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带三宝王者归来

带三宝王者归来

宇文沐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酒醉误事闯大祸,姜思彤还以为自己做了场可怕的春梦,没想到醒来之后,一切都是真的。后来她仓皇的逃离“案发现场”,直到五年之后才敢回来。本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可谁知傅承弦一直在等着她。

主角:姜思影,傅承弦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思影,傅承弦 的武侠仙侠小说《带三宝王者归来》,由网络作家“宇文沐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酒醉误事闯大祸,姜思彤还以为自己做了场可怕的春梦,没想到醒来之后,一切都是真的。后来她仓皇的逃离“案发现场”,直到五年之后才敢回来。本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可谁知傅承弦一直在等着她。

《带三宝王者归来》精彩片段

“好硬……我好喜欢……”

今天是姜思影生日,男友苏辰特意包下整个酒店为她庆祝,她喝了很多酒,迷迷糊糊来到房间有个叫龙爷的老总要欺负她,是面前这个年轻男人救下了他。

体内的燥热让姜思影越来越难受,她紧紧地搂着男人,右手更是放肆地顺着胸膛往下游移。

身为EK集团的总裁,江国江宁城的太子爷,傅家的大少爷,还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放肆。

傅承弦刚准备动手推开压在身上的女人,就被姜思影堵住了唇,他还来不及多作反抗,城门就已经被攻破。

两人体内的原始欲望开始爆发,从未碰过女人的傅承弦此时此刻也控制不住体内的原始冲动,在荷尔蒙的迷惑下,一双手径直攀上了姜思影的细腰,紧紧地搂住她,热烈地迎合……

酒店大厅,苏辰端着一杯红酒,坐到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对面。

年轻女人生的很漂亮,看起来气质不凡。她叫姜悦,是姜思影同父异母的妹妹。

“怎么样?龙爷进去了吗?”姜悦低声问。

苏辰微微一笑,“我办事,你放心。我在杯里下了药,药性很猛。”

二人的计划早已谋划多时,由于公司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便想出了让姜思影去陪龙爷睡觉以获得投资的办法,既能让公司度过难关,他们又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苏辰更是以抵押股权向银行贷款为借口骗走了姜思影所有股份。

半个小时后,姜悦和苏辰带着一众记者冲进客房。

只见姜思影穿着衣服完好无缺地躺在床上安然酣睡,但床单上却有一抹嫣红。

这在洁白的床单上显得格外刺眼。

苏辰当即冲着睡眼朦胧的姜思影大声怒吼:“你这个贱女人,告诉我,奸夫在哪里!”

面对如此劲爆的新闻,记者们哪里肯放过,用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此时的姜思影脑子还有些迷糊,她看着暴怒的苏辰,疑惑道:“什么奸夫?你在胡说什么?”

苏辰伸手掐住姜思影的脖子,将她逼到了墙边,指着床上的嫣红怒道:“铁证如山,你还要跟我装吗?”

看到床单上的嫣红,姜思影彻底懵了,刚才那不是一场春梦吗?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对我守身如玉,说什么婚前不可以,背着我却和别的男人上床,贱人!”苏辰大吼着,右手也在不断加大力气。

姜思影被掐的脸色发白,快要窒息。

就在这时,众人的耳边忽而传来一个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你活腻了是吗!”

众人纷纷回身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西装笔挺,满脸冷酷的英俊男人站在门口,手上还端着一只小碗。

是他!

EK集团的总裁,傅家大少爷傅承弦!

姜思影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心里直犯嘀咕,这不是自己在梦里为所欲为的那个小白脸吗?

媒体记者们一个个也是嘴巴惊成了O型,要知道傅家的大公子平日里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就是跑的两条腿都断了,也不一定能见到。

傅承弦并没有理会那些狗仔记者,冷着脸径直走到了苏辰面前。

“傅少爷?”苏辰又惊讶又害怕。

傅承弦冷眸瞪着他,冷不丁突然出手钳制住了苏辰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上,力道很大。

姜思影见状连忙道:“你别乱来,快放开他,会出人命的!”

