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一辈子都要赎罪

一辈子都要赎罪

AD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爱上了顾斯离之后,夏颜就没有一天开心过……本以为努力爱过便不会后悔,可付出了所有,换来的是男人无尽的冷漠对待。终于夏颜看清了这辈子顾斯离只爱他的白月光,正准备彻底放手,谁知这狗男人居然幡然悔悟,开始对她各种献殷勤。

主角:夏颜,顾斯离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颜,顾斯离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辈子都要赎罪》,由网络作家“AD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爱上了顾斯离之后,夏颜就没有一天开心过……本以为努力爱过便不会后悔,可付出了所有,换来的是男人无尽的冷漠对待。终于夏颜看清了这辈子顾斯离只爱他的白月光,正准备彻底放手,谁知这狗男人居然幡然悔悟,开始对她各种献殷勤。

《一辈子都要赎罪》精彩片段

“夏颜,你不要再狡辩了!你该为你做出的事付出代价,我要你这一辈子,都要给轻轻赎罪!”

熟悉的那张冰冷无情的脸近在眼前,眼底的厌恶、仇恨似乎要把她吞入无尽的深渊。

“不!我没有!不要……不要!!”

夏颜突然睁开眼睛,胸部急促的上下起伏,抓着被角的手也在隐隐发抖。

又是这个梦。

自从嫁给顾斯离以来,这个梦就像魔鬼一样缠绕着她,时时都在警告她,顾斯离是多么厌恶自己。

他不信她说的话,从来都是。

是啊,她夏颜在他心里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毒妇,无论她说什么都是狡辩罢了。她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心底的惶恐不安还在肆无忌惮地蔓延。

突然,“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暴力地踹开。

紧跟着她的心也猛地一颤,眼睛下意识的闭起来装作还睡的样子,可被子的抖动暴露了她的内心。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浓烈的酒味刺激着嗅觉,其中还混合着专属于那个男人的淡淡的薄荷味道。

他又去喝酒了?是因为……他心中的那个人吗?

心痛,如潮水一般侵袭她的理智和冷静,并如一双大手狠狠地攥着她的心脏。

“呵!”

一如既往冷漠的嗤笑声响起,即使盖着被子,夏颜都能感觉到如同在冰窖的寒冷。

过了一会儿,夏颜听身边没有动静,以为男人离开了,刚想放松下来,身体就被重物死死的压着。

“顾斯离,不要……”她不再装睡,睁开的眼里全是惶恐,手也不断的挣扎着。

“这难道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当初,你费劲心思的在我的酒里下药,爬上我的床让轻轻误会,还设计毁掉轻轻清白!蛇蝎心肠的女人,现在才开始装烈女,太迟了吧!”

顾斯离无情的嘲讽就像一把刀,一寸一寸的插jin她的心。

只听“撕啦”一声,她的真丝睡衣被顾斯离撕烂,光滑的皮肤触碰到冷空气,顿时生出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看着身上起起伏伏的人,脑海中的一个画面与之重合,那是少年时的顾斯离,还是会对她笑的顾斯离。

如果再来一次,她绝对不要爱上他。

滚烫的眼泪悄无声息地从眼角滑落,落在顾斯离的手背上。

许是女人眼中的悲凉太明显,或者是酒喝得太多头疼的缘故,顾斯离的兴致逐渐消失,心里还莫名多了几分烦躁出来,他把这一切都归到夏颜身上去。

要不是这个女人,轻轻也不会离开,心思如此歹毒,他一定让她为轻轻赎罪!

这么想着,他身下的动作更带有惩罚性。

“哭什么?这不是在你计划之内吗?怀上我的孩子。但夏颜你记住,你永远不配!”

她麻木地躺着,眼神空洞茫然,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那好看的眼睛里对她却是如此的不屑和厌恶。

“顾斯离,不是我……”

沙哑的声音响起,却引来男人再一次进攻。

她清楚的知道怎样伤害自己。

夏颜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斯离抽身,走进了浴室,她才能狼狈地拉过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好像这样,她才能重建破碎不堪的身心。

浴室里的水声慢慢停止,心底的惶恐如同破土的种子轰然生长,肆无忌惮地穿透她的心脏、血肉和皮肤,把她用力的包裹起来。

她用力地蜷缩成一团,双手十指相扣,抓着自己的手背,尖锐的痛意勉强能让她没有那么害怕。

浴室的门被打开,男人看向被子上颤抖的一团,心里刚灭掉的火又有要升起的架势,用毛巾胡乱的擦了擦头发,便走了过去。

“夏颜,戏过了。”他坐在柔软的单人沙发上,点燃了一支香烟,明明灭灭的火光,在她眼前亮起。

听到顾斯离说了什么,夏颜感觉心口一窒。

在他看来,她的害怕、难过都是演的吗?

