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我家王妃有点拽

我家王妃有点拽

香林 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楚曦玉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军中医神,一场意外,她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被庶妹继母害死的可怜大小姐。她们不仅想要她的命,把她活埋,还妄图让府中的庶女抢了她的婚事。从棺材中醒来的楚曦玉自然不会如她们的意,她赶到婚礼现场抢婚。眼看王爷丈夫生命垂危,她火速救人。自此,她有了强大的靠山!

主角:楚曦玉,君夜宸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曦玉,君夜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家王妃有点拽》,由网络作家“香林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曦玉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军中医神,一场意外,她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被庶妹继母害死的可怜大小姐。她们不仅想要她的命,把她活埋,还妄图让府中的庶女抢了她的婚事。从棺材中醒来的楚曦玉自然不会如她们的意,她赶到婚礼现场抢婚。眼看王爷丈夫生命垂危,她火速救人。自此,她有了强大的靠山!

《我家王妃有点拽》精彩片段

砰!

砰砰!

京郊外的乱葬岗附近,几个小厮装扮的下人正在埋坑,坑里放着一具简单却君的死紧的棺材。

此刻那棺材已经埋了一半的土,而棺材里还在发出砰砰砰的敲击声。

外面不断挖土填坑的小厮,没有丝毫惧怕,甚至一人一句,好心地开导起来。

“这人呐,得认命!没有嫡女命,非得占个嫡女位,可不就是遭人惦记?”

“可不,那皇上赐婚说的是楚家女,没说一定是您呐。”

“一个此刻红衣出嫁,一个此刻白衣加身,这可都是您自找的,怨不得别人啊!”

棺材里的声音持续了一盏茶左右,坑已经埋了一大半,终于,里面的声音停了下来。

领头的周三侧耳听了听,确定没动静了,催促道:“赶紧埋完回去领赏钱,二两银子呢!都不想要钱了?”

几人速度加快,突然,一旁的男人大吼一声,“这,这怎么塌陷进去了?”

“我这边也塌陷了!”

此刻,那原本埋了大半的棺材,周围的土突然就塌陷了进去,而仅仅只漏了一半的棺材板,突然开始肉眼可见的在他们的面前腐蚀!!

不足一息之间,棺材板就被腐蚀了一半,露出了躺在棺材里面的人。

那本该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此刻却睁着眼,宛若看一个死人一样的看着他,周三猛一对上那双睁着的眼,吓得顿时双腿一软,“鬼……有鬼,见鬼了……”

“怎么可能……刚刚明明,明明没动静了……”

眨眼之间,那棺材板已经被腐蚀的丁点不剩,躺尸的女人动了动身子,看了看由于一直捶打棺材而流血的五指和拳头,她眼底里迸发了浓浓的杀意。

那周三吓的要死,话都说不完整了,“我们,我们也是奉命办事,大小姐,大小姐饶命啊……”

然而,看着那从棺材里面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人,另外三个小厮相互对视了一眼,想也没想就抓住了手中的铁锹,扬起来就朝着她砸了过去!

“大小姐,对不住了,今日我们几个不会让你活着回去的!”

若是换成以往手无缚鸡之力的楚曦玉,压根躲不过去,今日还要再死上一遭。

可是如今,这张皮囊之下的正主已经死在了棺材了,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军中医神,楚曦玉的灵魂!

刷!

没人看到,她的手中是如何出现一把匕首的,这是一息之间,就像是魔术一般,那匕首就出现在她的掌心,她身形诡异,闪身躲开了铁锹,反手之间,就划破了三个人喉咙!

刹那之间,鲜血如注,染红了她那一袭白衣。

扑通扑通!

三具瞪大眼睛来不说话的人已经变成了尸体,悉数倒下,地上跪着的周三已经被吓的当机,半个字也说不出了。

楚曦玉一步一步的走向他,还未走进,鼻子里就闻到了一股子尿骚味,她嫌恶的蹙眉。

“今日代替我大婚的,是不是楚若晴?”

周三哆嗦着吞了口口水,点头如捣蒜。

“战……战王昏……昏迷,派,派了七皇子代,代迎,已经,已经出门了,马上,马上就迎,迎回去了。”

楚曦玉眼神泛着冰冷,没人知道此刻她内心真正的想法,“回去告诉楚运程,我楚曦玉很快就会回去跟他算算总账,叫他好好活着,等着我!”

现在,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

这具身体,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成为战王君夜宸的王妃,成为他的妻子,和他拜堂成亲,若是今天她不能帮助原主完成这个愿望,那么她的灵魂就会被身体排斥,踢出这具承品。

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的军中医神,死于手下人的背叛,连灵魂都险些无处栖身,好在有至宝琉璃戒,可存千万之物,用血契召唤,她才重生在了这具身体之内,她必须活下去,才能找到回去的法子,杀了那些叛主之人!

所以这具身体,她要定了!

今日这王妃的位置,她也要定了!

楚曦玉拉过这几个小厮运送她棺材而来的马车,直接用匕首砍断了马车,解了马,翻身而上,直奔京城!

她现在,要去抢婚!


