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陆总养妻需娇养

陆总养妻需娇养

陌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十年暗恋到最终也没有得到好结果,夏苒在表白陆绎失败后,狼狈逃离。随后,她向爱情妥协,交往了新的男朋友。岂料,男朋友竟是狼心狗肺的渣男,为了利益,把她送上了陆绎的床。夏苒卑劣的以为,自己年少心事成真,却被陆绎手上的戒指晃了眼。明明她已经退步离开了,他竟紧紧相逼!

主角:夏苒,陆绎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苒,陆绎 的武侠仙侠小说《陆总养妻需娇养》,由网络作家“陌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暗恋到最终也没有得到好结果,夏苒在表白陆绎失败后,狼狈逃离。随后,她向爱情妥协,交往了新的男朋友。岂料,男朋友竟是狼心狗肺的渣男,为了利益,把她送上了陆绎的床。夏苒卑劣的以为,自己年少心事成真,却被陆绎手上的戒指晃了眼。明明她已经退步离开了,他竟紧紧相逼!

《陆总养妻需娇养》精彩片段

房门锁死。

黑暗中传来粗重的呼息声。

夏苒转过身,便对上了一双冷黑如夜潭的眼眸。

只一瞬,一股强硬到不容悖逆的力道把她推按在墙上。

她下意识地想叫,却被男人捂住了嘴,叫不出来。

男人的手掌厚实滚烫,带着薄茧。

夏苒想挣扎,但她的力气在男人的强势下微不足道,意识渐渐模糊……

第二天清晨。

夏苒清醒过来,身体不适让她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昨天男朋友陆文宇说提前给她过生日,见面后,她喝了几口饮料,就觉得头晕眼花,身体也一阵一阵的难受,然后就被带进了酒店。

此刻她再傻也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好个陆文宇,居然敢算计她。

怒火涌了上来。

夏苒猛地睁开眼睛,看见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身体骤然僵住。

眼前的人,根本不是陆文宇,而是一张熟悉刻骨的脸!

沈绎!

怎么是他?

三年未见,夏苒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没想到会在这里,以这样难以言说的方式再见。

感觉到怀中人盯着他的视线,男人收起手机,垂眼看去,“醒了?”

他的声音带着事后的微哑,磁性好听。

四目相对,夏苒的心脏猛地漏跳了半拍,男人相貌清隽俊美至极,比三年前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更加摄人心魂。

夏苒艰难开口:“怎么是你?”

“你以为是谁?”男人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陆文宇?”

嘲讽的语音落入耳中,夏苒脸色顿时涨红,正想撑着手起身离开,男人却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不容抗拒的压迫感让她呼吸一窒,接着耳边响起男人低冷的嗓音:“那你只能失望了。”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撞开。

一群人乌殃殃地涌了进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她的男朋友陆文宇。

而后面那些人手中的长枪短炮,以及他们挂在胸前的工作牌,显示着他们的身份——记者。

夏苒懵了。

她下意识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可男人不但不放开她,反而将她揽紧。

有瓜!

记者们兴奋地看向床上二人。

床上情形,是陆文宇想要的效果。

但他想到自己跟夏苒好了一年,连手都没拉上,一团火不受控制地直冲脑门,烧得脑瓜子痛。

好在残存的理智让他没忘掉此行的目的,咬着后槽牙酝酿了一下情绪,看向夏苒身边的男人,装出不可置信的样子:“二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女朋友?”

二叔?

夏苒瞳孔一颤,猛地抬头看向身旁男人。

男人长了双桃花眼,容貌俊美细致,表情淡淡的,总透着股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漫不经心,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模样。

但这世上,能让陆文宇叫二叔的人,只有一个——陆家的继承人陆绎!

传闻前些年,国内排名十强的陆氏集团内讧,面临瓦解,放养在外的陆绎回归,以极端手段清除异己,坐稳陆氏掌舵人的位置。

然后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带着陆氏冲出国门,成为全球商圈不可撼动的巨头。

陆绎一战成名,和他战绩同样出名的,还有他的为人。

据说他暴戾专横,极其心狠手辣,顺者昌逆者亡。

所以,她认识的孤儿沈绎,实际上是陆氏冷血无情的陆绎?

而她,竟然和男朋友的叔叔睡了?

夏苒的大脑被一点点抽空,完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眼前的难堪。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男人伸手过来,连人带被子地把她抱住,揽入怀中,柔声安抚:“别怕,没事。”

昨晚一夜销魂的男人是她男朋友的叔叔,她怎么可能没事?

