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逃荒后我开始种田

逃荒后我开始种田

东风玉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就算了,苏晓彤还赶上了饥荒之年,吃不饱穿不暖,带着柔弱母亲、胆小妹妹和可怜弟弟一起逃荒。这一路危险重重,他们一家孤儿寡母毫无保障。幸好苏晓彤手握空间,有底气保护家人的安危。于是,她借用前世中西医术,为母亲治病,替自己解毒,还误打误撞救了一个美男。而且,美男竟是太子!

主角:苏晓彤,赵锦川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晓彤,赵锦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逃荒后我开始种田》,由网络作家“东风玉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就算了,苏晓彤还赶上了饥荒之年,吃不饱穿不暖,带着柔弱母亲、胆小妹妹和可怜弟弟一起逃荒。这一路危险重重,他们一家孤儿寡母毫无保障。幸好苏晓彤手握空间,有底气保护家人的安危。于是,她借用前世中西医术,为母亲治病,替自己解毒,还误打误撞救了一个美男。而且,美男竟是太子!

《逃荒后我开始种田》精彩片段

凤璃国天启三十三年农历七月,宜州城,破。

百姓们惶恐万分,纷纷奔走相告。

“不好了,宜州城破了,戎羌人打进来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据说太子殿下遭人偷袭,如今下落不明;秦王殿下退守泗州城,已经放弃咱们宜州城的百姓了。”

“大家赶快逃吧!等戎羌人打到咱们村里来,大家就是想逃都没命逃了。”

消息传到渔湾村各家各户,苏晓彤惊得从床上坐起来。

母亲和妹妹一大早就去偏坡那边开荒还没回来,她得赶紧去找人。

传达消息的村民离开院子,她才五岁的弟弟苏江河就急急忙忙地推门进来。

“姐姐,怎么办?娘和二姐还在很远的偏坡上开荒,可是,奶奶都在催促大家收拾东西了。”

额头有伤,苏晓彤抚了抚额,随即穿鞋下床。

“江河,你去紧紧地跟着三叔三婶家的苏江海,他在哪里,你就在哪里,姐姐去把娘和你二姐找回来。”

苏江河瘪了瘪嘴,带着哭腔道:“里正大伯让人给奶奶说一个时辰后,大家就出发先去山里。若是一个时辰后,你还不回来,奶奶又让大家走,那可怎么办啊?”

苏晓彤了解他的担忧,伸手握着他孱弱的双肩,鼓励道:“江河乖,如果那时姐姐还没把娘和你二姐找回来,那你就先跟着他们去山里。等姐姐找到娘和你二姐,就带着她们一起来找你。”

苏江河更担忧了,“那我们都走了,你怎么找到我们呢?”

苏晓彤安慰道:“你放心,姐姐自有办法找到你,相信姐姐。”

她倒是想把苏江河带着,奈何她头上有伤,自己都有些自顾不暇,就只有先把苏江河放在家里了。

苏晓彤说罢出门去,临行前瞥了一眼三叔三婶那边敞开的房门。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结合原主的记忆,她很快就将自己融合了进来。

说来,若不是原主摔了一跤,致使脑袋流血过多,她也不会苦逼地在床上躺着养了三天。

村里,各家各户都在收拾东西,气氛异常地紧张。

开始还没有任何征兆,等到消息传来,城都封了,而这里是戎羌人都已经把宜州城攻破了。

蝗虫过后,宜州城范围内连续两年颗粒无收,若不是靠朝廷救济,这两年恐怕得饿死不少人。

大概戎羌人就是看凤璃国天灾不断,以为机会来了,便不再满足于以前试探性地小打小闹而大举进攻,想趁机掠夺凤璃国的国土。

强敌入侵,百姓的命就跟蚂蚁一样任人拿捏。

这种情况,想要活着,就得靠自己了。

苏晓彤出了村子,便朝远处的偏坡跑去。

路途遥远,一来一去得费一个多时辰的时间。

她加快速度,最好能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回来,届时就可以和村里人一起走了。

心中计算着,她紧赶慢赶的,花了不到半个时辰,终于赶到偏坡上。

哪知,她放眼望去,竟是找不着母亲和妹妹了。

“娘,小苹......”


