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邪王医妃不要逃

邪王医妃不要逃

北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梦惊醒,堂堂守财奴杀手成了将军府的花痴草包,这叫她情何以堪,更不要说原主还做出那拦架告白,被摄政王一掌拍飞的蠢事……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原主做下的事她必须要收拾,对君无邪这个男人,乔羽凰发誓总有一天会让其向自己低头。

主角:乔羽凰,君无邪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羽凰,君无邪 的武侠仙侠小说《邪王医妃不要逃》,由网络作家“北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梦惊醒,堂堂守财奴杀手成了将军府的花痴草包,这叫她情何以堪,更不要说原主还做出那拦架告白,被摄政王一掌拍飞的蠢事……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原主做下的事她必须要收拾,对君无邪这个男人,乔羽凰发誓总有一天会让其向自己低头。

《邪王医妃不要逃》精彩片段

痛,全身都痛。

乔羽凰揉了揉自己中枪的胸口,睁眼正要骂人,就见面前原本守在床边的丫鬟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将军!小姐诈尸了!”

诈尸?

乔羽凰愣了一下,她记得方才她正在执行任务,不知道是谁掉了一块钻表在地上,她刚要捡起就被队友暗算中了一枪,她还以为自己死定了,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她躺着的是一张梨木雕花的古老大床,房间里摆着一张圆桌和几个精致的圆凳,梳妆台上的古铜镜反射着外头的阳光,看起来十分扎眼,怎么看都像是古装剧里的场景。

乔羽凰低头拉了一把胸口的衣服,想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中枪了,这一拉却发现她的胸口比起往常还要白皙光洁,连一点擦破皮的痕迹也没有,更别提是中枪。

乔羽凰在脑子里使劲回想她中枪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却突然发现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性格张扬的女子屡次当街调戏男子,以及最后一次被王驾之中的人一掌给拍飞,这一幕幕如走马灯似的在她脑海中循环。

“羽凰!羽凰啊!”

穿越?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也没说话,就见外头一阵风刮来,走来一道威风凛凛的身影。

那人身穿黑色战袍看起来一米八有余,两道剑眉拢成川字,看起来怒火未散,见乔羽凰愣愣的看着自己,眉心蹙的更紧。

“当真没事了?”

常年征战沙场,乔奉天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四散的刹意,不说看起来满身杀气,那也是不怒自威,尤其那刀一般的眼神,令人看着魂魄也要吓飞几分。

方才他在练兵场正在训练将士,就听人来报说自己女儿被摄政王一掌拍飞,急的他连圣上今日阅兵也不管飞马就回了家,他乔奉天在这京城连皇上也要忌惮他几分,唯有这摄政王是他惹不起的。

乔奉天眸色渐深,见乔羽凰不说话,又问道,“羽凰?”

“没事。”乔羽凰茫然摇头,脑海中似有面前人的记忆开始出现。

乔奉天的眼神却骤然冷了下来,怒气难掩,“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不知道今日王驾里的是什么人吗?也敢这样去找死?!”

乔羽凰眼巴巴的看着他,眼前男人的身份和形象越来越清晰,心思一转,眼神顿时变得可怜起来,“爹,我知道错了。”

她还不知道如今是什么处境,可眼下,服软让自己安全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乔奉天的脸色适才好转几分,却仍旧是怒火难消,“那君无邪也当真是不给本将半分面子,若非神医相助,恐怕你如今也醒不过来,你吃了这个教训,可千万不许再去招惹他!”

乔羽凰半知半解的点头,就见乔奉天冷哼了一声,板着一张臭脸要出去。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外头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娇柔女声,“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乔奉天看着外头撞过来的柔弱身影,眉心微蹙脸色并不好看,“哭什么哭,羽凰没事。”

那声音的主人似乎愣了一下,很快便从乔奉天的身侧挤了进来,带泪的双眸同情的看着床上的乔羽凰,走过来一把撰住她的手,“姐姐,你真的没事了?”

乔羽凰打量面前的女子,一身浅粉色修身的烟衫,乌亮的长发琯起一个漂亮的流云髻,精致出挑的五官,几分轻灵几分伶俐,一双忽闪的大眼擒着眼泪死死的盯着她,似带着几分不甘心,还有几分妒恨。

“你怎么来了?”乔羽凰看着面前的乔静瑜,脑海里忽然涌现了这身体先前的记忆,这是将军府二姨娘的次女,似乎就是她和一个男人挑唆的她去拦摄政王的王驾。

乔静瑜一副替乔羽凰委屈的模样,泪眼汪汪的抬头,也不顾乔奉天阴沉的脸色便道,“爹,二姐姐想必是真心喜欢摄政王殿下,否则也不会拼死为了见他一面,爹不如,就帮帮她?”

乔静瑜深知自己父亲和摄政王殿下素来处于对立面,她在这个关头越替乔羽凰说话撮合他们,越会引起乔奉天的反感。

果然,乔奉天本就阴霾的脸色更加难看,“帮她?你倒说我如何帮她?”