傅承弦看了一眼满脸着急的姜思影,心里忽而感到有些不爽。

她这是在为他求情?

傅承弦将左手上的小碗递到了姜思影面前,冷冷道:“姜汤,醒酒。”

“谢谢。”姜思影忽而感觉小白脸还挺体贴。

傅承弦缩回了手,苏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剧烈地咳嗽着。

“苏辰哥……”姜悦唤了一声,连忙过去搀扶苏辰。

“这只是一点小小的惩罚。”傅承弦冰冷地开口:“以后离我的女人远一点。”

啥?傅承弦的女人?

众人万分惊愕,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同样一脸懵逼的姜思影。

姜悦人都傻了。

这让姜悦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计划的是让姜思影身败名裂,怎么反而成了傅承弦亲口承认的女朋友?

傅承弦并没有给她解惑的时间,冰冷地开口:“滚出去!”

姜悦和苏辰深知惹不起面前的大佬,连忙起身狼狈地离开。

姜思影有些尴尬,她把碗放在一边,想跟着其他人一起灰溜溜地离开,却被傅承弦一把抓住了手腕。

“怎么?你就打算这么走人?”

惨!

不会要找自己算账吧?

“对不起,傅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姜思影慌忙向他道歉。

看着面前的女人一副慌里慌张又唯唯诺诺的样子,傅承弦有些忍俊不禁。

他突然很想逗她。

“刚才你骑在我身上那耀武扬威的劲头呢?怎么现在怕成这个样子?”

姜思影愣住,不由得红了脸……

傅家。

傅承弦把她带到了一栋又大又豪华的别墅里,趁他离开,姜思影连忙拿出手机来给苏辰打电话。

“苏辰,你听我说,我喝醉了,我……”

“姜思影,你居然还有脸给苏辰哥哥打电话,真是没看出来,原来你骨子里这么放荡,真是天生一副婊子相!”

姜思影懵了,怎么接电话的会是妹妹姜悦。

又听姜悦阴阳怪气道:“不过姐姐,妹妹倒是真心想向你讨教,你是怎么一声不吭勾搭上的傅少爷?”

姜思影听的出来,姜悦这是在含沙射影。

这时,眼前忽而闪过一道黑影,紧接着姜思影手上的手机就被扔进了鱼缸里。

“喂,你!”姜思影皱着眉头有些生气地瞪着傅承弦。

“身为傅太太,最基本的,就是恪守妇道。从今天开始,不准再和不该联系的人联系。”傅承弦冷冷道。

“傅先生,我知道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我真的当时喝醉了。”

“这么说,你想推卸责任?”傅承弦端起旁边桌子上的一杯咖啡,抿了一口。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在心里酝酿了片刻,姜思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便向傅承弦祈求道:“傅先生,我挺累的,能不能让我先休息一下?”

男人嘴角一勾:“运动量那么大,是该好好休息。”

然而当夜,趁着傅承弦有事外出,姜思影逃离了大别墅,消失的无影无踪。

傅承弦回来后,立刻查看监控,在看到姜思影披着夜色艰难翻越围墙后,气的暴跳如雷,立刻命人四处寻找。

一连搜查几天,整个江宁城都快被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姜思影的踪迹,没有人知道她去了那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十个月后,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所偏僻的卫生所内,传出了婴儿的啼声。

“恭喜你,姜小姐,三胞胎,一男二女,真是有福气。”

早已经精疲力竭的姜思影看着两名护士怀里正哭啼的婴儿,露出了幸福的笑……


五年后,江宁鹿台国际机场。

一个身着时尚走路带风的年轻女人带着三只小包子浩浩荡荡地从闸口走出。

她的脸上戴着大大的墨镜,长发飘飘,身形曼妙,就连身旁那可爱的三只小包子,也一个个地戴着墨镜,四人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气场十足,成为整个机场大厅最靓的一道风景线,几乎从身旁经过的人,都会忍不住把目光投去。

