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慕总的贼船不好下

慕总的贼船不好下

粥已可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还有比她更糊涂的新娘吗?新婚当晚居然睡错了老公,事情过后只能将错就错!既然上了慕总的贼船,她苏北柠便要将自己的身份发挥到位,踩小三斗绿茶,论扮猪吃虎,恐怕还没人比得上苏北柠……哪想一切尘埃落定,她却再也下不去慕总的贼船了。

主角:苏北柠,慕衍琛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北柠,慕衍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慕总的贼船不好下》,由网络作家“粥已可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还有比她更糊涂的新娘吗?新婚当晚居然睡错了老公,事情过后只能将错就错!既然上了慕总的贼船,她苏北柠便要将自己的身份发挥到位,踩小三斗绿茶,论扮猪吃虎,恐怕还没人比得上苏北柠……哪想一切尘埃落定,她却再也下不去慕总的贼船了。

《慕总的贼船不好下》精彩片段

苏北柠昏昏沉沉的躺在撒满玫瑰花瓣的床上,半醉半醒,浑身发烫。

她的酒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只喝了半杯红酒而已,怎么会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今天可是她结婚的日子啊!

掌控着滨城商业命脉的慕氏集团双喜临门,慕家大少爷和二少爷在同一天举办婚礼,来贺喜的政商名流几乎要把慕公馆的门槛踩塌了。

可她作为女主角,现在却躺在二楼的卧室里无人问津。

她自嘲的笑笑,她一个不受苏家看重的女儿,嫁给一个私生子,没人理睬也是理所应当的。

好像过了很久,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人走到床边,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摸黑攥住了她的手。

苏北柠掀开眼皮,房间里光线昏暗,看不清眼前这个人的脸,只能清晰的嗅到他身上浓浓的酒气。

一个冗长缠绵的吻落下来,他轻柔的舔舐着她的唇,手指在她的耳垂边来回打转,从耳际吻到了锁骨。

苏北柠又燥又热,脑海中一片空白,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只是身体里涌上来的一股躁动让她浑身不舒服。

在酒精的催动下,她无意识的微微颤栗着伸手试图把他推开,可滚烫的小手落在肌理分明的胸口时,却莫名其妙的伸手抱住了他。

黑暗中,那人极有耐心的四处点火,她眼神迷离,低低的闷哼了一声没说话,似乎跟那人贴的近一些才能舒缓些不适。

那人环住她的腰,翻身占领了主动权,把她紧紧的扣在怀里……

折腾了一整晚,苏北柠感觉自己都快要散架了,她又累又困,枕着他的手臂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砰地一声,苏北柠的身体一凉,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一脚从床上踹到了地上。

她揉揉惺忪的睡眼抬起头,正对上一双阴恻恻的眼睛。

她猛地打了个寒颤,这人的眼神怎么像要吃人似的?

等等……这不是她要嫁的老公!但他看起来好眼熟啊!

狭长的丹凤眼,涔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优美的下颌微微扬起,显得矜贵傲慢……

这是……慕家的大少爷慕衍琛?慕氏集团根正苗红的继承人,这张不近人情的脸是财经频道的常客,他怎么会在这?

她嫁的应该是慕家二少爷才对啊!

慕衍琛紧拧着眉盯着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别装的像朵白莲花似的,为什么你会睡在我的床上?”

苏北柠眨了几下眼睛,噌的一下一把抓起被子遮挡住自己的身体。

只一瞬间,她迅速的梳理了一遍脑子里的一团乱麻,绝望的闭了闭眼,脑海中有三个字被无限放大——她完了!

结婚当天新郎睡错了新娘,这种空前绝后的笑话足以让慕、苏两家把祖宗十八代的脸都丢尽了!

总要有人为这件事买单,慕家自然要维护自家的体面,算来算去最可能当炮灰的人只有她苏北柠!

到时候大概会栽给她一个主动勾引慕衍琛的罪名,她经营了十年的好名声一定会毁于一旦,苏家煞费苦心把她嫁到慕家的如意算盘也没得打了,就算她能厚着脸皮抗住那些流言蜚语,苏家人也得想方设法的弄死她!

苏北柠的脑门上冒出了一层细汗,仰着脸望着他咽了口吐沫:“如果……我说昨晚是个意外,你信不信?”

“是吗?那真是好巧啊!”他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

房间里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两个人正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片刻。

她试探着开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准确的说,是‘你’该怎么办!我给你半支烟的时间,老老实实的坦白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否则……我弄死你!”

