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商先生好有心机

商先生好有心机

桃小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人算计背叛,郁笙失去了清白……再次相遇,男人竟成了自己合作方的神秘上司,从此他追她跑,他们互相纠缠在了一起。本是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郁笙生下一个孩子,所以开始有了后来的一幕幕,缘分早已注定。

主角:郁笙,商祁禹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郁笙,商祁禹 的武侠仙侠小说《商先生好有心机》,由网络作家“桃小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人算计背叛,郁笙失去了清白……再次相遇,男人竟成了自己合作方的神秘上司,从此他追她跑,他们互相纠缠在了一起。本是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郁笙生下一个孩子,所以开始有了后来的一幕幕,缘分早已注定。

《商先生好有心机》精彩片段

港城,夜已深。

君临酒店休息室里凌乱的大床上,侧身躺着一个女人——

裙子由于她的撕扯的动作,滑落了下来。

郁笙红了眼,几乎要被逼疯。

这时,安静的套房里只听得“啪嗒”一声,浴室的门开了。

从浴室内出来的男人,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凌乱的发梢还在滴着水。

见到突然出现在床上的女人时,他英挺的眉紧紧一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呵,还真是有趣,见缝插针的本事他们慕家到学了个透彻。

想来,他不过是身上沾到了酒,上来洗个澡换身衣服的空档,就转送他这么一份大礼。

商祁禹眉头微挑,迈开长腿朝着床边走去。

看清楚女人的脸时,他的眸光瞬间阴沉了下来。

不等他有所反应,女人柔软的小手就抓住了男人的手腕。

“帮帮我……”

郁笙只觉得自己快死了,男人身上的凉意,让她不由想去靠近。

商祁禹站在床边,低头看她,薄唇缓缓勾起,“郁笙——”

“唔,帮我……”郁笙咬着嫩唇,小声祈求。

“不后悔?”商祁禹俯下身,抬起她的下巴,眼神一时间幽邃得能滴出水来。

郁笙大脑一片空白,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庞,有些迷茫地瞪着杏眼。

男人勾唇,忽然抬高她的下巴,覆了下去。

郁笙嘤咛了一声,不由地贴向他。

男人抬手用力地将她按向自己,低沉勾人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愿意吗?”

郁笙含水的眸子凝他,只还未来得及张口,外间便传来了脚步声。

紧接着对方的谈话声,便入了耳中。

“慕少,你老婆长得那么如花似玉,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她长得漂亮有什么用?不知道是几手的破鞋了!哪里有你干净?”

男人讥讽的声音,惹得郁笙浑身一僵。

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慕景珩。

他对她一向都是不屑的。

来不及多想,眼见着那两人要推门进来了,郁笙随即卷了衣服,推着男人躲到了床下。

下一秒,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两人走了进来,女人娇笑着,“你老婆看着不像是那样的人呀!”

男人嗤了一声,讥讽道,“都不知道堕过几次胎了!外表假清纯而已!”

郁笙如同被雷击中,她什么时候堕过胎?

她前面二十年的人生里,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就被他扣上了这么大顶的帽子。

明明就只要他碰碰她,就可以知道她并没有他说得那么不堪。

倏地,大床猛地往下陷了几分。

郁笙难堪地转了头,却对上了昏暗光线下,男人黑沉的眼眸,那眸光沉得吓人。

她动了动身子,腕上却传来了一股遒劲的力道,男人俯身吻住她。

郁笙的惊呼吞进了肚子里,紧接着床上的动作一顿。

娇媚的女声响了起来,“啊!看,慕少,看来这里早就有人来过了呢!”

闻言,郁笙更是动也不敢动,她不可能不在乎,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女人手里拿着的是郁笙忘了捡起的隐形胸贴,慕景珩抬眸一看,拿过随手一扔,“没准人家还没走呢,这么想是不是更刺激?”

男人的话逗得女人呵呵直笑,“慕少,你就打这坏心思!”

