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我爹死后被妖魔缠上了

我爹死后被妖魔缠上了

烟上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洛璃发现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她爹前不久去世了,可她却看到了爹还活着的迹象。他的墓地方圆十里灰白一片,寸草不生,他的灵牌无人可渡坚不可摧,就连父亲的遗物都经年不腐,水火不侵,这一切都彰显着……她的父亲化身成了妖魔鬼怪。

主角:古天寒,陈洛璃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古天寒,陈洛璃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爹死后被妖魔缠上了》,由网络作家“烟上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洛璃发现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她爹前不久去世了,可她却看到了爹还活着的迹象。他的墓地方圆十里灰白一片,寸草不生,他的灵牌无人可渡坚不可摧,就连父亲的遗物都经年不腐,水火不侵,这一切都彰显着……她的父亲化身成了妖魔鬼怪。

《我爹死后被妖魔缠上了》精彩片段

夜幕。

天水城。

城外三十里处,有座小村庄。

村庄住着几十户人家,依靠天水城而生,早出晚归。

前些年天水城曾爆发过妖魔动乱,城内城外都死了不少人。

陈洛璃那年轻的亲爹,陈玉也死在了动乱当中。

一晃过去,已有十年。

陈洛璃从一个懵懂的孩童,在邻里邻居的帮助下,艰难活到了今年十四岁。

父亲陈玉死后,被葬在了村庄外十里。

可怪事从那时起,就开始层出不穷。

陈洛璃发现父亲的灵牌水火不侵,上面的文字常常能渗出血来。

挂在墙上的遗像更是诡谲多变,经常有情绪的变化。

更为夸张的是,陈玉坟地附近十里大地,一片灰白,寸草不生。

有人曾看见,有只飞雀落地,忽然羽毛凋零,百骸尽腐,生机湮灭,吓得那人仓皇落逃。

只是这些,对于陈洛璃而言,已是司空见惯了。

父亲死后,好像中了妖魔之道,成为了一个不人不鬼的存在。

为了不让邻里邻居害怕,她并没有对外说。

但是现在,可能兜不住了。

屋外有敲门声响起,传来了刘婆婆的话语:

“洛璃啊,天水城的消息你收到了吧?帝都镇魔司紧急传信,据说有大妖魔横空出世,叫什么夜王。”

“它可厉害着呢,咱大衍神朝周边的妖魔,听闻它出世之后,开始蠢蠢欲动,有不少地方都遭难了。”

“天水城主担心城外不安全,要我们赶紧搬进城里去,你今夜好生休息,明儿一早咱就去城里。”

陈洛璃听罢,当即回应:“知道了刘婆婆,您也早点休息。”

草屋当中,她坐在椅子上,安静的吃着晚饭。

抬头时,看见挂在墙上的陈玉遗像,正在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

陈洛璃叹息说道:“爹,城外不安全,我要进城里了,另外前两日我刚联系了镇魔司的人。”

陈洛璃说着,又顿了顿,颇有不舍之意。

懵懂孩童时期,父亲陈玉临死前曾告诉过她,若是死后出现了什么异状,一定要离的远远的。

果不其然,父亲变异了。

然而,她左耳进,右耳出,又陪伴了父亲十年。

这十年来,父亲安安稳稳,倒也没有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可陈玉不人不鬼,始终不是一个办法,与其痛苦,不如交给镇魔司,让镇魔司超度,死后能获得安生。

这样一来,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话语说完,陈玉的遗像沉默了,笑容僵硬在那里。

紧接着,遗像上的眼珠子忽然缓缓转动,看向了草屋之外。

那目光,变得有些阴冷。

……

乌泱泱的林中,出现了两道黑影,正不断的朝着村庄靠近。

窸窸窣窣下,能听见桀桀桀的低语笑声。

“夜王出世,天下大乱,贡献祭品便能追随其后,咱哥俩的出头之日,总算来了!”

“还需小心行事,毕竟这里是大衍神朝的天水城,也可能会有镇魔司高手出没。”

“高手?什么高手能在黑白双煞手底下,过上两招?”