“反正那摄政王府中无妻无妾,爹向皇上太后请旨,赐婚又如何?”乔静瑜乌黑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谄媚道,“二姐姐这样喜欢他,若是下一次再去拦王驾怕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这话说完,乔奉天的脸一黑还没吭声,倒是床上的乔羽凰瞬间跳了起来,也不管身上的痛意,赶忙叫道:“爹!我不嫁他!我嫁猪嫁狗也不嫁他!”

 


乔奉天和乔静瑜一愣,皆是一脸茫然。

嫁猪嫁狗也不嫁他?那可是威震天下的摄政王,在自家女儿眼里,连猪狗都不如了?

乔静瑜嘴角一抽,“二姐姐,你不是说非摄政王不嫁吗?若非如此,你也不会被那摄政王殿下一掌拍成这样了。”

乔羽凰心里暗骂,原主已经够丢人的了,结果这头这小妹妹也不是省油的灯,看着乔奉天,她连连摇头,“爹,妹妹,我以前那是被眼屎糊住了眼睛,没看清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如今已经想通了。”

眼屎糊住了眼?

乔奉天险些笑出声来,他素来也看不惯那君无邪总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仿佛这天底下所有的事都在他掌控之中,以往这个女儿总是吵着要嫁给他也实在令自己头疼,如今听女儿说喜欢他是眼屎糊住了眼,他心下忽然畅快不少。

面上却仍是一本正经道,“你可想好了,既是如此,日后就不许再去招惹他了。”

“想好了想好了,打死我也不想再见他了。”乔羽凰抬手作发誓状,微微上挑的凤眼折射出满满的嫌弃。

“羽凰都这么说了,你就不要再操心了。”乔奉天斜睨了一眼乔静瑜,也不希望她再继续提起这个人。

乔奉天盯了一会儿床上的乔羽凰,总觉得她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但此刻她提起那个人眼里的确是满满的嫌弃。

算是勉强放下了一颗心,自己这个女儿虽然喜欢闯祸,但在这京城之中,只要她不去招惹君无邪,他还是有本事保她安康的。

乔静瑜则更为吃惊,乔羽凰自从一年前在宫宴见了君无邪一面惊为天人之后,便展开了猛烈而一相情愿的追求,虽说都没什么好结果,可也从没说过放弃,怎么她今日帮她求情想撮合她们,她还这么大的反应不愿意了呢?

她有些犹豫,但到底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乔羽凰那变幻莫测的脸色,似在思考。

好一会儿她才小心翼翼的道,“爹,那今天晚上的庆功宴,二姐姐还去吗?”

君无邪打了胜仗班师回朝,天子设宴在宫里替他接风洗尘,乔奉天这样的一品大员也是要携家眷出席,乔羽凰是将军府的嫡女,自然是要跟去的。

乔奉天皱了皱眉,想起今日上朝时皇上的嘱咐,还是点了点头,“自然要去,羽凰若是不去,太后不高兴怎么办?”

乔羽凰的外祖父是如今尚在朝中效力的苏廷尉,当今太后是苏廷尉府的嫡长女,她的母亲苏氏是嫡次女,二人乃亲姐妹,因着先皇早逝,才会年纪轻轻的就当了太后,乔羽凰亦是她的亲外甥女,因此一直都格外的疼宠她。

乔静瑜的眼中闪过几分妒忌的锋芒,这细微的反应乔奉天没发现,乔羽凰却是看的真切,她一下便明白这个庶妹哪里是关心自己,这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啊。

“可是爹,我今天才得罪了摄政王殿下,若是我去了,他拿我问罪怎么办?”乔羽凰还是有些怂的,只因此刻在她脑中不断浮现的记忆里,这个摄政王殿下的脾气似乎不太好。

乔静瑜的眼睛一亮,几乎是立刻就笑着安慰她,“二姐姐放心吧,摄政王殿下岂是那等小气的人,这样一件小事,到了晚上早也忘了,若是二姐姐不去,你让爹如何向太后和苏廷尉大人交代嘛!”

这发嗲的声线令乔羽凰登时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明白乔静瑜意欲何为,倒是乔奉天似乎被她说动了。

“那你们就好好准备一番,静瑜,你大姐今日身子不适,今晚你和羽凰一起进宫。”

说着话乔奉天也不给二人任何反对的机会,转身边走边说,“我本还担心你会有事,派兵去围了摄政王府,还好你醒了,未免生出什么事端,我先去把人召回来。”

“爹慢走。”乔静瑜笑眯眯的目送着乔奉天走出院子,直到前头的人影一点也看不见了,才又走到乔羽凰的身边。

“二姐姐,你真是命好,摄政王殿下武功盖世,你竟然毫发无损。”她说话的语气仍旧是关心的,坐在她身侧,随手还拿起了桌上的葡萄就要剥给她吃。

乔羽凰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乔静瑜,她前身蠢得要死以为这个庶妹真的对自己好,才吃了她好些亏,甚至还丢了一条命,她才不会重蹈覆辙。

“你想说什么?”

