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红颜非祸水

红颜非祸水

慕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佟若雨家破人亡的起因,就是全城纳妾……那一次全城纳妾直接成全了灭城的阴谋,城破家亡,佟若雨被迫流落风尘场所。她没有权臣的谋略,没有武将的威猛,却能令朝纲上下震动,三军闻风丧胆,敌军胆寒。她并非专业的舞姬,却能以舞救下太子,以舞触怒群臣,以舞血溅大殿清朝纲。

主角:佟若雨,赫连翊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佟若雨,赫连翊 的武侠仙侠小说《红颜非祸水》,由网络作家“慕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佟若雨家破人亡的起因,就是全城纳妾……那一次全城纳妾直接成全了灭城的阴谋,城破家亡,佟若雨被迫流落风尘场所。她没有权臣的谋略,没有武将的威猛,却能令朝纲上下震动,三军闻风丧胆,敌军胆寒。她并非专业的舞姬,却能以舞救下太子,以舞触怒群臣,以舞血溅大殿清朝纲。

《红颜非祸水》精彩片段

北方有佳男,遗世而独立,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此人是谁,屿古城美男子,熊嚣刚是也。他体态修长健拔,眼如杏花,剑宇藏媚,桃腮凝脂,仿若不食人间的仙子,男生女相的他被乡人传为不幸投错胎的妖孽。

他之所以被称为妖孽,不仅因为他的美貌,还因他的不幸造就了千千万万男人的不幸,城里城外女人只欲嫁他一人,其他成年男子,只能望月兴叹,妖孽不除,势必会导致这城毁灭。

但是,要除这妖孽不易,因为他不仅得到全城女子的拥护,而且,他还有无人敢憾动的显赫家世。

他已故的祖父是开国功臣,被封为万户侯,他父亲继承了这个爵位,他也即将继续这个爵位。他祖母是位得宠的公主,他母亲也是位得宠的公主,他将来的妻子,也是一位得宠宠的公主。他们祖孙三代都娶公主。祖母是母亲的姑姑,母亲也是未婚妻的姑姑。

正因为这样,他熊嚣刚雄据一方,无人敢惹,未把公主娶进门,他已经盘算着纳妾,而且不是秘密进行,是全城轰动!

今天熊府纳妾,城内十四到十八岁只要没有出嫁的女子或者姿色妖惹的妇人均可自荐,一但被选上,便能陪伴在绝世美男身边享尽荣华富贵。年轻女子一度为之疯狂,纷纷操起压箱底的红嫁衣往熊府奔去。一股股红流汇成屿古城最亮丽的风景。

这是一个无人愿意醒来的红鸾梦,然而,却被一个不速之客给彻底摧毁了。

“砰”地一声,门被踹开了。

房间里的新妇散尽家财打通各个关节,好不容易挤破脑袋挣进熊府的门槛,以其妖艳的姿色赢得优待,被安排在府中某院歇下来,整理自己的嫁衣。

正当她沉醉在甜梦的时候,砰的一声,门被踹开了,屋子里的丫鬟小主顿时吓了一跳,她错愕站起来,两个丫鬟忙搀扶着她,随后冲进六个身形彪悍的男子来。

他们三个一列分两边站着,不一会儿,走进来一个头上只扎了一根马鞭的女子,她穿着马靴,潇洒的黄色短群掩在扎脚的黑色裤子外,膝盖处还有两个铁护膝,手上拎着一个包袱,凌厉的轮廓若隐若现,只是恰好映着阳光,看不清她的模样。

但看她这副打扮,而且跟在她左右的凶巴巴男子,若摸猜出她是个女土匪。

“你……你……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竟敢……”新妇看着步步逼近的女士匪,声音越发的颤抖,她正欲张声大喊,候在一旁的男子齐唰唰地拔出剑来。

两个丫鬟忙掖着她,新妇也不敢吱声了。

“牡丹夫人?”女土匪低念了四个字,随手把带来的包袱扔到桌面上,然后摘下挂在新妇腰上的牌子把玩了一下。

新妇噎了噎唾沫惊颤低念:“你你……你们想干什么?”