低语声幽幽,泛起清寒。

两道黑影修长无比,并无实体,乃是一种恶煞凝聚的魂体,通常以吸人生机为食,俗称为魂妖。

但他们却是魂妖中的佼佼者,在镇魔司的榜单上,位列九十七名,号称黑白双煞。

于外界令人闻风丧胆,伏杀了不少镇魔司的高手。

此刻他们面目狰狞,不断靠近村庄,舔了舔猩红的舌头,准备一饱口福。

可突然间,他们看见了一片灰白色的土地,当场驻足脚步。

“这坟地有些不对劲,似乎埋着什么大凶之物。”其中一名魂妖嗅了嗅气味,皱起眉头。

另一名魂妖神色狐疑,随后忍俊不禁:“你多虑了,我们妖魔不就是大凶之物吗?”

说着,他便一脚踏了上去。

猛然间,凄厉惨叫骤起,他浑身哆嗦痛苦不堪,想要缩回自己的腿,却发现已是魂体破裂!

他面容显露万般惊惧,仓皇往后退。

“这是什么地方?”

胆寒密布,席卷心神。

先前的魂妖死死盯着灰白色的大地:

“有大量同类的气息,约莫有三千死于此地,在其中,我甚至闻到了上古血脉的味道!”

此话落下,使得那断腿的魂妖面色煞白一片。

什么大凶之地,竟然连上古妖魔,都要葬身于此?

“难道是镇魔司布下的阵法?”

“不,这里应该埋着一位,我们无法想象的同类。”

他们相视一眼,完全不明白此地为何如此可怕,劫后余生下,在尝试绕路过后,总算离开了灰白坟地。

很快,前方有明亮的灯火映入眼帘,村庄已是近在眼前。

“好生浓郁的香味,还有年轻女孩的味道!”两名魂妖再度振奋,张牙舞爪下,狞笑而去。

正在这时,苍穹忽然变色,刮起了冷厉的寒风。

林间狂舞,落叶满天飞,草屋更为震动,使得灯火忽明忽暗。

两大魂妖见状,神色警惕。

“谁,谁在那里?”

他们脚步后退,试图找到些什么,可未曾发现任何身影,更冥冥中发现有双眸子,无情凝视着他们。

蓦地,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气场横开,宛如要碾碎他们的魂体,更是使得多年来的道行,有种分崩离析的趋势。

他们面色脩然大变,感知到了无比可怕的妖魔意念。

“前……前辈何方大能?”

黑白双煞战栗无边,双脚深陷泥潭般,已是无法动弹丝毫。

这里,好像有一尊未知恐怖的妖魔!

嗡!

骤有轻风伏地而起,寒意掠过树影婆娑。

黑白双煞瞪着恐惧眼珠,全身化为飞灰,于世间消陨不见。

吱呀一声,听见动静的陈洛璃推开门,狐疑四处张望。

紧接着,便在树梢上,发现有个雾气般的影子挂在上面。

她吓的面色一白,待看清是谁时,方才松了一口气。

于心不忍,但还是叹道:“爹,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明儿一早,我便让镇魔司的人来给你超度。”

白影如薄雾,眺望月色,像幽灵般,好似彷徨而又无助。

陈洛璃心疼,实在看不下去了。

 


“我要报官,我爹死了,但好像并没有死的很彻底。”

次日清晨,陈洛璃站在天水城门口,面对手持记名簿的士族,终于鼓起勇气,弱弱开口。

那士族愣了愣,旁边众人皆为错愕。

什么叫死了,却没死透?

士族目露古怪,随即开口回道:“姑娘,你能仔细说说你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陈洛璃迟疑了片刻:“我爹明明死了,但却不得安生,好像被妖魔缠上了,现在不人不鬼,十分痛苦。”

士族听罢,恍然大悟,松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你的情况我会如实向上禀报,但鉴于此事,你暂时不能入住天水城,回去等消息吧。”

陈洛璃允诺,转身正准备离去,忽然有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且慢。”

士族狐疑,待看见是谁时,连忙弯腰拱手:“属下参见城主!”

