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和你比这天下不算什么

和你比这天下不算什么

云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她,作为天才军医,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意外魂穿成了闲王的妃子,在大婚的当天被人算计害死。重生之后,她成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将军嫡女,也是无数人嘲讽欺辱的草包废物。

主角:鄢楠云,宇文晟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鄢楠云,宇文晟 的武侠仙侠小说《和你比这天下不算什么》,由网络作家“云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她,作为天才军医,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意外魂穿成了闲王的妃子,在大婚的当天被人算计害死。重生之后,她成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将军嫡女,也是无数人嘲讽欺辱的草包废物。

《和你比这天下不算什么》精彩片段

隆冬飘雪,北风凛冽。

大梁国,闲王府后院忙碌不止,闲王大婚,闲王妃暴毙而亡,至今未醒。

“王爷,已经气绝!”府内大夫再三确认,禀报闲王宇文晟。

窗棂处,宇文晟面容冷淡,一身血色轻裘,头戴九龙含珠紫金冠,负手而立已经良久。

听到禀报,宇文晟语气掺杂一丝薄凉:“既然还没圆房就弄成这样,那就送回去吧,看来还是本王无福消受了!”

鄢楠云被一个声音好听的男人吵醒,翻了个身嘤了一声。

好不容易睡了一会,怎么有个男人吵她?

不对!

在周围所有人的惊愕之下,鄢楠云忽然醒了过来。

“王爷!”府内大夫吓得噗通跪下了。

男人走至鄢楠云的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俊脸骤变:“鄢楠云,你不该活着!”

鄢楠云内心如草泥马呼啸而过,盯着眼前绝美的男人。来不及反应,身体就一阵剧痛袭来。

她被这个死男人甩地上了!

“尼玛!”鄢楠云爬起来,准备一个过肩摔把男人摔死,却又被男人一个锁喉,捏提了起来。

“你……”四目相视,鄢楠云内心喷火,却吐字艰难。

男人咬牙道:“鄢楠云,大婚之日,你胆敢下药霍乱本王,今日本王饶你不死,但活罪难逃。”

鄢楠云眼白翻动,脑海里涌入许多画面。

砰!

这次鄢楠云被直接扔到地上,下人们纷纷躲开,鄢楠云趴在地上骨头差点裂开。

抬头对上男人冷冽的目光,鄢楠云咬咬牙,暗骂无耻渣男,空有一副好皮囊,连女人都打!

“王妃德不配位,今日起摘掉王妃妃位,降为通房!”男人杀人般的眸子看了一眼地上扭曲成团的鄢楠云,转身离去。

下人们也不再理会地上的鄢楠云,片刻屋子里剩下她一个人。

鄢楠云从地上爬起来,在屋子里看了看,朝着床上走去,躺下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原主是个花痴,一直对闲王宇文晟痴迷不已,从年少时第一次见到卿煜帝就被深深迷住,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不论原主怎么喜欢,怎么讨好,最终换来的仍旧是宇文晟的嫌弃。

而原主为了得到宇文晟,也是不惜一切手段,一哭二闹三上吊,样样齐全。

好在原主有个护国大将军的爹,此人在大梁国护国有功,手握重兵,深得当今皇上卿煜帝的器重。

而他又对原主百依百顺,宠爱至极。

有这样的爹,想成事也不难。

护国大将军鄢之山为女请命,当今皇上也是爱护有加,忍痛割爱将自己一奶同胞的弟弟宇文晟指婚原主。

可如今原主得偿所愿,因太过放肆,新婚之夜吃了太多的情药,吃死过去!