夏苒要疯了,可喉咙发干,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时,陆文宇用力吸了吸鼻子,似在强忍着被背叛和欺辱的痛苦:“二叔,你回到陆家,所有人都质疑你,排斥你,只有我相信你,崇拜你,没想到你居然做出迷I奸我女朋友的事!”

夏苒心里正乱,突然听见陆文宇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淋下,坐了起来质问道:“陆文宇,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陆文宇给夏苒递了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多嘴。

夏苒的心往下一沉。

陆文宇从初三开始就追着她跑,追着她上同一所高中,进同一所大学。

或许是感动,也或许是想抹掉一直藏在心里的那个人,她答应了陆文宇的追求。

但两人谈了一年恋爱,相处模式仍仅限于一起吃饭散步,连手都没牵过。

陆文宇为这事跟她闹过好几次,因此,昨晚虽然发生了那种事,她下意识地认为陆文宇是想和她亲近一点,才一时糊涂做出那样的事。

可现在,她再天真,也意识到这是陆文宇给陆绎做的局。

只要她配合陆文宇,一口咬定陆绎对她施暴,就能把陆绎送进监狱,而陆氏从此再无陆绎。

打得一手好算盘。

她冷笑道:“陆文宇,你还要不要脸,明明是你……”

可话还没说完,肩膀猛地被陆绎按住,阻止住她后面要说出来的话。

夏苒一愣,只见男人淡淡的抬起眼皮,睥睨了一眼围在床前的众人,寡淡而冷漠道:“闹够了吗?闹够了,滚出去。”

明明声音不大,可却充满了上位者的强势。

在场记者浑身一哆嗦,面面相觑,想走,又舍不得放过眼前的大瓜。

于是都将目光投向了陆文宇。

陆文宇也莫名有些慌,可想到什么似的,又昂首看着夏苒道:“苒苒,不要怕,你告诉大家他对你做了什么,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而且你想想你妈妈,她还需要你......”

夏苒快被恶心吐了。

她从不知道陆文宇竟然如此卑鄙歹毒,竟然用妈妈来威胁她。

妈妈成为植物人已经四年,没有一点转醒的迹象。

昨天陆文宇对她说,医学界顶级专家周喻博士和他父亲是好友,如果她乖乖听话,就把她引见给周喻博士。

没想到,陆文宇说得乖乖听话竟然是这样。

夏苒气得浑身轻颤。

这时,一旁的男人突然转头过来,亲了亲她的头发,似是安抚。

夏苒一愣。

只见陆绎转头看着陆文宇,薄唇轻启,声音淡漠道:“夏苒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她现在是你的婶婶。”


一句话,如同平地惊雷。

众人不可置信的愣住。

夏苒也僵在原地。

求婚?

她什么时候答应了?

还未反应过来,就见陆绎把什么东西套在她的无名指上,接着手被拉出被子,二人紧扣在一起的手指上戴着一对铂金戒子。

夏苒瞬间瞪大了眸子,心脏砰砰直跳。

他竟然随身带着婚戒?

不过,夏岚并不认为这戒指是他为自己准备的。

毕竟十七岁生日的那天,她在陆绎的家门口等了两个小时,只为了跟他说一句,她喜欢他。

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他看着她,却像在看一个笑话,丢下一句:“自作多情得有个度。”就把她关在了门外。

没想到三年不见,他的戒指却以这样的方式套在了她的手指上,还真是可笑。

听见婶婶两个字,陆文宇脸色犹如吃了苍蝇一般憋屈。

他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求婚,若夏苒答应了,他的计划就要落空了!

不行,不能这么认输。

陆文宇黑沉着脸,拼命的朝着夏苒使眼色,用口型比出“周喻”两个字,夏岚不可能不管她妈,她就得站在他这边。

可任凭他怎么暗示,夏苒都对他视若无睹。

夏苒此刻宁愿配合陆绎演戏,也不愿陆文宇得逞!

至于妈妈那边......她相信一定还有别的办法能见到周喻博士。

这一切自然都落在了陆绎眼中。

男人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时间,随即视线扫过在场记者,语气一冷:“今天是我未婚妻的生日,各位这样大张旗鼓地来搅局,想清楚后果了吗?”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震慑力十足。

众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你,我的好侄子。”

陆绎眸光陡然锐利,一字一句看似漫不经心,却暗藏杀意:“我知道你也在追求夏苒,可她已经是你的小婶婶。你如此诬陷她,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说着,他冷不丁抬眸,压着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字从喉间滚出:“还不滚!”

陆文宇顿时冒出冷汗,几乎站不稳,他满心不甘,偏偏又说不出什么来反驳。

在场的记者见状,冷汗涔涔,心中一阵后怕。

陆绎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不敢再呆下去,连忙一边赔着不是,一边往外退。

陆文宇心中气的咬牙,明明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功亏一篑!