门口位置,众人皆俯。

天水城城主威望很高,在大衍神朝内,也算是颇具功绩的忠臣,善得民心。

来人身披长袍,后方率领一队人马,旁边还站着一位陌生男子,衣着打扮颇为奇异,乃是云雀服。

在袖口上,有烙印三个龙遒大字:镇魔司!

“妖魔之事不容丝毫差错,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河妖,也能兴风作浪。”天水城主庄文神色肃穆。

前段时日,从帝都镇魔司传来的消息,让他十分紧张。

那夜王横空出世,据说实力可怕,已经出现了大量追随者。

天水城地理位置颇为优越,其内又有百万子民,他担心夜王会盯上天水城,故而这些时日,亲自领兵巡查。

“这位是从帝都来的云雀外使,屠魔卫道已有十年,就让他随同姑娘前去看看吧。”

话语说完,那云雀外使点头笑道:“姑娘叫我李良即可。”

陈洛璃惊异的望着李良,原来这就是镇魔司的外使,看起来倒是个高人,她恭敬回应。

天水城主庄文又在李良耳边说道:“最近外面并不太平,相传夜王的追随者越来越多,镇魔司压力很大。”

“若是碰上什么大妖魔,外使可要多加小心。”

李良笑道:“城主大人放心,这姑娘说了,她父亲可能只是受了邪祟之道,我略施小术,便能清除魔障,令其死后安生。”

庄文见罢,便点了点头。

很快,李良随同陈洛璃,一路赶回三十里外的小村庄。

草屋当中,李良打量着简陋的家具,却没发现有第二个人生活的痕迹。

不禁困惑开口:“姑娘,你爹呢?”

陈洛璃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遗像:“我爹在这。”

随后又指了指灵牌:“我爹在那。”

紧接着又看向了门外十里,努了努嘴:“我爹还在棺材里。”

李良愣了片刻,似乎有些凌乱:“这么说,你爹无处不在?”

陈洛璃思衬之后,回道:“没错。”

李良嘴角抽搐,但他考虑到陈洛璃可能并没有说谎,作为镇魔司外使,他对于妖魔气息当然很敏感。

这草屋附近,的确有妖魔的痕迹,但似乎是两股?

他略微低吟,又双手掐诀,开始施法。

不过一会儿,突兀面色大变,额头冷汗密布。

“黑白双煞!”

他追寻到了两股非常强大的妖魔气息,正是镇魔司妖魔榜第九十七名的黑白双煞。

可从追寻的痕迹来看,他们似乎……飞灰湮灭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死了?”

李良神色苍白,这黑白双煞实力强劲异常,能挤进妖魔榜前一百者,都是让镇魔司极为头疼的存在。

多年以来,都无法将其收押,甚至派出的外使,也纷纷死于其手。

可是现在,他们的气息断绝,分明是魂飞魄散了。

“黑白双煞是地级顶尖妖魔,怎会一声不响的就死了……”

李良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妖魔横行世界,有强有弱。

大衍神朝镇魔司建立两千年至今,见过了不计其数的妖魔。

制定了妖魔图鉴,也发布了妖魔榜。

更以生灵层次的不同,以及危害程度,划分了妖魔等级。

王级,天级,地级,玄级,黄级。

黄级属于普通妖魔,实力甚至连第一境武者都无法比拟。

但玄级已经可以造成一定危害,第三境武者完全不是对手。

地级开始,就发生了质的改变,足以屠戮一方小型城池。

天级这个程度,更要远远超过地级,它们当中,难以用人类境界细致比较。

任何一个领域,但凡出现了天级妖魔,必是生灵涂炭的局面。

至于王级,镇魔司内正有三尊收押,已然达到了不死不灭的程度,可怕异常,实力恐怖。

哪怕是第九境的人类强者,稍有不慎也会被撕成碎片。

目前为止,大衍神朝尚未发现,超过王级以上的妖魔。

若这世上真有,那镇魔司也无能为力了。

李良沉吟半晌,再度对陈洛璃说道:“去你爹坟前看看吧。”

