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鱼与水的默契

鱼与水的默契

如若花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许多年以前,唐微微便认识了景然,那个时候他们彼此都十分青涩,他们有着差不多的爱好,彼此熟悉,可却并没有发展成为恋人。后来的后来,人生有缘,再度重逢,唐微微和景然就像是突然发现了彼此的好,迅速的发展成恋爱关系,然而这看似恋人的关系,他们却形同陌路。

主角:唐微微,景然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微微,景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鱼与水的默契》,由网络作家“如若花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多年以前,唐微微便认识了景然,那个时候他们彼此都十分青涩,他们有着差不多的爱好,彼此熟悉,可却并没有发展成为恋人。后来的后来,人生有缘,再度重逢,唐微微和景然就像是突然发现了彼此的好,迅速的发展成恋爱关系,然而这看似恋人的关系,他们却形同陌路。

《鱼与水的默契》精彩片段

唐微微,一个很普通的城市女孩。没有特别出众的外貌,没有傲人的身材,更没有学富五车的才识,有的只是认为很了不起的满腔热血。虽然,在她父母看来,那根本就没有用处。

她,今年24岁,一个在别人看来拥有花样年华的年纪,可惜她却不认为,这样的年龄有多么好。三无的年龄,可能更多的是尴尬吧。没钱没房没车,更关键的,是她没有对象。用她父母的话说,这就是一只超级米虫,假期整天躲在房间里,都会担心憋出毛病。好在微微是个爱好写作的孩子,在家的日子总不会过的太艰难。说起爱写作的原因,或许这和她的家庭也有一部分的关系。一个做过知青的父亲,一个做教师的母亲。她和很多的80后女孩一样,太平凡无奇。如此看来,或者没特点也是个特点吧。

正因为如此,大学毕业后的微微,进入了一家小报社工作。没有勾心斗角,还可以写些文字,日子过的倒也平静。每天上班只有按时打打卡,写一些不能说是新闻的文字,聊一些可能有趣的话题,了无新意。可是这样枯燥的生活,在她看来竟格外好,因为时间太多,她就更有时间去写她自己爱的文字,而不是像报社的那些人,整日想着如何挖掘那些明星的八卦爆料。世界明明很安静,却总喜欢被人捕风作影。

除了报社的工作,微微还是一个小说网站的签约记者,这个秘密,除了她的父母,也就只有景然一个人知道了。而她每次写的稿件,批评最多的,大概也是他了。不过,她真的不明白,他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管她。景然是一个服装设计师,也是服装界的新宠。或许人就是需要机遇,一次服装设计比赛,让原本没有信心继续服装设计的景然,一瞬间名声大噪,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微微怎么也不理解,他是不是真的那么闲。

人家都说,青梅竹马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微微感觉不到。很多时候,她甚至会有一种想掐死他的感觉。他最喜欢的事情是欺负她,他最喜欢吃的是她做的菜,他最喜欢待的地方,是她的闺房。她真的不理解,这样一个男人,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明明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偏偏,她还真的没辙。不过,这些不可能都是免费的,不然总会有种太便宜他的感觉。所以每次景然有新衣服设计出来的时候,都会先拿给微微试穿,那些好看的新装,也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她的囊中之物。有时候她穿去报社,看着那些女人羡慕的感觉,真有些自豪,尤其是这些价格并不便宜的衣服,自己不费一毛钱就拿到了,算起来,也蛮划算的。就是这样的心理,让微微在这样的生活里,生活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从微微还没有出生,是个小婴儿的时候,她和景然就已经认识了,用唐妈妈的话说,那是早期胎教,虽然那个时候的事情她不知道,但是,那个大嘴巴,却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机会。景然说,他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见过我,那个时候的我,丑丑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手也小小的,用一个词语概括,那就是小小的。每次他提法哦这个,总像是记忆多深刻一样,可是小婴儿明明都是长的那个样子啊。不过我知道,即使反驳也没有用。用他的话说,我们的缘分,从我出生就注定了,而我们的故事,则是从他认识我的那天就上演。或许,每个青梅竹马都是这样吧。

