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祝由天师

祝由天师

青鱼CC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伏阳是爷爷在乱葬岗捡回家的,当晚,村里所有动物都闹了起来,最终气绝身亡。村里人觉得伏阳晦气,但爷爷执意把他留了下来。因为爷爷是看邪病的医生,需要人继承祝由术的衣钵。从此,伏阳成为一名人间鬼医。他医治过被恶鬼纠缠的活人,也帮助过被恶人欺辱的冤鬼。但随着接触的邪祟越来越多,他发现每个邪物都和他命运有关!

主角:伏阳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伏阳 的武侠仙侠小说《祝由天师》,由网络作家“青鱼CC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伏阳是爷爷在乱葬岗捡回家的,当晚,村里所有动物都闹了起来,最终气绝身亡。村里人觉得伏阳晦气,但爷爷执意把他留了下来。因为爷爷是看邪病的医生,需要人继承祝由术的衣钵。从此,伏阳成为一名人间鬼医。他医治过被恶鬼纠缠的活人,也帮助过被恶人欺辱的冤鬼。但随着接触的邪祟越来越多,他发现每个邪物都和他命运有关!

《祝由天师》精彩片段

我叫伏阳,在北方一个偏远山村长大。

十八年前,三伏天的最后一个晚上,爷爷外出给人看虚病,回来的路上经过乱葬岗,听到了我的哭声。

爷爷无后,看见我之后,不由得动了心,把我抱回到了村子里。

结果当天晚上,全村的狗都疯狂的叫,笼子里的鸡一个劲的扑腾。蛇虫鼠蚁,满街乱窜,好像被吓到了似的。

甚至有一些狗叫了整整一晚上,还没等到太阳出来,就力竭而死了。

村子里的人觉得,我是从乱葬岗抱回来的,是不祥之物,建议爷爷扔回去。

爷爷却犯了轴,认为我体质特殊,正好继承他的衣钵。

为了这件事,村子里三天两头有人来吵架。

甚至于有人头疼脑热,都要怪罪在我这个不祥之物身上。

但是爷爷全都怼回去了。

这些人虽然讨厌我们爷俩,但是也没敢怎么样,因为他们知道我爷爷不好惹。

我爷爷是医生,但是不看伤风感冒。

他看的是虚病,说的通俗一点,就是邪病。比如小孩夜里受惊哭闹不止,比如在坟头上烧纸之后突然发烧说胡话……

村里人一般叫我爷爷看虚病的,还有人叫鬼医。不过我知道,我爷爷使用的是祝由术。

总之,爷爷用鬼医的名头,把村民都镇住了,他把我养在家里,整天教我一些鬼医的东西。

但是我从小身体不好,随着年龄的增长,身子骨也越来越虚弱。

爷爷说,这是因为我刚生下来不久,就被遗弃到了乱葬岗,鬼气侵蚀了身体,伤了根基。体内阴多阳少。

按道理说,这样的身体,学鬼医十分合适,那是老天爷赏饭吃。

但是也有一个前提,就是得能活下来。

十二岁的时候,我大病了一场,一个月没下床。

眼看着我就要不行了,爷爷咬了咬牙,给我喂了一碗难喝的苦药汤。

喝完之后,我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

但是爷爷跟我说,他是用药封住了我的天赋,从此以后,我就不能吃鬼医这碗饭了。

但是等到我十八岁生日以后,药效就会消失,我体内的暗疾会卷土重来。到那时候,恐怕神仙难救了。

不过对于我来说,这都无所谓。

如果不是爷爷,我早就死在乱葬岗了。这条命是捡来的,多活一天都是赚到了。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给我喝的那碗药,里面加了一个女孩的指尖血。

我是偷了她六年阳寿,才能活到十八岁。

给我借寿之后,爷爷或许是心存愧疚,从此以后,宣布洗手不干了,再也不掺和鬼神方面的事。

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念经、抄经。几年下来,积攒的经书有几大箱子。

几年过去了,我眼看就要十八岁了。这些年我没有再生过病,从一个小孩长成了身强体壮的大小伙子。

而爷爷却明显的老了,我能感觉到他越来越焦虑,抄佛经的时候总是写错字,扔掉的废纸一摞一摞的。

但是我们爷俩都很默契的谁也没有提这件事。

眼看着生日越来越近,我已经准备好了,要迎接死亡了。

谁知道有一天晚上,来了一个外乡人。

这外乡人进门就说,他得了一种怪病。

这病不疼不痒,就是每天晚上梦见一辆小轿车来接他。问司机去哪,司机也不说。

梦里明明没有什么恐怖的镜头,但是每次醒过来,都心慌的要命。

外乡人去了很多医院,脑科、神经科、心理科,都看遍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偶然听人提起我爷爷,所以想让我爷爷看看,是不是得了虚病,被鬼祟给跟上了。