夏颜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坐起身来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脸。

他似乎没怎么变过,俊朗依旧,还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当初那意气风发的劲也被磨炼成深不可测的商场老手。

从少年时对他的爱恋,到现在惧怕,夏颜不想让自己的纯粹的爱再变质下去了。她承认她还爱着顾斯离,正因为还有爱,就别再折磨了。

所以,到此为止吧。

她再次开口,神情早已平静,:“顾斯离,我们离婚吧。”

顾斯离吸烟的动作微微一顿,他眯着眼睛,眼神从她苍白的脸上掠过,心中的恨意忽然被她憔悴苍白的面容浇灭。

夏颜,她曾经也是青城的第一名媛,活泼灵动,总是不厌其烦的围在他身边,明艳得像个小太阳,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了?

顾斯离不由皱起眉头,可又想到轻轻当时凄惨的场景,凌厉的眼神就像一把剑刺向她。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求而不得,就不择手段,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就应该生活在地狱里,看着无尽黑暗,度过她悲惨的一辈子!

男人的眼底是遮不住的恨意,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又将烟头用力地按在烟灰缸里。

“夏颜,你有什么资格提出离婚!我已经给了你开始游戏的权利,而游戏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记住,你的存在,就是给轻轻赎罪!”

“说了多少次我没有陷害过穆轻轻!我没有!”

冰冷的话不断刺激着她紧绷的神经,整整一年,顾斯离不断在她耳边说,是她害了穆轻轻,是她找人**了穆轻轻,可她,也只是接到穆轻轻的电话,才去了那个地方。

怎么一切都成了她的错了?

“我说过很多遍了,是穆轻轻叫我过去的,等我去的时候她就已经是那个样子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

解释的声音戛然而止,顾斯离狠狠捏住她的咽喉,眼底喷薄着怒气。

“不是你?那个人已经承认了,说就是你给了他一百万,让他找人去侮辱轻轻,夏颜,你还在装无辜?嗯?”

炙热的手掌越发用力,夏颜双手攀上他的手腕,试图扒开他的手掌。

呼吸,越来越困难。

她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初见他时的模样,好像少年顾斯离在和她招手。

他们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是不是她死了,一切的仇恨就能烟消云散了?

她缓缓闭上眼睛,双手垂在身边,放弃挣扎,任由顾斯离用力地掐着她的脖子。

空气渐渐稀薄,她的脸因为缺氧变得通红,胸腔像要爆炸一般。

“呼……”

顾斯离似乎察觉到夏颜的意图,眼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震惊,也仅仅一瞬便又消失不见。

他忽然松开了手,得到自由的她下意识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贪婪地汲取着氧气。

“想死?夏颜,你以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吗?轻轻因为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里,我要你忍受千倍万倍的痛苦活着!好好的活着!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肮脏、痛苦的活着!”

顾斯离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低吼出来的,那阴鸷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看着她,片刻后大步离开了房间。

随着“砰“的一声,她无力地躺在柔软的床上,任由温暖的棉被将她包裹起来。

这样,她才能感受到一丁点她还活着的感觉。

穆轻轻,她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那个温柔的女孩,是顾斯离放在心尖尖上的白月光。

而他顾斯离,是她藏在心底的,深爱着的秘密。

 

 


黑夜慢慢过去,她无声地靠在床头,紧紧抱着枕头,空洞地看着窗外。

阳光透过缝隙,洒在奶白色的地毯上,泛着淡淡的金黄色。

有那么一瞬间夏颜的心里好像也被阳光照耀着,冰冷的胸腔缓慢地生出一点点温暖。

门外,佣人忙碌的声音再次响起。

又是新的一天,她残破的余生,又熬过了一天。

“呵。”

她沙哑地笑了一声,笑意不达眼底,显得格外诡异。

床头上的手机震动不停,她心底忽然升起浓烈的不安。

她拿起手机,来电是“妈妈”,眼眶不禁有些湿意。。

“喂,妈。”她强忍住哽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些,可下一秒妈妈说的话,让她坚强分崩离析。。

“颜颜,你能不能想想办法,你爸爸真的没有非法集资,没有诈骗,更没有在工程上偷工减料啊!”

