伙,真有这么神奇?

“你真的能治好我爷爷?”

“当然,走,去找医生借一盒毫针。”

林望现在心情大好。

如果不是严晓冉将他送到医院,他现在早就死在马路上了,更别提重获修为了。

所以,林望决定出针救人,顺便看看自己现在修为的深浅。

片刻之后,林望与严晓冉一同回到了病房。

两人刚走进病房内,严晓冉的父亲严鸿商便急忙跑来。

“晓冉,刘大夫呢?”

严晓冉指着林望:“爸,他...他说能治好爷爷,我就把他带来了。”

“他?”严鸿商打量着林望,骂道:“胡闹!你爷爷的情况,连王老院长都治不好,你上哪儿找的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赶紧下楼去接刘大夫!”

严鸿商心急如焚,甚至没多看林望一眼。

他说的这位刘大夫,乃是著名神医崔敬南的徒弟,而且对方专治疑难杂症,尤其是针对中毒患者!

“别请了,老先生现在的情况,只有我能救。”林望突然开口。

床上的老人七十多岁,一头白发,老脸上写满了憔悴和痛苦,喘气声粗重。

“老人家现在应该是口腔和喉管灼烧、急性肺损伤和肾功能衰竭,再拖下去,肺部会纤维化,甚至会出现血尿症状,到时候就真没救了。”

这话出口,严鸿商一脸震惊。

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如此专业的说出自己父亲的症状,难不成他真的有办法?

“不好!严老先生尿血了。”一个护士喊道。

老人双腿颤抖,下身突然浸出血红色的尿液。

这一幕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严鸿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用着祈求的目光看向林望。

“小兄弟,你...你真能救我爸?”

林望很自信:“二十分钟。”

“好,只要你能救活他,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林望淡然自若,他拿起毫针,走到床前。

纤细的毫针轻轻刺下,在刺破老人皮肤之后,竟是直挺挺的立着,纹丝不动。

这娴熟的手法,让一旁不少医生都眼前一亮。

但这可是百草枯啊,针灸能有用吗?

“行了,静候二十分钟。”

“这就好了?”严鸿商难以置信。

“我用的是毫针祛毒,顺便疗养老先生五脏六腑,二十分钟后,保证老爷子生龙活虎。”

这是林望两年来头一次动用针灸,他将修为藏于毫针之中,用以祛毒。

如果没有修为,根本办不到。

众人眼巴巴地盯着仪器,但仪器上显示的各项体征,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老人依旧呼吸急促面色发青,还伴随着轻微的抽搐。

噗。

床上的老人突然口吐黑血。

“爸!”

严鸿商紧忙上前,一张脸难看至极。

他猛地回头瞪着林望:“小子,你不是说能治好我爸吗?这怎么回事!”

林望依旧一脸淡定:“别急,等二十分钟就好了。”

气针祛毒,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再有三两分钟,老人的各项体征就会逐渐恢复正常。

“二十分钟?再等人就死了!”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走进病房,肩上挎着一个木制的药箱。

严鸿商脸色一喜,紧忙上前:“刘大夫,你可算是来了!快!给我爸看看吧。”

刘俊辉脸色沉着:“严先生,你上哪儿请来的这小子?中了这么深的毒居然用针灸,万一扎错穴位,老爷子弄不好就得暴毙!”

“这...”

严鸿商满脸怒色:“小子,我告诉你,我爸要是活不了,我饶不了你!”

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居然会信这毛头小子能有真本事。

林望并没有多作解释。

事实胜于雄辩,自己的毫针能否起到作用,再等两分钟便能知晓。

所有人纷纷让道,刘俊辉来到床边,开始了治疗。

“严先生,我先给你父亲做一个腹部推拿,老人的情况,后续最好还是用药疗...”

刘俊辉在老人的身上用力的推动着,手法有模有样。

“你们快看!严老先生的心率恢复了!”有一个医生突然喊道。

众多医疗器械上,老人的各项体征在迅速恢复!

“刘大夫不愧是中医专家,这一手推拿术,真是神了呀!”

“简直就是神医啊!”

众人赞叹不已。

而严鸿商的脸上也浮现一抹喜色。

只有刘俊辉,表情呆滞,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接着又看向仪器。

自己的推拿术这么管用?

这才一分钟不到啊,效果居然这么明显?

“嘿嘿,神医倒是称不上,大家谬赞了。”

在众人的吹捧下,刘俊辉神情得意。

突然,他见到了老人身上的几枚毫针,当即神色一变。

“呵,这年头,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在用针灸,屁用没有!”

刘俊辉满脸不屑,说完这话,他伸出手去拔毫针。

这毫针所刺的穴位,很耽误他做推拿。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这毫针你要是敢拔,后果自负。”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看向林望。

眼神充满了鄙夷。

刘俊辉讥笑道:“后果自负?小子,你什么意思?”

林望答道:“我的意思是,他能好转,是因为我的针灸。”

“你要是把针拔了,就等同于谋杀,不出一分钟,他身体的各项体征会瞬间降下来,甚至有可能心脏衰竭。”

这话出口,满屋哗然。

不少老医生皆是面面相觑。

这小子,真是好大的口气!

“哈?”刘俊辉顿时乐了:“小子,你可真够不要脸的!明明是我的推拿起了作用!”

“你懂针灸吗?你问问在场的医生,谁见过用针灸治疗中毒患者的?”

几个老医生也跟着附和:“就是,在刘大夫面前大言不惭,小子,你还不够格!”

“年轻人要懂得谦虚,别哗众取宠。”

见到林望惹来众怒,严鸿商的脸色很不好看。

“严晓冉,快把他带出去!”

严晓冉也有些急了:“你先出去好不好?我爷爷在治病呢!”

林望笑问道:“出去?我要是出去了,你爷爷可就真没救了。”

“呵!年纪轻轻不学好,真以为针灸是万能的?”

刘俊辉这话说完,一把抓住几枚毫针,拔下来后顺手就丢进了垃圾桶里。

“我就拔了怎么样!我倒是要看看,拔了这针,他难道还会死不成?”

刘俊辉显的有恃无恐,他是中医,对于人体穴位早就了熟于心。

这几处穴位扎针,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可就在这时,床头的仪器上突然发出了滴滴滴的警报声。

老人的各项体征瞬间下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