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他的师姐绝代风华

他的师姐绝代风华

神精小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萧正奉师命下山完婚,独自一人来到了这个花花大都市……从小跟着师父在山上修炼,萧正习得一身绝世好武艺,不仅如此医术也十分精湛,奈何师父为骗他下山完婚,竟说出自己早已出师是时候下山历练的话,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萧正还是有些不舍得山上悠闲散漫的生活。

主角:萧正,宁幼阳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正,宁幼阳 的武侠仙侠小说《他的师姐绝代风华》,由网络作家“神精小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正奉师命下山完婚,独自一人来到了这个花花大都市……从小跟着师父在山上修炼,萧正习得一身绝世好武艺,不仅如此医术也十分精湛,奈何师父为骗他下山完婚,竟说出自己早已出师是时候下山历练的话,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萧正还是有些不舍得山上悠闲散漫的生活。

《他的师姐绝代风华》精彩片段

“萧正,你此番下山,为师只交代你一件事。”

小木屋内,老道长郑重其事的摊开两张泛黄的羊皮纸,“这是你的婚约。”

萧正一时间有些无语,“师父,不都是一纸婚约......你这怎么有两张?”

“而且听山下的师姐们说,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没有人包办婚姻的。”

“胡说!”白胡子老道长一拍桌子,“又没让你一次娶两个!这两张婚约,其中一张是我为你定下的,另一张是你当年被遗弃在山门时候带来的,你下山后,无论合适与否,都应当去登门拜访一番。

这两张婚书都是一式两份,你拿着婚书上门,不论成婚有否,对方都会把他们手上的婚书退给你。”

“可是......”

“没有可是!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提到身世,萧正沉默了一下脸色也严肃起来。

从小到大一直困惑着他的家族秘密,如果真的可以解开......

老道长说的严肃,可眉眼中还是闪过一丝不舍。

萧正是他最小的徒弟,从小看着他长大,比其他的师兄师姐更懂事,就算如此老道长还是有些担心。

“你下山后遇到什么问题,多联系你的师姐们,你本性善良被吃了亏!”

此情此景,萧正心头也微微颤了颤眼眶微红,“师父珍重!弟子去也!”

师父是道山远近闻名的神算神医,算无遗策医无失手,也不用他过于担心。

这是萧正数年来第一次独自下山。

师姐师兄们早已下山,在不同的领域叱咤风云,惊艳一方,这次下山终于可以和他们相聚了。

萧正打量着手里的婚书。

两张婚书的对象,都出自曾经赫赫有名的大家族,都素未蒙面,其实先见谁都差不多。

正好有一个就在离道山不远的燕城。

萧正坐上了前往燕城的绿皮火车。

到了燕城,萧正坐上出租,说出宁氏庄园的名称时,司机侧过头狠狠地打量了萧正好几眼。

“小兄弟,你是去干什么?应聘保安吗?”

“......”萧正从后视镜看了看自己,风尘仆仆的模样也不怪司机误会。

“这过去可有点远,从城北跑到城南收你70行吗?”

“行。”

见萧正还挺好说话,司机好心眼的提醒:“那附近可没有什么酒店,你有预约吗?那宁家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去就行了。”萧正淡淡说道:“你对宁家很了解?可以说说吗?”

“宁家虽然有些落败,但根深蒂固也是数得上名的大家族。像你这样的乘客我拉过不少,不过都被扫地出门了,我看小兄弟你好说话是个面善的人,一会我在门外多等等你,如果不行我还能拉你回来!”

“你拉过那么多人做什么?”

“唉!这就要说起来宁幼阳了!燕城排名第一的大美女,我是没见过,不过据听说倾国倾城,比那些大明星都还要美艳动人!而且坐拥上亿家产。”

司机说的滔滔不绝,“那些名门公子的追求络绎不绝,还有些人没钱没权也硬要去门口碰上一面,希望能走个狗屎运,从此飞黄腾达。”

宁幼阳?

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未婚妻之一吗?

看来不是什么歪瓜裂枣,萧正松了一口气。

到了宁氏庄园,不出司机意料,萧正连庄园的大门都进不去。

司机托个腮把车停在路边看好戏。

保安打量了一番萧正,笑出声来,眼神轻蔑:“喂,小乞丐,这不是你讨钱的地方!”

“我不是乞丐。”

“我不管你是谁!快滚!”