夏妈妈泣不成声的话语从电话那头响起。

刹那间,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身体僵硬不堪。

“颜颜,你爸爸有心脏病,他受不了这种刺激啊!颜颜,妈妈求求你,让斯离放过夏氏吧!”

是顾斯离,又是顾斯离!

非要把我们逼到这样的地步吗?

她双手紧紧捏着手机,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电话那头,夏妈妈哭诉的声音还不断传来。

夏颜感觉脑袋隐隐作痛,耳边一片嗡鸣。

她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是顾斯离动的手,她要去找顾斯离,她去求他,求他放过夏氏,夏氏是爸妈一生的心血,不能倒!

“妈,你冷静点,先安慰爸爸,不要情绪太激动,我马上就去找顾斯离,不管怎么样,也不会让你们出事的。”

她声音微微颤抖着,想要挂掉电话立马去找顾斯离,可电话那头却传来妈妈心疼的声音。

妈妈说,颜颜你不要犯傻啊,当初的事情不是你做的,你没错啊!

是啊,她没错啊,可顾斯离,从来不信她的话。

凭穆轻轻一句“为什么”,他便认为这一切就是她做的。

夏颜顾忌不了心脏的绞痛感,她仓惶地掀开被子,手脚却不听使唤的颤抖。

她要快一点,快一点找到顾斯离,求他放过爸爸。

她草草的洗漱一番,看着镜子里憔悴得像鬼一样的自己,涂上了淡淡的口红,这才戴上帽子,开车直奔顾斯离的公司。

走到前台,她就被前台小姐拦住了去路。

“小姐,你找谁?”

“我找顾斯离。”她声音还很沙哑,“我是……他太太。”

“啊?”前台小姐一脸震惊地打量她,浑身上下的衣服的确都是限量款,可总裁夫人从未现身过,更何况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假借总裁夫人的名义来接近顾斯离,所以,为了她的饭碗,她还是确定一下。

“抱歉,我跟总裁汇报一下。”前台小姐收回自己肆无忌惮打量的目光,拿起电话。

夏颜此刻心乱如麻,焦虑地等着前台小姐确定。

可是,她却只等到顾斯离不在公司的消息。

前台小姐一脸歉意地说道:“抱歉女士,顾总不在公司。”

“那你知道他在哪儿吗?”夏颜近乎于恳求地看着她,“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眼睛竟感觉如此悲凉,或许出于同为女人的立场,前台小姐还是透露了顾斯离的行程,告诉她,顾斯离在长夜消跟客户谈生意。

夏颜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就开车直奔长夜消。

长夜消是顾斯离名下的一个酒店,还是他跟穆轻轻定情的地方。

想想她都觉得自己可笑。

为了一个都不曾正眼看过自己的男人,把曾经骄傲的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夏颜啊夏颜,就像顾斯离说的,你真贱啊。

她暗暗加快了车速,死死忍着眼泪,免得模糊了视线。

车子刚刚停下,她就冲进长夜消酒店,直奔顾斯离所在的包间。

顾斯离不管谈什么生意都会在那个包间,这还是之前她默默记下的,包括他的一切习惯。。

她自嘲一笑,深呼了一口气,缓缓推开门。

明明在场的人那么多,她还是一眼看到了他,他永远那么耀眼。

顾斯离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胸前的衬衫扣子解开,露出好看的锁骨,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拿着高脚杯,杯中的猩红液体在灯光下显得更加魅惑。

“顾……”

“顾总~“

一道娇媚的声音截断的夏颜要说的话,只见一个娇俏靓丽的女孩从里面的房间里出来,颇有暗示的整了整自己的肩带,之后扭动着婀娜的身姿在顾斯离身边坐下,那身体就像没骨头似的,靠在男人的怀里。

夏颜看清了女孩的面容,竟有七分像穆轻轻!

她感觉有密密麻麻的针刺入自己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喉咙里也像是卡了东西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

众人也注意到了夏颜这个不速之客,见她没眼力见的一直盯着顾斯离看,怕这突然闯入的人破坏了今天的谈判,便有一人赶紧出声赶夏颜。

“你是谁啊?没看见我们在谈生意吗?赶紧出去!”边说边推着夏颜往出走。

夏颜躲着身体,下意识看向顾斯离,想让他帮自己解围。

可触到那人玩味不屑的笑,夏颜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竟然想要让顾斯离帮自己,真是可笑,他没把她扔出去就不错了。

眼看面前的门就要关上,夏颜仿佛看到夏氏的门也被关上了,想起患病的爸爸和悲痛的妈妈,她深吸一口气,用力全身的力气冲了进去。

“顾斯离,我有事找你。”

霎时间,整个包间万籁无声。

这个女人竟然叫顾总全名!