慕衍琛熟稔的点燃一支香烟,幽深的眸子风云聚涌,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像一尊精雕细刻的雕像。

“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再说现在吃亏的人是我才对吧?你摆出一张死人脸给谁看?”

他怒极反笑:“别挑战我的耐心,说!”

苏北柠欲哭无泪,她简直比窦娥还冤!

她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一边急声说:“我就当昨晚被狗咬了,我要嫁的人是你弟弟,我们现在换回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

“原来嫁给那个野种的人是你啊,果然是一路货色,一样恬不知耻!”

“你嘴巴放干净点!要不是逼不得已,鬼才想搅进你们家的浑水里!现在才五点钟,如果换回去应该来得及吧?”

慕衍琛轻蔑的瞥了她一眼:“你是突然疯了吗?既然有人让你爬上了我的床,这件事就遮掩不过去了。”

他掐灭香烟,紧皱着的眉眼间泄出浓浓的烦躁。

“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已经不重要了,给你五百万,你把这件事承担起来,是你不甘心嫁给那个野种,又觊觎我的美色和权势,所以主动爬上了我的床,懂了吗?”

他顿了顿,冷淡的说:“至于你跟那野种的婚约还要不要继续,那就是你们的事了,不过拿了这五百万之后,你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苏北柠一张精致的小脸皱成了一团,脑袋里的算盘珠子拨弄的哗啦哗啦直响,五百万……好像不够啊……

她轻咬着下唇,抬眸看向慕衍琛,伸出一根手指:“一千万可以吗?”

他挑眉,眼里的诧异都没来得及掩藏。

“太多了吗?那就九百万!实在不行的话……八百万我也能接受……”

“成交。”

苏北柠嘿嘿一笑,“说话算数!麻烦慕大少爷把八百万转到我的账户上。”

她利落的从地上爬起来,冲进洗手间梳洗。

慕衍琛缓慢的把目光从她的背影上收了回来,这女人竟然这么好打发?这种见钱眼开的女人他不知道见了多少,就凭她也想做他的慕太太,多吃点安眠药做梦去吧!

“你这个贱人!”

苏北柠正洗着脸,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利的嗓音,吓得她立马转过头来。

“贱人!你为了攀高枝真是不择手段!”一个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的女孩眼泪汪汪的冲进来,揪住她的头发狠狠的甩了一记耳光。


苏北柠被这一耳光打的晕头转向,捂着脸强忍着怒火:“你是谁?”

“你还敢问我是谁?”

看着苏北柠的脸,江玥玥微微怔了怔。

好漂亮的女人,几缕碎发潮湿的散落下来,白皙的脸上挂着几滴水珠,一双眼睛带着些明媚的媚意,只看一眼就足以让人心动,她纤细的锁骨上还印着几抹鲜明的吻痕……

就是这个女人抢了她的衍琛!抢了她慕家大少奶奶的位置!

江玥玥的恨恨的咬着牙,抓起手边的花瓶砰地一声砸了个粉碎,捡起一块玻璃碎片狠狠划在苏北柠的脸上。

一瞬间,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苏北柠的脸火辣辣的疼。

这女人疯了吧?

苏北柠捂着脸,一抬头准确的捕捉到江玥玥眼角闪过的浓浓的得意。

她是故意的!

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竟然这么狠毒!

江玥玥掐着她的脖子还想再划第二下,不等碎玻璃落下来,她眼疾手快的一把推开江玥玥。

“你有病啊?哪家精神病医院的后墙倒了让你跑出来了?你给我解释解释,你凭什么一大早跑来划伤我的脸?我刨了你家祖坟了吗?”

江玥玥眨巴几下眼睛,顺势倒在地上,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出什么事了?”慕衍琛疾步走进来,一看到江玥玥晕倒在地,赶紧把她抱在怀里,“玥玥,玥玥你醒醒……”

过了两三分钟,江玥玥悠悠转醒,仰着一张惨白的小脸眼泪汪汪的望着他:“衍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苏北柠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孩,这就是传说中现实版的‘灰姑娘’江玥玥啊!听说慕衍琛为了娶她险些跟慕家老爷子翻了脸呢!

这你侬我侬的一往情深简直就是偶像剧里的情节,只可惜现在她看起来更像一个恶毒女配,没空悠闲的看完这场大戏。

“是你把玥玥推倒的?”慕衍琛毒针一样的目光冷厉的扫向她,看样子恨不得把她活活掐死。

她无辜的指指自己的脸:“是她先划伤了我的脸,我是正当防卫!”

江玥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衍琛,我本来想自杀,可不小心伤到了苏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发生这种事我真的不想活了,你就让我死吧!”

