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散财小天师

散财小天师

书说南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韩云晨是大运之子,但却在一岁时被耗光一生气运。从他出生开始,凡是见过他,抱过他的人,统统都发了大财。他是福子的消息传开后,家门口每天车水马龙。父亲掌握商机,见韩云晨一次,索要来访人十万块,磕头一次五十万,抱一下一百万。当做阴阳先生的爷爷知道这件事后,为时已晚,韩云晨的命只剩二十年!

主角:韩云晨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云晨 的武侠仙侠小说《散财小天师》,由网络作家“书说南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韩云晨是大运之子,但却在一岁时被耗光一生气运。从他出生开始,凡是见过他,抱过他的人,统统都发了大财。他是福子的消息传开后,家门口每天车水马龙。父亲掌握商机,见韩云晨一次,索要来访人十万块,磕头一次五十万,抱一下一百万。当做阴阳先生的爷爷知道这件事后,为时已晚,韩云晨的命只剩二十年!

《散财小天师》精彩片段

在我们村,哪怕是三岁小孩都知道一句话:发财暴富不拜神,只跪福子韩云晨。

韩云晨就是我,一个在一岁时候耗光一生气运的倒霉蛋。

从我出生那天开始,凡是见过我,抱过我的人,统统都发了大财。

给我接生的大夫,刚出手术室就接到荣升院长的调令。

将我从产房抱出来的实习护士,刚放下我就接到电话。

让她继承远在南方,却素未蒙面保险大亨爷爷的巨额遗产。

开车送我们一家回去的司机,彩票中了一千万。

我是福子的消息传开后,我家门口每天车水马龙。

有人不远千里来,只为给我磕一个头。

当然,见我也不是白见。

我爹掌握商机,见我一次十万块,磕头一次五十万,抱我一下一百万。

当我爷爷知道这件事情后,非但没有高兴,反倒是活生生打断我爹一条腿。

“爹!您这是干啥!我这还不是为了孩子以后能有更好的生活!”

“气死老子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在散我孙子的大运!”

“大运主命,小运聚财,你散他的运,就是要他的命!”

爷爷在老家那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阴阳先生。

驱邪破煞寻阴穴,一面断相判生死,赛神仙说的就是我爷爷。

听了爷爷的解释,我爹当场就慌了。

顾不上断腿之痛,当即拉着我娘给我爷爷跪下。

爷爷也不废话,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着我的眉心就扎了一下。

刀锋刺骨,鲜血外溢,我却不哭不闹。

爷爷说常人都是完璧之身守大运。

我得反其道而行,眉生三眼阻运散。

爷爷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满脸无奈的说道:“现在阻断也来不及了,只剩下二十年的大运。”

“那还好,还能走运二十年。”

听我爹说出这话,爷爷气的差点没给他另外一条腿打断。

“你儿子,我孙子,二十年后你准备给他办丧事吧!”

话是这样说,毕竟我是韩家唯一的大孙。

为了让我不成为短命鬼,爷爷给我带回老家。

在我找回失去的大运前,绝对不能和父母见面,否则命丧当场。

我问爷爷怎么样才能找回大运,爷爷没有回答,只是端给我一个巨大的木箱。

里面满满登登的古籍,他说我啥时候能将书中所有内容倒背如流,自然能找到大运。

我咋也没想到这一背,就是十九年。

十九年间,我已然长成个大小伙。

背书之余,爷爷经常带着我去处理各种事件。

二十岁生日当天,爷爷将我喊道跟前抽查。

我丝毫不慌乱,随便爷爷说道哪,我都能倒背如流。

爷爷合上书,拿出一条暗红色的布条,上面用金色的涂料写满了密咒。

我一眼就认出那是藏气咒文,此符咒能够遮挡住某件物品身上散发出吸引赃物的气息。

“别瞅了,赶紧带上,给你眉心处的伤疤遮住。”

“爷,你这是让我出门了?你给我这布条,是觉得我眉头上的伤疤已经愈合长不多,我又成了完璧之身?你怕我又会散运?”