不过更震惊的是,顾斯离没有任何反感,还颇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但夏颜看到的是,男人眼底的阴戾与厌恶。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紧紧握住了拳头,稳住了身形。

一秒、两秒……两分钟过去了,顾斯离甚至都没施舍给夏颜一眼,只是和身旁的女孩旁若无人的调情。

“顾总~你好坏哦~”

夏颜觉得自己再也坚持不住了,抽疼的心脏都快没知觉了,那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当着自己的面和其他女人亲热?

终于,在夏颜感觉自己脚麻到不是自己的时候,顾斯离出声了。

“学学别人是怎么叫的。”说着,顾斯离的大手毫无顾虑的揉捏起女孩的柔软,女孩也配合的发出勾人的吟。

顾斯离!他怎么能这样!!!

平常羞辱她羞辱的还不够吗?

夏颜看着眼前冷漠的男人,满眼不可思议,像是被人泼了一盆水,全身凉的彻底。

见她半天也没动静,便像是大发慈悲一样的看着面前脸色苍白的女人。

“听说,曾经夏小姐可是酒吧的常客,有千杯不醉的名号,今天想见识一下。“

说着就把桌上的两瓶威士忌推到她的面前。

夏颜心中一片凄凉。

她的胃在嫁给顾斯离后就受尽折磨,早就留下病根了,现在让她空腹喝下两瓶烈酒,无疑是要她的命!

她乞求的看向如同上位者般的男人,她心中甚至还有几分希冀在这个她曾经爱的人身上。

可她怎么就不记打呢,男人厌恶如同看垃圾的眼神再次刺痛了她。

夏颜似乎听到了什么碎了的声音。

“求顾总,能放过我爸爸,他绝对没做过那些事。“

下一秒,夏颜迅速拿起一瓶酒猛灌起来。

鼻子里,口腔里充满了酒精。

胃是烧的,心是冷的。

 

 


顾斯离随意搂着俏丽女孩的腰,冷眼看她把两瓶酒喝光。

见夏颜不正常泛红的脸,本就单薄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应该有的畅快的感觉丝毫没有,反而是渗着酸。

这个女人,这是不要命了!

她昨晚也是这样,一脸解脱的表情,任由他掐着她的脖子。

夏颜看不见顾斯离的表情,她只想快点喝完,快点为爸爸洗清罪名。

可两瓶酒下肚,顾斯离却搂着俏丽女孩站了起来。

“夏颜,你好天真啊。”顾斯离走到她面前捏起她的下巴,极尽嘲讽。

“你真以为喝两瓶酒就能抹杀你爸干的那些坏事吗?”顾斯离甩开手,冷笑一声,再次搂着那个女孩准备离开。

没用吗?。

那顾斯离之前是在干嘛,逗她玩吗?

夏颜颤抖的握起拳头。。

“顾斯离!”

她声嘶力竭地吼着,猛地,跪在了地上,脸色灰白,“我求求你,放过我爸爸,他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不可能的。”

顾斯离如同看蝼蚁一般,看着她毫无尊严的跪在地上。

此刻的夏颜卑微到,将头紧紧贴在地上,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不知为何,顾斯离突然想到刚见到夏颜时的样子,少女笑靥如花,就像永远向阳的向日葵般。

与此刻的她,天差地别。

这个认知狠狠刺痛了顾斯离的心。

夏颜的自尊被他狠狠践踏,踩进了淤泥里,他应该感到高兴,而不是同情,不忍。

“都是生意场上的老狐狸,你以为你爸能干净到哪去?夏颜,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爸要真的清白,又怎么会教出你这种心机深沉的女儿。”

他冰冷的看着她,不惜说出最恶毒的话,把她伤得体无完肤。

“顾总,我爸爸没有。”夏颜抖如筛糠,心痛到无以复加,却只能苍白的解释一句“没有“。

耳边充斥着顾斯离嘲讽不屑的笑声。

他说,夏颜,你这种狠毒的女人,怎么会承认呢?最好让你悔不当初的办法,就是让后半辈子都痛苦不堪。

她想,这才一年她已经痛苦不堪了,如果这样下去,恐怕她都活不到能安度晚年吧。

她暗暗自嘲,见顾斯离要离开,心底最后的希望即将熄灭。

“顾总,我求求你了,我爸爸真的是无辜的!求求你帮帮他吧!”

