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暮色渐沉

暮色渐沉

卧冰求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孟青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拥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她不得不承认,温绍霖的出现不仅打乱了她的计划,还动摇了她早已冷清冷性的心。她觉得自己被引诱了,温绍霖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所以孟青在浅浅尝试接近后,彻底远离他这危险人物。可温绍霖没那么容易招惹,他自然会让孟青乖乖回来找他!

主角:孟青,温绍霖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青,温绍霖 的武侠仙侠小说《暮色渐沉》,由网络作家“卧冰求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孟青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拥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她不得不承认,温绍霖的出现不仅打乱了她的计划,还动摇了她早已冷清冷性的心。她觉得自己被引诱了,温绍霖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所以孟青在浅浅尝试接近后,彻底远离他这危险人物。可温绍霖没那么容易招惹,他自然会让孟青乖乖回来找他!

《暮色渐沉》精彩片段

岭城的习俗是清明节前几天扫墓,孟青则是挑了清明节当天来墓园。

她没买菊花,而是买了一束向日葵,复古的英文包装纸将明黄色的花朵衬的很显眼。她认识的章迟大多数时间都坐在轮椅上,浴在阳光里,看向她的时候脸上也总含着笑意,在她眼里,向日葵或许更合适。

孟青把花束放在墓碑前,目光看向墓碑上的照片,是章迟大学时拍的,他穿着学士服,带着学士帽,看起来意气风发,是何文敏最引以为傲的时候。

照片是何文敏选的,事实上葬礼的一切事宜都由她这个做母亲的操办。

下葬那日天气阴沉,车开到墓园已是下了小雨,何文敏哭的有好几次都差点晕过去,好在身边有人搀扶。

孟青举着伞跟在众人后,一动不动的看着一切,任由何文敏用着各种语言诅咒她,问她为何不下去为章迟陪葬,孟青倒还好,只是何文敏越骂越失控最后还是章显仁呵斥了几句才回过魂来。

何文敏是二婚,据说之前已经有一个孩子,为了嫁给岭城富豪章显仁废了不少心思,最后挺着肚子逼宫成功,而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如今躺在墓园的章迟。

章迟是大学毕业后身体才查出的问题,脊髓病变导致的下肢瘫痪,何文敏急的四处求医,但结果也不能完全治好,章迟的下半生可能都要在轮椅上度过,这对何文敏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打击,最后何文敏没有法子开始求仙拜佛,不知从哪个骗人道士那里听来说可以冲喜,便张罗给章迟安排婚事。

孟青就是这种情况下嫁给章迟的,婚礼办的很是豪华,何文敏花了大价钱,只是婚礼当日作为新郎的章迟脸色不太好。

婚礼结束后,章迟坐在轮椅上开口道:“委屈你了。”

孟青摘下戒指,脱了白色的手套,又把戒指戴上手指,“不委屈,学长,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你。”

最后两人被送入洞房,但洞房里却不止两个人,佣人帮章迟擦洗完才将他抬上床,孟青则是被何文敏叫去书房。

等她回房后,章迟开口问:“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你母亲说,要不是你瘫痪,我绝高攀不上你。让我好好照顾你,章家不会亏待我。”

“那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好好待你。”

只是何文敏找的“冲喜”方法到底是没有用,不到两年时间章迟人就没了,佣人在床边发现壮阳药物的盒子,何文敏便认定是她害死了章迟,即便孟青当时人在外地出差不在岭城。

四月初的日头还不算烈,墓园有些阴冷,孟青穿着黑色毛衣透风不禁打了个寒战,她蹲的有些久,起身时脚底却发麻一时没站稳往旁边倒去。

身边突然有人伸手将她扶住。

这让她吓了一跳,顾不得脚麻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这才看清刚刚扶她的人,是个身形硕长的男人。

孟青定了定神,开口问:“你是谁?”

男人不回反问:“你又是谁?”

他的嗓音很好听,像是刚抽完烟而导致沙哑磁性的质感。

孟青别开眼看向墓碑上的人,“他是我丈夫。”

男人传来一丝轻笑,在安静又肃穆的墓园里显得格外突兀。“哦,是来是弟妹啊。”

孟青原先以为来人是章迟的同学或者朋友,却没曾想是同母异父的哥哥,何文敏嫁给章显仁之前还声过一个儿子,虽然她从没见过,但是知道他的名字。

温绍霖。


孟青瞧着他的眉眼,的确跟何文敏很像,何文敏年轻时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不然也不会二婚还能嫁给章显仁,章显仁倒长的一般,奈何何文敏基因强大,两个儿子皆是龙章凤姿,只是章迟相对较为瘦弱些。

“我还是第一次见扫墓送向日葵的,不怕他从棺材里爬起来找你啊?”

孟青听懂的他的意思,向日葵的寓意和象征即是生命永存,送一个死去的人向日葵,无疑像个笑话,只是她跟温绍霖并不熟,不解他话里的调笑。

她起唇反击:“我又不是梵高,也没想用它追寻光明。”

“向日葵的花语还有沉默的爱,真心的爱,送给他有何不可吗?”

以她跟章迟的关系,也算适合。

温绍霖闻言笑开,那愉悦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来扫墓的,“当然可以,我多嘴一问,没想到你们伉俪情深。”

“我要下山了,送你一程?”

孟青没有拒绝,何文敏给章迟选的墓地在岭城西南边,虽价值堪比一套小城市的房,但离市区远,倒省的她再打车。

车安静的在公路上奔驰,孟青看向窗外,树影和低矮的灌木从她眼前一闪而过,车内放着一首意国风情的英文歌,女歌手的嗓音低沉,寂寥忧郁,孟青竟听出了一种安魂曲的感觉。

“这首歌叫什么?”

