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你可得对我负责

你可得对我负责

九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是大周第一丑女,今生的她为复仇而活,医毒圣手云柳柳将会在热血重生之后,重走这条人生路。渣男贱女的迫害,这一次她绝不姑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渣男贱女狠狠惩治一番。

主角:云柳柳,姚北煦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柳柳,姚北煦 的武侠仙侠小说《你可得对我负责》,由网络作家“九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是大周第一丑女,今生的她为复仇而活,医毒圣手云柳柳将会在热血重生之后,重走这条人生路。渣男贱女的迫害,这一次她绝不姑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渣男贱女狠狠惩治一番。

《你可得对我负责》精彩片段

“吃,给我吃,这可是侧妃赏你的,你不吃就是跟侧妃过不去!”一个满脸恶毒的老嬷嬷正一手抓着云柳柳的胳膊,一手按着她的头,将她不停地往泔水桶里按。

“你们不……唔,不能这样,我是嫡妃……唔……”云柳柳艰难地说着话,可是一张嘴,那泔水桶里泛着酸臭味儿的东西就往她嘴里灌。

可她顾不上恶心,因为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老嬷嬷冷哼一声:“什么嫡妃,咱王爷正眼都没瞧过你一次,便是你这院子也不曾踏进过一步,徐侧妃才是王爷的心尖宠儿,你竟然敢伤害徐侧妃,老奴这可是替王爷来惩罚你!”

老嬷嬷一边说着,一边下狠手。

云柳柳有口难辩,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徐凝儿陷害,说她伤了她。

可偏偏靖王又厌恶极了她,便是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

在这一刻,云柳柳好后悔。

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痴迷上周靖帆,还要以死相逼让她爹爹去求皇上赐婚!

真是为自己的傻,送了命。

她带着不甘与后悔,死在了那又酸又臭的泔水桶里。

老嬷嬷见云柳柳不再挣扎,知道她咽了气,这才松了手,像是扔抹布一样,将她扔到了一旁。

老嬷嬷一脸嫌弃,竟是连尸体都懒得收拾,因为她知道,就算云柳柳死了,也无人问津的。

随后她就拍手走人,赶去徐凝儿那边领赏了。

荒凉的院子里,云柳柳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只有几只苍蝇围着她转。

原以为她的尸体会在这院子慢慢腐烂生蛆,可忽然一阵不寻常的风扫过,带落几片树叶。

那被丢在一旁的尸体忽然睁开了眼睛!

若是有旁人在,指定要被当场吓得肝胆俱裂而亡。

女人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顿时一股馊到发臭的味儿钻入她的鼻尖。

她不禁干呕起来,又狐疑地打量着周边的环境。

这是哪里?

她不是被最信任的助手窃取了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医药结果,然后被对方捅了一刀含恨而亡了么?

怎么……活了?!

就在这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样涌入她的脑海。

女人这时才明白,自己确实是死了,但她穿越到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体里又活了过来。

而这具身体的主人被人给活活按在泔水桶里溺死了。

云柳柳皱了皱眉,前一世的她死的就够憋屈的,没想到这个身体的主人死的更憋屈。

既然老天让她再活一次,那她决不允许自己再这样憋屈了!

原主虽是嫡王妃,却过的比下人还不如。

这院子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她现在想要洗个澡换身衣裳,也只能自己去找水。

好在这院子里就有一个大水缸子,她抄起边上的木桶就打水往耳房里的浴桶里送。

正值夏日,这大水缸子里的水被晒的温热,够她清洗一下。

云柳柳洗去满身污浊,换上干净衣裳,然后坐到铜镜前,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虽然她刚才接收原主的记忆时,知晓原主是个“丑八怪”,但如今看了一眼这脸上密密麻麻的沟壑,还是让她无比震惊。

大周过去有名的美人儿却在毁容之后成了大周第一丑女,这样的天差地别也不知受了多少的蹉跎。

当真是可怜。

不过没关系,她前世可是公认的医毒圣手,家族世代钻研古医,在业界名声响亮。

这张被毒害的脸,只要能找到解毒之法,就能恢复容貌。

这些倒是不急,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徐凝儿算账……顺便休夫!


云柳柳在这凄凉的院子里,竟找到了一把斧头。

她颠了颠手中的斧头,讥笑一声。

随后就见云柳柳扬起手中的斧头,一下又一下地劈着已经上锁的院门。

那“喀嚓喀嚓”的声响,在这凄凉的院子里显得格外刺耳。

云柳柳那张丑陋的脸因为使劲儿而变得更加狰狞。

也不知道劈了多少下,她觉得差不多了,便是抬起一脚,就将破败的院门一脚踹开了。

接着,她就提着斧子走出了院子,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架势,吓得路上的下人和丫鬟都退避三舍。

她来到了一处别院,提着斧子就闯了进去。

“王妃,您怎么出来了,您提着斧子闯进来想要做什么!”有胆大的丫鬟拦住了女子,质问道。

云柳柳瞥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不想死,就给我让开,不然,这斧子可不认人。”

“王妃,你擅自出院子,就不怕王爷知道了再责罚你吗?奴婢告诉你,王爷现在就在咱们徐侧妃的房间里,他若是看到你这般……”

“闭嘴,有完没完,不想死地就给让开!”说着,云柳柳就挥舞起斧子,吓得那丫鬟只好退到一旁。

她提着斧子走到了房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交合喘息的声音,她冷笑了一声,这对狗男女还真是忘我,她在外面闹了这么大动静,这对狗男女还在里头忘情地欢好。

随即,她一斧子劈坏了房门,然后又是一脚,将房门给踹开,接着便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王爷和徐侧妃真是好兴致,这青天白日的,就这般忍不住滚在了一起。”

床上还交叠的两人被惊得立马分开,男人一把抓过衣裳穿了起来,女人则尖叫一声用被子裹住了身子。

云柳柳站在那好整以暇地看着,跟进来的丫鬟却忙捂着眼睛转过身去不敢再看。

“云柳柳,你好大的胆子,不是把你关在院子里了么,你竟然敢跑出来,还敢来坏本王的兴致!”