记者走了,陆文宇闹不下去了,狠狠瞪了夏苒一眼,也走了。

顿时,偌大的套房里只剩下夏苒和陆绎。

夏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还被男人抱在怀里,耳朵一热,慌忙离开了男人的怀抱。

“原来,你不姓沈。”她站在床边,垂眸淡淡道。

陆绎对她的话并不意外,剑眉微挑,没说话。

见男人没有解释的意思,夏苒也没说什么,摘下无名指上的戒指还给他:“戒指还给你。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生日。”

谁知,男人没接戒指,掀了掀眼皮,低沉的声音不容置疑:“送给你,就是你的。”

说完,便自顾自穿着衣服。

夏苒有些错愕的看着他。

什么意思?这戒指他不要了?

男人低着头,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正慢条斯理的扣衬衫的纽扣,认真专注。

堪比模特的身材高大英挺,如同行走的荷尔蒙,长相又太过出色,明明很普通的动作,他做出来都极为优雅性感。

套上黑色西装,男人深邃如海的双眸淡淡扫了夏苒一眼,随即迈着大长腿离开。

还和以前一样,一句再见都不会给她。

夏苒低叹一声,把自己收拾干净,看向凌乱的大床。

回想起昨晚的抵死纠缠,再想到之前的那场闹剧,夏苒脸色由红转白,一层薄雾涌上眼眶。

小的时候,有人欺负她,沈绎就会挡在她身前,就算被打到遍体鳞伤,也不后退一步。

因此,即便他对她从来不曾有一句好话,哪怕说她是个灾星,见她一次倒霉一次,让她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她还是追着他跑。

即便是十七岁生日被他关在门外,都没想过放弃,直到他的邻居大妈问她:“你拖着个植物人妈,还整天纠缠人家小伙子,到底是要干嘛?是不是要毁了他?”

那些话字字诛心。

她不再出现在他面前,用行动告诉他,她不是没脸没皮的人。

可是,她花了三年时间,才勉强重塑起来的自尊心一夜之间支离破碎。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是酒店前台打来的退房电话。

夏苒起身穿好衣服,退了房。

妈妈还在住院,她还在读书,到处都需要钱,她没有时间在这里多愁善感。

有一个报酬颇丰的小品牌广告,让她今天过去试镜,她不想错过。

至于陆绎,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三年前,她选择放下,以后和他也就不会再有交集。

夏苒深吸了口气,调整好情绪,走出房间。

......

夏苒刚走出酒店,就被陆文宇拦住。

“啪!”

猝不及防,她被狠狠地煽了一个耳光,半边脸火辣辣的痛!

夏苒不假思索地一巴掌煽了回去。

陆文宇抓住夏苒打回来的手,愤怒地质问道:“你刚刚怎么回事?只要在记者面前装个委屈,然后再去医院做个检查,就能帮我把他赶出陆氏。这么简单的事,你居然不肯帮我!”

“你们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陆文宇,我瞎了眼,没看出你是这样的人渣!”夏苒冷笑。

“我人渣?那你呢?平时装得跟圣女似的,结果一到床上就犯贱!我看你连姓什么都忘了,还口口声声说为了你妈什么都能做,结果呢,还不是下贱攀高枝!”

夏苒气得手指微颤。

这人把她害得那么惨,竟然还说得出这样无耻的话。

见过恶心的人,却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夏苒手指掐进掌心,强忍着胃里涌上来的吐意,一句话都不想再说,用力一脚踹向陆文宇的膝盖。

陆文宇痛得大叫了一声,放开夏苒的手腕。

夏苒趁机转身就跑,迅速拦下一辆的士,开门上车。

“师傅,快开车。”

等到车子融入车流,夏岚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夏岚拿起一看,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又要交费了。

夏苒让司机改道仁和医院。

她原本有个不错的家庭,父亲是科学家,妈妈是舞蹈演员。

可是在她十五岁的时候,父亲突然失踪,警察上门,才知道父亲的试验室出了问题,丢下她们母女卷钱跑了。

妈妈拿出所有的积蓄,甚至卖了房子,也填不上父亲欠下的债,债主频频上门。

屋漏偏遇连夜雨。

就在母亲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发现她深爱的丈夫,早在十几年前,就出轨她的闺蜜李雪梅。

而且,李雪梅在丈夫失踪的前一周,带着他们的女儿李思思,去了国外。

丈夫的背叛压断心中最后一根稻草,母亲跳楼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的治疗费,不是十五岁的她能够承受的。

主治医生帮她弄了众筹,一位贵人通过众筹平台联系上她,不但解决了母亲的医疗费,还资助了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她一直想当面感谢那位贵人,可一直没有机会。

很快,车便到达医院,夏苒抽回了思绪。

到了住院部,听见护士喊了一声:“15床病人醒了。”

妈妈醒了?