今日的战王府,火红色的帷幔挂满了府外,就连门外的下人,穿着的都是暗红色的衣裳。

负责迎亲的管家,今日也难得穿了红色,在门口焦急的来回查看。

终于,一匹枣红色的大马迎头而来,身后跟着一顶八人抬的软轿,一路上虽没有铜鼓喧天,可也红红火火。

阵仗不大,礼数却周全。

申管家急得一拍大腿,“可算是到了,再晚,就要错过吉日了。快快快,让里面的人准备起来,让冷风把公鸡抱到大堂,准备拜堂!”

“是。”

安静的战王府,顿时忙了起来。

不多时,高头大马停在了府外,马上的男人穿着红衣,绑了一个红色大花,利落的翻身下马,把那大花取下来交给了申管家。

“管家,人本王已经替六哥迎了回来,就在花轿里,这剩下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回七王爷,都已经安排好了,今日之事,辛苦王爷了。”

“要说辛苦,也得六哥亲自开口,我进去瞧瞧六哥,剩下的流程,你安排就好。”

话落,男人迅速进入府中,便是连一眼,也未曾再看向那花轿。

今日,本就是走个流程,要娶之人,也不过就是拿来冲喜罢了。

是以,根本没人在乎花轿里面的人。

尤其是女方家的操作,要不是圣旨在前,战王昏迷生死攸关在后,这场大婚,本就是要取消的。

花轿内,女子一袭火红色的喜服,衬托的那张小脸越发的白净,她今日上了浓妆,格外的好看,宛若一朵清秀粉嫩的桃花。

握着喜帕,女子的脸上满是笑意。

就在花轿即将被迎进站王府门口的时候,一辆疾驰的黑马呼啸而过,直愣愣的冲进了抬花轿的人群之中!

扑通!

砰!

花轿外的喜婆惊叫一声,只来得及自己跑开,那马儿就已经撞在了花轿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撞翻了众人,也翻了花轿,一身喜服的楚若晴就这么骨碌碌的从花轿中摔滚了出来!

一场鸡飞狗跳正在上演。

骏马撞翻了花轿,但是马匹上的女人,却是在最后一刻利落的跳下了马,宛若一只高傲的凤凰,稳稳当当的立在了土地之上。

楚曦玉跳下马匹,直接跨越那摔得七零八落的花轿,一步一步走到了站王府的门外。

看着战王府那三个大字的牌匾,她满意的勾了勾唇角。

申管家被眼前一幕给惊呆了,立刻大手一挥,门外的侍卫立刻上前,“你是何人?胆敢在我战王府门外阻挠大婚,好大的胆子!”

楚曦玉立在申管家面前,一字一句清澈有力,却砸晕了在场所有人。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楚曦玉!”

申管家眼睛顿时瞪得无比之大,“什么?”

楚曦玉,不是已经死了吗!?

楚曦玉站在战王府门外,一袭只有死人才穿的白衣,身上更是沾染了腥臭的血迹,满身狼狈不堪,可是那双眸子,却比天上的太阳还要来的亮堂,让人不敢忽视。

她站在混乱之中,一袭染血白衣,看呆了众人。

清楚的看到申管家眼底的怀疑,楚曦玉唇角一勾,喉间溢出了一声冷笑。

“我,才是他君夜宸今日要娶的人,楚曦玉,你们,是聋了吗?!”

她的声音冰冷如水,就好像是冬日的寒冰,一出口,就让人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申管家自然是知道今日嫁来王府的不是楚家的大小姐,因为楚家的大小姐在昨天就已经自杀而亡!

替嫁也是提前通知的!

他没有见过死掉的大小姐,只是派人去看了一眼,此刻,眼前这个一袭白衣,沾染鲜血的女人,难道真的是楚曦玉?

刚从花轿残渣里面爬出来,被砸的浑身疼痛的楚若晴听见这句话,愣愣地停住了动作。

仿佛是能够听得懂她内心的想法一般,楚曦玉眼神一闪,就看到了一身喜袍的楚若晴,她一把抓住了楚若晴的衣裳,“呦,妹妹,好久不见啊?”

楚若晴吓得吞了口口水,声音细弱蚊声,“我,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

“呵……”

楚曦玉眼神一狠,直接猛地出脚,谁都没料到,楚曦玉直接一脚就踹在了楚若晴的小腿上,扑通一声,那穿着喜服的新娘子就生生的给楚曦玉跪了下去!

“啊!”

楚若晴疼的大叫一声,“放开我!”

楚曦玉掏出了腰间带血的匕首,毫不留情的横在了楚若晴的脖颈上,一只脚踩着楚若晴,白衣上的血迹让人望而却步,她抬手,一把扯开了楚若晴头上的红盖头,露出了里面那张清秀的脸。

“这张脸是不是楚曦玉,申管家应该很清楚吧?”

申管家脸色骤然一变。

絮儿见自家主子被如此对待,吓破了胆子,当即哭了出声,“大小姐,大小姐饶命啊!这件事真的跟二小姐没关系,大小姐你快放了二小姐……”

被踩在地上的楚若晴面如死灰,好不容易筹划的这个局,如今彻底泡汤了。

楚曦玉望了望她那张比死还难看得脸,冷哼了一声,好整以暇的收回了匕首,“申管家可听清了我的身份?”

