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厉爷的千金娇妻

厉爷的千金娇妻

三个大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帝王厉景深是个瘸子,心狠手辣且不近女色……不想某天,林家那个在乡下长大的姑娘,居然点名要嫁给他,更神奇的是厉景深非但没拒绝还红了脸。婚前的姜宁软萌娇嗔只会“嘤嘤嘤”,婚后姜宁拳打脚踢,极品人渣没一个逃过她的毒手。

主角:姜宁,厉景深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宁,厉景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厉爷的千金娇妻》,由网络作家“三个大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帝王厉景深是个瘸子,心狠手辣且不近女色……不想某天,林家那个在乡下长大的姑娘,居然点名要嫁给他,更神奇的是厉景深非但没拒绝还红了脸。婚前的姜宁软萌娇嗔只会“嘤嘤嘤”,婚后姜宁拳打脚踢,极品人渣没一个逃过她的毒手。

《厉爷的千金娇妻》精彩片段

姜宁下车的时候,清晰的听到了嗤笑声。

她寻着声音看去,另外一辆豪车旁处站着两个女孩子,此时她们的两双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眼里满是嘲讽。

这是她名义上的继母生的双胞胎女儿,至于叫什么,她不知道。

她母亲生她时难产留下了病根,在她五岁时便去世了,随着母亲去世,她父亲林东阳往家里带了一个女人,还有两个与她差不多大的女孩。

她父亲有了婚外情,并且情史还很长。

她亲自给外婆打了电话,然后被外婆带走,并且改名随母姓,叫姜宁。

这时,她看到白茹茹也下了车。

她穿着一身高定的礼服,无论是脖子上的项链,还是耳边的珠宝配饰,都显得十分昂贵,里里外外透着两个字,有钱!

而她身边的两个女儿也不遑多让,漂亮的裙子勾勒出曼妙的身材,精致妆容让她们更显风骚。

这一点,母女三人也是一模一样。

“妈,你看她穿的什么呀?这样走进厉家,人家还以为是从哪钻出来的村姑,真是将我们林家的脸都丢光了。”

听到女儿说的话,白茹茹朝着姜宁看去。

看到活生生的姜宁,她的眼里透着浓浓的憎恶。

车都撞成那个样子了,明明无人生还,姜宁怎么还没死?

此时的姜宁穿着白色的斜襟小衫,配着一条浅蓝色的长裙,黑色的长发什么装饰也没有,只有一个与上衣同色的白色发箍。

看着,有点像是民国来的小姐。

白茹茹最厌恶她这副做作的样子,立刻朝着姜宁训斥道,“你外婆这么穷,连身礼服都给你买不起?”

姜宁神色淡淡,“外婆亲手做的,比买的要好。”

说着,她朝着白茹茹看去,平静的问,“你进去吗?不进去的话,我就回去了。”

“进!”

白茹茹咬牙,尽管很厌恶姜宁,但此时也不得不忍着,因为今天她们来的目的,就是进厉家的大门。

厉家是很厉害的家族,尤其是厉家老三,亲手创立了一个商业帝国,厉家的钱比冥币的数额还厉害。

有了钱,权利自然附庸而上。

她们林家虽然也有钱,但跟厉家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得一提。

原本他们也高攀不上厉家,可三天前,厉家老太太忽然传出话来,要见他们家的姑娘。

白茹茹还以为是自己的女儿被厉家的哪个总看上,谁知道老太太指名道姓的要见姜宁。

虽然不知道山疙瘩里的姜宁是怎么把名声传出去的,但为了和厉家攀上关系,林东阳还是将姜宁带了回来。

这时,从厉家走出一个男人,他径直走到姜宁身边,恭敬的说道,“姜宁小姐,老太太在里面等您,请您进去!”