母亲和妹妹的锄头还在地里,苏晓彤观察了一眼自家开的荒地,眉头一皱,便顺着足迹钻进相距不远的林子里。

林子里平时没有人进,这会往里一走,就能看到许多被人踩踏过的草丛。

寻着足迹,她边跑边喊:“娘,晓苹......”

“姐姐,姐姐......”

是苏晓苹的声音。

苏晓彤判断一下声源的方向,更是加快速度。

盏茶之后,她就远远地看到了这样一幕------

苏晓苹抱着母亲赵冬月蜷缩在一棵树下,惧怕地看着离她们不远的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一脸的猥琐,宛如畜生一般边脱衣服边朝她们走去。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苏晓苹拿着一根没多大威慑力的棍子,不住地挥舞。

“娘,晓苹。”苏晓彤迅速奔到她们身边,看到两人还安然,她不禁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苏晓苹冷不丁地见到她,赤红的眼睛瞪大,失声痛哭道:“姐姐,我叫你不要来。”

显然,适才苏晓彤只注意到了她的喊声,并没去在意她后面的叮嘱。

那两个猥琐男瞧见苏晓彤,其一人露出龅牙,笑着调侃道:“哟!这不是苏家那个出了名的丑八怪吗?”

说苏晓彤丑八怪,乃是苏晓彤左边脸上有一块巴掌大的红斑,受那块红斑影响,不管苏晓彤的五官如何的精致,在旁人看来,都是丑八怪一个。

苏晓彤还没仔细看过自己的脸,不知道丑成啥样,但她知道原主为此自卑懦弱,时常躲在家里,很少在旁人的面前露脸。

面对那人的奚落,她眸色一凛,唇齿轻启,冷沉地反问:“那又怎样?”

“哈哈哈......”那人大笑不止,且拿手指着苏晓彤,朝旁边人道:“李哥,你看,这丑八怪还挺泼辣的,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嘛!”

那个被称之为李哥的男人道:“这个倒是丑,不过好在年轻,既然送上门来了,那咱哥俩就勉强尝尝味道呗!”

“哈哈哈......”

两人蛇鼠一窝,达成协议后更是笑得一脸的猥琐。

苏晓苹在地上担忧地哭着道:“姐姐,你快跑。他们是大水村的李赖子和张麻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那所谓的“什么事”,她虽然只有十二岁,也是知道会发生啥。

苏晓彤瞥她一眼,不见赵冬月有动静,问道:“晓苹,娘怎么了?”

苏晓苹伤心地抹泪,“娘刚刚为了保护我,被他们踢了一脚,摔倒时头撞到树上,昏过去了。呜呜呜......爹说了,娘经常头痛,要我们照顾好娘,可是我都没把娘照顾好。”

苏晓彤咬了咬牙,目光转到那两个男人的身上,一字一句地道:“竟敢打我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李赖子嘻嘻哈哈地走过来,“丑八怪,你还挺辣,够味。”

眼看他逼近了,苏晓彤的拳头一捏,朝苏晓苹嘱咐道:“晓苹,闭上眼睛,不准看。”

真是不管戎羌人有没有打进来,这些人都坏到了骨子里。今日,她若是不赶过来,母亲和妹妹将会发生什么,简直不敢想象。

“啊?”苏小苹不明就里。

哪知,苏晓彤才说完话,人便奔过去,一拳打到李赖子的鼻子上。

“啊!”李赖子吃痛叫喊,同时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只一拳,他的鼻子便止不住地流出血来。

张麻子目睹苏晓彤的狠辣,顿时变了脸色,“来真的啊?你个丑八怪,我看你才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他没有啥怜香惜玉之心,特别是看苏晓彤的脸上顶着那么一块红斑,他就更是看苏晓彤不顺眼了。

因此,李赖子才摔倒,他手中的匕首就朝苏晓彤捅过去。

眼看那匕首要捅到苏晓彤的身上,苏晓苹吓得大惊失色,“姐姐......”