“看在你花了那么多银两的份上……”女土匪带着慵懒的声音随手把牌子扔到梳妆台上,纤细的青葱玉指拈起案上的胭脂盒,泛着睿智而茫然的灵眸好奇地往新妇脸上溜转了一圈,既而往自己不染而红的粉腮上抹了一下,再把捻在指头的胭脂试探似的抹到新妇脸上。

新妇还在等她说下去,却只看见她在新奇地玩弄饰盒,她怯懦的眼里不觉多了一丝鄙夷之色,土匪就是土匪,一辈子没见过上流社会的东西!

“你家不是很有钱吗?”女土匪转过身来好奇问道。

新妇理所当然点点头说:“当然。你们……只要你们不伤害我,我会让爹爹给很多银两……”

没等她说完,女土匪突然冒出一句让她啧舌的话:“为何用的都是劣质货?”

新妇茫然地愣了愣,女土匪拎起一支珠钗说:“珍珠看似包满,但只要摸一下就知道是假的。”她又拿起胭脂说,“这胭脂更糟糕,若涂了它,半柱香之内,容颜必定尽毁。”

“啊!”新妇惊一声,忙抓起衣袖使劲往自己脸上搓了搓。

女土匪又稍带淘气似的勾起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弧低念:“熊嚣刚还真有趣,长着一张妇人脸又长着一个毒妇心。自称不好女色又迫不及待让全城女子为之疯狂,招来美艳女子又设计毁了她们,图什么呢?突然想见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新妇听到她抵毁熊嚣刚,顿时压住心底的怯懦禁不住斥责:“嗬,你凭什么诬篾嚣郎,或许是底下的人弄错了,又或者是其他人妒忌我!谋害我!像你这种身份的人,压根没有自格站在这里!”

“是吗?”女土匪风轻云淡念了两个字,再雅然转过寒毒的眼眸来。

新妇浑身发毛不敢再语,女土匪扬起玉掌,欣赏着自己的纤纤玉指慵懒说道:“忘了告诉你,你这个牡丹夫人的位份,我收下了。熊嚣刚是我佟若雨的囊中物,任何人都觊觎不得。”

“你是佟若雨!”新妇一脸惊乍喊了出来,双脚不由得发软抖了一下。

佟若雨不紧不慢转过头来,勾起阴晴不定弧度的嘴角轻若清波掀动,突出平淡而寒气十足的话语来:“有——意——见?”

新妇忙紧闭嘴巴摇头不语,知道她是佟若雨,新妇虽然还有点害怕,但悬吊在嗓子的心眼稍微平复了一点。

“主子,要不先把嫁衣换上!”其中一个男子戏谑道,“跟在你身边那么久,我们还没见过你穿女装,要不穿个嫁衣让我们兄弟瞧瞧!”

“切!”佟若雨翘起嘴角冷嗤一声,又潇洒地扯下头上的发带,让三千乌黑油亮的青丝自然散落下来,借着映照进来的阳光,她袅娜的玉脸多了几分迷离的色彩,再缓慢回眸勾起一个迷倒众生的冷弧讥诮道,“这么快穿嫁衣会把未来夫君吓跑的,得先把他勾上手,再披嫁衣也不晚。”

六个男子看见她娇而不腻、纤弱细滑的脸庞上那么胜似盛放牡丹的回眸一笑,心头禁不住跟着扑通扑通地跳,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她的,但是,每一次见她,尤其是她笑,而且带有几分妖孽似的勾魂魅笑的时候。

他们还是禁不住脸红耳赤,四肢发软,把男儿的热血一下子从上涌下,又从下涌上,随后化成鲜红欲滴的鼻血流出来了。

佟若雨往桌面上的头饰发钗看了一眼,然后打开自己带来的包袱,包袱放着一堆首饰还有一套暂新的新衣和几个胭脂盒。

她疾手快如行风,手捻一把胭脂抹在脸上,不用半会功夫,本就天生丽质的玉脸更添了几分妖艳之色。

她捻了捻发丝又扭头看了看呆若木鸡的男子,妖娆妩媚的脸稍稍沉下来,她嗔了一声不悦斥责:“愣着干嘛?办正事呀!”