她作势捡了一块碎玻璃要往脖子上划,慕衍琛赶紧牢牢的摁住她的手。

“玥玥你听我说,你冷静点,我说了要娶你就一定会娶你!”

“我不听我不听!你知不知道早上我睁开眼睛,看到躺在我身边的人是慕景玮那个混蛋的时候,我有多绝望!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苏北柠低垂着睫毛遮掩住眸色——好演技啊!她不进军演艺圈真是屈才了!

到现在她才彻底把整件事理清楚,她本来是要嫁给慕家的二少爷,也就是慕衍琛口中的‘野种’——慕景玮,慕衍琛要娶的是这个装的像小白兔一样的江玥玥。

可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她跟慕衍琛睡到了一张床上,小白兔跟慕景玮睡到了一起。

慕衍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记住你刚刚答应我的事,另外,你给我离玥玥远点,再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弄死你!”

苏北柠缩缩脖子,从她早上睁开眼睛这类要弄死她的话已经听了两回了,好像她是面团捏的没脾气似的。

但在碾压式的权势面前,她的确是面团捏的……

她‘哦’了一声,眼睁睁的看着慕衍琛抱着哭哭啼啼的小白兔快步走出了浴室。

她对着镜子照照自己脸上的伤,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人下手真够狠的!

慕公馆,书房里,气压低的让人喘不上气来。

慕老爷子虽然已经年近花甲,可却不见丝毫老态,腰板挺得笔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尤其是一双锐利冰冷的眼睛,莫名的让人打从心底里发凉。

似乎过了许久,慕老爷子才吸了一口雪茄,不急不缓的说道:“这么说,昨晚的闹剧是你一手策划的?”

苏北柠察觉到慕衍琛暗含警告的目光,赶紧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是我做的!老爷子,都是我的错!”

“你既然已经如愿跟衍琛把生米煮成了熟饭,为什么又来主动坦白?”

“因为……”她眨眨眼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因为我突然良心发现!我不忍心拆散慕大少爷和江小姐,所以我愿意认错。做了这么荒唐的事,我知道我不配做慕家的儿媳妇,我想请您同意,解除我跟二少爷的婚约。”

慕老爷子定定的紧盯着她,倏而朗声一笑:“哈哈哈……你这孩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苏北柠表情一僵——老爷子是被她气糊涂了?

“北柠,你们苏家虽然也算滨城有头有脸的人家,但以你的家世还不配嫁进慕家,可是我偏偏在那么多名媛里挑中了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北柠呆呆的摇摇头。

“因为你聪明!你昨晚设计睡到了衍琛的房间里,证明你有野心、有胆量;今天你肯向我认错,证明你知错能改、有勇气。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慕衍琛的眉毛皱成了一团:“爸,可是昨晚……”

慕老爷子摆摆手,打断了他还没说完的话:“我知道,不过幸好你们这两对还没领结婚证,既然你们都阴差阳错的过了一晚,那就干脆将错就错。以后北柠就是你的妻子,景玮和江小姐也算般配,就这么定了吧!”

“我不同意!爸,这太荒唐了!我要娶的只有江玥玥,更何况这两桩婚事早就在滨城传的沸沸扬扬,一会儿还有一场记者招待会,如果这种丑事传出去,我们慕家在滨城就不用做人了!”

“你放肆!”慕老爷子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上,横眉冷竖,“还没有你同不同意的份儿!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至于记者那边,只要告诉他们之前的消息有误,再让公关团队做些工作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慕衍琛轮廓分明的脸部线条紧绷着:“要我娶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我宁可让慕家断子绝孙!”


慕老爷子无声的跟他对峙了几秒,忽然捂着胸口痛苦的呻吟着:“哎哟……我的心脏,药……快给我拿药。”

“什么药?爸,您怎么了?”慕衍琛神色一变,急声问道。

老爷子颤抖着手指了指抽屉,慕衍琛急忙从里面翻找出一瓶速效救心丸,倒了一杯水帮老爷子把药顺了下去。

“爸,您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

“唉,你以为我还年轻吗?这几年要不是身体不允许,我也不会急着把集团的事务交给你。原本打算等你结婚以后就让你正式接手集团,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慕衍琛将信将疑的看看手里的药瓶,他家这位老爷子他再清楚不过,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也不知道这病是真的还是假的。

就在这时,书房的电话铃声适时的响起,慕老爷子有气无力的摁下扬声键。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声:“老爷子,我是薛医生。这几天您的身体还好吗?我给您准备的药一定要随身携带,千万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明天我到府上给您复查……”

挂断电话后,慕老爷子疲倦的摆摆手:“衍琛,现在你翅膀硬了,有自己的主意了,我也管不了你。如果你偏要一意孤行的话,那就照你说的办吧。”

“我一把老骨头本来就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也没几年可活,你早点气死我,我也能早点去地下见你妈。唉,儿大不由人啊!”