“别屁话。”

爷爷从怀中拿出一张皱巴巴的报纸拍在我面前。

偌大的标题立刻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某某医院医生集体跳楼,院长难辞其咎!”

爷爷用手指在报纸上点了几下:“收拾东西,明早出发。”

“爷?这院长就是当年帮我接生,受了我大运的那医生?”

爷爷却不耐烦的挥挥手:“去去去,一切皆缘,你赶紧走吧,老子守了你十九年,见着你就烦,出去别说你是我孙子,丢脸!”

什么东西都是模模糊糊,什么都是不清不楚。

我额头系着红布条,顶着个黑色鸭舌帽,身上揣着五百块钱,踏上离乡之路。

如今我只剩下最后一年的大运,还有一年可活。

爷爷说过,如果我想一直活下去,我就必须找到所有接受我大运的人。

从他们身上把属于我的大运尽数拿回来,只是具体的方法他也说不清楚。

我将报纸盖在自己的脸上,闭上眼睛感受着中巴车的颠簸。

三个小时的路程,刚下车,我就吐了一地。

这好不容易来到出事的医院门口,刚想进去,却被保安告知医院被封锁了,任何人不得进入。

“我必须要进去,我是来解决你们麻烦的,你们刘院长还欠我东西,我得拿回来。”

“去去去!哪里来的叫花子,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我被五六个保安给赶出来后,气喘吁吁的叉着腰,指着他们医院就吼道:“我可告诉你们,你们医院阴柱钉五煞,命丧奈何魂不归,不让我见你们唐院长,今晚还得死人!”

“神经病!”

和保安拉扯的过程中,一辆奔驰两门轿跑停在了我们身边。

司机摇下窗子,我赫然被那张美丽的容颜给吸引了。

这女孩长发披肩,脸上淡淡的妆容,一颦一语间都透漏着她那婉茹仙女姐姐的气质。

这可比我爷爷手机上聊的那些姑娘质量高多了。

“怎么回事?在医院门口闹起来,还嫌事情不够大吗?”

女孩的声音虽轻,却有一种自带的威严。

几名和我推搡的保安立刻站直了身子,有两人嘴角还流出了哈喇子。

“唐主任!这小子是个江湖骗子,说院长欠他东西,还满口胡言说咱们医院今晚还得死人!”

我立刻补了一句:“唐主任是吧,你今天晚上也小心一点,太岁入中宫,你最近也有危险。”

唐主任不屑的一笑:“我有什么危险?”

我眉头紧锁:“看不出来,虽然你化妆很淡,可你得给妆卸了,我才能看出来你到底会有什么危险。”

唐主任点点头,对着保安招招手:“给我打出去。”

几名保安又上来推我,无意间我看见她眼尾处有一个若影若现的黑痣。

我立刻大喊道:“唐主任,你这是金淫桃花煞自身,你这是破身之相!你小心身边的男人,特别是姓钱的男人!”

“我看得小心你这个小骗子才对,给我赶出去!”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倒要看看不相信我,你们要怎么处理这事情。

没再和保安继续争执,我就坐到医院对面的马路牙子上。

入夜后,偌大的医院里虽闪着光亮。

我凝望着它犹如凝望着一只深渊巨兽。

我拿出爷爷给我的老年机,已经十一点多。

按照我的推算,十分钟内必出人命。

“三……”

“二……”

“一……”

轰隆!

一阵阵巨大的声响后,是此起彼伏的车辆警报器。

一共九人从十八层高的医院大楼一跃而下。

整个医院炸了锅,就连门口的保安都跑去维护秩序。

我趁着空档单手翻入医院。

混乱的人群中我一眼就看见如同黑暗中耀眼明星的唐主任。

她正满脸急切的指挥着将跳楼者送往急救室。

可是现在太过于混乱,凭着她一个人的嗓子压根控制不了局面。

虽然我很不喜欢白天唐主任跟我说话的态度。

但是爷爷说过,美女的特权就是让人无法记恨。

所以我决定帮她一把。

凑上跟前,我才看见跳楼的九人中,八人当场毙命。

只剩下一人躺在地上瞪大双眼不停的吐着黑血。

唐主任正指挥着人要给他抬上担架。

可是两名医生刚碰到伤者,伤者竟然发出杀猪般的吼叫声,更是七窍流血。

“住手!你们不能碰他!”