也许和景然说的一样,从有记忆的那天开始,我的生活里,这个男人就再也没有消失过。小学,中学,大学,我们虽然从来不是同学,却还是可以时常见面。他说,是偶然。但是,我却感觉是必然。在我看来,有这个男人的地方,总不会有好事情发生。我的人生,都是在和他拌嘴,吵架,嬉戏中度过的。甚至让我想不起来有哪天,他没有出现。大概烦人精这个词语,也是为他量身订做的。

景然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乖孩子的样子,所有的叔叔阿姨,同学老师都说,景然是个好学生好孩子,但是为什么,在我看来,这就是个无赖。他会抢我午饭,会在背后偷偷敲我的脑袋,还会在书包里放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虽然我很不喜欢被欺负,但是没有办法抵抗,有的时候,多吃四年饭真的很有用处,即使我很不愿意承认。从小到大,他都以欺负我为乐趣,无数次的告状,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讨厌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家伙,无奈的是,我从来不曾真正拆穿过他,这让我很受挫。

在整个学生时代,只有被欺负的份,直到真正的工作,联络才渐渐少了一些。所以工作后,这个青梅竹马,我再也不愿意和人提起。或许不让别人知道,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毕竟,他是明星。

想想那些日子,看看曾经留下的日记,我只有无奈。别人的青梅竹马都是用来炫耀的,而这样的青梅竹马,大概就只能暗自伤神了吧。

不过,景然也不是全然没有一点好处。忘记吃饭的时候,总是他赶去送饭,下雨天忘记带雨伞的时候,也是他去送雨伞。甚至家长会爸妈工作太忙,也是他去开的。景然不贫嘴不赖皮的时候,还是有点好男人的样子,不过这些评价,他不会知道。

有的时候,想起那段时间,还会不自觉的有点心虚。每当同学朋友问起,我的回答不是青梅竹马,而是,冤家路窄。其实这样说,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冤家一样的青梅,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在报社从来不曾有人把唐微微和景然联系在一起,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两个人会认识,谁又知道,这样的两个人还会是所谓的青梅竹马。这倒是也替她省去了不少麻烦,毕竟真的不是一个愿意解释的人。那些丢脸的时光,能忘记就抓紧忘了吧,就当,从来不曾发生过。

 


说起小时候的事情,大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们在一起学画画的日子,那也是我和景然之间,唯一可以称之为共同“上学”的时光。虽然结局很不美好,但是我还是很怀念。就像爸妈说的,童年的记忆是很珍贵的,不论结局是否美好,重要的是我们参与了童年的成长和快乐的时光。

小时候,景然是个非常活泼的小男孩,因为大我四岁,所以整天以我是哥哥的样子自居,天知道我真的从来感觉不到他哪里有一点哥哥的样子,尤其是他喜欢的那些游戏,在我看来,都是很野蛮的游戏,整天打来打去,杀来杀去,明明很血腥很恐怖,他还玩的不亦乐乎,可是我却一点都不喜欢。我喜欢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看书看漫画,我最喜欢的就是童话。和很多女孩一样,我喜欢美人鱼的故事。虽然不美好的结局害我哭了好久,可是我依旧很喜欢。也是因为如此,我开始喜欢画画,至少,我那时候很喜欢。我想自己画出美人鱼的样子,那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于是我央求爸妈送我去学画画,看着我期待的眼神,他们终究没有拒绝。我很开心,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个梦想。我第一个想到要分享的人就是景然,虽然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他,总之,我这样做了。“景然,明天我就要去学画画了,可以画漂亮的美人鱼,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记得我高高扬起的脸,在太阳下显得格外好看。妈妈说,那样的我就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天使。正在埋头努力打游戏的景然似乎并没有兴趣,他没有理我只顾着自己玩游戏,我很生气,他竟然只关心游戏而没有听到我的话,于是,我拔掉了电源线。那个时候的景然,眼睛瞪得大大的,脸气的鼓鼓的,我知道,他是想吓唬我,但是我感觉好可爱,根本一点都不可怕,以至于这成为我很多年之后还经常提起的事情。“拜托,我玩到最关键的地方,你要干什么啦秦爱!"景然听起来很不耐烦,可是我很高兴。因为他不能玩游戏了,我也可以跟他讲我要说的事情了。”我刚才说话你都没有听嘛,我跟你说,我妈妈给我报了美术班,明天要去上课了哦。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我猜想他是不会去的,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笑了,笑的很好看。”好啊,去就去,我要看看唐微微这个小笨蛋能画出什么样子的画来。虽然有个这样的妹妹很丢脸,但是为了让你更好的适应美术班,我还是跟你去吧。“他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很臭屁,但是我还是欣然接受了。虽然我没有料到他会赔我去,但是有个人陪我也好,我就不会害怕了。景然绕过我,讲电源线重新接好,再次玩起了游戏。我没有再去理会他,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奔回了家。他的游戏我不关心了,因为我全部的心思,都在明天的美术班。