夏苒激动的追着医生护士,飞奔向母亲病房。

“周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恭喜,你妈妈醒了。不过她记忆有些混乱,你多和她说说话,帮助她恢复。”

“谢谢,谢谢医生。”夏苒喜极而泣,一个劲给医生鞠躬。

等医生和护士离开,夏苒去打了一盆热水,坐到床边。

母亲看着她,嘴角微弯,笑得很温柔。

夏苒心里暖洋洋的,一边给母亲洗脸擦手,一边跟她说话:“妈,你这一觉睡得可真久,我都我大二了,是你喜欢的京大。”

母亲抬手。

夏苒凑上前,让母亲能摸到她的头。

“都大二了,你小姨还好吗?”

小姨六年前死于车祸,母亲这是不记得了?

“小姨挺好的。”母亲刚醒,夏苒不敢刺激她,顺着她的话,挑和小姨有关的人往下说:

“妈,你还记忆沈绎吗?你以前总说他长得好看,还挺喜欢他的......我今天看见了他了,他长得更好看了。不过,他现在不姓沈,改姓陆了,叫陆绎。”

小姨是红星福利院的院长,她儿时,爸爸妈妈没空照顾她的时候,就会把她送去福利院,交给小姨照看。

她在那里认识了沈绎。

沈绎虽然是孤儿,但长得斯文白净,单看外表,妥妥的纯良少年,大人们都喜欢他。

可实际上,他孤僻又凶残,整天跟人打架,每天身上都带着伤。

他又坏又痞,自然不待见她这种乖乖女,对她向来爱搭不理。

可她就跟着魔了一样,任由那样坏的他,在心里刻下一道又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夏苒想到那时的陆绎,不由得有些愣神,忽然感觉母亲抚摸她的手停住。

抬起头,看见母亲脸上的温柔笑意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怒到极点的狰狞。

夏苒从来没在母亲脸上看见过这样的表情,吃了一惊,小心地去摸母亲的脸。

“妈,你怎么了?”

母亲没有回答她,紧紧地盯着她:“你跟害死你小姨的凶手在一起了?”

“什么凶手?”夏苒大脑有些跟不上母亲的节奏。

夏苒的茫然像按开了母亲情绪的一个开关,母亲压制着的怒气瞬间爆发,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恶狠狠地道:“你忘了那小子怎么害死你小姨的?忘了陆家的人怎么逼得我们母女走投无路?”

“妈,你在说什么?谁害了小姨?”夏苒惊出一身冷汗。

小姨死的时候,夏苒才十四岁。

她只知道小姨死于车祸,并不知道那场车祸背后,还有没有其它隐情。

后来家里出事,上门要债的人很多,姓什么的都有。

母亲说的这些,她从来没有听说过。

然而,正因为没有听说过,冷不丁听见,那些话便像从天而降的千斤巨锤,一字一句重重砸在她心坎上,让她有些透不过气。

夏苒脸色慢慢转白,死死地盯着母亲,想从母亲脸上看到她想要的答案。

可是母亲答非所问,情绪越来越激动,扯着她的头发,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在她身上。

“你就这么喜欢那小子,就非他不可?那你杀我呀,杀了我,你想怎么跟他一起就怎么跟他一起。”

夏苒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医生赶来,示意她不要再刺激病人。

夏苒不敢再问,强压下内心的恐惧,轻轻抱住母亲,柔声轻哄:“妈,我早就不喜欢他了,没有跟他在一起。”

母亲停下打骂,盯着她看:“真的?”

“真的。”

“你发誓,永远不见他。”

“我发誓,我不会再见他,永远都不会。”夏苒认真地发了个誓。

母亲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情绪渐渐平稳,放开她的头发。

夏苒扶母亲躺下,医生给母亲注射了一支镇定剂。

等母亲睡着了,夏苒捡起地上的洗脸盆,忧心忡忡地跟着医生走出病房。

“医生,我妈妈她这是怎么了?”

“她应该是精神上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去联系精神科的专家,给她做个检查。”

“谢谢医生。”

夏苒回到病床边,给母亲掖好被角。

小姨的事,已经过去太久,她不知道能找谁问情况,但父亲留下的债务是卓律师经手处理的。

拿出手机,点开卓律师的微信号,输入:卓律师,能问您点事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