温绍霖转头短暂的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前方的路,“《Salvatore》,好听吗?”

“好听。”孟青实话实说。

“这首歌是个悲伤的故事。”

“我英文不好,听不懂歌词意思,只是觉得旋律好听。”孟青是没注意歌词,只沉浸在女歌手的嗓音里。

“其实也没什么深意,大概讲述了女歌手爱上了一款叫Salvatore的冰淇淋,但因为身材走样不得不戒掉,总的来说就是想吃而吃不到,爱而不得的悲伤。”

温绍霖的话说完,歌曲也由女歌手的一句softicecream而结束。

孟青将车窗的缝隙开的大了些,风从窗外吹进来,将她的头发拂起来。

此后两人倒是没再说话,直到车子停在路边的一间小卖部门口,温绍霖自己下了车,孟青没多问,安静坐在座位上摸出手机翻看着新闻。

不多一会儿耳边响起“咚咚”的敲窗声,她按下车窗,温绍霖递过来一只冷饮。

孟青脸上都是疑惑,不解的看着对方。

温绍霖解释道:“我买了瓶水,让店家别找零,他非要送我根冷饮。”

孟青犹豫着要不要接过,还没到盛夏,现在吃冷饮似乎有些过早。

“怎么?你也只爱吃Salvatore?这种看不上?”他摇了摇手里包装袋。

“没有,谢谢你。”孟青不好再拒绝,伸手接过。

温绍霖坐上车没急着开走,而是看着孟青拆开包装袋将冰淇淋含入口中。

他拧开瓶装水,又喝了几口。

“你送我到康于路口就行,我待会自己坐车回家。”

孟青结婚后没多久就从宅子里搬了出来,搬出去住是章迟的主意,何文敏拗不过他只得同意,本来屋里还有两个护工,章迟死后护工也就离开了,如今屋里只剩孟青一个人。

“你现在一个人住?”

“嗯。”

“不害怕吗?”

“还好。”

孟青回答的简略,嗦着冰棍玩着手机,车里的两人又开始了静默模式,直到她下车两人都没再说话,只是简单的挥了挥手。

孟青看着远处的尾灯,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都没动,手在毛衣口袋里捏着冰棍包装纸窸窣作响。


孟青第二日去了公司上班,最近高层斗争激烈,搞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其实原因还是那个问题,章迟的病逝导致章显仁与何文敏决裂。何文敏还在丧子之痛中没缓过神来,章显仁就在外面有了女人,并且女人已经怀了孕,查出来是个男孩儿后女人竟也无所顾忌的抛头露面,还故意走漏风声让何文敏知道。

何文敏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被逼宫的一天,当年她就是同样的手段得来章太太的位置,如戏一般的奇耻大辱轮到她头上,她断然不会轻易认输,只是章显仁老来得子不容易,格外护着外面那位,何文敏闹得满城风雨也拽不回男人的心,最终决定争利,导致现在两人在公司斗得不可开交。

孟青想起温绍霖的出现,现在这种局面想必是何文敏叫他回来的,章显仁毕竟是几十年来在江湖上尔虞我诈惯了的人精,几次交锋后何文敏都落了下风。

温绍霖或许是她扳回一局的关键。

说起来孟青在公司里的身份格外尴尬,虽说是“皇亲国戚”,但那位让她有这层关系的人已经入了土。

她在人事部任职,听起来是个主管,但实质上没什么权利,公司的核心内容她是一点都碰不到,即使是章迟还活着时何文敏也防她防的很紧,在她看来,孟青长的漂亮又年纪轻轻,轻易答应嫁给章迟肯定是冲着钱来的。

即便知道孟青大学时期就喜欢章迟也还是不信任她,不信她会爱上一个瘫痪的人。

何文敏对她的态度几乎决定了她在公司的处境,但好在章显仁没有将章迟的死怪罪于她,对她还算客气。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难得碰见章显仁和几个高管坐在不远处吃饭说话。

孟青捧着餐盒路过,低头小声打了招呼,“爸,你也来食堂吃饭啊。”

章显仁点点头算是应了她。

而后,章显仁吃完走到她身边,问了几句工作上的事后,叫她放宽心,认真工作,生活还是要过的。

“你妈那边,不用理她说什么,她现在脑子都有点问题,只要你还叫我一声爸,在公司就不必看她脸色做事,好好工作就行。”

孟青态度有些乖的点点头道:“好,谢谢爸。”

章显仁又交代完几句后才离开,孟青含着笑看着对方离开直到没了影。

孟青餐盘里的东西没再动过,只是拿着汤勺将饭菜都扒拉到一起,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仔仔细细的擦了擦嘴才离开。

孟青是关系户,跟她较好的同事没多少,一半因为她空降来的身份,一半因为她做人做事都话不多,公司里唯一说的上话的也就剩个同部门的吴思思。

小姑娘比她小几岁,人很积极话也多,下班前问她周末参不参加人事经理的生日聚会。

人事部经理名叫方厉,在公司属于章显仁一派,只是他上面的人事总监是何文敏一派,两人在人事部倒也斗的不凶,都明白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道理。

孟青轻声问:“方经理什么时候说的?”

“今天下午啊,在微信群里说的,你是不是屏蔽了没看到?”

孟青滑开屏幕,她没有屏蔽消群消息,只是手机在衣兜里被按成静音。

方厉在群里说了地址还有时间,孟青不参加同事私人聚会,但是这种直属领导半工作半私人的活动她还是会去。

孟青挑好礼物,等到了周六那晚,却没料到会碰到一位“新同事”。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