还沉醉在她美色里面的男子连忙走过去,两个丫鬟忙拉着新妇倒退一步,不敢打扰他们。

领头的男子邱凌空随手摊出一块牛皮似的“军事作战图”,这图纸上是侯爷府的基本分布图,邱凌空捻手一指,先指到侯爷府的外围说:“侯爷府的‘后宫’主要分三部份,第一层有八院,十六个新夫人,刚选进来的女人都住在这里,她们最不受重视的,没有多少人把守。”

“我们正处于最外面的部分。”邱凌空又可以看向那战战兢兢的新妇说,“而这位牡丹夫人就是这十六位夫人之中最出类拔萃了,已经被我们控制了,不足为惧。主子你要见到熊嚣刚,就必须穿过第二层障碍——百花园,才能进到嚣府最核心的地方迳庭擒住他。”

“嗯。”佟若雨一边看着镜中的自己选头饰一边说,“继续。”

“百花园和迳庭都有重兵把守,我们不能像现在这样硬闯进去,所以,只能靠你的美色了。”邱凌空勾起一抹诡秘的笑弧,然后看向佟若雨纤长妙曼的身材说,“主子,你的主要对手有九个。”

“擒住?”新妇惊乍喊了声急切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佟若雨不紧不慢扭头看去,勾起一抹阴柔的笑弧反问:“你说呢?”

她再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满意点过头后,向邱凌空睨了一眼,捎带不可思议问道:“九个那么多?”

邱凌空无奈耸耸肩说:“九,这个数目,是我们对你的赞赏的绝对估计。百花园,顾名思义,美女如云,最低估计有四十个女子,那里不仅是美女,而且是才色俱备的佳人,尤其是陆姑娘、元姑娘和辛姑娘,她们是我们屿古城出了名的才女,城里城外的男子对她们可为趋之若鹜。”

佟若雨淡若点点头,水波潋滟的明眸里多了一丝不悦问道:“迳庭呢?那里该不会有一百个女人吧?”

邱凌空摇摇头紧接着说:“错了,迳庭只有六个女人。”

“六个女人?”佟若雨愣了愣,她轻转着手中的簪子好奇问道,“什么女人,竟被熊嚣刚藏得那么紧?”

邱凌空沉默了一阵子说:“六个舞姬。”

“舞姬?”佟若雨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么多出类拔萃的大家闺秀竟然还抵不过六个舞姬?


邱凌空看着她质疑的样子,一脸肯定地点点头说:“没错,六位舞姬。”他又勾起一抹贪婪的笑弧说,“飞天舞坊,听说过吗?舞坊的每个姑娘都姿色妖娆,只要见过她们的男人,无一不被她们的姿色所倾倒。”

“我听说过!”另外一个男子略显激动说道,“简直天仙下凡!尤其是她们的六个台柱——飞天、凤舞、灵越、衔珠、惊鸿、红枫,只要能看上她们一眼,即使马上死掉也不枉此生!”

“男人。”佟若雨轻蔑冷嗤一声,傲慢的明眸了又多了一丝好奇,小声低念,“名字好奇怪呀。”

“这不是她们真实名字,只是她们的称号。”邱凌空略显急切解释,“飞天舞坊是我们这一带最大的舞坊,小舞姬有二十六人,能让这些小舞姬上门跳舞,已经是莫大的光荣。还有十七个熟舞,她们都精通琴棋书画。十二个固舞,她们一般随着六个台柱共舞,而且,是最有希望成为未来的飞天、凤舞、灵越、衔珠、惊鸿、红枫。”

“哟。”佟若雨勾起一抹兴趣盎然的弧度,睨向邱凌空讥诮道,“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对区区一间舞坊这么了解,常客?”

邱凌空努了努嘴没有说话,佟若雨也不再逼迫他紧接着问:“好吧,先说说那六个把我未来相公迷得晕头转向的女人是何方神圣。”

邱凌空抿了抿唇微笑说:“其实,我对她们也不太清楚,她们对我来说,就跟天上的仙女一样,既梦幻又神秘莫测。”

“重点。”佟若雨不耐烦说道,“别说废话。”

邱凌空努了努嘴笑笑说道:“我真的不太清楚,因为她们一直很神秘,除非是有身份有地位,像熊嚣刚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得见她们天姿容颜。但是,我打探过,她们六人之中,飞天最为美艳,而且冰雪聪明,但是为人冷若冰霜,不喜近人,但也是熊嚣刚最疼爱的。”

佟若雨单手托着下巴,随即浮起一抹诡秘的笑意兴趣盎然低念:“她就是我最大的对手是吧?冷若冰霜的飞天,我记住了。”她又看向邱凌空身边的男子说,“妖风,我让你带来的东西呢?”