爷爷却摆了摆手,告诉这人说,他已经洗手不干了。

谁知道这人却不依不饶,在家里面软磨硬泡。

看样子,他是被这个噩梦折磨的不轻。

眼看着天已经黑了,月亮都升起来了。

后来外乡人说了一句话,说求老爷子给看看,就当是行善积德了。

爷爷听了这话愣了一愣,然后看了我一眼,冲外乡人点了点头。

我估计爷爷是看我时日无多了,病急乱投医,想要做点好事,希望老天爷开恩,让我多活几天。

见爷爷松口了,这外乡人连连道谢。

而爷爷把他拽到月亮底下,借着月光看了看他的脸,随后沉默了。

这人紧张的问爷爷,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爷爷沉默良久,说他阳寿已尽,那梦见的小汽车,就是来接他去阴曹地府的。

随后,爷爷还描述出来了汽车的颜色和款式。

这外乡人立刻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他苦苦哀求,求我爷爷救救他。

爷爷倒背着手,在院子里踱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告诉他说,生死有命,一个小小的鬼医,没那么大能耐救一个必死之人。

不过,爷爷教了他一个办法,可以让他延命三天。趁着这时间回家,和家人团聚,见最后一面,免得客死异乡了。

这外乡人哭着走了。

而爷爷在外乡人走了之后,开始不断发呆,好像在思索什么。

三天之后,消息传来,外乡人果然死了。

只不过,临死之前,他讲了遇见我爷爷的经历。

那家人却觉得,是我爷爷暗中做了手脚,把他害了,于是报了官。

那天有一群穿制服的人进了院子,要带走我爷爷去调查调查。

我直接抡起一柄铁锹,要和他们拼命。但是爷爷却拦住了我,跟我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许我乱动,也不许我跟着。

然后爷爷很从容的跟他们走了。

那晚上我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觉。

忽然,我听到爷爷的房间有动静。

我向那边一望,发现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他正坐在灯下写东西。

我又惊又喜:“爷爷,你回来了?没事了?”

爷爷抬起头来,满面春风对我说:“伏阳,这次真的是因祸得福了,你的命有救了。”

我又惊又喜,问道:“是吗?怎么救?”

爷爷微微一笑,张嘴跟我说话,可是忽然他的脸色变了,发出来很焦急的呼喊:“伏阳,伏阳,伏阳……快出来。”

我吓了一跳,猛地惊醒了。

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

紧接着,我听到院子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村长正在窗外大喊:“伏阳,伏阳,快出来,你爷爷出事了,死了。”


爷爷死了?

我猛的从床上跳起来,跌跌撞撞往屋外走,又摔倒在地上。

村长走进来,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

我跳起来,两手抓住他的肩膀:“我爷爷死了?”

村长满脸痛苦的把我的手拽下来。然后点了点头。

“这群王八蛋!”我大骂了一声,冲到院子里,随手抄起墙角的铁锹,就要出去找带走爷爷的人报仇。

村长从后面抱住我,气喘吁吁的说:“你爷爷是自杀,不怪人家,真不怪人家。我这里有证据,你先看看。”

村长劝了好久,总算让我冷静下来。

他递给我一个破旧的智能机,估计是从孩子手里淘汰下来的。

手机上有一段视频,看画面应该是监控拍下来的。

从视频上看,爷爷确实是自己上吊的。

整个过程很从容,像是早就计划好了。甚至咽气的那一刻,都面带微笑。

村长又在身上掏了掏,拿出来了三万块钱:“这是他们赔你的,毕竟你爷爷在他们那里出了事,就当是一点心意吧。”

我没有接钱:“三万块钱,就想买我爷爷一条命吗?他们人呢?”

村长苦笑了一声:“他们哪敢来啊。”

我握紧了手中的铁锹:“他们不敢来,我去找他们。”

我一把推开村长,大步流星的向外面走。

当走出院门的时候,我顿住了脚步。

门口,放着一口黑漆棺材,棺材还没有盖上,爷爷正躺在里面。神色平静,仿佛睡着了一般。

村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爷爷只有你一个了,天大的事,也得先给他办了丧事。”

“棺材到家了,跟前连个守灵的人都没有,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我沉默了一会,把铁锹扔掉了。

爷爷的事,是大事,我要让他风风光光的走。等送走了爷爷,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村长找来了几个人,帮忙搭起灵棚,剪了纸钱。