床底的空间不大,两人身体紧贴。

郁笙的呼吸很乱,小脸控制不住地发烫。

男人低头深意的眸望着她,修长有力的长指捏上了她的下巴。

郁笙被迫着抬头,她看不清楚男人的眼神,但本能地觉得难堪。

“哭什么?”商祁禹吻掉她的眼泪,低笑。

郁笙摇头,她后悔了。

良久,床上的动静小了下来,悉悉簌簌穿衣服的声音响起,不多时那两人便离开了。

只是床下却——

愈演愈烈。

郁笙招架不住,只记得,在她即将昏睡过去时,男人嗓音低磁地问她,“我和你老公比,哪个更让你有感觉?”


翌日,清晨。

安静的房间里,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扰人清梦。

郁笙皱了皱眉,迷迷糊糊地醒来,伸手去拿手机,只是摸了半天都没摸到。

她不甘愿地醒来,身上异样的感觉也让她有些恍惚。

当她睁眼,看清眼前的一切,头“嗡”地一声,炸开了一般!

从床上坐起,被子从身上滑落,胸前一凉,郁笙低头看了看。

昨晚——

在床下发生的事,如同电影的慢镜头那样一帧帧地在眼前播放而过。

而现在,房间里昨晚那个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郁笙深吸一口气,蹙了眉头,闭上眼睛,手紧紧攥着被子,在发抖!

她没想到,第一次就这样没了,而且还是给了个陌生男人。

她拿过响个不停的手机,接起电话。

是阮棠打来的。

“阿笙,你现在在哪呢?今天中午约了盛华的负责人,你不会忘了吧?”

郁笙看了眼时间,九点半,她想了会儿回道,“我马上就过来。”

盛华的项目是他们公司现阶段争取的大项目,上头直言下来,拿下这个项目加薪升职不在话下。

但最诱人的无非是拿到项目之后,那一大笔提成。

盛华的负责人,她们约了很久,这才答应了给她们一点时间见上一面。

这个机会,不容错过。

中午,十一点。

港城最正宗的意大利餐厅,消费极高,郁笙和阮棠早早地就提前来到了包厢里。

等了会儿,盛华那边的负责人陆骁才姗姗来迟。

几人寒暄了一会儿,点了餐,阮棠开始谈起了项目的事情。

此时,隔壁包厢里,有一场饭局。

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成熟商人的沉稳派头十足,神色淡然地坐在那儿,不动声色,却隐隐地压制着整个饭局。

他薄唇上挂着浅笑,微微侧身询问身旁的助理,“陆骁在隔壁?”

助理微微颔首说道,“是的,慕氏的人约了陆经理谈项目,就在隔壁。”

商祁禹眯起眼,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仰头喝尽,他站起身,“不好意思各位,我还有点事,就先失陪了。这顿记我账上。”

他回身交代了助理一些事,便离开了包厢。

陆骁接到消息,说了声抱歉,就起身出去,不多时,便带了个人进来。

男人走在前边,身着黑色西装,身形挺拔,五官上的棱角尽显了成熟的魅力,举手投足间是矜贵的气质。

郁笙抬头,视线冷不丁地与男人的撞在一起,那双眸深邃,漆黑的瞳仁深处似有浮冰闪现,令人不寒而栗。

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盛华的总裁,商祁禹商先生。”陆骁首当其冲地给两人介绍。

阮棠和郁笙都有些讶然,这位商先生在港城可是神秘到极致的大人物,从没在公共场合露过面。

阮棠先反应过来,笑眯眯地跟商祁禹打了招呼,见杵在一旁的郁笙,她在暗处捏了郁笙一把,提醒她打招呼。

郁笙挤出了个礼貌的笑容,“商先生,你好。”

商祁禹锐利的眸光盯着郁笙,挑了薄唇,“郁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郁笙愣住,唇边的笑逐渐僵硬。

她好像并没有与这位商先生有过交集,这个“又”字让她觉得奇怪。

阮棠反应了下,在桌下用脚碰了碰郁笙,冲着郁笙挤眉弄眼,仿佛是在说,你们认识啊!