而她可真是祖坟冒青烟的倒霉,只因为实验中给自己注射了一支新开发的生物药,结果就来了这里。

玄幻,绝对的玄幻,比电视剧都要玄幻。

鄢楠云有些惆怅,她堂堂的二十一世纪特种医王,特种部队中精英中的精英,竟然魂穿了。

苦闷的是魂穿到的竟然是个同名同姓的高级花痴身上。

好命无好果,原主也是可怜,要是没人背后使坏,怕是也不能吃那么多的情药吃死过去。

明知道宇文晟不会碰她,还要吃药,这其中也不简单。

鄢楠云闭上眼,捋了一下原主的重叠记忆,以旁观者的角度,速度锁定了使坏的人。

理清情况后,鄢楠云双眼睁开,想到卿煜帝的话,她无奈头秃:当个单相思的王妃已经够倒霉了,这还被降为通房?

红楼梦她还是读过的,通房比清白丫头还不如好不?

鄢楠云起身松了松骨头,本来以为给摔残了,但她身体里好像什么东西正在修复她的创伤,竟然不那么痛了。

鄢楠云美目一眯,喜出望外:这具身体应该携带了重生前那支新药剂的能量!

这东西最次的是帮助人体维护机能,有超强的修复力,更可怕的是,可以开启人类史无前例的防御系统。

鄢楠云吸气试了试,感觉身体里还有一股气流正在阻碍她,而且这种阻碍似乎会影响到她的行为。

正想再深入探索,就被两个老妈子凶横的走过来,二话不说就拉扯着她往外走。

直到把她扔进了下人房里,才仰着鼻翼鄙夷道:

“王爷有令,这里就是你的居所,以后没有王爷的命令不得出入。”

鄢楠云看了看屋子里面,黑漆漆,冰冷无比。

床板上面没有铺盖,明显是想把她冻死。

鄢楠云想到原主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爹,心生一计,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走就是了!

一脚把门踹开,鄢楠云从后院走了出来。

闲王府的后院没人,鄢楠云暗中观察着,想着怎么先把婚退了,再找宇文晟为原主算算账,也不枉费接手原主身体,就当是还个人情了。

前世她是孤儿,从小活的无依无靠,这一世要是有个家,她也是愿意为原主讨个公道的。

鄢楠云凭借记忆走出闲王府,回了娘家大将军府。

鄢楠云假装晕倒在将军府门前,将军府大管家恰好看到,忙着叫人去看。

一看吓坏了,这不是大小姐吗?

管家惊慌失措,急忙叫人去请老将军鄢之山。

鄢楠云则是躺在地上装死。

如果不把事情闹大,即便原主那个爹多疼原主,退婚这样的大事,轻则影响了终身大事,重则闹出人命,女主花痴了十几年,老将军要不是无可奈何,也不会人由着鄢楠云胡闹。

再怎么宠,也还是有限度的,毕竟是终身大事,宇文晟所作所为,无不是要原主去死,老将军不会不知道。

老将军火速赶到,见到鄢楠云昏迷,不顾闲话,一把抱住鄢楠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哭起来。

“我儿委屈了,我儿可怜!”这婚才结完一日,还不到三朝回门时间,就孤零零一人晕倒在府外,该是遭了多大的罪!

鄢楠云翻白眼,终于明白女主的性格像谁了。

不过这恰恰是她想要的效果。

 


鄢楠云缓缓睁开眼眸,看着眼前的人。

与寻常武将不同,鄢之山的身材匀称,手脚修长,面容英俊,虽然年过半百,但他的眉宇间自是有一股浩然之气,他心疼鄢楠云的表情,于寻常人父母忧儿无异。

鄢楠云不得不说,原主的这个爹,除了这哭哭啼啼的脾气,其他真是没的说,文武双全,盖世英雄,又是个从一而终的主,原主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有其父必有其女,有个如此哭闹的爹,原主能好到那里去?鄢楠云此时也是无比清楚,原主之所以闹得声名狼藉,都是这个爹给宠出来的。

但不知何故,鄢楠云想到鄢之山对原主的宠爱,心底竟越发柔软。

身为武将,本就粗枝大叶,又加上整天打打杀杀,对原主哪有时间教导,出于弥补之心,更是对原主有求必应,这才导致了原主名声扫地。

鄢楠云的脑袋嗡嗡响,被鄢之山哭的不行,这才拉了一下鄢之山:“爹,我没事,我只是回来问问。”

鄢将军愣住:“问什么?”