两人随即走向十里外的山坡,灰白色的土地十分阴森,四处透露着寒冷。

“爹,你还睡着吗?有外使过来看看你。”陈洛璃对着墓碑说道。

空旷的坟地,一毛不拔,寒风吹来,彻骨冰凉,李良情不自禁缩了缩脖子。

很快,天穹色变,乌云滚滚压来。

难言形容的威压升腾而起,更是让整个十里山坡,都宛如化作幽冥世界般。

有骨白色冷火缠绕盘旋,那墓碑上空缓缓出现了一道白影,顺着黑发轻舞,背对而立,看不清面容。

但仅是侧脸,就让李良浑身毛骨悚然。

此等可怕的妖魔气场,已然是颠覆了他的认知想象!

“这……这是什么等级的妖魔?”

他面容瞬息苍白,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凝滞了一般。

好似再过一会儿,他可能就要丧命于此。

惊恐中,他看向旁边若无其事的陈洛璃,在这种妖魔威压内,陈洛璃居然不受半点影响。

“我觉得还是让你爹好好休息吧!”李良连忙哆嗦开口。

“啊?你不是来解脱我爹的吗?”陈洛璃困惑。

李良瞪大眼珠,你爹这哪里是中了邪祟之道,他分明是真正的妖魔啊。

而且这种级别的妖魔,完全说不出等级层次,他这小小的云雀外使,怎么敢啊?

 


而且,如果不出所料。

那魂飞魄散的黑白双煞,定然就是死在了陈洛璃她爹手里!

能够一声不响的抹杀两大地级,并且没有留下任何斗法的痕迹,唯恐是达到了天级程度。

李良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故而才会向陈洛璃求救。

如此可怕的域场威压,陈洛璃不受丝毫影响,必有原因。

“爹,你先歇着吧。”

陈洛璃开口时,乌云退去,狂风消陨。

李良获得喘息的机会,再度看向坟地墓碑时,双目中已然显露惊惧。

“外使大人,你怎么了?”陈洛璃狐疑看向李良。

李良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作为镇魔司的使者,他当然不能丢了身份。

于是故作镇静回道:“你爹的情况,我闻所未闻,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我难以得知个中缘由。”

“也许正如你所说,他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具体事宜,还需等我向镇魔司禀报。”

李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没有说,那就是陈洛璃她爹,已经化身成了妖魔,而且强的离谱。

他必须要即刻向镇魔司禀报,以免事态无法收场,最终造成整个天水城生灵涂炭的局面。

他现在猜测,陈洛璃她爹可能是天级妖魔,这是非常可怕的隐患。

“有劳外使了,我爹现在不人不鬼,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麻烦外使务必解决,让我爹能够安生。”陈洛璃眼神灰暗说道。

“这是自然,我们镇魔司义不容辞。”李良重重点了点头。

回到天水城时,已是傍晚。

李良火急火燎,赶紧向镇魔司通报此事。

……

大衍神朝传承古老,镇魔司建立已有两千年,底蕴非常深厚,约莫有两万正规镇魔使在职,数十万执勤人员。

他们掌握了降服妖魔的特殊手段,和大衍禁军不同。

更有一些佼佼者,甚至可以驱使妖魔,使其为他们而战。

这种级别的镇魔使,级别较高。

在他们内部,有着明确的划分。

更在镇魔司中央位置,有一座千古传承的镇魔塔,由大衍神朝四位开国太师铸就,共计有九十九层,堪称妖魔无数。

历经无数风雨,仍旧屹立不倒。

此刻,就在镇魔司某处云上阁楼中。

有位身披紫金蟒龙的老者,眯起双眼,仔细端详着玉简上传来的信息。

这是由一个名为李良的云雀外使,所撰写的紧急秘报,事关重大。

“天水城附近,出现了天级妖魔?”

他略微低吟,察觉到这件事情可能并不简单。

“传我指令,宣天字号徐飞羽,洛安进司。”平静话语传达而出,很快在阁楼外掀起波澜。

当即有更为响亮的声音,一重重向外传播:“执事有令,宣天字号徐飞羽,洛安进司!”