妖风潇洒地甩了甩发鬓,他这人长得普通,可以说没什么可以让人记住的特点,唯独他的声音,像鬼风过山洞一样,听上去阴阴凉凉,让人禁不住打几个寒战。

“带来了。”妖风随手拿出一个本子来递给她,红色的本子上面写着“姻缘本”三个字。

佟若雨接过姻缘本子走到新妇跟前,带着一抹阴柔的笑弧把本子递给她说:“这上边是我花了两天的时间把整座屿古城未婚男子的名字,既然你都穿了嫁衣,随便选一个吧。”

“什什么意思……”新妇呆愣问道。

“没听懂?”佟若雨试探问道,新妇愣愣点头,佟若雨摆出一副耐心的样子娓娓道来,“这本子上的男子都没成亲,你们这群迫不及待穿嫁衣的女人,又找不到要娶你们的人,因为熊嚣刚是我的囊中物,所以,我想给你们这些落选的人都安排了一段姻缘。”

“凭什么?”新妇怒声责问。

“就凭我的未来相公是熊嚣刚。”佟若雨脸不红心不跳说,新妇正要反驳,佟若雨随即竖起三根手指说,“当然,我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专制蛮横,我会给你三个选择。一,在这姻缘本上选个适合的男人嫁了;二,马上离开,并给我到外面说,熊嚣刚是个性无能的;第三,等我当了熊少夫人后,我亲自给你选丈夫,瘸的、脑残的,只要你不喜欢,我都可以给你。”

“……”众人禁不住抹了一把冷汗——这样还不蛮横专制,简直就将霸道发展到最顶峰!

佟若雨看着欲哭无泪的新妇温婉笑了笑问:“想好了没?三选一。”

新妇顿时扑跪下来求饶:“佟千金!佟大小姐!你饶了我吧,我自认没有能力跟你争,你就饶了我吧!”

佟若雨温婉的脸霎时多了一丝不悦之色冷声问道:“你觉得我在为难你?”新妇两眼汪汪不敢说话,佟若雨抿唇笑了笑说,“这样吧,让你随便嫁一个人的确委屈,选第二种吧。”

“老侯爷会杀了我的!”新妇抓着佟若雨的衣衫哭喊求饶。

佟若雨俯下身来挑起她的下巴,满带挑傥的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冷声说道:“别在我面前哭,我不高兴。我告诉你,我不但嫉妒心强,容不下任何正在或者曾经跟我抢男人的女人,而且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特别讨厌哭泣的女人,你最好马上给我把你的泪水藏着掖着,否则,有你好看的。”

新妇忙哽咽着不敢再流一滴眼泪,又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求饶。

佟若雨毫不理会她委屈的样子,继而傲慢挺直身子又睨向妖风说:“你负责带她离开,而且,要给我派人好好监视她,如果她没有办到,那我亲自给她选丈夫。”

“是。”妖风应了声忙像揪小鸡一样拎着我见犹怜的新妇走去。

佟若雨拧了拧手腕,斗志盎然笑说:“为了早点见到我的未来相公,我得马上去会会我的对手,时辰也不早了。”

“主子,”邱凌空谨慎提醒,“飞天舞坊有两个很厉害的护院,他们特别忠心,不畏权贵,下手狠毒,只要招惹六个台柱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千万要小心。”

“跟我比,谁狠一点?”佟若雨接过另一个人递过来的包袱诡秘笑问,邱凌空笑笑不语,佟若雨扬起一个妖艳的笑容继而潇洒向外走去。

“主子!”邱凌空又急切喊了声,佟若雨沉下脸不悦扭头睨了他一眼,邱凌空轻扯嘴角笑了笑说,“你能否顺利嫁出去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必须全身而退,天亮之前务必离开熊府,兄弟们的脑袋都搁在你肩上。”

“就是就是!”另外四个人迫不及待应和。

“不想这么早穿寿衣,就给我好好守着嫁衣。”佟若雨胸有成竹笑了笑快步走去。

回廊处,走来的两个下人看见前边的女子,明媚的阳光映落在她妖娆玲珑的倩影上,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熠熠生辉。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个下人还是禁不住问道。

首先,府上是没有丫鬟的,即使新夫人带来的陪嫁丫鬟穿的是清一色的粉色罗裙,绝对没有这背影所显露的婀娜体态。第二,就算是被选进来的小妾,也应该穿着映红的嫁衣,而她不是。

走在前边的佟若雨顿时止了止脚步,沉厉的脸旋即变得温恬恰意,她捻着手中轻纱,轻勾红唇,不紧不慢转过身来,带有半分茫然半分不悦问道:“你们跟我说话?”