鄢将军眼泪瞬间干枯,鄢楠云差点笑出来,这个做爹的不错,想要的他都给,她一句话他立刻不哭了,这样的爹,就是二十一世纪也是少见的。

鄢楠云故作疑惑:“闲王把我的王妃头衔摘了,把女儿降为通房,爹,通房是什么?”

“什么?”

鄢将军双眼怒瞪:“好个闲王,本将军待你不薄,你竟如此对本将军,本将军要面圣!”

“爹!且慢!”鄢楠云拉住鄢将军。

宇文晟的狠,她是见识过的,而这个便宜爹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别头脑一热去硬碰硬,到时吃亏的是自己人。

鄢将军却以为鄢楠云还像以前一样痴恋宇文晟,心疼自己的夫君,连忙哄骗:“我儿放心,爹只是说说,不会让皇上砍他脑袋。”

“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如今这样,怕也是要成了笑话了,与其被闲王嫌弃,不如主动退婚,这样还能保住女儿最后的一点尊严。”鄢楠云故意气若游丝,说的我见犹怜,眼角低落几滴眼泪。

鄢将军心口一痛,想他平时娇纵无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儿,居然为了个男人成这幅模样。

连忙答应:“爹这就去找皇上,让他退婚,那个挨千刀的,等退了婚,爹就去把他砍成残废,让他一辈子做废人。”

鄢将军气怒不已,看看把他女儿逼得!

“爹,女儿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女儿现在只想在家陪伴爹爹,婚姻之事暂时不提,但皇上刚给我指婚,现在就退婚怕是也不好办,爹你去找皇上的时候,要察言观色,要是宇文晟不提我,你也不要提,但你每日面圣,一定要变表现的郁郁寡欢,生无可恋才行。

这样,皇上才会明白,爹很苦,退婚的时候才容易。”

鄢将军觉得今日的女儿有些不同,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看鄢楠云的眼神也有些奇怪。

鄢楠云察觉不对,立刻说:“爹,宇文晟如此对待我,我已经不再留恋了,只是我们堂堂将军府,也不能让人欺负了去,也万不可因为女儿的事儿,损了爹的威严。”

鄢将军一听,眼泪滴滴答答:“爹的好女儿,不哭。”

“爹也不哭,爹,你先封锁消息,女儿怕被人说。”

鄢将军点点头:“爹知道了,那你好好躺着,爹这就封锁消息。”

鄢之山走后,鄢楠云望着自家爹爹的背影发呆。

这么单纯的爹,是怎么坐上大将军位置的?难道就只靠一腔孤勇和忠心?

以为将军府有个依仗,现在看来还得靠自己多谋划,愁人!

半月后。

宇文内举办宴会,吩咐各家的公子小姐都跟着进宇文面圣,其中也提了鄢楠云。

鄢将军回到将军府把这事告诉鄢楠云,一番惆怅:“爹今天看见那个混账东西了,仗着是皇上的皇弟,不把爹放在眼里,也绝口不提我儿,实在可气!”

“爹,女儿长得如此貌美,你还担心找不到如意郎君?”

鄢楠云倒是觉得,这样最好。

“可……”鄢将军欲言又止,鄢楠云倒是很明白,赶紧道:“爹,放心,凭借爹的名望,女儿只要和离,就会有人来提亲的。”

鄢将军高兴不起来,勉强对着鄢楠云笑了笑。

翌日,父女一同进宇文赴宴。

马车到了宇文门,有人开始说三道四,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把鄢楠云新婚当天被送回将军府传了出去,如今整个京城人尽皆知。

“听说闲王当天就把人送了回去。”

“可不是,闲王府里的人说,鄢楠云为了得宠,不惜给闲王用药。”

鄢将军气的要去理论,被鄢楠云拉住:“爹,我们今天来是干什么,你不记得了?”