“现在,我可以进去继续拜堂了吗?”


申管家脸色难看至极,今日的事已经超乎了预料。

本该死了的人活了过来,还来抢婚,他怎么知道到底该不该让这个女人进?

就在这时,申管家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厚重的声音,顿时解救了他。

“老申,让她进来。”

“找块红布,给她换上,这身白衣,太不适宜了。”

申管家一愣,立刻转身回复,“是。”

来人正是刚刚代替君夜宸迎亲的君天彻,此刻听闻门口的闹剧,特来处理。

“来人,准备一块红布,给这位姑娘裹上。”

楚曦玉看着突然出现的七王爷君天彻,眼神一闪,“不必,这眼下,不是有现成的吗?何必舍近求远?好歹也是王爷的大婚,太寒酸了,传出去怕是也不好听吧。”

顺着楚曦玉的目光,众人都看向了被楚曦玉踢跪了的楚若晴。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

君天彻也没料到,楚曦玉竟然真的做出让人震惊的事。

她直接上手,抓起了楚若晴,“我的好妹妹,你是要自己脱呢,还是我来帮你脱?”

这一身大红色的喜服,本就是该是她的!

太后亲赐,如今穿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看着还真是别扭!

楚若晴傻眼了,“你,你不能这么做……”

楚曦玉冷哼了一声,“我为何不能这么做?你们都能合谋杀我,我扒你区区一件衣裳,又算得了什么?”

楚若晴死死的握紧了拳头,指甲几乎嵌进了皮肉里,“楚曦玉,你不要欺人太甚!”

楚曦玉冷笑,一步一步靠近楚若晴,脸上的神色宛若在看一个死人。

“我欺人太甚?”

“真是好笑!”

“身为嫡长女,你们欺压我,让我活的不如一条狗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欺人太甚?你们夺我婚约,想将我活活打死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欺人太甚?你们大婚当日,将奄奄一息的我活埋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欺人太甚?!现在,你说我欺人太甚?”

刷!

每一条控诉,都让人心惊胆战。

楚若晴心虚的后退,却被楚曦玉直接抓住领口,“看来,你想让我帮你脱,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落,楚曦玉直接大手一挥,生生扯掉了喜袍的扣子,一个用力,就把衣裳从楚若晴的身上给扒了下来!无人敢上前阻止,任由楚曦玉扒下了楚若晴的红色喜服,套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内里,楚曦玉用了回形针代替盘扣,稳稳当当,妥妥帖帖。

“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你染了疾,已经没气了,为了楚家,我逼不得已才……姐姐,我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被扒了衣裳,楚若晴干脆直接倒在地上捂脸哭泣,柔弱的样子顿时引得不少人侧目。

而听说楚曦玉染了疾,吓得很多人都下意识的离她远一点。

便是申管家,也后退了一步,担心楚曦玉进入王府,会加重王爷的伤势。

楚曦玉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闭上你的嘴,否则,我也让你尝尝活埋是什么滋味!”

“啊!”

楚若晴再度被踹了一脚,气的脸都黑了,“楚……”

“闭嘴!”

楚曦玉一个眼神,宛若千万死尸,吓得楚若晴浑身一抖,半个字也不敢说了。

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楚曦玉大步跨入了战王府,“不想错过吉时,就尽快拜堂。”

楚曦玉就这么孤身一人,穿着一袭喜服进入了主堂。

皇帝自然是不会在的,高堂之位空悬,也没人堪当长辈,长辈之位空悬。

整个拜堂大殿,宾客们也聊聊无几,身份最高的,当属已经坐下的七王爷。

楚曦玉刚刚站定,就见一高大男子手中捧着一只红冠公鸡前来。

一看到那公鸡,楚曦玉的脸瞬间就黑了。

“你们,就让一只公鸡陪我拜堂?君夜宸呢?”

申管家本就觉得此女太过于嚣张,此刻终于忍不住,“够了!我家王爷昨夜毒发,此刻昏迷不醒,性命堪忧,如今已到吉时,你还是尽快拜堂吧,误了时辰,耽误了我家王爷,你罪无可恕!”

毒发?

怪不得了。

“只有无能之人,才会把生的希望交到迷信的手上。与其相信冲喜能救他,你不如相信我。”

“带我去见君夜宸,我能救他,我楚曦玉的大婚,自然是要和人拜堂的。”

楚曦玉就站在那,自信就那般围绕着她,似乎真能让人相信她可以救人。

申管家握紧了拳头,君天彻瞬间起身,“好大的口气,连太医院都没法子的事,你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

楚曦玉挑眉,“太医院没有,是那些人废物,你与其在这里跟我废话,不如现在就带我去救人。”

“我是他的妻子,我俩生死同命,害死了他,对我没有一点好处,相反,君夜宸若是活了过来,我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这点账,我自会算。”

君天彻死死的攥着拳头,突然上前一步拉住了楚曦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