周靖帆恼火不已,他都还没结束,云柳柳就闯了进来,这要是害的他以后不举,他一定弄死云柳柳这个丑女人!

“王爷,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你纵容侧妃将我关在院子里不闻不问,就不怕我死在院子里吗?”云柳柳反问道。

周靖帆轻哼一声:“你嫉妒凝儿,害她受伤,本王让她处罚你有何不妥?你以为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就了不得了?”

“若不是你死缠烂打,以死相逼让你爹向我父皇赐婚,本王能娶了你这个丑的让人恶心的女人?”

“凝儿心善,只是罚你禁足院子不准出来,一日三餐还不是照常送去,能饿的死你?”

周靖帆也是恼火不已,所以对着云柳柳就是一顿怒斥。

“你都没去看一眼,怎么就知道饿不死我?她将我关在院子里,每天让人送来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是泔水,给猪吃的!”

而且就在刚才,真正的云柳柳已经被这泔水给溺死了。

云柳柳同样怒不可遏。

不过她也很清楚,就算她说出这些,周靖帆也浑不在意的。

这王府都是他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徐凝儿让人给她送的是什么吃的,若不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徐凝儿也不敢这么猖狂。

一旁的徐凝儿在看到云柳柳的时候也很惊愕。

老嬷嬷不是来说云柳柳已经死了么,可现在好端端出现在她眼前的是谁!

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然后委屈地说道:“王爷,凝儿才没有送泔水给王妃吃,若真是这样,王妃早就饿死了。”

“她也说了那是猪吃的,她肯定不会傻到去吃这个,若一直饿着的话,哪儿还有力气提着斧子跑来这儿啊?”


周靖帆点点头,温柔地说道:“凝儿那般善良,本王自然是相信你的。”

说完之后,他又一脸厌恶地看向云柳柳,说道:“云柳柳,你现在提着斧子跑来本王面前是想要做什么,是想行凶吗?!”

“是,我要杀了徐凝儿这个女人!”云柳柳倒是直言不讳。

“云柳柳,你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不就是见不得本王宠凝儿么,若不是父皇的圣旨,本王会娶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丑陋的样子,本王看一次就想吐一次!”

周靖帆是真没眼看云柳柳,那两边脸颊全是坑坑洼洼的疤痕,红红的,天热的时候还会溃脓,散发着恶臭味儿,谁见了不倒胃口?

“那王爷倒是吐啊,每次都说见到我就想吐,可我没见你吐一次呢,怕不是说的假话,实际上可喜欢见到我这张脸了吧?”

云柳柳故意说着倒周靖帆胃口的话。

“云柳柳你要不要脸,你是哪来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人啊,还不将王妃带回去看管好,等候本王处置!”

周靖帆别过目光,多看云柳柳一眼他都觉得反胃。

云柳柳斧子一挥,吼道:“你们谁敢过来,我砍死谁!”

周靖帆也怒了:“云柳柳,你找死!”

说着,他就要过来亲自抓住云柳柳。

他压根就没把云柳柳放在眼里,便是她挥舞着斧子,他也不怕。

周靖帆三两下就夺过了云柳柳手中的斧子,正得意时,却见云柳柳眼睛一眯,迅速拔下头上的素簪子,快准狠地捅向了他。

他竟是被云柳柳这杀神一般的气势给惊住了,这一簪子下去定要见血。

若真见了血,他一定要杀了云柳柳。

可结果,簪子并没有扎进他的肉里,他没受伤。

然而,就在他准备再出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

原来,云柳柳这一簪子刺过去,不是为了伤他,而是为了刺中他身上的穴位。

因为隔着衣裳,云柳柳知道以她的力气,肯定没办法刺伤周靖帆。

而且她也清楚,她若是伤了周靖帆,也会有麻烦。

所以,她只打算点住周靖帆的穴位,让他不能动弹。

她的目标是徐凝儿,她要找这个女人算账,替死去的原主报仇。

徐凝儿正想一边穿衣裳一边看周靖帆是怎么教训云柳柳的,结果却见周靖帆站在那不能动了。

却见云柳柳弯腰捡起了斧头朝她走来,吓得她花容失色:“云柳柳,你、你想做什么!”

云柳柳冷笑一声:“你说呢?”

“云柳柳,你,你敢!”徐凝儿头一回见到这般神情的云柳柳。

从前的云柳柳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可现在她眼前的这个云柳柳,那眼底的杀意让她感到害怕。

“我敢,你别忘了,我可是嫡王妃,而你再受宠也不过是个侧妃,说白了,就是个妾,贱妾!所以对你这样的贱妾,我有什么不敢的?”

云柳柳笑的有些阴森。

看的徐凝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云、云柳柳,你、你别过来!”

周靖帆站在那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柳柳走到床边,然后一把扯住徐凝儿的头发,硬生生地将她拖下了床。

而这还不够,云柳柳并没有停,她抓着徐凝儿的头发,拖拽着她出了房间。

徐凝儿本来就是娇滴滴的,自然没什么力气。

她不知道云柳柳哪来的这么大力气,都是女人,她竟然挣脱不开云柳柳的桎梏。

不过,她还是奋力挣扎着。

只是越是挣扎,头皮被扯的越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