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重回十九岁名纤纤

重回十九岁名纤纤

圆圆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回十九岁,她名纤纤还是那个又臭又硬的“死女人”!不同的是,她不再恋爱脑上身,不再傻傻的吊死在一棵树上,不再倒贴伪君子真小人——邹易!前世的仇,今生的怨,名纤纤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为了保护家人,为了让邹易这个真小人的真面目曝光,她必须要强大起来,最好找个强有力的靠山。

主角:名纤纤,傅玦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名纤纤,傅玦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回十九岁名纤纤》,由网络作家“圆圆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回十九岁,她名纤纤还是那个又臭又硬的“死女人”!不同的是,她不再恋爱脑上身,不再傻傻的吊死在一棵树上,不再倒贴伪君子真小人——邹易!前世的仇,今生的怨,名纤纤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为了保护家人,为了让邹易这个真小人的真面目曝光,她必须要强大起来,最好找个强有力的靠山。

《重回十九岁名纤纤》精彩片段

名纤纤重生了,又回到了19岁那年。

她上一世是被丈夫邹易亲手送进监狱的,受尽折磨两年,惨死狱中。

原本疼爱自己的哥哥和父母,也都被邹易害死。

脑海里又浮现邹易那张脸,他单手揽着林梦晴,阴狠的盯着名纤纤。

“就你这死人样,倒贴给我,我都不要,你又臭又硬,和棺材里的女尸又什么分别!”

又臭又硬

这四个字犹如尖刀一般扎进名纤纤的心脏里。

突然,车子一个急停,追尾了前面的一辆宾利。

名纤纤手扶着方向盘,只觉心里窒息的疼着。

直到敲击车窗的声音响起,才唤回了她的意识。

“傅玦?”

她皱眉,随即又摇下车窗,看了眼前面的宾利,确实是他的车。

傅玦,南陵城的太子爷。

传闻他是傅家的私生子,母亲刚生下他就去世了,从小养在爷爷身边,更是受尽了冷眼苦楚。

如今白手起家,前段时间,更是一夜颠覆了南陵的天,拿下了整个傅家。

“名小姐,名家不至于连个司机都请不起吧?”

傅玦单手搭在名纤纤的车门上,回过神,竟是被那张脸,惊艳了一番。

以往的名纤纤,顶着一头厚重的刘海,夸张的眼影眼线,整个人的五官都模糊的看不清楚。

听说是因为邹易喜欢,特意这么化的。

今天却披肩卷发,红唇黑发,明眸皓齿的模样,清冷非常。

“太子爷这容易出车祸的车技,也不应该上路啊。”

傅玦微微一怔,名纤纤今天说话,也有些不一样了。

往日,她最是温柔活泼,全南陵的人都知道,她是要嫁给邹易做少奶奶的。

可今天,说话冰冷带刺,还飙车。

“怎么?被邹易甩了?”

黑眸从她身上流转,薄唇微扬。

“说吧,怎么赔!”

她下车,一袭红裙落地,精致的高跟鞋,衬得整个人更是修长曼妙,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冷气,清媚的感觉,却更是吸引人。

“我这可是宾利,名小姐,你说怎么赔?”

傅玦目光一滞,幽深的眸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愫,随即消失不见。

“那......太子爷觉得,把我赔给你怎么样?”

名纤纤往前一步,手指轻轻勾起傅玦的领带。

一颦一笑,明艳动人。

她可不是开玩笑,跟着前世的记忆,在这里等了一个下午,才撞上了傅玦的宾利的。

前世,婚礼的前夕,名纤纤接到一个电话,说要来抢婚,问名纤纤,要不要和他走。

后来,名纤纤才知道,那是傅玦的,虽然不知道傅玦为什么会选择她。

可是......现在傅玦,是她复仇的唯一筹码。

再说了,这个老公......看起来也还不错嘛。

“看来是真被邹易甩了啊,急着找下家?”

傅玦笑了,盯着名纤纤的目光多了几分异样。

“太子爷不会害怕得罪邹易,不敢要吧!”

名纤纤身子又往傅玦那边靠了一些,勾起个颠倒众生的笑来。

“能让我傅玦怕的人,还没出生呢!”

傅玦冷笑,单手揽住名纤纤的腰,长指轻轻划过她的脸,“名纤纤,你可想好了,别忘了,我是什么样的人!”

“当然,太子爷可以着手准备,二十号,来我家提亲。”

名纤纤微微仰头,修长**的脖颈在阳光下显得更是精致诱人,傅玦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黑卡。

“聘礼。”

名纤纤看着他指尖夹着的黑卡,眉梢轻挑,伸手接了过来。

“干嘛不等二十号再来下聘?”

“怕你反悔啊!”