都说小孩子是很容易满足的,我也这样感觉。仅仅是一个美术班,激动了好久好久。整晚我都绕在爸爸妈妈周围,说着对明天的构想。我的世界很单纯,想法也很简单,我想做的,只有画画那么一件事。终于,我在甜美的梦里逐渐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早早的起床了。拿起昨天爸妈给我准备的漂亮洋装,兴奋的开始梳洗打扮。妈妈给我梳了一个可爱的辫子,就像小公主。我跟爸妈告别之后,就去了隔壁的景然家。我还记得景然开门时的样子,我得意洋洋的等着他的夸奖,却发现他在我身边绕了一圈又一圈,左摇头右晃脑,丝毫没给半点评价。我开始有些着急了。”景然你不要再乱晃了,怎么样,我今天的打扮可爱吧?“我蹦蹦跳跳的走到景然后面,却听见景然说”有什么可爱的,跟个傻瓜一样,小孩子就是幼稚。“听见他的话,我真的生气了。我和妈妈精心打扮了一个多小时,居然被他批评成这样。我怒气冲冲的转过头,没有再理他。那一刻我决定,不理他了。”唐微微,你等等我。不就是说了你一句嘛。开个玩笑干嘛那么小气。女孩就是这样。”景然追上来拉过我的手,依旧不知死活的在念叨些什么。“是啊是啊,你最厉害了。那麻烦你快点离我远一点,我是幼稚鬼,不可以跟你走在一起。”我甩开他的手,回家找了爸爸妈妈,自己去了美术班。一路i上我都显得很不开心,虽然爸爸妈妈不知道原因。不过他们也不担心,小孩子的脾气总是来得特别快,走的也特别快。很快,美术班就到了,让我没想到的是,景然比我来的还要早一些。我没有看他,就好像他是一个陌生人。拜托,他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像傻瓜,他才是。“很快,愉快的徐诶氛围就让我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

课间的时候,很多小朋友和我玩,他们的夸奖让我很开心,我跟他们说,我们是好朋友。就这样,友谊来了,而景然彻底被我忘记了。被我丢在一边的景然,看着被小孩子团团围住的唐微微,很不开心。他感觉,是他们抢走了我,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很快,美术班的学习就结束了。而我,就在很多新朋友的交谈中,成功的忘记了所有不快乐,也忘记景然这个人。所以整个美术班的学习过程里,我都没有理过景然,不止那一天,而是很多个一天,直到真正的结束了美术班的学习。

很久之后我们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都感觉特别好笑。明明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却让两个孩子各自纠结了那么久,以至于长大了还记忆犹新。小孩子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是这样的幼稚,但是却又是那么让人留念,我记得景然说,唐微微你的度量实在太小了,就是因为一句玩笑话气了我那么久,还导致我们唯一可以称之为同学的时光,就在这样不愉快的氛围里悄悄流逝了。如果当初我没有说过那句话,如果当初你没有逃离我,如果我们并没有不愉快,或许那段时光里,你的世界不会少了我。而我,也不会隔着人群,看了你那么久。

这个美术班的记忆里,是我一生中唯一没有景然参与的日子。不是缺少了他,也不是他从来没有出现过,而是他从来不曾这样久的远离我,放开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