陆陆续续,三三两两,有几个邻居来吊唁,还没等天黑,就不见人来了,小院彻底安静下来。

只剩下我,对着再也不会和我聊天闲谈的爷爷。

我跪在灵前,根本哭不出来,我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巨大的怀疑中。

爷爷死了?爷爷真的死了吗?是假的吧?我抬头看看,却发现爷爷的尸体呈现出死人的暗灰色。

爷爷真的死了。可是好端端的,怎么会……

忽然,我又想起那个梦来了。在梦里面,爷爷满面春风的回来,高兴地跟我说,我的病有救了,好日子来了。

如果……梦是真的该多好啊。

忽然,一阵夜风吹来,让我打了个寒战。

我听到窗户一阵咣当咣当的声音。

我想起来爷爷卧室的窗户还没关,于是连忙进去关窗户。

一进爷爷的卧室,我看见他的床,看见他的被褥,看见墙角堆着他这么多年抄写的佛经。

桌上的台灯还亮着,仿佛他还在伏案疾书。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涌出来了。

爷爷……

我叫了一声,却没人再回应我了。

我蹲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

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我站起来,去关台灯。

这时候,我发现爷爷书桌上放着一封信。信封上笔走龙蛇两个大字:遗书。

我心里咯噔一下。

爷爷,早就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我两手颤抖着把遗书拆开了。

遗书一共两页纸。

我先看第一页。

第一页是爷爷交代自己的丧事。

他让我在三天后下葬,下葬的时候,不许用棺材,而要用他历年抄写的佛经,裹住他的尸体。

他让我亲身背负了,去乱葬岗下葬。

从无头槐树那里进乱葬岗,一路向北,每走一步就要在脚下钉一根桃木钉。

第四十九根桃木钉所在的位置就是吉穴,直接挖坑掩埋就可以。

我看到这里,眉头紧皱。爷爷的送葬方式,为什么这么特别?

我又看第二张纸。

这上面说,我的十八岁生日眼看就到,当年那碗药要失效了。

而我要活下去,就要想办法找到当年提供指尖血的女孩。

至于女孩姓甚名谁,在什么地方,爷爷没写。找到女孩之后怎么做,爷爷也没说。

爷爷只是留了一句很玄的话:你偷了她六年阳寿,如果你见了她,彼此之间会有感应。

我把爷爷的遗书放下,心里越来越迷糊了。

本以为从遗书中,能找到爷爷自杀的原因,可是现在……我更糊涂了。

这时候,我看见信封里面,好像还有字。

我把信封拆了,里面写着:“我给你留了一把玉匕首,就在抽屉里。那是十年前得来的好东西。以后你贴身带在身上。”

“不要恨那几个看守,他们对我挺客气,我自杀和他们无关。”

“外乡人的家属,不用找他们报仇。”

“当初外乡人来找我救命的时候,我就从他的面相看出来,这家人是忘恩负义之辈。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不过也没关系,我要做一件逆天而行的大事,正好让这家人承担五弊三缺。也算是小惩大诫了。”

我看到这几句话,顿时大吃了一惊。

爷爷让我不要记恨那几个看守,说看守对他挺客气。

那……那说明他写这话的时候,至少已经被抓走了啊。

可是他是在号房里自杀的,又怎么能回来写遗书?

难道……我那个梦是真的?爷爷的鬼魂回来了,写下了最后这几行字吗?

忽然,一阵阴风从我身边吹过,我隐隐约约的,仿佛听到了爷爷欣慰的感叹。

然后,这阴风飘到了窗外。

而书桌上的台灯,突然熄灭了。

我陷入到了漆黑之中。


我摸索着找到开关,把灯打开了。

屋子里一如往昔,没什么变化。

我拉开抽屉,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晶莹剔透的玉匕首,只有巴掌大小,像是戴在身上的饰物。上面有两行古朴的文字:得天地垂青,夺天地造化。

我收好了爷爷的遗书,把匕首戴在脖子里,叹了口气,继续守灵。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过去,爷爷下葬的日子到了。

那天下午,我把爷爷的佛经搬出来了。

那些佛经都抄在一张张巨大的白纸上。

我把白纸抖开,层层裹在爷爷身上,然后用牛皮绳捆扎好了。

等我做完这事,已经到傍晚了。

就在这时候,大门外响起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一辆黑色的轿车,车上下来了两个人。

司机是一个脸上有疤的中年人,身材高大,步伐稳健,满脸杀气,仿佛是练家子。

而坐在后面的,是一个胖乎乎的女人。

这女人用手绢捂着鼻子,一脸厌恶的打量院子,她大声对我说道:“伏天择呢?我找他去救人。”

伏天择是我爷爷的名字。只是这女人说话也太不客气了。

我皱了皱眉头,指着爷爷的灵位说道:“我爷爷刚刚过世。”

胖女人吃了一惊:“死了?不可能。我不信。”

她大踏步的走过来,伸手就要掀开灵床上的蒙被,查看我爷爷的生死。

我又惊又怒:“住手,你干什么?”