我沉住气低吼一声,声音不大,却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两名抬伤者的一声以及唐主任都扭头看向我。

我不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走到伤者身前蹲下身。

抬手,将气力聚集到了食指上,用力点在了他的檀中大穴之上。

“你干什么!”

唐主任见我的举动大声惊呼!

我瞥了她一眼说道。

“他从高空坠地,全身的骨骼已经震碎,筋脉更是交错堵塞,你们这样上手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我伸手指着伤者胸口带的那块观音吊坠说道:“他还能活着,不仅仅是这玉观音替他挡了死灾,还和他平日积德行善有关。”

“现在我帮他顺了筋脉中堵塞的血气,现在可以抬走了。”

“神经病!谁让你乱动伤者!要出了事情,你负的了责任嘛!”

美女就是美女,发火的样子都是美到极点!

“唐主任,他呼吸平复了,七窍停止流血了!”

旁人的话,让唐主任一时语塞。

这一次再被抬的时候,伤者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她看了我一眼后唤来保安,让他们给我带到保安室控制起来。

“唐主任,你带我去见你们院长吧,他真欠我东西,而且你们医院这出的事情不是普通的跳楼,是有人将整个医院当成了法坛!”

“上次死了七个,这次又跳下来九个,正是七九玄阴聚生运之局!”

“是有人想利用他人的阳寿来为自己转大运!”

“一派胡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保安保安,赶紧给这个小骗子带走!”

保安立刻上前将我架了起来,我放声高喊:“告诉你们院长,韩云晨找他!”

“别碰我的帽子!”

保安室里,我蹲在地上,四名保安防贼一样盯着我。

我不以为然,我心中默数,一分钟后,肯定有人来接我。

果不其然,唐主任推开保安室的大门。

她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只说了句让我跟她走。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院长听见韩云晨这个名字后如同着魔一样。

不仅大骂自己怠慢贵人,更是要亲自下来迎接。

只是因为一场手术耽搁,只能让唐主任下来邀请我。

唐主任一言不发的走在我的前面。

“唐美女,你别总板着张脸,笑一笑你会更美丽哦。”

唐主任没有任何搭理我的意思,我接着说道:“唐主任,你不搭理我不要紧,可是那伤者你们可得保护好。”

“他不死,这局就成不了,施法者不会放过他。”

“听你在这胡言乱语!”

很显然,作为一名医生,唐主任并不相信我的话。

该说的我都说了,怎么做,那就看她们自己了。

来到院长的办公室,唐院长我没见到,办公室里倒是坐着一老一少。

老者鹤发童颜,稳坐沙发闭目养神。

年轻一点的那位一见唐主任,立刻站起身子迎了过来:“纸鸢,我们好久不见了!”

“钱守?你们怎么在?”

钱守想要靠近唐纸鸢,唐纸鸢立刻拉开距离。

钱守倒也不尴尬,说道:“医院出了这么大事情,自然是伯父请我和爷爷来处理事情的。”

钱守嘿嘿一笑,稍微凑近一些说道:“伯父答应了我们的事情,只要你点头……”

“他代替不了我做任何决定,而且我不喜欢你。”

“唐主任,你不喜欢他是对的,我白天让你小心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我围绕着钱守走了一圈,上下打量着说道:“眼生三角邪胆生,双唇外翻淫心智,一脸淫贼相,又姓钱,唐主任,我早上让你小心的就是他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敢这样评价我!”

没等我开口,唐纸鸢说道:“他和你们一样,你们三个慢慢等吧。”

唐纸鸢摔门而出,看的出来,她打心眼里很讨厌我这个行当的人。

我也不在意,对着钱守怪笑一声后自顾找了地方坐下。

“小子,你不知道我是谁?”

我本不想再搭理这个家伙,他却送上门来:“知道,淫贼嘛,刚刚不是说过?”

钱守被我激怒,上前抓住我的衣领,拳头就要落在我的面门上。

“钱守,住手。”

“爷爷!他骂我!”