说时迟那时快,苏晓彤一个反转,不仅巧妙地避开了张麻子的匕首,还顺带使出一个小擒拿手,麻利地将张麻子的匕首夺下来。

没了匕首,张麻子吃惊之余,赶紧改用拳头攻击。

他人高马大的,拳头就有沙包那么大,被他一拳头打在身上,骨头都得断两根。

苏晓苹看得唏嘘,呼吸都慢了一拍。

然而,张麻子非但打不着苏晓彤,还被苏晓彤一脚踢得倒飞出去。

苏晓苹不可思议地捂着嘴巴,心“砰砰砰”地跳过不停。

一击成功,不等那两人还手,苏晓彤捡起林中随处可见的枝干,便“噼里啪啦”地打在那两人的身上。

盏茶之后,苏晓彤累了,蹲在两人的身边,宛如地狱幽灵般盯着两人,而她的身上也散发出嗜血的杀气。

“如果我不及时赶来,你们刚才是不是就想毁我娘和妹妹的清白了?”

这年代,清白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何等的重要?这两人纯粹就是想要她母亲和妹妹的命。

胸中愤怒如滔滔江水般袭来,她牙齿一咬,匕首便猛地在张麻子的腰下划去。

“啊------”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霎时从张麻子的口中冲出,惊起林中鸦雀无数。

任凭张麻子如何的人高马大,下面被割,那种锥心刺骨的痛也是让他难以忍受。

李赖子看到苏晓彤毫不犹豫地下手的模样,吓得心肝儿发颤,“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说着,他用手撑在地上,不住地往后退。

“饶了你?呵!”苏晓彤冷笑一声,匕首一转,同样给他来一下。

“啊!”李赖子条件反射地捂住下面,痛得撕心裂肺地惨叫。

面对二人的惨状,苏晓彤面不改色地奚落道:“不是想要对女人行不轨之举吗?”

“你,你......”张麻子瞪着苏晓彤,仿佛见到恶魔一样,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他两人本就长得歪瓜裂枣的,露出这样嘴脸,更是面目可憎。

实在是太痛了,他本来挺惧怕苏晓彤的,但他身为村霸,第一次折在别人的手里,而且还是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的手里,他心有不甘,于是,张嘴便威胁道:“丑八怪,信不信我杀了你?”

苏晓彤漂亮的杏眼危险地一眯,“这么说我不杀了你,还会给自己留下后患吗?”

说罢,匕首猛地往他的心口插上去。

“啊!你,你......”张麻子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说杀就杀,下手比他还狠。

他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抽搐两下,便咽了气。

李赖子目睹他的死相,又被吓到了,颤抖道:“别杀我,别杀我,杀人是,是犯法的......”

“呵!”苏晓彤冷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吗?戎羌人打进来了,宜州城的人都跑光了,府衙尚且自顾不暇,那所谓的律法还有用吗?”

为了不给自己留下后患,她拔出张麻子心口上的匕首,又插到李赖子的心口上。

就这么两个混混,还不是她的对手。

“啊!”李赖子疼得龇牙咧嘴的。

他适才和张麻子在山脚下看到苏晓苹和赵冬月的身影,邪念一起,便偷摸着上山来,想占点便宜,哪晓得会这样丢了性命?

那匕首还有用,苏晓彤嫌弃了一把,将其拔出来,在李赖子的破衣服上擦了擦,一个意念,便收入空间。

苏晓苹在后面惊骇又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张了张嘴,却是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苏晓彤想去看看母亲的伤势,不料,才转过身,便与她四目相对。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