姜宁嗯了一声,提着手里的竹箱子,抬脚便朝着里面走去。

这时男人立刻说道,“姜小姐,这箱子我来拿吧。”

姜宁让了一下,声音淡淡,“不必,这是我的东西。”

男人立刻收回了手。

白茹茹见姜宁要进去了,故作亲热的说道,“阿宁,你别走那么快。”

姜宁只当没听见,径直走进去。

白茹茹带着两个女儿快步跟上姜宁,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抓住姜宁的胳膊,咬牙道,“死丫头,等会少说话,不该说的别乱说,你要是坏了我的好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姜宁直接无视她,微微用力便挣脱了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白茹茹被她的态度气的咬牙,但碍于旁边有厉家的人不好发作,只能气呼呼的跟上

很快,便到了厉家的大厅。

厉家老太太坐在上座,旁边坐着几个男子,原本在说笑的他们,在看见来人之后,便停止说话,目光纷纷投在姜宁等人的身上。

老太太面目和蔼,看到姜宁,立刻朝着她招手,“小丫头,快来奶奶这来。”

姜宁从容的走过去,白茹茹脸色又是一滞。

厉家的装修风格迎合了老太太的喜好,屋里全都是实木制造,就连老太太都穿着中式旗袍。

几个男人穿着整整齐齐的西装倒是看不出什么,唯有白茹茹母女三人,穿着暴露的礼服,显得格格不入。

“林夫人,这边请!”

先前的管家男子再度出现,请白茹茹三人入座,但她们坐的位置离厉家老太太很远,虽然听得到老太太说什么,却完全没有插嘴的机会。

白茹茹心里知道自己今天失策了,气的恨不得咬碎自己的一口白牙。

这时林茵茵悄悄拉了一下白茹茹的袖子,示意她看向那前方的那几个男人。

那可都是厉家孙子辈的男人们,长得一个比一个好不说,他们可都是厉家未来的掌舵人。

如果…如果她们两姐妹只是攀上其中一个,那未来就是全球的顶级夫人了。

白茹茹与女儿的想法如出一辙,瞬间平复下来,让自己的脸变得柔善可亲。

“小丫头,你可来了,不枉我一直惦记着你。”

厉老太太拉着姜宁的手,目露慈祥,态度和蔼的说着。

姜宁也客气的询问道,“奶奶,这么久不见,您身体可还好?”

“我好着呢!”说着,厉老太太又问道,“小丫头,今年二十了吧?”

姜宁如实道,“嗯,三天前刚过完生日!”

老太太一听这话,笑眯眯的说道,“那正好,你来看看,这些是我厉家的孙子辈,都是与你年纪相仿的孩子。”

“你挑中哪一个了,都可以结婚。”

听到这话,白茹茹整个人都震惊了。

她是不是在做梦?

厉老太太怎么就挑中姜宁,怎么就要和厉家的人结婚了?

而这边,姜宁听了厉老太太的话,真的就认真的开始挑选了起来,但环视一圈,目光也没落在谁身上。

这时,门口处又出现了一个男子。

只是他与别人不同,是坐着轮椅,被人推着进来的。

姜宁朝着那个男人看去,只是一眼,便道,“奶奶,我嫁给他!”

姜宁的话不仅令那些男人震惊,更是让白茹茹母女三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

她们诧异的看向姜宁,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是不是在做梦?

都已经消失这么多年的姜宁,怎么就能在权势浩瀚的厉家随意选夫?

尽管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姜宁,可后者完全不搭理她,直接把她当做了空气。

姜宁与那个被她选中的男人对视着,虽然对方面色冷冷的,可她的唇角却微微上扬,随后径直走向那个男人。

男人虽然坐在轮椅上,但一身得体的西装,让他的身形显得很精干。

精致的下颌线,搭配上削薄的唇,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深邃的眼神透过薄薄镜片折射出冷冽的光。

这些外在条件,足以让人忽视他是个残疾。

但此时,那个男人目光冷厉的盯着她,像是利刃一般。

“我和你结婚,你不愿意吗?”姜宁站在他面前,对上他冷冷的眼神,直接开口问道。

声音软软的,像是一只无辜的小白兔。

厉景深面无表情,声音冷漠:“我,为什么要和你结婚?”

