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

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

戈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嫁给穆九霄这两年,方禾体会到的是丈夫的不疼,婆婆的厌恶,就连第三者也被默许各种挑衅她……只是这一切方禾都不在意,只要满足她作为穆太太的所有需求,爱咋滴咋滴!可穆九霄还是打破了他们之间制定的规则,说好的不接触,说好的不谈情说爱,竟都被穆九霄一一打破。

主角:方禾,穆九霄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禾,穆九霄 的武侠仙侠小说《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由网络作家“戈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嫁给穆九霄这两年,方禾体会到的是丈夫的不疼,婆婆的厌恶,就连第三者也被默许各种挑衅她……只是这一切方禾都不在意,只要满足她作为穆太太的所有需求,爱咋滴咋滴!可穆九霄还是打破了他们之间制定的规则,说好的不接触,说好的不谈情说爱,竟都被穆九霄一一打破。

《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精彩片段

方禾刚有了点睡意,就听见卧室门口传来嘎吱一声响。

沉稳的脚步声在床边停下。

方禾转头还没看见来人是谁,就感觉床垫一陷,随即嘴唇就被堵住了。

浓烈的酒味,立即蔓延了方禾的口腔。

除了酒,还有清淡的女人香水。

方禾反感地扭开头,推搡穆九霄的胸膛,“你怎么回来了?”

下一秒,下巴就被攥住。

力气很大,疼得方禾蹙眉。

“怎么,看见是我很失望?”男人冷嗤。

方禾顿时一愣。

夜灯并不亮,可是穆九霄眉宇间的嘲讽,却照得清清楚楚。

结婚两年,他们极少见面,也不怎么交流。但方禾深知他们之间的恩怨和脾气,她索性收回手,任由他为所欲为。

穆九霄对她半点都不怜惜。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那一次方禾跪在肮脏的烂泥里,匍匐在穆九霄的脚下,将尊严和脸面都揉得稀烂,只希望他能大发慈悲可怜她。

穆九霄用鞋尖勾起她的下巴,字句烙在她的心口,“想清楚了么,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方禾的选择,就是像现在这样。

当时穆九霄以为这只是简单的一夜情。

他没想到会在阴沟里翻船,最是沉默寡言,不起眼的方禾背后捅了他一刀,从床上起来就把拍好的视频发给了媒体。

穆家是名门望族,扛不住铺天盖地的舆论。

只能把牙咬碎了,迎娶方禾进门。

从此,方禾挂上穆太太这个万人羡慕的头衔。

做着穆九霄眼里最低贱的妻子。

事后,随着啪嗒一声火机响,空气中逐渐弥漫起香烟的味道。

方禾扶着酸软的身子起床,去浴室洗澡。

身上到处都是穆九霄的指印,有些已经发紫发青了,她用力揉搓,明知道根本洗不掉,但还是一遍又一遍。

直到累极了,她才无力闭上眼,重重地喘出一口浊气。

洗完澡出来,卧室里的烟味已经散了,仿佛穆九霄从未出现过。

......

方禾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就起床了。

她穿好衣服下楼,保姆看见她,马上道,“太太醒了,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方禾闻到了早餐的味道,知道穆九霄已经吃过了,就道,“刚才剩下的热一热吧,我将就吃点就行。”

“那怎么行,先生难得回来过夜,我得做点你爱吃的,好好给你补补。”

保姆说完就去厨房了。

方禾正要阻止,突然听见外面有人说话。

她起身推开阳台的玻璃门,见穆九霄穿着一身灰色运动服,扬起球杆,一球进洞。

旁边站着穆家夫人唐怡君。

她问道,“你跟方禾离婚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方禾动作一顿,人站在原地。

穆九霄的声音不急不缓,“谁跟你说我要离婚?”

“不离?”唐怡君语气重了些,“当初说好了的,等语沫一回来,你们就一刀两断,你突然改变主意是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离婚,你是想让他们的唾沫星子淹了我?”