慕衍琛紧抿着唇,一时间进退两难。

慕老爷子瞥向江玥玥,语重心长的说:“江小姐,你也算在我们慕家长大的,如果你真心喜欢衍琛就该为他着想!是你的幸福重要,还是衍琛和慕家的脸面重要?”

好厉害啊!苏北柠暗暗咂舌。

老爷子病的这么重,他们再执拗就是他们的不对了!况且以江玥玥伪装的单纯、无辜小白兔的人设,一定会‘以大局为重’,劝慕衍琛按照老爷子的话去做,就算打掉了牙也得她和血吞!

果然,江玥玥惨白着一张脸,怯怯的望着慕衍琛,哽咽着说:“衍琛,你别闹了。是我没有苏小姐那么好的运气,老爷子都是为了你好,你就听老爷子的话吧。”

“至于我……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等到事情平息一些以后我就向媒体宣布,由于我跟景玮性格不合,所以已经和平分手了。我祝你们幸福!”

话刚说完,江玥玥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每一滴眼泪都像热油似的,烹在了慕衍琛的心火上。

慕衍琛铁青着一张脸,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可惜他这只小狮子面对慕老爷子这个猎人,尖牙和利爪都成了摆设。

慕老爷子捂着胸口倚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偷瞄着他的脸色,是不是‘哎呦哎呦’的呻吟几声,温水煮青蛙般的给慕衍琛施压。

“爸,我知道了,那这件事……暂且先这样吧。”他不甘的低声说。

“衍琛,你可千万别勉强啊。爸没有拿身体要挟你的意思,我这一辈子什么都见过了,就算现在死了也不冤枉。如果你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

“不勉强。”

慕老爷子欣慰的颔首:“那就好,你们回去准备准备,今天就搬到半湖别墅区住,北柠脸上的伤也要好好处理一下。”

苏北柠瞥了一眼慕衍琛,扯了扯嘴角恭敬的点点头:“谢谢老爷子关心、”

“你已经是我们慕家的儿媳妇了,还叫我‘老爷子’?”

“……爸。”

“嗯,好孩子!”慕老爷子笑的见眉不见眼,“衍琛脾气不好,要是他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给你做主!你们先去吧,我要跟江小姐单独谈谈。”

从书房出来,苏北柠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隐约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打转。

“你那声‘爸’倒是叫的很顺口嘛。”慕衍琛讥笑着挑眉。

苏北柠也憋了一肚子的闷气,扬脸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挑衅着说道:“是啊,毕竟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说对吗?老公~”

“恬不知耻!苏家怎么养出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这声‘老公’可不是随便叫的,毕竟昨晚我们……”

“闭嘴!”慕衍琛脸上优雅矜傲的面具裂出几道裂痕,太阳穴突突直跳,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巴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掐死她!掐死她……

苏北柠看他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收起神色干笑了几声:“我先回去了。”

苏北柠窜回房间怔怔的坐在梳妆台前,这两天发生的事太魔幻了,她好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棋局里。

她很清楚,昨晚的事跟她无关,那是谁算计了她和慕衍琛?她的酒量一向很好,为什么才喝了半杯红酒就……对,一定是那杯红酒有问题!

可是是谁要这么做?促成她和慕衍琛有什么好处吗?

她正想的出神,一张纸‘啪’的一声拍在了她眼前的桌子上。

慕衍琛冷着脸,语气中没有丝毫波澜:“把这份协议签了,在我们保持婚姻关系的期间,你可以风风光光的做慕家的大少奶奶,但是别妄想我会碰你。三个月后我们离婚,八百万的补偿一分都不会少,到时候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苏北柠两眼冒着小星星,目光聚焦在‘八百万’的数字上。

她拿起笔利落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笑弯了眼睛:“慕大少爷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如果你需要的话,你跟江玥玥偷情的时候我甚至可以帮你放风!只要钱到位,别的都不是事儿!”

慕衍琛满意的颔首,隐隐感觉哪里不太对——她凭什么对我没有想法?老子可是滨城炙手可热的高富帅!

他不动声色的抿唇,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转身推门离开了房间。

苏北柠举着协议书笑开了花,虽然八百万不是很多,但如果节省一些,应该也够她跟弟弟后半辈子的开销了!

要不是为了弟弟,鬼才肯往慕家这个火坑里跳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