还没理清思绪,陆骁便笑着让人落座。

他是个有眼力见的,见到商祁禹和郁笙两人之间的不寻常,立马把郁笙对面的位置让了出来。

就在对面,视线很容易撞在一起,男人眼底的灼热,让郁笙觉得浑身不自在,更有些莫名的熟悉,让人有些坐立难安。

喝了点酒,郁笙有些不在状态,不知是因为身体上的不舒服还是因为那束让人无法忽视的视线。

阮棠鬼灵精一样的,只觉得这位商先生跟郁笙有点端倪,给两人倒了红酒。

“商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阿笙估计是没回过神来。要是有不周到的,商先生千万别跟我们计较呀!”说完,阮棠低头急促着郁笙跟男人敬酒。

郁笙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浅浅地抿了口酒。

饭局上,你来我往的,关于项目的事,得到的信息也不多。

都是商场里混迹着的人,肚里弯弯绕绕好似要比别人多好些,再加之商祁禹在,关于项目的事,谈得也少了。

郁笙有些微熏,起身去了洗手间。

等再出来时,遇上了倚在墙上的男人,像是在等人的模样。

出于礼貌,郁笙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商先生。”

商祁禹看了她一眼,微拧了眉头,深邃的眸光仿佛带了很深的穿透力,“不记得我了?”

“嗯?什么……”郁笙眨眨眼,望着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商祁禹弹了弹指间夹着的烟,薄唇微启,“昨晚——”

闻言,郁笙呼吸一滞,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开了。

难怪会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熟悉。

她愣了片刻,到这个时候,她若还是没有察觉那就是真的傻了。

“昨晚怎么了?”

走廊昏聩的光线投射在她白皙精致的脸上,看到那抹可疑的红晕,商祁禹的眼神深了深。

夹着烟的手抬起,就要往她下巴捏去。

“商先生!”郁笙扭头,躲开他伸过来的手,“请自重。”

“自重?”商祁禹挑眉,望着她被职业装包裹下的曼妙身体,气定神闲地反问,“昨晚你求我帮你的时候怎么不说自重?”

郁笙脸上一红,她怎么也没想到男人会把话挑明了来说。

她别开脸,矢口否认,“商先生,你认错人了。”

“是吗?”

男人挑眉,手指拨开她衬衫的衣领,锁骨下方的位置,明显的一块深色,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很明显,是一枚吻痕。

他的手指点了点那枚吻痕,“那这是什么?”

那被他触碰过的地方,隐隐地在发烫。

郁笙脸上一白,立马推开了他的手,整理好衣服,挡住。


“还想找借口,嗯?”商祁禹上前一步,眸光深沉。

郁笙不由地退了一步,后背抵上了冰冷的墙壁,她惊慌,“商先生,你别这样。昨晚真不是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商祁禹听完,微微偏头,眸光落在她白中透粉的耳垂上。

他撩了薄唇,从裤兜里缓缓摸出一只珍珠耳坠,放在她的耳垂上一比,“这是你的吧?掉了一只。”

郁笙愣愣地盯着男人的动作,呼吸稍稍一窒,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果然,掉了一只。

她深吸了口气,抬眸朝着男人看过去,“商先生,这并不能证明什么,毕竟这款耳钉是今年刚出的爆款,很多女孩子都会有。”

商祁禹皱起眉头,身体前倾,低了头,对上她那双潋滟的杏眸,嗤了一声,“郁笙,你这张嘴,真不讨喜!”

“商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郁笙无力地道。

她不想跟这样的男人有牵扯,昨晚的事,错了就算了,下次她不会再犯。

她不像慕景珩,可以婚内出轨得那样理所当然。

商祁禹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语气沉了下来,“郁笙,我不至于分不清我上的人是谁。你可以不承认,但是我知道,昨晚就是你。”

郁笙咬唇,有些难堪,推开了男人的大手,转身就快步离开。

商祁禹收回手插进裤兜里,转头,视线落在郁笙脚步匆匆的背影上。

片刻,商祁禹皱眉,垂首又重新点上了一支烟,手指尖的星火,影射进了他漆黑的瞳仁中,他嗤笑了声。

郁笙回了包厢,坐立难安,有些害怕商祁禹会回来。

她算是得罪他了吧,是不是这个项目也希望渺茫了?

然而,等到饭局结束,商祁禹都没有再进来包厢,郁笙舒了口气。

起身离开的时候,陆骁笑着问了句,“郁小姐,跟我们商总很熟?”