“我来找我的未婚妻。”

“你未婚妻谁啊?”保安被逗笑,招了招手,七八个保安都走了过来。

“宁幼阳,”萧正说着,伸手拿出婚书,“这是婚书。”

像这样行骗的见得多了去了,保安立刻不耐烦起来,“快滚!再不滚别逼我们动手!”

话应刚落,几个保安拿着警棍准备动手,忽然听见一阵轰鸣。

一辆红色法拉利飒爽的横停在庄园的门口,主驾车窗缓缓摇下来,露出一张精致的脸,一头棕黄色的波浪长发随意的披散,眉眼浓烈一看就是玫瑰美人。

保安一见来人,连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献媚的说道:“苏小姐,您来了!”

女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扣了下车身,保安秒懂,马上帮她拉开车门:“苏小姐,我去帮您停车!”

女人下了车,火爆的身材令人血脉膨胀,不过表情冷酷,像是一朵带刺的红玫瑰。

谁知,这个冷酷的女人,忽然一把揽过一身尘土的萧正,贴了贴他的脸蛋:“小师弟~好久不见呀!”

嗲嗲的声音令人陶醉。

萧正伸手拉开三师姐苏蔷薇,“多大的人了,一点正行没有!”

被师弟嫌弃的苏蔷薇娇嗔的一笑,扭了一下师弟有力的胳膊:“你师姐我永远18岁!”

说罢转头冷冷的瞪了几个保安一眼,拉着师弟就往庄园里走,也没有人敢拦着。

一直看好戏的司机,此时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嘴巴长成了一个O型!

早知道是个厉害角色,就应该交换个名片啊!

萧正一边走,一边奇怪的问道:“三师姐,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蔷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答反问:“你来这里是为了婚约的事吧?”

萧正愣了一下,这事情三师姐也知道?

苏蔷薇拍了拍萧正的肩膀,“作为你师姐,我有义务了解你未婚妻的为人,所以早早就盯上她了,我们现在还是闺蜜呢。”

萧正差点石化,三师姐这个脑子,不去当特务都可惜了。

苏蔷薇又道:“有一说一,你的未婚妻人美心善,我很满意。”

萧正撇了撇嘴,“你满意不代表我满意,而且人家未必愿意呢。”

苏蔷薇咯咯一笑,也不反驳,在别墅门口跟萧正分别。

“师弟,你先去拜会,我上个洗手间,稍后就来哦。”

豪华的别墅内,灯火通明。

宁家是燕城最顶尖的家族之一,今天是宁老爷子的七十大寿,宁家的人都回到了老院来贺寿,其他上流社会的人物也来了不少。

“燕城白家,白龙文为宁老爷子贺寿,百年普洱茶砖一份!”

“宁家长子,宁华茂为宁老爷子贺寿,和田玉佛一尊!”

......

管家高声唱礼,无论是送礼的还是寿诞的,脸上都不免带着喜气洋洋的红光。

萧正没有着急,站在一旁安静的审时度势。

这时,又是一道响亮的唱礼声。

“燕城黄家,黄天纵为宁老爷子贺寿,乾隆御用玉扳指一枚,回天再造丹一颗!”


话音落下,大厅都寂静了一些。

出手如此阔绰这样大的手笔,至少值百万!

黄天纵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一身白色西装让他脱颖而出,此刻更是意气风发。

所有人都知道,黄天纵花下重金,不只是祝寿那么简单。

果然黄天纵上前两步,做了一揖,“宁爷爷,略备薄礼希望您能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天纵有心了!”

宁老爷子很高兴,乾隆御用玉扳指是难得的古董,回天再造丹更是罕见,据说能强行吊住将死之人的一口气,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宝贝。

“宁爷爷开心就好。”黄天纵不紧不慢的说,“我爷爷一直希望我们宁、黄两家可以更近一步。”

这话一说出口,宁老爷子也不好装傻了,心知肚明黄家的厚礼为何而来。

宁老爷子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吩咐下人:“快去叫幼阳下来!”

