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禁忌的爱小说

禁忌的爱小说

零下高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路舒瑶本该成为叶昊天的嫂子,却阴差阳错的间接害死了即将成为新郎的叶昊天的哥哥。为了替哥哥报仇雪恨,他将所有的仇恨都加注在路舒瑶身上,就是为了让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从此生活如同噩梦一般,她也终于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主角:路舒瑶,叶昊天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路舒瑶,叶昊天 的武侠仙侠小说《禁忌的爱小说》,由网络作家“零下高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路舒瑶本该成为叶昊天的嫂子,却阴差阳错的间接害死了即将成为新郎的叶昊天的哥哥。为了替哥哥报仇雪恨,他将所有的仇恨都加注在路舒瑶身上,就是为了让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从此生活如同噩梦一般,她也终于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禁忌的爱小说》精彩片段

“分手吧!”她的目光飘向窗外,淡淡的,淅淅沥沥的雨水朦胧了她的眼睛,也朦胧了她的心。仿佛这三个字根本就不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此刻竟然是这样的沉重。

夹杂着雨水,狂风的味道,三个字落入了他的耳朵,震动着他的耳膜,重重的压得他有些迷离,眼神中划过了一丝的紧张。

“别这样逗我,什么时候你也这样的调皮了?!”他走近她,从身后轻轻环住了她,柔和的眼神将她娇小的身影全部的包容了进来,是那般的小心翼翼。淡淡的体香围绕着她,似乎要紧紧的将她包围起来,不允许她这样的逃离。

“我没有开玩笑,分手吧,这样的生活我不想继续了。”她闭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波闪,忍痛说道,伸出手使劲的掰开了他健硕的手臂,天知道她有多心疼。

转身面对着他,粉嫩的嘴唇早已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她握紧拳头,鼓足了勇气才抬头正视他明亮的眼睛,看着他双眸中自己的影子,原来,撒谎真的好难。

“我们真的不适合,我不想再忍受那样的眼光,走在路上,大家都会指指点点的,你比我大十岁,我想我不需要这样的父爱了,我也不需要包养。”一口气说完,她强忍着,没有让泪水夺眶而出。这样的话语原来她更会受伤。

“亲爱的,你别说笑了,什么时候你也开始在乎别人的眼光了?而且,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不是吗?”他轻抚她乌黑的长发,贪恋着指尖传来的微妙的触感。他以为她是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才说这样的气话,只当她是在撒娇。

“不,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我跟你交往只是为了报答当年你的对我的救命之恩而已,现在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再跟你在一起了,分手吧。”她再次的转身看向窗外,雨水冲刷着窗户,使劲的敲打着玻璃,也敲打着她的心。她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因为怕被他看穿她在撒谎。

他的心咯噔的疼了一下,被她的话语狠狠的揪住,一片片的撕碎,洁白的地板上撒落了全部的伤心,点点滴滴的碎了一地。他竟然当真了,目光有些涣散,眼睛淡淡的眯起,他该如何接受这从天堂到地狱的折磨,薄唇轻抿,话语显得那么的无助,“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她的话语就如同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直插他的心脏,无法喘息。

“因为我打算出国留学了,请你别挡住我的前途,以后,我们就分道扬镳吧。”一抹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划过脸颊,滴在她的衣领处,打湿了一片,她比他更加心疼。

“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放你走,祝你幸福!”犹豫了片刻,他紧握拳头,眉宇微皱,还是如此冷静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他从来都不会逼迫她,即使当她选择了分手,想要结束他们之间三年的恋情,他依然顺从了她的心愿。不愿让她伤心,是他一直以来所坚持的,即使是在此刻,他也愿意将所有的痛苦独自承受。

她只听到了一阵关门的声音,一阵冷风划过了她的面颊,冷冻了此刻的她。她再也坚持不住了,整个人仿佛是瞬间失去了支撑,一下子跌坐在地板上抱头大哭。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也许你爸是对的,我不该成为你的绊脚石。她抱住双膝,把头靠在膝盖上,哭得心都碎了。那一刻,只有上天知道她是这般的伤心吧。

暗黄的路灯一闪一闪,照耀着正在被雨水洗礼的街道。那条路似乎很长,绵延不断的不知是通向何方。

保时捷里,他的心情同样是跌到了低谷,副驾驶座位上静静躺着的钻石戒指,也已失去了本有的光泽,是在嘲笑他还是在为它的命运而愤慨?今天,本来是打算向她求婚的,却是没有想到竟然就是这样的分手了。他甚至没有说任何的话去挽留她,他只是不想让她难过。

雨水冲刷着车窗上的玻璃,发出了沉重的声响。咆哮着,飞舞着,更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吱吱吱……”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哥,你在干嘛?”