夏颜说着求情的话,额头用力地磕在地板上,很快,她额头上就是一片血红。

可怖的场面叫其他人心中一惊。

这还是曾经那个骄傲得像太阳的夏小姐吗?根本就是个卑微到尘埃里的女人。

夏颜顾不上其他人同情、不忍的眼神,她只想顾斯离能放过爸爸,放过她的家人。

他们都是无辜的,为什么要报复在爸爸妈妈的身上呢?

她用力地磕着头,额头腥红一片,温热的血液在她脸上滑落,染红了她的白裙子。

顾斯离冰冷的看着这一幕,手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这个女人,是想要让他心软,让她妥协吗?

不可能!

是她害得轻轻从无忧无虑的女孩变成胆小怯懦的女孩!

是她!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既然这样,那就磕一百个响头再起来吧。”

他强行忽略心头的不忍和细微的痛意,转身就走。

那个娇俏的女孩见他离开,快步跟了上去,却被他厌恶地避开。

“滚!”

那个女孩吓得小脸苍白,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求求你帮帮我爸爸吧!他真的没有做……”

夏颜不停地磕着头,尽管她听到顾斯离离开的脚步声,她也不敢停下来。

她怕顾斯离说话不算话,她怕自己一旦停下,顾斯离就要无情地说,她爸爸也是罪有应得。

不是的,爸爸明明什么都没做过。

豆大的眼泪混着鲜血滑落,带着腥甜的味道。

最后,她都数不清自己磕了多少个响头,只觉得意识逐渐模糊,胃里一阵绞痛,痛得她大汗淋漓。

真的,好痛。

她抬起头的瞬间,看见门口围了好多人,看着狼狈至极的她。

嘲讽、不屑、同情、怜悯、好奇……

各种情绪落在她身上。

她嘴唇微微嗫嚅着,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下一刻,她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周围闹哄哄的一片,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抱了起来,淡淡的薄荷味,跟顾斯离身上的味道好像。

像到她下意识想要逃离,远远地逃开,永远不见顾斯离。

医院病房。

消毒水的味道充斥在各个角落,顾斯离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床上安静的人儿,手背狠狠砸在了墙面上,留下一道带着血的痕迹。

怎么会这样?他只想让夏颜受到惩罚,没想过,让她爸爸死掉。

是的,夏颜的爸爸,死了。

心脏病发,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他无法想象怎么告诉夏颜这个消息,甚至他都不敢去面对她。一想到她听到这个消息面如死灰的脸,顾斯离就烦躁。

不是他要夏颜生不如死的度过余生吗?

那为什么他会在意,会心疼呢?

还没等他想清楚,便听到床上的人发出声响,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夏颜能感受到液体透过针管,一点点流淌进她的血管,那种冰冷的痛感。

她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

死了吗?

属于她的地狱,还带着消毒水的味道。

她自嘲地勾起嘴角,看着不远处,坐着的顾斯离,生理本能的恐惧遮也遮不住,胜过了还留着那一丝心动。

“医生说你有胃穿孔,要好好养着。”他望着窗外,不敢回头看她。

他没有这个勇气。

医生说,她的胃穿孔的直接原因,是那两瓶酒。

他害得她变成了这副模样。

原本,他应该觉得高兴、畅快的,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愧疚呢。

夏颜,本来就罪有应得。

然而,他并没有从夏颜眼底看见恨意或者埋怨。

只是听她轻声且小心翼翼地问道:“我爸爸呢?你可以放过他了吗?”

他的呼吸,在一刹那间停止。

夏颜迫切地想要他放过爸爸,甚至想要下床再求求他,就算死了也无所谓,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不应该痴心妄想,想要嫁给他,害得爸爸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受苦。

“你别动!”顾斯离大步走到床边,用力地按住她的肩膀,见她惶惶不安地看着自己,那句话,他竟没有勇气说出口。

见他迟疑的样子,夏颜的心,猛地沉入谷底。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她好久没看到顾斯离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我爸是不是……心脏病犯了?”她声音嘶哑地问道。

顾斯离身体陡然一僵,声线微微颤抖地说道:“他,心脏病发,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