 


乔静瑜伸手把葡萄递给乔羽凰,想喂她吃下,见乔羽凰只是冷冷的盯着她不张嘴,有些尴尬但还是收回手喂给了自己,适才笑道:“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姐姐可怜,求爱不成还差点被摄政王殿下杀了,而且今日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到明天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了。”

乔静瑜的心里是心灾乐祸的,她是二姨娘的二女儿,论身份不如乔羽凰,论才艺不及上头的大姐,在府里的少爷小姐中样样也拔不了尖,又不得父亲宠爱,自然是希望乔羽凰多栽跟头,父亲能早点将她赶出去,可偏偏她的命极好,除了将军府,还有太后和苏廷尉府两个大靠山。

“今日倒好,她得罪了威震天下的摄政王,若是摄政王殿下深究起来,恐怕太后和苏廷尉府也拦不住!那又如何?”乔羽凰用一种关怀傻子一样的眼神盯着她,虽说她才醒了不久,可从这副身体的记忆来看,她在京城原本就已经臭名昭著了,怎么会怕添这么一条笑柄。

“那又如何?”乔静瑜愣了一下,一时竟被她噎住了,还但是敛了情绪柔柔道,“今日出了这种事,恐怕外人要议论将军府,爹的颜面往哪里放呢?”

“又如何?”

“二姐姐,要我说你就不该轻易放弃,摄政王殿下虽说身份尊贵,但若姐姐都配不上他,这京城也没有谁能配得上他了!”乔静瑜注视着她的眼睛,忽然凑到了她耳边,“要我说,今晚的宫宴就是个好机会,姐姐生的貌美,若稍稍耍些花样,定能拿下他。”

“哦?我如何耍花样?”

乔静瑜侧身看了一眼门外,抬手让丫鬟将门带上,这才神秘兮兮的坐到乔羽凰的身边将怀里藏着的东西递给她,“姐姐,这东西你拿着,晚上让宫人混进摄政王殿下的茶水里,之后你若能找机会与摄政王殿下独处,那殿下一定会接受你的。”

乔羽凰磨挲了一下手中的纸包,里头像是包着什么粉末的样子,轻轻闻一闻,还能闻到一点轻微的麝香味。

“这是什么?”

“姐姐,这还用问吗?”乔静瑜笑容有些诡谲,“若摄政王殿下真对姐姐动了心,娶了姐姐,咱们将军府也就跟着姐姐风光了,姐姐以前给将军府丢的脸都不算什么了!”

乔静瑜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摄政王殿下武功盖世,不可能这一点小动作都发现不了,若乔羽凰真的这么做了,那到时候就又她受得了。

乔羽凰的嘴角直抽,这算什么,合着她的意思是她的前身给将军府丢脸丢多了,非要她用这种方法嫁给摄政王才能挽回将军府的面子了?

她捏着纸包的手一紧,冲一旁的清月使了个眼色,清月了然的上前将门打开,乔羽凰便起身走到门外,抬手一用力就将那纸包扔出去老远,连落下的声音都没听见。

“妹妹,你不必这么担心我,你放心吧,我已经洗掉了眼屎看清眼前人,甭说是我向他求爱,现在就是他跪在我面前,向我磕头求我嫁给他,我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乔羽凰的声音极大,她就是说给这将军府里其他的人听,免得也都像乔静瑜这样总拿这事儿来恶心她。

乔静瑜一脸懵逼的瞪着她,完全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看纸包被她丢的不见了,又生气又着急,再也端不住了,“姐姐你不要就不要何必这样说!向人家求爱的是你,如今不要的也是你,你,你莫不是被他一掌拍傻了?!”

“我是被他拍清醒了,那厮贵为摄政王,却对女人都下死手,若是嫁给他他以后说不定还会酗酒、打老婆、打孩子、出去跟别的女人鬼混!以后哪个姑娘嫁给他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乔静瑜目瞪口呆,她倒是知道乔羽凰胆大包天,什么话也敢说,却不想连这种话她也说的出来,但转念一想,她今晚进宫定然会再碰见摄政王殿下,若是到了晚上她还能诱她说出这番话,那她也定难逃摄政王的魔威!

她心情忽然好了不少,很快便压下了自己的怒火,道,“好,姐姐若真是这么想!算我自作多情!”

说着也不再纠缠,神色匆匆的朝着乔羽凰扔掉那纸包的方向去追了。

清月瑟瑟的站在乔羽凰身后,看了一眼外头过往的下人,有些担心道,“小姐,今晚真的要进宫吗?”

“嗯。”乔羽凰应声,她就不信那个摄政王如此小气,她都不去纠缠他了,他还能主动挑她一个女人的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