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小毒妃一口一个我不敢

小毒妃一口一个我不敢

凤舞精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若瑾原本是来为王爷夜瑾骁治病的,可等她再睁开眼,自己竟然爬到了他床上,还和他发生了少儿不宜之事。从此,有了亲密关系的两人莫名其妙形成利益链,她帮他清理体内的毒素,他大发善心留她一命。于是,苏若瑾以医女的身份留在了夜瑾骁的王府。可随着接触,苏若瑾发现对方看她的眼神变了!

主角:苏若瑾,夜瑾骁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若瑾,夜瑾骁 的武侠仙侠小说《小毒妃一口一个我不敢》,由网络作家“凤舞精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若瑾原本是来为王爷夜瑾骁治病的,可等她再睁开眼,自己竟然爬到了他床上,还和他发生了少儿不宜之事。从此,有了亲密关系的两人莫名其妙形成利益链,她帮他清理体内的毒素,他大发善心留她一命。于是,苏若瑾以医女的身份留在了夜瑾骁的王府。可随着接触,苏若瑾发现对方看她的眼神变了!

《小毒妃一口一个我不敢》精彩片段

夜瑾骁一觉睡醒,见到自己怀中躺着个陌生女人,与此同时,脑海中还出现许多“不堪入目”的片段。

该死的!

这个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趁他寒毒发作睡了他!

守身如玉二十载,本想将最美好的东西留给挚爱之人,岂料今却失于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满目寒芒的瞪着怀中人,这会只能瞧清楚半张脸,脸很小,小到只有他的巴掌大。

至于长相吗......就一个字,丑!

连他府里最下等的婢女都比她要好看十倍百倍,哦不对,应该是千倍万倍才是。

他居然被这么个货色给睡了!

夜瑾骁痛心疾首,一股老血在喉间冲涌,两排大白牙咬得“咯吱”作响。

半刻也不想再多看她,移动视线的过程里却有意外收获:她的耳垂下方与脖颈交汇处存在异常。

心下了然,当即出手,一揪一撕间,一张逼真的仿真皮面具到手。

峰回路转,被他卸下面具的女人真实的面庞清灵如水,优美如画,非常非常的清纯靓丽。

瞧得夜瑾骁呆愣另愣的,半响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他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一个从小到大阅尽无数美人的男人,竟会为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失态!

实在太不应该。

且说她,会是谁的人?

难道是她?

再不然......亦或是太子?

一想到眼前的美人乃是别有用心者安排来的细作,夜瑾骁遂狠狠心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睡相酣甜,嘴角依稀还含着淡淡笑意的女人一脚踹下床。

苏若瑾由梦中痛醒,吓了一大跳,仰着脑袋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困意顿消,眼里只剩惊艳:

面前一个画中仙魁一样样的男人,五官俊朗绝伦,剑眉入鬓,凤眸灿若星辰,挺鼻如峰,性感薄唇薄得洽好,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扑过去咬上一口的冲动。

几乎同时,有关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既活色生香又疯狂至极的情景,让苏若瑾面红耳赤的当儿忙用手掩面。

我的个乖乖!

那个贯以禁欲女神自喻的她,大概、不过只是从前面对的诱惑不足吧!

事实证明:一旦是她喜欢的菜,什么矜持呀?怯弱呀?大抵上都成了浮云。

所以,若要论昨夜之事当怪谁?自然得怪这个男人长得太特么秀色可餐了。

女子一脸花痴的样子,令夜瑾骁脸黑如锅底,周身寒意四溢,眸子中仿佛有成千上万柄锋刃照准了她,誓要把她刺出个千疮万孔来。

感受到风雨欲来的苏若瑾,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心虚的挤出一丝笑意:“那个......壮士勿恼,且容小女子给你捋捋事情的前因后果。”

死到临头还想狡辩!

夜瑾骁面无表情,大手出其不意掐住对方脖子,声音好听却也十二分的冰冷:“你是何人?又受谁的指派?”

呃?受谁的指派?

苏若瑾愕然的看着他,男人的目光凌厉阴鸷,周身散发出一种令人惧怕的威压感。

苏若瑾强作镇定之余,想起昨晚他俩在一起之前的重要细节:分明是这个男人的属下去她医馆许重金请她出的诊!


二百两银子耶!

她为此踏上了男人属下驾驶的马车,从而进了他们事先安排好的圈套里。

犹记得她是在给男人诊脉的时候,他的属下乘机悄悄离去,将她和寒毒发作正痛不欲生的他一起反锁在这间屋子里。

然后没多久,她就见到有许许多多的白色烟雾自不同方向的窗棂那涌了进来。

待她发现不对劲时,意识已经失控。

任她自持力再好,也抵不住浓度翻了倍的迷、情散,等同于在干柴与烈火中额外又洒了大量燃油,神仙亦把持不住!

这是哪个龟孙子想的损招?待姑奶奶脱险,定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不过,眼下最紧要是先应付了这个怒狮一般的男人,其余后面再作打算吧!

忍着喉咙的不适感,苏若瑾接着道:“那个,你且别恼,此事另有隐情,咱俩都被人算计了。”

夜瑾骁俊脸变了变,寒冷的神情中多了一丝复杂:“你何以这么认为?”