“我跟你嫂子分手了,她说我阻挡了她前进的脚步,说我们不适合。”他不知道是怎么了,已是三十岁的他在比他小五岁的弟弟面前,竟然就是这般的袒露了他的心情。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小嫂子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吗?”那端的人似乎比他更为着急,整天听哥哥提及那个比他还要小的嫂子,他以为他们会最终在一起的,心里还满心欢喜的想要目睹一下未来嫂子的芳容。

“我不清楚,心情不好,先挂断了,下次再聊。”他矛盾了,突然间不想要再说什么。只是,他不知,他看似有些牢骚的话语,竟然无意中改变了两个人一生的命运。

大雨磅礴,路旁的暗黄色的路灯被雨水冲散了一个个的亮光,玻璃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窗外已经开始降温了,但是,此刻还会有什么比他的心更冷呢?

前方十字路口处,红灯闪现,只是,他的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水汽,自从有记忆以来,第一次他哭了,可是,竟然也是最后一次。

“吱——”当他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闯红灯,与左侧迎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相撞,整个车身完全被卡车撞飞了。

重重的着地,他却再也来不及思索了。手指轻轻的抖动一下,便再也不动了,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眼角处还沾着未干的泪水被雨水毫不留情的打散了。

他躺在血泊中,雨水打散了一圈圈红色的梦。

在彻底的失去意识之前,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树上,心底只有一个想法,舒瑶,你一定要幸福……

这一夜,雨水在咆哮着,他却再也听不到了……

原来,上天也为他们之间无果的爱情而哭泣,只是这一程,究竟是谁负了谁?又是为谁写下了无法完结的童话?


机场,路舒瑶拉着行李箱走了出来,她身穿白色的连衣裙,脚踩一双平底淑女鞋,扎着高高的马尾,脸上的笑容淡淡的,却是饱含着多种情绪,隐藏了心里那抹淡淡的伤心。

她静静的观看着这片熟悉的天空,已经离开了一年了,现在再次的回到这里还是会有心痛的感觉。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可是按照他父亲的要求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还是……

她竟然不敢去猜测,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捶打了一下,不该想起的,但是这里有她跟叶昊诺太多的回忆,一股脑的全部浮现在面前,原来,三年的记忆真的好多。

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姑妈的家。

一路上,她的眼睛看向窗外,一年的时间,a市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人来人往的路上依旧是那么的繁华。只是当她的眼睛扫描到那幢高耸入云的大厦时,她下意识的转头了。那是晟宇集团,是叶家的产业,也是叶昊诺工作的地方。她不敢面对,竟然到了这步田地。

自从那次狠心说了分手的话语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叶昊诺,她知道,从一年前的那天开始,他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虽然心有不甘,但那是她的选择,她不后悔!

出租车稳稳的停靠在金鑫小区的门外,下车后,路舒瑶拖着行李朝着八号楼走去。

三楼,她怀着有些兴奋的心情轻轻的按下了门铃,一年了,已经有一年没有见到姑妈了。自从爸妈去世之后,她就一直在姑妈这里生活。所以,跟姑妈与姑父的感情是最深厚的。

“瑶瑶,你怎么回来了?”推开门,丁慧云一脸蓦然的看着眼前的路舒瑶,这学业还没有结束,怎么就回来了?

路舒瑶伸出手臂,一把抱住了还有些发愣的丁慧云,“姑妈,我想你了!”

