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宠妻至上

宠妻至上

南栀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精心算计的阴谋,唐音差点成了声名狼藉的恶女人。一次巧合她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他们达成一致,为复仇唐音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本就是个爱憎分明的女人,做起事来更是从不拖泥带水,直到有一天她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准备全身而退时,秦君炎开始不放手了。

主角:唐音,秦君炎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音,秦君炎 的武侠仙侠小说《宠妻至上》,由网络作家“南栀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精心算计的阴谋,唐音差点成了声名狼藉的恶女人。一次巧合她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他们达成一致,为复仇唐音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本就是个爱憎分明的女人,做起事来更是从不拖泥带水,直到有一天她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准备全身而退时,秦君炎开始不放手了。

《宠妻至上》精彩片段

京城深秋的夜凉如水,梧桐叶纷飞。

墨黑的天空总有些繁星闪烁点缀。

女子洗完澡,哼着小曲,擦着头发上的水,坐在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女孩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着水汽,雾眉淡扫如同远黛,鼻梁高挺精致,娇嫩的双唇原本的唇色粉嫩极为好看,仿佛四月桃花,诱人采摘,最惊艳的是那双星眸,如同盛着一泓秋水,波光潋滟,婉转间灿若星辰。

纤细的双腿一迈打开电视,电视上正报道着:唐氏集团旗下华韵娱乐签约盛典在温格酒店隆重举行...

女子薄唇微勾,冷艳一笑,看完了那条新闻。

画面一转。

秦老夫人七十大寿独家爆料...

京城秦家,顶级豪门,在华国几乎一手遮天,世代经商,跨国交易更是有着可怕的运作资本,产业遍布全球。

秦家少爷秦君炎,人称“秦九爷”。

杀伐果断,冷漠绝情。

唐音按着遥控器,换了节目。

那种豪门新闻,她一向不感兴趣。

不一会,唐音吹干头发,打了个哈欠,关上电视,爬上床睡了。

半夜,女子睡得正香,梦见芋圆,栗子泥...布朗尼..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唐音皱了皱眉,胳膊在黑暗中摸索,挂掉电话。

下一秒,又不死心的响了起来,唐音心里闪过一丝烦躁,睁了睁惺忪的睡眼,半梦半醒间拿起手机,这大半夜的,“谁啊,有事说。”

“唐美女,呦,睡这么早啊。”

唐音听见这熟悉欠打的语气,无奈的抓了抓脑袋,“你喝多了?这半夜有何贵干。”

“有空吗,来京城俱乐部送个蛋糕呗。”陆逸然妖孽般的笑着说。

“不去。”唐音想也没想就拒绝。

“开价十万。”

“地址发给我。”

唐音眼前一亮,瞬间睡意全无,十万,她没听错吧?

自从她离开了唐氏集团以后就没一下见过这么多。

唐音迅速开灯起床,问“有什么要求?”

“送给七十岁老太太的,就这样。”

“好的。”说完唐音就挂了电话,赶紧换好衣服。

嗯……这老太太半夜三更还要吃蛋糕,好任性调皮哦。

做什么蛋糕好呢……

唐音心里暗暗思索着,看着那摆放整齐精巧的物品,大致有了底。

用软糯的麻薯包裹着用甜酒腌制过的覆盆子做的馅,下层是杏仁蛋皮酥做成的饼底,最后在挤上她特别调制的奶油,撒上无糖的白巧克力碎,完美!

一道覆盆子沙河慕斯就完成了,唐音用最贵最精美礼盒,小心翼翼的包装好。

打开了陆逸然发给她的位置,叫了车,前往京城俱乐部。

唐音将蛋糕盒放在腿上,小心的用手保护好,心里激动着。

出手那么阔绰。,

这不是白嫖?

唐音心里越想越激动,凌晨的京城,高速上车不多,一路上畅行无阻,唐音看着两边呼啸的风景和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

半小时后...

京城俱乐部门口,有着装整齐的侍者已经在那等着了。

唐音拎着蛋糕报了陆逸然的名字,侍者带着唐音来到顶楼包厢门口,示意让她进去。

她略带忐忑的推开那厚重的门,复杂的灯饰散发低调冷冽的光,金色繁龙纹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影,无一不彰显着高贵奢华。

女子汗颜,感觉有些格格不入,她缓缓走进去,关上了门。


秦家老夫人今天过七十大寿,名流权贵云集,秦君炎提前从宴会上离开。

他奶奶打着过寿的名义,给他安排相亲见面会。

黑色的豪车在公路上疾驰,男人袖口卷起,冷风灌入,俊逸的发丝飘起,划过那如黑曜石般双眸深邃如渊,禁欲冰冷的脸看不清半点情绪...

驱车来到京城俱乐部正门口,推开车门下车,将车钥匙扔给旁边的泊车门童,拿出手机给陆逸然打了个电话,才不紧不慢的走进京城俱乐部。

陆逸然看到电话后,挥了挥手,让旁边陪酒的女孩走开,接完电话后,将红酒一饮而尽,酒杯放到旁边,起身,去了京城俱乐部。

白色大理石茶几上,放了近百瓶珍贵异常的酒。

每瓶却只尝了一口。

这逼仄的气氛,陆逸然感觉到,这位爷今天可能心情不太好。

男子手机突然响了,他扫了一眼来电的人后,捏了捏眉心,淡淡的说,“您又怎么了?”