胖女人一脸不客气的说道:“我看看他是不是诈死。”

“卧槽!你踏马怎么说话呢?”我大骂了一声,随手抓起旁边的铁锹,向胖女人抡过去。

这时候,那中年人猛的一伸手,硬生生抓住了铁锹头,把铁锹夺过去了。

他力气很大,我没看错,这家伙是个练家子。

中年人面无表情,对我说道:“年轻人,别随便动兵器。”

胖女人不耐烦的推了中年人一把,指着我说道:“我不管,十年前伏老头答应了给我女儿治病。现在死了?那我女儿怎么办?”

我有点无语,我觉得这人真有意思,十年前答应的,你现在才来,什么病能等十年?

说实话,要不是有那个练家子在旁边,我早大嘴巴抽这女人了。

我淡淡的说道:“答应了治病,也不一定非要治。我爷爷已经去世了,也不可能给你们治。”

“今天是我爷爷下葬的日子,我不想见血。你们也别无理取闹了,惹急了我,咱们谁也不好过。”

我放了两句狠话,那女人却忽然从包里拿出来了两张纸,猛地朝我脸上甩过来了。

我向后退了一步,那两张纸飘落在地上。

我瞟了一眼,那是一张照片,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今日收到玉匕一柄,十年后当治愈令爱。伏天择。X年X月X日。

看字迹,确实是爷爷写的。

至于那张照片,则是爷爷从一个老头手中拿走玉匕的瞬间。

胖女人掐着腰:“这东西是我们家的古董,当诊金给他的。好家伙,收了诊金了,不给看病了?”

我皱了皱眉头,玉匕是诊金吗?如果不能看病,按道理说,玉匕得还给她。

可是玉匕是爷爷留给我的遗物,我也不可能交给她。

我想了想,对胖女人说:“明天你来找我,我去给你家人治病。”

胖女人指着我叫:“你是哪根葱啊?毛都没长齐,你想骗钱吧?我凭什么让你治啊?”

我淡淡的说道:“我爷爷的本领,我也会。如果治不好,玉匕可以还给你。”

胖女人呸了一声,大叫道:“我要东西干什么?我要人。如果治不好,你偿命!”

我点了点头:“可以。”

胖女人看我这么轻描淡写的答应了,倒愣了一下。

我又说道:“如果我治好了,我要打你两个耳光。就因为你在我爷爷灵前无礼。”

胖女人气的脸色通红,她指着我,一只胖手上下哆嗦。

中年人在胖女人耳边说了句什么。

胖女人冷哼了一声:“好啊。我就怕到时候你没命打我。”

“小子,你可别趁天黑逃跑,我告诉你,下山的路,我都安排了人,你跑不了。”

胖女人骂骂咧咧的上车了。中年人深深看了我一眼,一脚油门离开了。

围观的村民交头接耳,也三三两两的走了。

而我默默的守着小院,谁也没有搭理。

红日西斜,天色一点点暗下来,直到黑夜笼罩了山村。

该做正事了。

我走到爷爷的灵床跟前,对着他磕了一个头,然后高唱了一声:“送灵了……”

随后,我将爷爷背在了身上,一脚深一脚浅的向乱葬岗走去。

乱葬岗在村外的一座荒山上。

从山脚到山顶,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坟头。

而这座坟山,从远处看也是一座大坟墓的样子。

没人知道这里埋的是谁,没人知道深山之中,为什么有一处乱葬岗。

但是关于乱葬岗中的邪乎传说不少,四里八乡没人敢来这里。

我背着爷爷,走到了坟山脚下。

一阵阴风吹来,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借着月光,我打量了一下坟山,这里除了坟头就是疯长的老树,树干扭曲的向天空中伸过去,像是死人的指甲从棺材里长出来了。

我回头看了看远处的村子,那里灯火十分稀疏,仿佛距离我极远。

我感觉我正在走进阴曹地府,这是在望乡台看最后一眼人间了。

呼,不要胡思乱想了,把事情办好。

爷爷下葬,是大事。

我找到那颗无头的老槐树,按照爷爷的吩咐,在槐树下面钉了第一个桃木钉。

然后我继续往前走,一步,两步……

第七步的时候,钉下了第二个。

当我钉到第九个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

我心中一惊,猛地一回头:“谁?”

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有老树干枯的枝干,在风中晃动着。

难道是我听错了?

我试探着继续往前走,那脚步声又出现了。

我顿时汗毛倒数,出了一身白毛汗。

我试探着问:“爷爷,是你吗?”

没人回答我,周围唯有阵阵阴风而已。

不对,不可能是爷爷,他不会在这种地方和我开玩笑。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倒退着向后走,一步,两步……我一边数步子,一边死死地盯着来的路。

随后,令我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