走着走着,姜思影抬眸看向机场墙壁上的大屏幕,上面正在播放着妹妹姜悦搔首弄姿代言的新一代青柠手机。

这五年来,姜悦已经不满足于思辰生物公司CFO的身份,开始涉足娱乐圈,还混的风生水起,随着一档偶像剧的播出,让她成功地跻身成为了娱乐圈的顶流,各种代言和商演找上门来,从草头导演到知名导演,几乎快要把她经纪人的电话打爆,可谓是红翻了天。

不过这和姜思影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此次回到江宁,完全是出于X先生的邀约。她在莲海市创办的恩依生物医药公司发展遇到瓶颈,多亏一位神秘大佬X先生相助,至于这位X先生究竟是谁,合伙人汤秋秋也不知情,出于人情,她还是鼓起勇气来到江宁,参加X先生的酒会。

姜思影带着三只小包子继续往前走,就要出大厅时,老三芊芊忽而停了下来,指着二楼一家甜品店挂出来的大大招牌,看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

“妈咪,我想吃那块大蛋糕。”小包子央求道。

“小馋猫,你怎么总是那么馋呀?”姜思影停下脚步,伸手捏了捏小包子肉嘟嘟的小肉脸。

“妈咪,我们来的时候都没吃早饭,我也饿了。”老二桐桐也跟着附议。

姜思影无奈,只好看向自己的宝贝儿子:“老大,你饿了没有?”

姜冬冬点了点头。

“行,既然你们都饿了,那就去吃一点。”

看着自己生育的三小只,姜思影打心底里感到幸福。当初觉得身边没有亲人,孤苦伶仃,就想把无辜的小生命生下来,如今看来,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二楼甜品店。

姜思影给三只小包子一人点了一份蛋糕,招呼三人坐到了座位上。

“妈咪怎么不吃?”老三芊芊问。

“妈咪不饿,你们吃吧。”姜思影柔声道。

“第一口先给妈咪吃。”懂事的芊芊用小手拿起勺子,在蛋糕上挖了一块,送到了姜思影嘴边。

“芊芊真乖。”一口甜甜的蛋糕,甜进了她的心里。

其他两个小包子见状也纷纷效仿,都把第一口给姜思影,可把她给美坏了。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原来是合伙人汤秋秋打来的,询问她到了江宁没有。

随后汤秋秋对她一番叮嘱,让她务必要感谢X先生,是他救了公司的命。

姜思影应允,挂了电话,忽而想上厕所,便询问了店员附近的洗手间,又叮嘱店员照看一下自己的三个孩子,随即离开了甜品店。

然而当她刚走进洗手间的门,忽而冲出来两个黑衣人,二话不说直接架住她的胳膊以十分迅捷的速度将她抓进了电梯里。

她想喊救命,却又担心黑衣人会对自己不利,毕竟身处密闭空间,只好先静观其变,看看这两个黑衣人要做什么。

很快,她被带到一间办公室里。

惊恐未定之时,她看到一把椅子的背影,椅子上似乎坐着一个人。

随即,椅子缓缓转了过来,坐在椅子上的人暴露在了她面前。

那人嘴角微微一勾,薄唇微启:“好久不见,傅太太。”

姜思影瞳孔猛地一缩,是他,傅承弦!

坏了!

这是羊入虎口!

一时间,她的脑子里很乱。

傅承弦从座椅上起身,绕过办公桌,径直走到了她面前,一米九的身高,带来了强大的压迫感。

“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姜思影面露窘迫之色,低声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行程?”

“查一下航空公司的乘客名单,这很难吗?”傅承弦一抬手,两个黑衣保镖立刻心领神会,匆匆离开办公室,并关上了门。

姜思影忽而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很愚蠢,堂堂江宁的太子爷,想查一下航空公司的名单,岂不是易如反掌。

办公室里只剩下她和傅承弦两人,气氛一下子变的很沉重,她有些害怕,毕竟六年前,她趁着傅承弦不在家,偷偷出逃,这一逃就是六年。

“傅先生,我很抱歉,当初我是迫不得已……”

傅承弦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逼到了墙边,一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也离的很近很近。

“你以为你和我说声对不起,一切就能翻过去吗?”傅承弦的语气又冰冷了几分。

姜思影眉头紧蹙,身体贴近了墙壁:“那你想怎么样?”