鄢将军视女如命,这才点点头,克制住了自己去撕逼的冲动。

鄢楠云倒是觉得,这个爹挺蠢萌的。

将军三十几岁娶了个媳妇,结果将军夫人生了个女儿撒手离去,从此将军就成了宠女狂魔,直到把女儿宠的恃宠而骄。

刚进宇文,鄢楠云就被不远处的两道人影吸引了去。

其中一人,就算化成灰烬她也认识,不是闲王宇文晟还有谁?

至于另外那个穿着淡雅,身披粉裘的人,应该就是京城第一才女沈云儿了,她可是丞相府嫡女千金。

此时两人正有说有笑的站在树下聊着,看两人的样子,鄢楠云总算明白,原主得有多倒霉!

刚结婚就头上一片绿!

“皇上请各位大人、公子、小姐赴宴。”

公公扬长喊了一声,所有人都朝那边看去,不巧,宇文晟凤眼一睨,刚好对上鄢楠云。

 


四目相视,宇文晟的眼神迸射出寒光。

惹不起,咱躲得起,先不照面,等面见了皇上就把合离的事提了。鄢楠云这样想着,就转身装作没看见。

不想,还不等鄢楠云走,就被宇文晟叫住:“怎么?看见本王也不来请鄢,难道说回了娘家几天,这规矩都不记得了?”

尼玛……

鄢楠云一万匹草泥马从心头呼啸而过,转身忍着要杀人的冲动,咬牙切齿道:“凌云见过王爷。”

鄢将军见宇文晟出言刁难宝贝女儿,顿时怒怼:“宇文晟,你怎么不给本将军请鄢?”

“能让本王请鄢的,自然是岳父大人,但如今鄢楠云已经被本王降为通房,自然没这个必要了。”

鄢将军身子一颤,老脸白了白。

周围立刻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鄢楠云秀眉微蹙,这个宇文晟这么咄咄逼人,不就是不想娶她么,正好,她也不想嫁。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此时不是对付宇文晟的时候,鄢楠云不想再做纠缠,转身欲走。

“慢着,”宇文晟缓缓嗤笑一声,“本王的王妃请鄢自然是不需要跪下,但你……不行!”低沉性感的声线,听入鄢楠云耳中,宛如魔音。

鄢楠云咬牙:“凌云给王爷请鄢。”

当着周围一群人的面,鄢楠云双膝跪下。

“你在本王面前没资格自称凌云,要称贱妾!”

宇文晟长身如玉,面容冷峻。

鄢楠云身子绷直,再次依言:“贱妾给王爷请鄢。”

此刻鄢将军身子晃了晃,差点晕倒,没被气快哭出来:“我儿……”

哪知闲王根本没打算放过鄢楠云,继续折辱道:“请鄢就要有个请鄢的样子,扣了头才算请鄢。”

鄢楠云内心问候了宇文晟祖宗十八代,最终还是双手按住地面,扣头请鄢。

“……”这贱人怎么转性儿了?

宇文晟没料到以前娇纵蛮横的鄢大小姐,居然今天温顺得和小猫似的。

反而显得有失他的风范,于是冷哼了一声,迈步从鄢楠云的身上跨了过去。

迈了几步,闲王驻足,侧首道:

“既然是通房,也就没资格进去了,今日罚你去柴房禁足,胆敢出来,本王打断你的狗腿!”

说完周围哄堂大笑,鄢将军身子一晃,气得再也忍无可忍,破口大骂:“好你个宇文晟,欺人太甚,你当本将军是死了!”