丁慧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你这孩子,回来好歹也通知我跟你姑父一声啊。”声音中有一丝的担心也有些挂念,放开了路舒瑶,抚摸着她的瘦瘦的鹅蛋脸,端详着眼前极为苗条的她,“你说说你,又瘦了一圈了,怎么就不好好的照顾自己啊?”

姑妈拖着她的行李进入了大厅,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你姑父还在上班,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的时候多给你带点好吃的补补。”随手拨着电话号码,“你这次回来是要住多久啊?”

路舒瑶在玄关门处换下了鞋,走进大厅,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拿着电话的姑妈,“姑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提前毕业了。”

“啊?”丁慧云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她,“怎么回事啊?”

她朝着姑妈挤挤眼,来到了一旁的茶几倒了一杯水,“学校说是我表现不错,所以破例让我提前两年毕业了。”她淡淡的说着,心里却是有种不坦然的感觉,总是觉得自己的表现还没有出色到可以让学校打破建校以来的传统,但是,反正学位证已经拿到了,她也就没有再想那么多。

喝完水,路舒瑶才仔细的端详着偌大的客厅,一年的时间不见,沙发桌椅的摆设全部换上新的了,“姑妈,客厅重新装修了吗?”

“是啊。”丁慧云坐到了沙发上,“你姑父被晟宇集团挖角了,工资涨了一倍,所以,就换上新的家具了。”

丁慧云环视着四周,很是满意的说着,一言一语中全是骄傲。毕竟晟宇集团的门槛很高,不是一般的人可以觊觎的。如今她那个看似平庸的老公竟然可以跻身进去,倒是成为了让街坊们都羡慕的一件事情。

“是吗?”路舒瑶的眼神中划过了一丝的吃惊,眼神很僵硬的转向了窗外,落在天边的几朵白云上。“晟宇”两个字再次的牵动了她的心弦,心跳快了一步的节奏,即使是那么的想躲避,但是总会让她想起那个曾经在她最痛苦的日子中陪伴着她的叶昊诺,那个已经不再是属于她的叶昊诺。


墓地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偶尔的飞过几只鸟也是无声无息的。周围是一片黑压压的树林,让这种沉寂的气氛变得更加的诡异。这里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没有惨遭夏季的炙热反而是被一团冷冷的气流围绕着,挥之不去。偶尔落下的几片落叶似乎在小声的私语着。

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静静的停靠在路边,显得那么的空寂,仿佛是在诉说着它的悲情。

墓碑前,脚踩石板,叶昊天挺拔的身影伫立在这里,帅气逼人的面孔,如同是精心斧斫过的冰雕,美到了极致。只是,太冷。那双魅惑般的双眸,好似有着勾人的魄力。狭长的眼睛半眯着,静静的思索着。

他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双手插在裤兜里。他已在这儿站了许久许久,久到全然没有注意到那双乌黑发亮的鞋上已经落了一片树叶,静静的躺在他的脚下。

黑色的风衣,也无法裹住周身散发出的冷冽的气息。即使仅仅是这样的站着,仍然有种可望不可即的距离感。冷得连飞鸟都不会停留在他的面前。

他凌厉的目光停留在那张帅气的照片上,“哥,那个女人回来了,你放心,她所加注在你身上的一切我都会一点一滴的从她的身上讨回来。”

他的语气冷冷的,划过了空气在周围蔓延开来。瞳仁中充满着浓浓的恨意,层层的加深,彻底的挡住了那迷人的双眸,仿佛是一把冷箭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刺穿。这是对哥哥的誓言,是在一年前哥哥因为车祸的意外去世的时候他许在心底的诺言。

曾经平淡的人生,由于一年前那个特殊的夜晚全部的发生了改变,他变得冷漠孤傲,变得不可一世,如同是一团热火跌进了千年冰窖,瞬间被冰冻。

他移步转身离开了这里,黑色的风衣随风飘扬,刮过了一阵冷冽的风,带走了那片冰冷的寒气。健硕的步法朝着山下路边的兰博基尼走去。

上车,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薄唇一张一合,冷冷的吐露了两个字,“收网!”随后挂断了电话,嘴角轻扬,勾起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夹杂着一丝的危险。

路舒瑶,该是你血债血还的时候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