姜宁一脸认真的说道,“奶奶说,厉家未婚的男孩子我可以随便选,难道你不是?”


果然是从乡下来的小丫头片子,没有一点见识。

白茹茹鄙夷的在心里嘲笑了一番。

姜宁选中的可是厉家的厉老三,是厉家长子的三儿子,从小聪慧异常,虽然天妒英才,十二岁时生病瘸了,不过他并未放弃,成年之后在短短数年的时间里成为厉家最厉害的人。

厉家的商业帝国就是他一手操持起来。

厉老太太让姜宁选夫,她上来就选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真以为厉家是她的后花园,厉家老三也是她能随便选的人吗?

就算厉老太太碍于颜面不好拒绝他,但厉景深那么厉害,能轻易被她摆弄?

真是个傻子。

白茹茹心里这么想着,但也在这时,她的两只手臂都感觉到了疼痛。

她低头看去,竟然是两个女儿同时掐住了她的手臂。

对上她们的目光,白茹茹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可她也无能为力。

她也想和厉老太太套近乎,可那个管家男人就像是个机器人一样,只要她稍稍动一下,那冷厉的眼神就盯了过来,而且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白茹茹就是再傻,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厉景深的声音再度响起,他冷冷得朝着姜宁说道,“我是,但与你无关。”

厉景深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随后按动轮椅的按钮,越过她面向厉老太太。

两人擦肩而过时,姜宁淡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关于你的腿,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

轮椅顿住,厉景深微微侧眸,眼里闪过一抹阴蛰。

在厉家,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他的腿!!

“奶奶,我想和他单独说会话,可以吗?”

姜宁直接面向老太太,嘴角浅浅的弧度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好,你们小两口的事,你们自己合计去吧!”

厉老太太见她选中厉景深,脸上满是笑容,直接答应了下来。

这就成了?

不光厉景深的脸色黑如浓墨,其他人的脸色更难看。

这时候姜宁来到厉景深身后,不给他反抗的机会,直接推着轮椅往旁边走去。

随后在帮佣的指引下,走进了另一间偏厅。

在这里隐约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却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随着帮佣的离开,客厅内仅剩他们两个。

“你要说什么?”厉景深虽然没有发怒,可他的语气不悦,一股不怒自威的压迫感油然而生。

姜宁看他,语气淡淡,“娶我,我治你的腿。”

“你想死?”厉景深的脸一下黑了。

姜宁走近他,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抬手抚摸他的脸,犹如女神降世一般高高在上。

“厉景深,你只有一次机会,别选错了。”

“这个世上,还没有人敢威胁我!”

厉景深咬牙说道,随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五指用力,直接在她纤细的手腕上捏出几个指印。

姜宁就像是不知道疼一般,对上他冷锐的目光,眼神依旧平淡。

“你的腿生病了,西医给你想了很多办法,但效果都微乎其微,如果最后一个方案没用的话,就要截肢了,对吗?”

听到她的话,厉景深的瞳孔震惊的收缩了一下。

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话,他没问出来,但姜宁却说道,“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和我合作,你会赢得百利。”

“你觉得,你值得我信?”

厉景深冷嗤,“这世上想和我合作的人很多,而他们都有同一个说辞,觉得他能带给我百利而无一害的交易。”

姜宁看着厉景深,声音微沉,“你的腿,在加厉家家主的位置,够吗?”

“什么意思?”厉景深神色一滞。

“老太太和我外婆做了交易,用我和厉家的婚姻换了老爷子的命。谁娶了我,谁就是未来厉家的继承人。”

姜宁轻而易举的甩开他的手,然后在他面前坐下,“不然,你以为你的那些堂兄表弟,为什么会整整齐齐的坐在老太太的面前,任由我挑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