鄢将军为女儿不值,气的脸红脖子粗,此时鄢楠云起身从地上起来,扫了扫身上纯白轻裘,却未曾太生气。

宇文晟你也不过如此,只会跟我一个小女子过意不去,好,咱们走着瞧。

“爹,都是女儿不好,让您受委屈了,您消消气,女儿今后再也不会让你劳心劳神了。”

鄢楠云扶着鄢将军,鄢将军仿佛听见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瞪圆一双眼睛,盯着女儿鄢楠云发呆,这是他的女儿?

鄢楠云说:“爹,我们进去吧。”

“可他……”

鄢将军气的要吐血,指了指里面的宇文晟。

鄢楠云反倒说:“爹,难道女儿降为通房就不能进去了?即便女儿是他的通房要听他的,可女儿也是爹的女儿,爹是大将军,今天皇上皇后娘娘邀请的不光是闲王,也邀请了爹,女儿是陪着爹来的。”

鄢楠云当然知道,鄢将军没想那么多,但她是提醒周围的人,就算她在宇文晟面前不是人,可她还是大将军的女儿。

鄢将军反应过来,深以为然,反过来鄢抚鄢楠云:“我儿莫怕,有爹爹在,莫说是皇上的宴请,就是天宇文也去得。”

父女本来该早点进门,鄢楠云硬是拖到了所有人都进去了,公公喊着皇上皇后娘娘驾到,她才跟着鄢之山一起进去。

进门后,鄢楠云屈膝跪下:“臣女该死,请皇上皇后饶命!”

鄢楠云说完就开始磕头。

此时大殿上气氛诡异,皇上皇后相互对视,也是不知所谓。

“有话起来说,朕和皇后会给你做主。”卿煜帝示意。

鄢楠云却不肯。

鄢之山一看女儿,更委屈了,直接给当今皇上跪下了。

卿煜帝一阵无奈,指了指:“皇后,你还傻着干什么?”

沈云初连忙起身从高处下来,把鄢之山扶了起来:“之山,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凌云也快起来吧,别伤了身子。”

沈云初这么一说,鄢之山转身去看鄢楠云,此时鄢楠云还跪着。

又来这一招?

宇文晟冷漠的站在一旁,心中不悦,不知道这对父子要搞什么名堂。

这都强行嫁入闲王府了,还想故技重施,又想达到何种目的?

宇文晟面色铁青的往不远处地上跪着的女人看去,才发现今天的鄢楠云与平时不同,她身穿白色轻裘,全身无任何点缀,即便发饰也少有。

而往日,鄢楠云最爱花哨,一身衣服能穿出五颜六色来,十分扎眼。

“凌云,你起来说话,朕为你做主。”

鄢楠云这才缓缓抬头,额头因为撞击地面时过于用力,此时已经红肿流血,而她不施粉黛,面色苍白,一副可怜模样。

卿煜帝奇怪,怎么像是大病未愈?

“皇上,臣女有事请求。”

鄢楠云见氛围到了,声音哀怨的请求。

鄢之山此时十分焦灼,看着女儿的额头心疼不已。

“皇上,臣女要合离。”

此言一出,满堂皆被震惊。

鄢楠云要与闲王合离?

宇文晟听到此言,也多看了一眼鄢楠云:这蠢女人,也知道欲擒故纵?

卿煜帝反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传言为了追求宇文晟,鄢楠云可谓无所不及,怎么刚刚成婚就要合离?

皇后沈云初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得看了自家妹妹沈云儿一眼。

沈云儿低着头不知所谓,今天的鄢楠云有些反常,她怎么知道发生什么?

卿煜帝目光扫过众人,看大家神态各异,尴尬吩咐:“众爱卿都先退下吧,朕今天有家务事要处理。”

大臣们告退,卿煜帝起身:“摆驾凤仪宇文。”

凤仪宇文是皇后沈云初的寝宇文,沈云初自然是要请鄢楠云过去。

一路上鄢楠云沉默不语,倒是宇文晟从她身边经过冷的不寻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