“谢谢爷爷!”黄天纵喜笑颜开。

坐在角落的萧正依旧没有动,如果这两个人郎情妾意,他正好可以顺势解了婚约,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不一会,旋转楼梯上出现一抹亮丽的身影。

少女面上不施粉黛,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垂直腰间,穿着一件藕粉色的长裙娟秀又不失曼妙。

美人如玉,倾国倾城。

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些许,目光如火如炬的落在宁幼阳身上。

“幼阳!”黄天纵三步并两步冲上前去,伸出手要去扶宁幼阳。

宁幼阳微微顰了下眉头,并没有伸出手去,踩着藕粉色的高跟鞋缓缓下楼,“黄先生,我自己可以走。”

被拒绝的黄天纵脸上有些挂不住。

定了定神,他又恢复了笑眯眯的表情,那痴迷贪婪的眼神让宁幼阳有些不舒服。

“幼阳,终于又见面了,上次一别后,我心里就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了,这段时间我经常梦到你,你呢?”黄天纵说着自认为深情的油腻告白。

“我不做梦。”宁幼阳强忍着不适回答。

黄天纵还是笑眯眯的,呵,女人这时候假清高,我见多了。

宁老爷子杵着龙头拐杖站起来,拉过一脸别扭的小孙女的手。

“幼阳,你也长大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闹别扭。”

有了老爷子的撑腰,黄天纵马上接话:“宁爷爷,我想正式向您提亲,迎娶宁幼阳小姐!”

虽然宁家也是燕城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可是近年来宁家公司境况不断下滑,只是靠着原始的积累硬撑着,也坚持不了太久,如果和黄家联姻,说不定能重返巅峰。

“好!好!”

宁老爷子自然不想错过好机会,错过了黄天纵,整个燕城找不出第二个更好的孙女婿了。

家里有钱有势,还那么喜欢幼阳,至少嫁过去不会吃亏。

“可是爷爷……”一直沉默的宁幼阳轻轻开了口:“我还不想结婚。”

二十三岁的宁幼阳还在念研究生,她还想去看看世界的广袤多读读书,不想这么早就结婚。

更别说还是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甚至有点讨厌的人。

还不等宁老爷子开口,宁家长孙女宁薇薇先说话了。

“幼阳,你都二十多岁了,还当自己小女孩呢?”

“你从小就享受着宁家最好的待遇,也该学会替家里分忧了,做人不能太自私!”

她说的话字字诛心,“你看哪个大家族名门不联姻的?”

她看见宁幼阳那一脸故作懵懂清纯的模样就烦,她也联姻嫁给了不爱的中年男人,并且远远没有黄天纵有钱,也没有黄天纵那么英俊。

如果能嫁给黄天纵那样的人她做梦都能笑醒,偏偏宁幼阳还一脸委屈!

“我……”

不等宁幼阳辩解,管家的声音突然忽然响起。

“道山萧正,为宁老爷子贺寿,赠和田玉龙壁一枚!”

在黄天纵的贺礼过后,一直没人再敢自取其辱,一个区区玉龙璧也敢拿得出手?

而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显然是要坏黄天纵的好事啊!

谁这么大胆?

众人纷纷回头去,看向前来拜会的男人。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一头黑色长发束成丸子头,斜背着一个又土又旧的包。

风尘仆仆的,明显就是一个乡下人。

不理会众人惊诧的目光,萧正淡定的走到宁老爷子面前:“道山萧正,拜见宁老先生。”

不知道是谁把这么个东西放进来的,宁老爷子非常不满,可是大喜的日子也不好发作,只得轻咳一声:“这位小道士有心了!不知道师从何人?”

“恩师李清让。”

“李道长啊!快快!快上座!”

宁老爷子一听到李清让的名字,马上变得热情起来。

李清让可是远近闻名的老神算和老神医,学习的是正统玄黄之术,医无失手。

二十年前,宁老爷子的父亲身患重病,眼看就要不行了,正是李清让妙手回春,救了他一命。

因此,宁老爷子对李清让很是敬重。

只是前些年李清让突然隐居起来,谁请也不肯出山。

如今李清让派徒弟来给自己拜寿,宁老爷子不由得有些骄傲。

萧正并没有上座,从包中翻出那卷羊皮纸双手递给宁老爷子。

“我这次来,是想完成和宁幼阳小姐的婚约,这是婚书,请宁老先生过目。”

话音一落,整个宁家一片震惊,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这个外来人。

谁也没听说过宁幼阳跟别人有婚约啊!


宁老爷子没有发话,也没有接过婚书。

当年他父亲被救后,的确与李清让定过这门亲事。

这么多年过去,宁老爷子几乎忘了这件事情。

如果是鼎盛时期,宁老爷子肯定会履行诺言。

但是如今宁家破败,急需和大家族联婚来挽回损失。

李清让说到头也不过是个道士,对宁家不起作用。

而且以宁幼阳的身份和美貌,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穷道士,说不定还会成为燕城的笑话。

宁老爷子微微摆手,看着眼前的萧正开了口:“给你一百万,这婚我们宁家退了。”

一旁的黄天纵爽朗的笑出声,“我追加一百万!两百万!你这辈子见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拿着钱去取个乡下的小媳妇,就别想别的好事了!”