傅玦收回手,长指在裤边蜷着,薄唇微抿,面色深沉。

名纤纤冲他微微一笑,转身上了车。

“对了,还没恭喜傅少爷,成功掌权傅氏家族呢,恭喜恭喜啊!”

手中黑卡从他面前轻甩而过,红唇微勾,脸上的血渍让她多了一丝妖娆破碎的美感。

话音刚落,她便开车走了,留下一阵扬起的尘土。

傅玦站在原地,黑眸深邃又带着些许魅感。

突然,一阵手机**打断了她的思绪。

名纤纤瞥了一眼手机屏幕,“邹易”两字亮的刺眼。

攥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红唇抿了又抿,才努力让自己不把电话挂了,接通蓝牙,“喂?”

“阿纤,回来了吗?”

电话那头传出了一个温柔儒雅的嗓音。

名纤纤听着,眸光逐渐深沉,面色冷淡,说出的话却很是温柔乖巧。

“回了,我今天在山上给你求了平安符,和......”

名纤纤住了嘴,盯着车上挂着的“早生贵子”,满眼都是讽刺。

上一世婚后,邹易一直跟她说想要个孩子,可他们一直怀不上,直到后来她才发现,邹易默默让她吃了十年的避孕药。

这就是你说的想要个孩子?你想要的,是跟林梦晴的孩子吧?

“纤纤?纤纤?”

电话那头的声音唤回了名纤纤出游的思绪。

“我这会儿在路上,不方便接电话,我回去了再说吧。”

名纤纤柳眉紧皱,没等邹易再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伸手拽下车前挂着的二人合照,撕得粉碎扔到了一旁。

上一世的今天,她上山为邹易祈福。

而邹易却和林梦晴在邹家厮混。

实在是名纤纤太蠢,她不但不信,还去质问邹易。

最后邹易简单两句就哄的名纤纤跟着转,开除了女佣,从此便更加肆无忌惮。

一想到这里,名纤纤就又气又恨,气自己的愚蠢无知,恨那对狗男女的不知廉耻。

邹易,那个名纤纤已经死了,我今天......给你个惊喜,好不好?

名纤纤微微勾唇,眼中尽是冷漠。

一脚油门冲了出去,在路上扬起一阵尘土。

很快,跑车倏地停在了邹家门口。

名纤纤从车上下来,下颌微扬,视线扫过这个熟悉的地方,心中怒火暗涌。

这时候,他们两个应该开始了吧?

 


她知道邹家的密码,刚一进门女佣就迎了上来。

“名小姐,您怎么来了?”

名纤纤看了她一眼,眼神游移,面色微红,怕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声音吧?

“名小姐!”

另个女佣微微躬身,同名纤纤打招呼。

名纤纤记得她,好像是叫南笙。

她前世偷偷告诉自己邹易和林梦晴的事情,自己不但不领情,还出卖了她。

冲进去的时候,邹易和林梦晴脸上的潮红都没褪下去呢。

她这个傻子,居然还不信。

名纤纤扫了俩人一眼,抬腿就往里面进。

“我来找邹易。”

“这......名小姐,先生不在家。”

女佣犹豫道。

南笙却过来,冲着名纤纤使眼色,顺道将名纤纤拉在了一旁。

“名小姐,邹先生配不上你的,他和林小姐不清不楚的,您还是通知家里退婚吧!”

名纤纤回头看着南笙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一阵感动。

给了南笙一个放心的眼神,越过她,径直朝里面走去。

“不会吧?明明邹易跟我约好了我来找他啊?”名纤纤故作惊讶,“我去他房间看看吧。”

没等女佣再说什么,她已经轻车熟路地走上了楼梯,直奔邹易的卧室。

刚走到门口,名纤纤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名纤纤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佣,尽管她面色泛红,但却没有任何震惊之色,一看就是习惯了。

拿出手机,调好了录像模式,示意女佣开门。

门一打开,不堪入目的场景便映入了名纤纤眼中,耳边围绕的尽是二人的喘息声。

名纤纤弯了弯唇,靠在门边便开始录像。

“晴儿真棒,不像名纤纤那个死女人,还不让碰,不知道是不是有病,要不是为了名家的家产,她那张脸,我一眼都不想看,恶心人!”

听着邹易的话,名纤纤的心里,已然没了波澜。

她上一世,已经听过无数次。

突然,名纤纤开口,“梦晴妹妹真是不错呢。”

“......”

瞬间,房中一片寂静,床上的二人动作一僵,猛地转头,看见了门口笑眯眯的名纤纤。

“啊!!!”

林梦晴尖叫一声,一下子推开了邹易,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

邹易被推了个踉跄,面色变得很是难看,顺手扯过几件衣服遮住自己。

“纤纤你怎么来了......”