郁笙尴尬,笑了笑,“不算熟。”

陆骁笑着点点头,那笑容里多了几分探究。

和阮棠离开的路上,阮棠八卦地问她,“阿笙,你居然跟商先生认识!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郁笙靠在座椅上,有些疲惫,掀了眼皮朝着她看去,她总不能说,昨晚刚睡过的吧?

“昨晚在宴会上见过一面。”

阮棠叹了口气,“原来还指望着你跟商先生这点关系,拿下的这个项目呢!才刚认识啊,也难怪刚才陆经理那么问你了。”

郁笙耸肩,“收收你的小心思吧,总不能每次都靠关系拿项目。”

“说得也是!”

路上疾驶的一辆宾利车内。

陆骁朝着后边看了眼,似笑非笑地开口问,“阿禹,你跟那郁小姐什么关系?以前也没见你有过接触。”

身为商祁禹的朋友,陆骁可是在旁看得清楚。

这么多年,一直洁身自好,身旁只跟着个母不详的儿子,还真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感过兴趣。

商祁禹微微抬眼,“不关你的事!”

“那项目要直接给慕氏么?”陆骁吹了声口哨,随口地问。

“不用!”商祁禹抬手摁了摁眉心,又开口补充,“一切按着流程来。”

陆骁挑挑眉,扭头朝着男人看去,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阿禹,追女人这点你就不如我了,怎么样?需要我给你补补课吗?”

商祁禹看向他,轻启薄唇,“她已婚。”

“……“陆骁嘴角抽了抽,呵呵,追有夫之妇,他还真没经验。

……

晚上,郁笙下班回了慕家。

刚到门口,家里的佣人李婶便迎了上来,“少奶奶,回来了呀!”

郁笙点点头,便朝里走去。

才刚进门,就听见了一声严厉的质问,“你昨晚去哪里了?”

是她的婆婆,宁岚。

“妈……”

宁岚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冷嗤,“听你这么叫一声,我就多折一年寿。你说说你,能不能把心思多放点在景珩身上?也不知道他着什么魔了,死活不肯离婚。”

郁笙葱白的手指攥紧了又松开,其实她也想知道原因,为什么他这么讨厌她,却一直不肯离婚。

“行了行了,你就别在我面前碍眼了。去打电话给景珩,让他回来吃饭!”宁岚冷哼。

郁笙点点头,上楼放下包,思忖了片刻,给慕景珩打了电话。

通了,不过响了几声就被挂断了。

郁笙瞧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莫名地有些伤感。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婚前,慕景珩待她其实很不错,不然她并不会才二十的年纪,就早早地嫁他。

只是他用了一场轰动全城的婚礼娶了她,婚后却弃她如敝履。

手机才刚放下,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

郁笙吓了一跳,忙扭头朝着门口看去,是慕景珩。

他一脸愤怒地盯着她看,漆黑的瞳孔沉得吓人。

郁笙后退了半步,腰抵上了梳妆台,她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一时惊慌无比。

她跟慕景珩一向都是分房睡的,他更不会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只是这会儿,郁笙有些不大确定。

她有些心虚,哪怕先背叛婚姻的是他——

“你怎么来了?”

慕景珩缓缓走过来,眸光冰冷地盯着她,“妈说你昨晚一晚没回家,是去做什么了?”

郁笙抬头,四目相对,她忽然觉得有些冷,“你不也一晚没回家吗?”

“郁笙!我是在问你!”慕景珩不悦地拧眉。

郁笙她看着面前眉眼英俊的男人,红唇轻抿,倏地笑了,“景珩,离婚吧——”

听到那两个字,慕景珩顿时暴跳如雷,狠狠地瞪她,“闭嘴!想要离婚,除非我死。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

“这样困着彼此有意思吗?景珩,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别这么幼稚好不好?”郁笙静静地看着他。

他一边嫌弃她脏,但是一边又死活不肯离婚。

“要离婚是吗?是我没满足你,你寂寞了吗?郁笙,你就那么缺男人吗?”慕景珩红了眼,一把拽过郁笙的胳膊,就往床上摔去。

郁笙大惊,挣扎着要起来。

男人的大手却按住了她的肩,牢牢地把她困在身下,冷笑着低下头去,“我这就满足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