音浪滚滚,翻越在镇魔司大大小小的宫址,以及崇山之间。

这般动静,不禁吸引了很多人注目。

四面八方位置,皆是纷纷抬头望去,面色颇为惊异。

天字号镇魔使数量非常稀少,但每一位都非常强大,属于镇魔司的瑰宝。

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出动,可一旦出动,说明事情相当严重。

最近为了处理外界横空出世的夜王,司内已经派出了六名天字号镇魔使,紧密收集一切信息。

今日又是何事,惊动了白执事,要出动徐飞羽和洛安两人?

在那白云深处,很快出现两道御剑身影,疾驰而来。

“天字号镇魔使徐飞羽,洛安,叩见白执事。”两人弯腰拱手,站在门口。

“天水城有紧急秘报,据云雀下使所言,城外三十里处村庄当中,出现了一名天级妖魔,兹事体大。”

“你们即刻启程,务必要将其缉拿归司,如遇激烈反抗,可立地正法,一切以天水城民众性命安危为第一准则。”

白执事轻语出声,便从案板上拿出一面令牌,抛给了阁楼外两人。

徐飞羽和洛安相视一眼,不禁狐疑开口:“白执事,天水城自十年前妖魔动乱后,就开始风调雨顺,再无任何妖魔出现。”

“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一名天级妖魔?”

这个问题不怪两人困惑,毕竟最近十年来,天水城出奇的被评为大衍神朝内,最为安全的城池。

长达十年之久,未曾爆发过邪祟妖魔之事。

今朝却出了异状,且还是天级,这未免不太正常。

白执事沉吟间,回道:“据云雀下使所言,那天级妖魔是一位小姑娘的父亲,由小姑娘亲自举报。”

“可能藏在天水城附近,已有十年,并且云雀下使发现,妖魔榜第九十七名的黑白双煞,死在了城外。”

“他猜测,这是那天级妖魔所为。”

此言落下,使得徐飞羽和洛安心头一震。

黑白双煞极为狡猾,游荡在大衍神朝内,很难发现踪迹,并且作为地级妖魔,实力已经非常强劲。

可去往了天水城后,居然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这是否可以斗胆猜测,并非是天水城时来运转,不受妖魔侵扰。

而是那位小姑娘的父亲,身为天级妖魔,具有威慑力。

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天水城十年来,未曾爆发妖魔之事的原因。

“另外,那天级妖魔颇为奇怪,无法进行任何沟通,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灵智,但妖魔毕竟是妖魔,无论是什么品种,都需尽快缉拿归司。”

白执事话语再度落下,已然泛起一丝沉重。

天级妖魔的压迫感,足可让一座坐拥百万子民的城池,一夜沦为地狱。

徐飞羽和洛安作为天字号镇魔使,司内顶尖高手,正是应对了天级妖魔的层次。

在以往岁月里,他们两人联手曾拿下过七尊天级妖魔。

并且各有一尊,成功被驯服,可以为两人作战,又大大加强了能力。

“属下领命,必将完成任务,万死不辞!”

徐飞羽和洛安郑重拱手,神色肃穆离去。

白执事目送过后,又转眼看向了高耸入云的镇魔塔。

这座塔已有两千年岁月,里面镇压着不计其数的妖魔,其最高三层的镇压力量最强,有三尊王级。

分别是火鬼王,修罗王,九幽冥王。

他们的实力可怕异端,是镇魔司第一任司主,连同四位开朝太师,联手镇压。

自此之后,大衍神朝内的妖魔动乱,方才平息大半。

镇魔司的使命,不仅仅要保卫神朝安宁,还要守住这座塔。

因为一旦塔毁,三王齐出,先辈们以死捍卫的领土,可能会十不存一。

所幸,他们这一代,也出现了几位镇魔神使,属于司内战力天花板,也是最大王牌。

“大衍国土,不能乱啊……”白执事望着江河日月,喃喃自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