“我是不该来,打扰你们做好事了是吧?真不好意思呢。”

名纤纤眸中寒光迸射,唇边一抹冷嘲,让邹易不由得慌了起来。

“纤纤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哦?”名纤纤翻看着手机里的录像,刚刚邹易在意乱情迷时说的话都在里面,下流低俗。

没想到邹易面上温文尔雅,底下竟然能说出这些话来,啧啧啧,她竟然才发现。

名纤纤摇摇头,收起手机,一抬头,邹易已经穿好衣服走了过来。

抬眼瞧见名纤纤,竟是一时间看呆了眼。

她今天和以往,好像有些不一样。

她今天......真的好美。

“纤纤你听我解释......”

邹易伸手就要拉她,名纤纤柳眉微皱,后退两步避开了他的手,“别碰我,真脏。”

“我!”

邹易一噎,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林梦晴也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了,走到名纤纤面前,双眼通红,“纤纤,我跟邹易是真心相爱的,你不要为难他好不好?”

名纤纤瞥了她一眼,面色更沉。

“好啊,我不为难他,那我为难你。”名纤纤微微一笑,“林梦晴,这男人你用的怎么样?”

林梦晴一愣,正要开口,名纤纤打断了她。

“现在跟我说真心相爱,那你当初为什么要介绍给我呢?难道从我手里抢走的男人更香?林梦晴,你怎么跟个流浪狗一样,爱从别人嘴里抢吃的呢?”

名纤纤斜倚在门边,慵懒随意,声音清亮,但却透着浓浓的讽刺。

“纤纤,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邹易眼见林梦晴的一张脸气得煞白,瞬间皱起了眉。

他一开口,名纤纤更是一阵反胃,当着他的面干呕了两声。

“邹易,我现在听你说话怎么这么恶心呢?什么叫我怎么能这么说?难道我不该吗?”

名纤纤的目光瞬间凛冽了起来,“你还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吗?现在是你跟林梦晴厮混,被我捉奸在床,我说再难听的话都是理所当然的!”

邹易一脸狐疑的盯着名纤纤。

她今天的状况感觉有些不太对啊。

以前他说什么都信,哄哄就好了,现在怎么变的这样咄咄逼人。

“名纤纤,你闹够了没有?梦晴,你先回去吧......”

“她不用回去,我回。”名纤纤冷笑一声,“邹易,我看你们应该也不止这一次了,这样吧,婚礼我让位,你们结婚,我们分手。”

分手二字一出口,名纤纤瞬间轻松了许多。

邹易,这只是第一步,我要你一步步的万劫不复。

“什么?!”邹易一愣,“不可以!纤纤你别冲动......我只是一时犯错而已,你能不能不要小题大做?”

小题大做?

名纤纤倏地笑了出来,“滚!”

邹易面色难看地站在原地,名纤纤盯着俩人,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邹家。

邹易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名家。

高档豪华的别墅门口倏地停下一辆跑车,刹车声尖锐刺耳。

车门打开,名纤纤从车里下来,红裙微微飘动,精致优雅,一点都没有刚把自己未婚夫捉奸在床的气愤。

“爸、妈......我回来了。”

她走进大厅,看见沙发上坐着的二人时,眼泪倏然而下。

上一世要不是她眼瞎,轻信邹易和林梦晴,她父母也不会被他们陷害入狱,她也不会最后将邹易视为救命稻草

“纤纤你怎么了这是......”

 


名纤纤的母亲周虞刚剥好个橘子就看见她站在原地掉眼泪,赶紧走了过去。

“你不是去山上给邹易祈福了吗?哭什么呀......不哭了不哭了......”

周虞给她擦擦眼泪,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纤纤,刚刚邹易打电话来,想找个时间一起商量一下婚礼的细节。”

名腾把视线从报纸上挪开,原本冷漠严肃的眼神在看到名纤纤时瞬间变得慈爱了起来。

名纤纤放在腿上的手猛地握紧,面色微沉,犹豫许久后开口道:“爸、妈,我要退婚。”

此话一出,名腾和周虞皆是一惊,“纤纤,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马上就要跟邹易结婚了,你现在说要退婚?!”

纤纤有多喜欢那个邹易他们是知道的,怎么去了一趟山上后回来就要退婚?这不像是她会说出来的话啊。

名纤纤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深吸一口气道:“我认为邹易不适合我,更不适合成为名家的女婿,他不配!”

“你们......这是怎么了?”

“你们自己看吧。”

说着,名纤纤拿出了刚刚的录像,点开,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瞬间回荡在了大厅里。

周虞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没想到邹易竟然是这样的人!”