“你若不信,大可将你的人喊进来问一问便知。”

夜瑾骁手头迟疑了一下,松手,苏若瑾摔坐在床沿上。

就听到夜瑾骁沉吼一声:“来人。”

吼叫声让苏若瑾惊了一惊,随即扑向夜瑾骁,用手捂住他的嘴:“等等。”

四目相望,他见到她雪肤上斑斑驳驳,无一席完肤,这还不算,其左肩上似乎还有被咬破的痕迹。

昨夜两人“交战”激烈,她咬了他好几口,他遂以同样的方式还击她。

夜瑾骁尴尬又疑惑:这些都是他干的?与禽兽有何区别?

可某些画面不断在他脑海中重复,仿佛在为事实作证,他不得不接受:还真是他的手笔。

而苏若瑾眼中的他,亦不例外,身上咬痕累累,可想而知昨夜她得多么失控!

夜瑾骁神情复杂中透着淡淡的窘迫,苏若瑾的目光像在欣赏风景:这个男人体形看着清瘦,实质八块腹肌一样未少,就连人鱼线也清晰可见,属于典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一类。

某女不由感慨:难怪自己两世守身如玉,决堤却在昨夜,就这样的极品......处处荷尔蒙外溢,又怎能不令人沦陷。

这时,门外传来有人在压低声量作争执:“姓魏的,休要跑,主意是你出的,要进咱俩一起进。”

“谁要跑了?一起进就一起进,谁不进谁孙子。”

然后就传来了开锁声。

眼看外面的人将要进来,苏若瑾情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整个钻入被子里,钻进去前还不忘从夜瑾骁手里夺过仿真皮面具,另外又将就近一件雪色长袍搂入怀里。

夜瑾骁眼瞅着被子让女人扯走,下意识要把被子扯回,各不相让,被子生生被俩人拽了几个来回后,两人纷纷妥协,将身体朝彼此靠拢。

“哗啦”一声,房门由外向里被人推开,魏江和李元低垂着脑袋战战兢兢出现在夜瑾骁的视野中。

迈入房间后两人默默站在门边,既不敢贸然往里走,更不敢抬头往床上瞎瞅。

仅一眼,夜瑾骁便清楚意识到女人没有说谎,此事真有蹊跷,而策划者定是他最信任的两名亲信无疑。


“说——究竟怎么回事?”

夜瑾骁目光如炬:“如实道来,否则你们俩个的人头都得落地。”

“......”魏江和李元相视无言,眼神交换间,不约而同都吞了口唾沫入腹。

被子里,苏若瑾半刻都未迟疑,先重新戴好面具,又一边悄悄将长袍套上身一边腹诽:这个男人也就生了一副好皮囊,实际骨子里怕就是个嗜血魔头!

不然怎会一言不和,就喊打喊杀的。

“启禀公子,昨夜情况危机......”

李元躬身相告,想说怕王爷毒发弥留之际心有不甘,留下遗憾,八尺男儿临离开这人世依旧为处子之身,谁说不会遗憾的!

对的,奴才和魏江做的没错,说不定王爷知道了实情还得嘉奖我和魏江一番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心眼实诚的李元遂一五一十将情况道出。

殊不知夜瑾骁在得知真相之际,脸色越发的黑沉,恼羞成怒至极抽出头下枕头砸向二人。

魏江眼疾手快,一把接下枕头。

扔完枕头的夜瑾骁回眸,看见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穿了他的袍子,寒眸一敛,再次对她出手。

眨眼间,苏若瑾竟被他抛去了魏江和李元脚下:“人既是你们找来的,就由你们处理,不准留后患。”

苏若瑾挨摔了个七荤八素,两眼冒金星,等到神智稍稍回旋,扭头冷笑着望向夜瑾骁,满是鄙夷:

不准留后患!本姑奶奶倒想看看我们谁才是那个等着待宰的羔羊。

看着这样的她,夜瑾骁心下一凛,很快就觉眼前一黑。

与此同时,苏若瑾不敢掉以轻心,调转头即朝魏江和李元一扬手,藏于手心中的另一半药沫散开。

二人紧跟着也“噗通、噗通”栽在地。

怕再有人前来,心细如苏若瑾,忙跑去将房门反锁,然后找到她的医药箱,由里翻出来一把手术刀,跑回床前。

盯着那张美得让人无可挑剔的俊脸,嘴一撇:姑奶奶两世为人,第一次居然会献给你这么个不可理喻,似人命如草芥的大渣男。

本想一刀割了他的喉管,因终究于心不忍,改了主意:算了,无论如何自己这条小命不还在吗,那就给他们些相应惩罚算了。

不然......剃了他的头发?

又一想:古代人对头发的重视,好象并不比生命逊色。

视线由他的头顶改移到两眉,嘴角顿时一咧:眉毛短易生长。

雷厉风行,三下五除二,一转眼,男人的两条美眉消失无踪。

想想觉得还是便宜他了,于是抬起手照准他好看的脸蛋左右开弓,一口气连扇不计其数下,直到手扇疼了才罢休。

教训完主人,就当轮到两个奴才,遂转身又去到躺在地上的两人身旁,毁人清白这么歹毒的馊主意都想得出来!

且险些搭上了她的小命!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主仆仨都不是啥好鸟。

今天姑奶奶就要让你们记住:不是所有女子都那么好惹、好欺负的。

苏若瑾一边口中碎碎念,一边毫不留情出脚,不遗余力,脚脚都朝二人脸上踩踏。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