“这能难倒你吗?九霄,你别忘了,方禾她是个劳改犯,我让她进穆家的门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你不能再挑战我的底线。”

穆九霄站直背脊,目视前方,嘴唇抿成冰冷的弧度。

见他不说话,唐怡君又追问,“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方禾进屋之后,阳光急速撤退,只余下一片冰冷。

耳边一直回响着穆九霄那句,当然喜欢了,不然我圈养她做什么?

圈养那两个字,就像恶毒的魔咒,用力拉扯她的神经。

遭穆家的冷眼不是一次两次,但是每次亲耳听到,都是将她的伤疤撕开,重新痛一次。

如果一切都是她的阴谋,这是报应她也就承受了。

但是当年那件事她也是受害者,视频的事跟她根本没有关系。

她有无数次想解释,却又无从开口。

解释什么呢?上穆九霄的床是她主动的,她解释说,她只是为了让穆九霄出点钱救命吗?

太可笑了。

她如果是旁观者,也不会相信。

在原地不知道站了多久,方禾才冷静下来,自嘲地笑了一声。

嫁给穆九霄的时候,不是就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么?

她以那种形式进门,就该想到这种后果,为什么还要妄想穆九霄手下留情?

方禾深呼吸一口气,坐下来认真吃饭。

吃完还要上班。

赚钱要紧。

饭后,方禾收拾好东西出门,却正好碰上穆九霄送他妈到门口。

两人虽然面和心不和,方禾还是客气地喊了一声妈。

唐怡君没应,径直往门口走。

方禾跟她拉开距离,低着头,但是能感觉到旁边穆九霄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你去上班?”他问。

“嗯。”

他时常不在家,并不知道家里的事,唐怡君却很清楚,跟他吐槽,“那点工资不知道拿来干什么,可能是想显示自己清高,不想问你伸手要钱。”

说完又嘲讽,“笑死人了,她娘家那个病恹恹的弟弟,不都是我们拿钱养着的吗?不知道做样子给谁看。”

这些话方禾已经听腻了,她脸上没什么表情。

唐怡君见她一直不吭声,心情更不好了,语气刁钻,“上班的时候嘴巴闭紧点,别透露你跟九霄的关系。”

方禾站定,抬起漆黑的眸子看着她,“放心吧,我即使到处宣扬也不会有人信,谁能想到我这种低入尘埃的女人,能跟您这样的上等人士在同一张桌子吃饭呢。”

唐怡君脸色微变。

她们早就一同用过餐了,方禾贬低自己,也是在变相拉低唐怡君。

方禾说完,转身上了穆九霄的车。

她不顾唐怡君恶毒的眼神,淡淡道,“送我去单位吧,谢谢老公。”

最后四个字,比人工朗读还要古板。

穆九霄的眼神看过来,带着几分幽冷。

方禾无视,唐怡君的声音却无法忽略,“你看看她,是不是要纯心气死我?”

穆九霄轻描淡写,“她叫的是我,又不是我爸,你气什么。”

唐怡君,“......”

她转身走的时候,鞋跟恨不得把地砖戳烂。

车子终于开始发动了。

方禾有些疲倦地呼出一口气,这个点正是上班高峰期,路上有些堵,她看着后视镜,里面盛了穆九霄的半张脸。

五官出挑,眉眼冷峻,身上每一寸都是优秀到极致的,深抓女人的心。

等待红灯的时间漫长到让人不耐,穆九霄抽出一支烟咬在嘴里,而后想到什么,又丢在一旁。

他余光一撇,在后视镜里,跟方禾的眼神碰了碰。

方禾撤回目光,不让他看出端倪。

这场婚姻烂得扶不上墙,没有什么好结果。

但她希望真正结束的时候,她能稍微体面一点。

车子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方禾正要下车,被穆九霄扯回去,掐着下巴接了个吻。

“晚上洗干净等我。”

方禾的腿根立即泛酸,下意识道,“你都不会烦吗?”

穆九霄的眼眸漆黑一片,染了欲望的眉眼有几分性感,“是嫌钱少了,还是真的不愿意了?”