“就是!”名腾眉头紧皱,“他们竟如此不拿名家当回事!”

名纤纤眨眨眼,瘪嘴委屈道,“而且,我要跟他分手,他还说我小题大做......”

“什么?!”

周虞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把名纤纤给吓了一跳,“妈你怎么了?”

“我以前还觉得那邹易是个温柔稳重的孩子,没想到竟然也是个渣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

名腾眉心跳了几下,伸手拽了拽她,“你不要添乱了。”

转头看着一脸乖巧的女儿,“这种男人不配进我们名家的门,纤纤啊,你就安稳的在家里呆着,这件事情我们解决!”

名腾声音不大,但却让人很是安心。

名纤纤想起了前世的事,鼻子一酸,“不用,爸妈,你们不用插手,这件事,我想自己解决。”

“可是......”

周御和名腾对视一眼,没有同意。

名纤纤看出了他们的犹豫,“爸、妈,邹易的事,我是最大受害者,我有更深的情感波动,只有我来处理,才能让他们万劫不复!”

名纤纤暗暗咬牙,前世邹易带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涌入脑海,手不自觉地攥了起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管了”名腾摸摸她的头,“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解决吧,记住名氏是你最大的后盾!”

名腾直直盯着名纤纤,那双锐利深沉的眼里此时满是严肃。

名纤纤心头一暖,冲他点点头,认真道:“爸,你放心,这一次,我会让邹易把欠我们的都还回来!”

包括上一世的仇,她要一次讨回来!

说完,名纤纤便起身回房。

客厅里,周虞还在骂邹易,而名腾望着名纤纤回房的背影,眉头微皱。

他们这女儿,可是变得大不一样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名纤纤看着傅玦给她的那张黑卡,表情严肃,长指无意识地翻转着卡片。

“傅玦......”

这个男人太厉害,也太神秘了,让他成为自己复仇道路上的垫脚石,真的可以吗?

不过......名纤纤目光猛地坚定了起来,只要能毁了邹易,她什么都不在乎!

很快,名纤纤收拾出门,开车去了南陵最大的奢侈品商场。

“这几套都给我包起来。”

名纤纤站在收银台前,随意点了几套服装。

导购都知道她是名家大小姐,也不敢怠慢,手脚麻利的把衣服打包拿了过来。

“对了,你们看看,这张卡能用吗?”

名纤纤正准备刷卡,视线落在了钱包里那张低调的黑卡上,鬼使神差地把它递给了收银员。

收银员接过卡,面上表情更是恭敬,“名小姐,这张黑卡是我们商场**发售给至尊VIP客户所有的,无任何额度限制,且享受至尊待遇。”

名纤纤微微一愣,这张卡这么贵重吗?

“刷卡吧。”

名纤纤瞥了一眼卡,红唇微抿,反正傅玦说是聘礼,那就随她刷了。

傅家别墅。

傅玦坐在卧室阳台里的椅子上,翻看着手机信息,看见一笔笔消费支出,淡红的薄唇勾起了淡淡的弧度。

“名纤纤,收了本少爷的聘礼,你可就跑不掉了。”

偌大的卧室里只有一盏落地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映在傅玦身上,清冷又孤寂。

名纤纤从商场扫荡了一番,刚回家就接到了傅玦的电话。

“喂?”

“名小姐,本少爷的聘礼花的可还开心?”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优雅,带着些许笑意。

“挺开心的,不愧是南陵城的太子爷,可真是大方。”

名纤纤打量了一圈眼前的战利品,笑弯了眼。

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尤其是买东西还不用自己掏钱。

“本少想知道,名小姐今日买了五千多万的东西,是做好了什么准备?再开一个商场?”傅玦戏谑地道。

名纤纤眨眨眼,五千多万??她花了这么多吗?

“咳咳,”名纤纤干咳两声,“太子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就当这五千万,买了个扫地机吧。”

“......嗯?”

傅玦显然没理解她是什么意思。

名纤纤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到床头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戒指盒。

“我们合作,你帮我解决邹家,我帮你扫除傅家掌权之路的障碍物。”

说着,名纤纤手腕轻甩,手中的戒指盒便直直飞进了门口的垃圾桶里,发出了“哐当”的声响。

电话那边,傅玦脸色沉了下来。

名纤纤的话说到了重点,他刚拿下傅家,根基不稳,有很多人在暗中妄图伺机而动。

“太子爷,你要知道,名家在南陵也是举足轻重的,帮你,这叫强强联合。”

名纤纤说完后,傅玦安静了许久,正当她以为电话挂断时,电话那头响起了声音。

“名小姐不是一直对邹家少爷爱得深沉么?怎么现在变了态度?”

傅玦说的很慢,名纤纤从中听出了他完全不相信这件事的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