黄天纵就像是施舍一个乞丐,接过下人递来的支票,唰唰写了两笔扔到萧正的脸上。

被纸片轻轻擦过脸颊,萧正脸色稳沉,漆黑的眸子里却散发出冷冽的光,不寒而栗!

“黄天纵,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人!”

一直安静的宁幼阳猛然开了口,言语间带着对黄天纵不礼貌的不满。

见自己的女神替这个不知道哪来的道士说话,黄天纵顿时气急败坏。

“他也算人?!这种骗子跟乞丐,跟条流浪狗有什么区别?”

黄天纵说着,伸手要扯过萧正手里的婚书,准备撕个粉碎。

然而,他用尽了全身力气,那羊皮纸依旧纹丝不动,拉扯不坏分毫。

“臭乞丐放手!来人!保安呢!”黄天纵恼羞成怒。

萧正听到这话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松了手。

黄天纵猛地失去了使力点,往后一摔,结结实实翻了一个屁股墩。

“啊!”坐在地上的黄天纵发出一声疼痛声,脸上青了又红,红了又青,“给我往死里打!!”

黄家公子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下人不敢拒绝,几个保安拿着警棍上前将萧正包围了一起。

“慢着!”清脆悦耳的声音再次打断了混乱的场面,宁幼阳俯视着地上狼狈的黄天纵,冷冷道:“你在我爷爷的寿诞上胡闹什么?”

黄天纵目瞪口呆的说:“幼阳,是我在胡闹吗?!我不是在帮你吗,你怎么想着这个废物?!他有什么值得你维护?”

他被保安从地上扶起来,满脸阴霾,怒道:“你是不是想嫁给他?!是不是跟他有一腿?!”

“你!”宁幼阳被无端的侮辱气的有点生气,但还是维持着大家闺秀的端庄优雅:“你侮辱客人在先,准备以暴力制人在后,如果有人要离开这个宴会,也该是你!”

“宁幼阳!”黄天纵黑着脸,“你什么意思?”

宁幼阳别过头去,没有再说话,她也不敢跟黄天纵闹的太难看。

黄天纵转身看向宁老爷子:“宁爷爷,宁家现在的资金缺口,除了我们黄家,燕城还有谁敢出手相助?”

言语间不无威胁。

“黄天纵,你!”宁幼阳没想到这个人,竟敢如此直白的直接威胁爷爷。

黄天纵转头看向宁幼阳,轻蔑一笑:“幼阳,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如果你嫁给我,我马上出手帮宁家渡过难关,我也会对你好的!你就是我们黄家唯一的公主,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软硬兼施,手段高明,就是不要脸。

宁老爷子不好说什么,瘫坐在座椅上。

宁幼阳的父亲宁修兴开了口:“幼阳,家里培养你这么多年,你总得为家里面付出一些,现在只有你能挽回公司破产的局面,你忍心让宁家破产,让宁家人一起流落街头吗?”

“就是!”宁薇薇也接话:“豪门联姻就是我们豪门女子的宿命!现在宁家遇到困难,你袖手旁观装清高,你还是个人吗?”

“再也没有比黄天纵黄少爷更好的选择了!”

宁幼阳被步步紧逼,慢慢红了眼眶。

她抬眼看向一直疼爱自己的爷爷,宁老爷子却在触碰到她目光的那一刻转开了头。

宁幼阳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帮自己说话,都在劝说她嫁给黄天纵。

就像是宁家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的罪魁祸首就是她一样。

黄天纵见状,又下了一帖猛药。

“今天我就把话说明白了,如果宁家不同意联婚,我黄家将对宁家的所有产业发起打击!”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沸腾起来。

宁家的财力比黄家低了一个档次,如果黄家真的针对宁家,不出一个月,宁家就会破产!

宁家人大惊,宁老爷子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他纵横江湖几十年,如今竟然被一个后辈威胁!

宁老爷子很愤怒,同时也很无力,因为宁家的确没有跟黄家对抗的资本。

想到这里,宁老爷子怒毒攻心,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也骤然涨红。

“咳咳咳……”

一口黑血,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喷了出来,宁老爷子随即晕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