“……”两个下人看见她的姿容霎时噎了一口唾沫,把原有的嚣张态度一下子压了下去,不停啧舌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美!实在太美了!。

她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呈皓腕于轻纱。上束粉色绸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外披一件薄透轻纱,将那妙曼玲珑的身材若隐若现显露出来。

艳而不俗,柔而不娇。

佟若雨见他们用呆若木鸡这个表情来表达对自己天生丽质美貌的赞叹,见惯不怪,只是办正事要紧,不能一直沉浸在自我陶醉当中。

“咳!”她闷哼一声轻扬桀骜的锋芒,捻着轻纱的玉手轻抚在腰侧,正肩收腹,婀娜的身材显得丰满又高贵,她向前迈了一步沉稳而轻冷问,“你们不知道我是谁?”

他们呆愣地摇头,佟若雨明眸厉晃动的清波多了一丝被轻蔑的不悦然后为沉着脸说:“今天是小侯爷纳妾的日子,我是奉命来给各位新夫人行教的,也就是她们的行教姑姑,流沙。我正纳闷着,这是新夫人住居的地方,为何就只有这么几个人巡逻,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万一出了差错,谁负责?”

“小的知错!小的知错!”两个下人连忙争先认错。

“罢了。”佟若雨淡漠甩了甩手中的丝帕,再带着几分老气横秋的傲慢冷声吩咐,“带我过去吧,我代小侯爷给新夫人一点训示。”

“是是……”两个下人一边点头一边引路。

佟若雨暗眼浮起一丝洋洋得意之色然后莲步生花走去。别怪她浑水摸鱼进来还狐假虎威,怪只怪熊嚣刚他躲得太紧又傲慢,而且,今天熊府太混乱了,若丢上个一两千黄金,相信也没有人会在意,更何况就多了一个行教姑姑。

不一会儿,外园的十六个新夫人,除了被妖风带走的那一个之外,其余十五人都被召集在院子里面。

佟若雨迈着优雅的步子在十五位新娘子走了一圈,然后不紧不慢解释:“不要惊讶,不要好奇。我是你们的行教姑姑,流沙。虽然你们被选进侯爷府,但是,不代表你们就有资格侍候小侯爷。”

十五位新娘子着急而又迷惑对看一眼,只是恭敬地看着佟若雨,谁也不敢插言。

佟若雨站到台阶上睨视过去,话如轰雷般,沉稳而有力吩咐:“半柱香时间,统统给我把你们脸上的所有胭脂洗干净和将头上的所有饰品摘下来,散发素颜给我到这里集合。迟到者,离开。点香。”

话语清晰凌厉,一个字都不含糊。

“……”十五位新娘错愕地愣了一下,当下人搬来桌子放上点着香的香炉后,她们顾不得仪容一股烟似的争先跑了。


候在亭子边的下人笑意盈盈走到佟若雨身边试探问道:“流沙姑姑,这样做有什么深意吗?”

佟若雨目光一凝,冷厉转过头去。

下人被她寒栗的锋忙吓了一跳,顿时扑跪下来。

佟若雨昂首望天冷声说道:“主子的事情,是你们这些下人该管的吗?主子要怎么做,自有他的道理,你们这些做奴才的,只能服从照办,否则……”

“是!是!小人明白!多谢流沙姑姑教诲!”下人一边磕头一边叫喊,其他的人也跟着屏著呼吸不敢多说话。

他们猜想,这女人一定很受小侯爷的重用,否则也不会被指派过来,更加不会有这般凌厉的气势,总而言之,绝对不能得罪她。

半柱香不到,披头散发的十五位新娘子带着素颜狼狈地赶过来,等她们站稳脚跟后,佟若雨再慢步走过去淡若说道:“把你们腰上的牌子拿出来。”

新娘子们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把代表身份的牌子一一交给她,佟若雨拽着牌子的红绳再转过身去一边走一边说:“好吧,你们可以离开侯爷府了。”

“为什么?”新娘子们激动问道,下人们也跟着愣住了。

佟若雨转过身来睨向她们,一脸风轻云淡反问道:“问我?”