陆逸然气定神闲的坐在旁边,双手枕在脑后,看热闹。

哈哈,这秦老太太可不是省油的灯。

“死小子,跑去哪了,又给姑奶奶偷溜了?”秦老太太在那边恨铁不成钢的说。

“陆逸然失恋了,来劝劝他。”秦君炎淡淡的说。

旁边刚喝了一口酒的陆逸然差点喷了出来,毫不犹豫选择出卖兄弟,真是狗啊。

“这样啊,那是得好好劝劝,你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个蛋糕回来,那酒店的蛋糕吃得姑奶奶牙疼。”

这秦老太太真是童心未泯啊。

“恩。”

这老夫人哪是想吃蛋糕啊,是想让他去甜品店里遇姑娘吧。

秦少爷冷笑,撇了眼旁边悠闲看戏的陆逸然,“去给我弄个蛋糕来。”

“爷去哪给你弄啊。”陆逸然慢慢悠悠的开口,桃花眼带着几分妖孽。

“给你医院送台设备,你挑。”

听后,陆逸然拿起手机,他倒还真认识一个小甜品师,于是给唐音拨去了电话。

...

...

唐音脸颊微微沁出薄汗,拎着蛋糕的手指有些发白。

包厢内很安静,没有放歌曲和舞曲,更没有陪酒小姐和陪唱小姐。

往里走了几步,才看清坐着沙发上的人,丝丝缕缕的灯光照着俊挺的鼻梁勾勒出完美的侧脸,卷起的袖子露出半截手臂,衬衣随意解开两颗扣子,散发着神秘幽冷的气场。

全是上下贯穿矜贵的气息。

唐音看着这如神祇般的男子,愣了愣,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粉色桃心冒啊冒。

这颜简直长她心里了。

好想撩啊。

陆逸然从怔忪的唐音手里接过蛋糕,“谢谢啊。”

“.不用谢...”,唐音甜美的酒窝微现。

秦君炎修长的手抬起,冷然启唇,“密码是今天日期。”

女孩清澈的眼睛里碧波流转,白净的肌肤似乎能掐出水,嫣红的唇瓣泛着莹润的光。

明明是青涩的学生模样,却透着一股动人的妩媚。

唐音心中那颗粉色泡泡炸了,伸出手接过,“谢谢啊…。”

对陆逸然轻眨了下眼,勾唇露出一个感谢的笑,离开了。


秦宅...

秦老太太过寿,秦家灯火通明,在酒店办完寿宴后,还是有很多人来送礼。

秦君炎故意等人散的差不多才回家,到家后,把蛋糕放在玄关的柜子上。

“少爷回来了,老太太正在等你呢。”张嫂拿着毛巾擦着手上的水,笑眯眯的说,然后把蛋糕拿去切了。

秦老太太一身华贵典雅的装扮,昂贵的珠宝已经摘下,坐在沙发上,瞪了一眼秦君炎,“还知道回家啊,死小子。”

不过下一秒就笑了起来,“有没有看中哪家姑娘啊?”

秦老太太满眼期待,她快把半个京城的姑娘都请来了。

这时,张嫂切好蛋糕端了过来,秦君炎答非所问,“您尝尝吧。”

秦老太太不争气的看了眼自己这高冷孙子,摇了摇头。

拿起勺子尝了一口,酥软满香,冰凉可口,回味悠长。

本来秦老太太意不在此,没想到却让她眼前一亮。

最主要的是,甜丝丝沁入心扉,仿佛她又年轻了二十岁,有像抱曾孙那种喜悦的感觉。

“快,明天把做蛋糕那姑娘给我找来。”秦老太太连吃几口,哎呦,抱曾孙喽。

“您别什么人都往家里领....”秦君炎看着自家不靠谱奶奶。

“不听不听,就明天,姑奶奶要见到她。”

男子疏朗的眉宇间始终带着惯有的冷漠,微微蹙起。

翌日。

陆逸然接到秦君炎电话来到老宅,一进门,秦老太太笑脸相迎,“逸然啊,快坐快坐,中午留下吃饭啊。”

陆逸然心里不妙,肯定有事,笑着说“您有事就说。”

“认识昨天那做蛋糕那姑娘吗,找来找来。”

陆逸然松了口气,就这事啊,估计唐音那丫头做甜品好吃,得了老太太欢心。

“认识啊,那姑娘叫唐音....”

秦君炎从楼上下来,听见陆逸然的话,冰冷的眸子里染上危险。

“我就知道,阿炎还骗我说是男的做的,这孩子。”秦老太太狠狠瞥了一眼秦君炎。

啊?

陆逸然心想,完了。

没商量好...

捐设备的事是打水漂了。

“逸然啊,快打电话喊那姑娘来啊,发啥呆呀。”老太太一脸希冀的看着他。

于是,陆逸然打了唐音的电话,大概讲了前因后果。

昨天唐音拿着卡又看又亲,乐了一晚。

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去了秦家老宅。

“快跟奶奶说说,那姑娘怎么样,靠谱吗?”秦老太太满脸期待,一脸笑意的看着陆逸然。

陆逸然跟唐音很熟,自然帮着她说话,不过这丫头人确实很好,“唐音啊,我们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了,人很漂亮,在唐氏集团待过一段时间,她...挺特别的,有家店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母亲去世了,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吧。”

表面不温不火的像小白兔,背后腹黑调皮。

“这样啊,人好就行,什么家世的都不需要。”

最重要的是能给她生个曾孙哟,秦老太太心里盘算着,乐开了花,止不住笑。

...

“咚咚咚。”响起一阵敲门声。

张嫂在楼上露台晾衣服,于是秦老太太看着秦君炎说,“阿炎去开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