“六年前,你在酒店糟蹋了我的清白之躯。”傅承弦冷声道。

这话说的姜思影眉头皱的更紧,小声嘀咕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也不用说糟蹋这么难听的字眼吧?”

“你说什么?”

姜思影连忙摆摆左手,求生欲极强:“没什么,没什么。”

“我们江国人讲究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所以,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姜思影整个人都懵了,这男人的意思不就是……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傅承弦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凑过去在她的耳边低声呢语:“姜思影,六年前你逃走之后,我傅承弦就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

是的,大boss很生气,她居然趁他不在,偷偷溜了,这是典型不负责任的表现,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经过他的允许,这简直就是在触碰他的逆鳞!

说罢,傅承弦直接啃上了她的唇,一双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疯狂地索取。

一开始,姜思影有些迷失,待她反应过来后,咬了一口傅承弦的舌头,趁着傅承弦吃痛松手的工夫,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办公室,夺门而逃。

听到声响,助理阿龙匆匆走了进来,看到傅承弦用手捂着自己的嘴,连忙询问道:“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姜思影跑了。”傅承弦的眼眸中掠过一抹无奈。

咬的还挺疼。

“又跑了?”阿龙惊讶道。

傅承弦给了他一记死亡眼神,阿龙连忙闭上了嘴。

随即,又小心地询问:“少爷,要不要派人去把她抓回来?”

“不必。”傅承弦淡淡道:“我们很快会再见面。”

姜思影一路横冲直撞,边逃边回头看有没有追兵,一个不注意撞在了一个人身上,她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刚稳住身子准备道歉,忽而听闻道:“哪个不长眼的……哟,这不是姐姐吗?”


姜思影一抬眸,映入眼帘的,是姜悦那张嘲弄的脸,即便是她戴着大大的墨镜,依旧能看得出来。

而站在她身旁的,正是曾经深爱的恋人,苏辰!

这时,助理慌里慌张地赶过来,不停地向姜悦鞠躬道歉。

“这里没你的事,走开。”姜悦冷冰冰地说。

女助理连忙退后几步。

“老公,快看看这是谁。”姜悦抱着苏辰的胳膊亲昵地说:“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呢。”

曾经她嫉妒过,也不甘心过,但现在,失去傅承弦这座最大靠山的姜思影,在她眼中犹如蝼蚁。

苏辰面无表情,只是冷冷地说:“我们走吧,免的脏了眼。”

短短的一句话,给姜思影的心脏上狠狠扎了一刀。

“说的没错。”姜思影微微一笑,看着二人,道:“狗男女是天底下最肮脏的东西,你们担心脏了我的眼睛,主动选择避开,这份好意,我记在心里了,多谢。”

姜悦闻言当即脸色一沉,伸手一把抓住姜思影的胳膊,冷声道:“姜思影,你把话说清楚,谁是狗男女?”

“自然是远在天边。”姜思影瞪着姜悦,伸手推开了她的手,冷冷抛下一句:“近在眼前。”

说罢,姜思影转身离去,她可不想再和一对狗男女扯上关系,而且说不定傅承弦的人正在追自己,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然而狗皮膏药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甩掉的。

“你给我站住!”身后的姜悦冷喝一声,同时也招来了众多的目光。

但姜思影并没有停下脚步,姜悦见状,立刻吩咐身后的几个保镖,冲过去拦住了姜思影的去路。

“你想干什么?”姜思影回过身,冷眸看着姜悦。

“不干什么。”姜悦嘴角一勾,大声说:“我就是想问问你,背着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和别的男人乱搞,是不是很刺激?”

这一番言论一出,立刻让吃瓜群众们炸开了锅,这种带有桃色的新闻,往往最受欢迎。

姜思影脸色一沉,冷声问:“姜悦,你这是什么意思?”