“你凭什么赶我们走?”其中一个新娘子站出来不悦责问,“我们将来是侯爷夫人,你只不过是一个行教姑姑,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离开?”

佟若雨打量了她一下,又耸耸肩不以为然说:“你也会说了,将来是,将来的事情谁说的准。更何况,这一刻,你们已经被逐出侯爷府了,你们的将来跟侯爷府再也没有丁点关系。”

新娘子们开始哇哄了:“我们这么辛苦才进到侯爷府,现在连小侯爷都没见上一面,我们不走!”

佟若雨沈静的眸命里闪过锐利的锋芒,继而不惊不诈地转向身后的下人说:“吩咐下去,马上堵住院子的门口,没有我抑或小侯爷的吩咐,绝对不能让十六位新夫人进出。”

“……是!”下人愣了一下也不敢质疑她的命令,连忙跑去吩咐。

十五位新娘子战战兢兢地对看一眼,刚才反驳她的那位女子又试探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你错了,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小侯爷。”佟若雨一边迈步一边冷声说道,“选你们进来侯爷府是为什么?就是让你们全心全意侍候小侯爷,小侯爷是你们的天,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

她又扫视过去冷声说道:“结果,你们竟然质疑他的决定。即使你们没有被选上,违背小侯爷的意思,也是对他的极度藐视和不尊重,罪可当诛。”

她们怔了怔连忙扑跪下来求饶:“流沙姑姑饶命啊!我们不是故意违背小侯爷的意思!”

“小侯爷为什么看不上你们,相信你们心里也有点底。”佟若雨又一脸深沉拿出自己的姻缘本来,傲慢迈了两步继而说道,“本来呢,让你们就这样离开就算了,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不识好歹。”

她随手把姻缘本扔到地上冷声道:“本子上都是没有成亲的男子,有姓名、有介绍、有地址,你们随便选一个,马上给我嫁了。”

“啊?”她们愕然抬起头来迷茫地看着她。

佟若雨高居临下俯下身来睨视她们冷声说道:“识趣的就自己选一个,否则,要劳驾到小侯爷亲自为你们选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们的未来夫婿,是瘸的了,还是瞎的哑的丑陋不堪的。”

“流沙姑姑饶命啊……”新娘子一边哭一边求饶,“婚姻大事,怎能随便选个人嫁了呢?”

“婚姻大事?”佟若雨不以为然冷哼一声讥诮,“在你们眼里,婚姻不是小事吗?花个一百几千两就挤进来当别人的小妾,还要是一百多个女人共侍一夫的小妾。我就算把眼皮擦破了,也看不出这是何等大事。”

“小侯爷不是一般人啊,他是我们屿古城的神!”新娘子们带着哭腔一脸崇拜说道,“就算给他当丫鬟,那也是莫大的荣幸!”

“意思就是……”佟若雨挺直身子冷声责问,“现在你们的神让你们嫁人,你们不愿意是吧?那好……”她又捡起地上的姻缘本转身走去说,“我这就转告小侯爷,看他能不能大发慈悲,给你们一人一座寺庙修行当尼姑。”

“我嫁!我嫁!”她们迫不及待说道。

佟若雨诡秘笑了笑又转过身来,一脸淡漠扬着手中姻缘本说:“这是小侯爷特意给你们搜罗而来的夫婿,虽然不都是人中龙,但都不会委屈你们。你们每人上交二百两,当作媒金,然后选一个夫婿。出了侯爷府后,必须直奔夫家拜堂成亲,否则,小侯爷会给你另外安排特别的夫婿。”

“还要交银子呐?”新娘们一脸哭丧的脸看着她。

“不愿意?”佟若雨勾起一抹灿若桃花的笑容,却似罂粟花绽放,隐藏着耐人寻味的深深毒意。

半个时辰不到,佟若雨已经捞到了三千两银票,还有十六个牌子。

佟若雨扭头看了看这些一边抹泪一边带着哭腔离开的女人,这群疯狂的蠢女人压根不知道,这胭脂再往她们脸上粘一会儿,她们这辈子恐怕以后也甭想嫁人了。不给她们一点教训,她们怎么会变得聪明?更何况,城里的男子正愁着讨不到老婆,这回一石二鸟。

佟若雨为自己的聪明才智乐得有点忘形,但是,回心一想,熊嚣刚为什么要这样谋害他的新爱姬呢?