虽然很不情愿,钱守还听了老者的话,回到老者身边。

谁知老者话锋一转说道:“没必要和一个无名之辈置气,有失风度,在家中你不是一直念叨唐姑娘吗?还不跟去联络联络感情?”

一听这话,钱守眼中闪出金光:“我这就去!”

“注意分寸,这里是医院。”

就在钱守追出去还没一分钟,一名满头大汗,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钱老先生!韩先生救命!”


来人正是唐先忠唐院长,当年那个受了我大运的接生医生。

看见他,我的身体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躁动,是一种共鸣。

我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刚想说话,就听见钱老冷哼一声。

“听纸鸢说,他也是你请来的?既然觉得我能力不够,还喊我干什么?”

“哎哟我的钱老!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是被人害了,十六条人命,和我真的没关系。”

唐先忠是真急死了,他伸手指向我说道:“他是来找我有别的事情的。”

“钱老钱先生,您是玄门协会江北地区的负责人,一手阴阳符咒的本领让一众宵小之辈闻风丧胆,只有您能救我!”

见钱恒宇还没开口,唐先忠一咬牙说道:“只要您帮我查清楚真相,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您!”

确定我不是来和他抢活,加上唐先忠的话,钱恒宇摆摆手:“你先别激动。”

钱恒宇双手负于身后,在办公室里环绕一圈,满脸严肃的说道:“邪灵作祟,残害生人,我不会坐视不管,今夜子时设法坛,收了邪灵便可。”

听到这话,我一下没忍住,噗呲笑出了声。

钱恒宇立刻瞪了我一眼,我笑着摆手说道:“你继续继续。”

这不是搞笑嘛?

七九玄阴聚生运之局,被他硬生生说成是灵作祟。

看来这玄门协会江北地区的负责人也是徒有虚名。

我不敢多待,怕自己一会忍不住得笑死,便起身和唐先忠打了个招呼:“唐院长,你先忙,我到处转转。”

我走出办公室,没想成唐先忠追了出来。

“韩先生。”唐先忠看我的眼神有些闪躲:“我……我知道规矩,等医院事情解决了,一百万,我如数奉上。”

看来唐先忠知道我爹定下的规矩,抱一下一百万。

他以为我是来要钱的。

我盯着他,眯眼一笑:“我不是来要钱的,等我给医院的事情处理好,咱们再聊。”

我扶正帽檐,拍了一下唐先忠的肩膀后便离开他的办公室门口。

来到伤者的手术室外,看着那还亮着的红灯,我就靠在墙边守着。

想要解决医院发生的事情,就必须守住这名还活着的伤者。

布局者一定会来。

狩猎的等到总是刺激又无聊。

正当我盘算着布局者何时会现身之际,手术室的门打开。

护士跑出来大喊伤者大出血,急需输血。

两名穿着白大褂的人火急火燎的朝手术室走来。

其中一人的胸牌上写着是副院长,而另一人则是没有胸牌。

“等一下。”

就在两人要进去的时候,我伸手拦住了他们。

副院长立刻横眉怒目的看着我:“干什么?你什么人?”

我眉头说话,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副院长身边那人。

他低着头,虽然我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可是从他身上散发的阵阵阴煞气,瞒不过我的鼻子。

“我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鼻子很灵。”

我笑嘻嘻的歪头看着副院长:“看来,你就是那个想要转运的人呐。”

说着,我伸手搭在那人的肩头:“老哥们,你这局不错,就是有个缺陷,得自己动手,我要是你,在这局中加上一身死局,双保险,这样自己也不用露面。”

我这话一出,原本凶神恶煞的副院长瞬间额头冒汗。

站在他身边的人缓缓抬头看向我。

从他的眼神中,我看不见一丝生气,仿佛我在被一具尸体凝视着。

“你……是谁……”

“韩云晨。”

听到我的名字,他眼神中出现第一次波动。

“大运散尽还没死,韩老三还有点本事,你是来找大运的吧。”

韩老三是我爷爷的绰号?他知道我爷爷?

“你怎么就知道这不是一场局中局呢?”

“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手术室里传来一阵尖锐的吼叫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