吃瓜群众一听姜悦这个名字,沸腾了。

“这就是大明星姜悦吗?真的好漂亮!”

“终于看到姜悦本人了,这气质真是绝了。”

姜悦一脸得意地聆听着众人对自己的赞美,随后接着悠悠众口,大声说:“大家好,我的确是姜悦,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大家了。这是我的姐姐姜思影,六年前为了钱背叛自己的男友,在外面和别的男人乱搞,被家里人发现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想到今天让我在这里碰到了她,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她给家里人一个交代,爸妈含辛茹苦把她养活这么大,她却一走了之,丝毫不管爸妈的死活,这些年,全都是由我侍奉!”

众人一听,纷纷站立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姜思影进行口诛笔伐,大骂其没有良心,水性杨花。

然而就在这时,却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请问是大明星姐姐吗?”

所有人循声低头看去,只见三只可可爱爱的小包子正站在一旁,盯着姜悦看。

姜思影瞪了瞪眼,冬冬,桐桐,芊芊!

说话的正是老三芊芊,圆圆的眼睛搭配齐整的刘海,看起来和瓷娃娃一样精致。

“好可爱的小孩儿。”吃瓜群众中的女孩子们不由得母爱开始泛滥。

姜悦看着眼前的三只小包子,也觉得十分可爱。

她走过去,俯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冬冬的小脑袋,向吃瓜群众们展现自己善良美好的一面。

“是呀,小朋友,我就是大明星姐姐,你们叫什么名字呀?”姜悦柔声问。

三只小包子却一起摇了摇头。

这让姜悦很是不解,摇头是什么意思,自己刚才问的不是叫什么名字吗?

“怎么,害羞不好意思跟姐姐说吗?”姜悦微笑着问。

一旁的姜思影很懵逼,自己这三只小包子到底在搞什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冬冬问:“大明星姐姐,我们都是你的粉丝呢。”

姜悦闻言,顿时乐的笑开了花,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是吗?那大姐姐抱你们拍照可以吗?”

三只小包子再次齐齐摇了摇头。

哎?又摇头?什么鬼?

冬冬又道:“大姐姐,你的所有电影我都是看的。”

“是吗?那你告诉大姐姐,你最喜欢哪一部电影?”姜悦柔声问。

“都市丽人。”

小包子的回答让姜悦脸色有些尴尬,在都市丽人这部电影上映之初,媒体爆出她和导演徐刚深夜在酒店又是喝红酒又是搂搂抱抱,如果不是徐刚在圈里势力够大,只怕她就要从此和娱乐圈说拜拜了。

“其实,姐姐还有很多好看的电影的……”

“大姐姐,你真的好敬业,和导演深夜在酒店房间里喝酒看剧本,其他女明星都没有你敬业呢,不愧是我们的偶像。”冬冬挺着一张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脸,缺直接揭开了姜悦内心最深的伤疤。

吃瓜群众们再次沸腾起来,相比较起大明星,姜思影作为一个普通人那点瓜实在是微不足道。

姜悦的脸一下子变的很是难看,同样难看的还有苏辰,之前媒体曝光出来后,他就很生气,只是姜悦一再保证,又痛哭流涕的,他就心软了。

他冷哼了一声,径直离开。

“老公,老……”面对吃瓜群众们的议论和指指点点,姜悦的面子也有些挂不住,瞪了一眼姜思影之后,问助理要了鸭舌帽,戴上匆匆离开。

姜思影连忙走到三只小包子面前,问:“你们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们乖乖待在店里吗?”

冬冬微微一笑,说:“妈咪,我们棒不棒?”

姜思影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说:“你的歪点子还真多。”

“妈咪,我们可是替你解了围的,你必须要奖励我们。”老三芊芊说。

“好好好,谢谢你们,想要什么奖励咱们慢慢说,先跟妈咪走。”

顶楼,傅承弦正俯视着匆匆逃离的四人,嘴角微微一勾。

自己的崽,果然不是一般的聪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