传言,他不喜欢跟女人,朝廷下旨让他娶凌烟公主之后,他就突然办了这一场轰动全城的选亲大会,可选来新娘又暗地毁她们的容颜……不,这胭脂真的是熊嚣刚派人送来的,亦或是有人动了手脚?因为嫉妒?

嗯,百花园应该更有趣吧?

佟若雨兴趣盎然地看了一下映照下来的明媚阳光,她很享受屿古城每一天的不一样的阳光气息。然而,她却始料不及,这竟是她最后一次看到这么美好的阳光了。

恶梦,在那万里红妆后面暗暗生辉。

佟若雨诡秘笑了笑然后带着十五个牌子昂首阔步走去,来到通往百花园的石拱门处,她随即被守门的人拦截下来。

守门人打量了她一眼继而严肃说道:“百花园是新夫人闲息的重地,闲杂人等不得进入,要进去的话,先拿出通行令牌。”

从昨天起,被选进百花园的女子就只能呆在里面,一旦出来了,也就等于放弃,不能再参加今晚的盛宴并且马上被逐出侯爷府。

后来选进侯爷府的女子也没有资格进入百花园,因为百花园的女子是整座城比较优秀的,不管样貌抑或家势,都是其他女人望尘莫及了,因此才得到了不一样的待遇。

院子的外围五步一个守卫,要硬闯,除非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所以,一般情况,这百花园只能出不能进。若要浑水摸鱼进到里面去,除非得有熊嚣刚的通行令。

而通行令牌,是用黄金订造的,金牌的中央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翡翠,今天的正反两边都刻着精细的纹路,整座侯爷府只有三块,一块在老侯爷手里,一块在老侯爷夫人手里,一块在熊嚣刚手上,普通人根本连见的机会都没有,要弄到它不容易,要模仿伪造更加不可能。

只是,他们遇上的是佟若雨。

佟若雨嘴角微弯带着一抹浅淡笑弧说:“我是小侯爷特意从外面请来的行教姑姑,流沙。”

“行教姑姑?”守门人满带质疑地打量了一下她,长得的确天姿国色,只是,虽然她抹了胭脂显得有几分成熟,但仔细一看就知道她只不过是个十多岁的黄毛丫头,她自己还涉世未深,有什么资格当别人的行教姑姑?

佟若雨察觉到他们的质疑仍旧不紧不慢问道:“怎么,有何疑问?”

两个下人不依不挠郑重说道:“不管你是什么人,都必须出示通行令才能进去。”

佟若雨随即勾起一抹意味深远的笑弧,继而微微抬眸风轻云淡说道:“罢了,小侯爷着急而已,我并不着急,你们若非要狐假虎威,那便替我向小侯爷转告一声,到底需不需要我帮忙。”

两个守门人将信将疑地对看一眼,这语气多傲慢,竟然还说小侯爷需要她帮忙!

其中一个守门人看向她试探问道:“小侯爷要你做什么?”

佟若雨轻蔑笑了笑没有说话,捎带不悦转身走去。

“姑娘请慢步!”守门人急了一下连忙追上去问,“姑娘,你没有通行令,如果不说清楚,我们很难办事。”

佟若雨转过身来睨了他一眼,继而压了压若有若无的怒气,然后扬起拽在手中的十五块牌子说:“看到了吧?这是外园十五位落选姬妾的香牌,我得马上向小侯爷汇报情况。以免让今晚的盛宴出差错,还有什么疑问?”

“姑娘请进。”守门人忙躬身说道。

“我不想去了。”佟若雨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守门顿时急了急,佟若雨冷厉笑道,“我在外园等他,你们去请小侯爷来见我吧。”

“请小侯爷……”守门人怔了怔,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女人跟小侯爷的关系一定不简单,他们又忙跑上她跟前惶惶恳求,“姑娘,小的错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请原谅我们!请您马上去见小侯爷吧,这是耽搁不得!否则小侯爷会要了小人的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