方禾脸色微白。

穆九霄从未了解过她,两人也几乎没有一起生活,逼婚那件事,他就把她归纳于“心机,虚荣,没底线”那一类人里,所以从不担心出口的话会伤人。

她咬了咬牙,索性道,“是啊,钱少了,你先往我账户先打一百万吧。”

穆九霄闻言,冷嗤,“镶了金边的都没你这么贵。”

“给不起?”方禾刺激他。

穆九霄冷笑,笑得方禾后背生寒。

目送穆九霄的车离开,方禾才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刚坐下,手机就叮的一声,提示一百万入账了。

她捏紧手机,嘲讽地扯了下嘴唇。

这时候,有同事凑上来,问道,“方医生,刚才那个送你来的男人是谁啊,开的车好贵。”

方禾把手机倒扣在桌子上,漫不经心吐出两个字,“金主。”


同事马上笑出声。

“怎么可能啊,你这么闷,哪个金主这么想不开。”

笑完觉得不对,同事又着急地道歉,“对不起啊方医生,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禾轻笑,“没有,你说得又没错。”

她确实很闷,又没有情趣。

当年也是走投无路,才想的这个损招,她知道穆九霄完全就是好吃的吃多了,第一次碰上这样寡淡的青菜,所以才会保持这么久的新鲜感。

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能把她抛之脑后。

不过这个问题到了晚上,方禾就没空去想了。

方禾一口气睡了一天一夜。

再次醒来的时候,屋子里漆黑一片,她侧躺在床上,只有手指头愿意动一动,拿出手机,把那一百万转给了弟弟所在的医院。

弟弟是癌症,手术后每天都要化疗,进口药费需要大量的支出。

转了钱,她点开微信,跟同事解释昨天昏睡的事,用语音说,“对不起啊,我昨天有点急事忘了请假了,我现在可以补上吗?”

她在医院跟同事的关系都不错,对方爽快答应,又关心道,“你声音哑成这样,是不是重感冒了?”

“是的。”

“你要注意身体啊,别这么拼。”

“好的,谢谢。”

关掉手机,方禾刚还在庆幸全勤保住了,转身就见穆九霄还睡在自己身旁。

她吓了一跳,穆九霄睁开眼,问道,“你每个月的全勤奖是两百万么?”

他第一次见有人,在完全睁不开眼的情况下处理这种事。

方禾很快冷静下来,说道,“十块钱我也得保,钱对我来说比命重要。”

穆九霄像是赞同她这句话,笑了一声。

时候不早了,他起床穿衣服,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穆九霄点了外放,“妈。”

“晚上回来吃饭吧,家里来客人了。”

“嗯。”

“带上方禾一起。”

方禾眉头一皱。

穆九霄也有短暂的沉默,随后语气如常,“知道了。”

挂断电话,方禾还在回味刚才唐怡君那句话。

她听起来挺高兴的,不过落在方禾的耳朵里,事情就不简单。

今晚上八成是一道鸿门宴。

这种事方禾没法拒绝,她要靠穆九霄救弟弟的命,这个婚也不能离,自然也就要跟穆九霄演好“夫妻”这场戏。

唐怡君逼着他们离婚是为了面子,穆九霄不离也是为了面子,方禾得抱住后者的大腿。

因此,方禾还特意选了一套体面的裙子。

跟穆九霄站在一起,还算郎才女貌。

车子到了老宅门口,穆九霄先下车。

唐怡君拉着一个女人,推到穆九霄的身边。

她笑得满脸骄傲,“九霄,跟语沫一块进去吧,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长辈们都等着看看你呢。”

方禾隔着车窗,认出那是时语沫时,血液瞬间逆流。

层层叠叠的回忆,疯狂涌入大脑。

方禾是方家的私生女,从小就不受待见,跟方家交好的家族里,也就时语沫愿意跟她在一起。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友情重如泰山,方禾对时语沫是掏心掏肺。

直到六年前的深夜,时语沫一个电话打到方禾手机上,哭着说出事了。

方禾急忙赶过去,见时语沫跪在地上,面前躺着一具尸体。

她错手杀了人。

时语沫无措地问她该怎么办,方禾那时候十九岁,脑子一片空白,却不想一切都是时语沫的诡计,她被人从后敲晕,再次醒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全是她指纹的刀子,她跟尸体睡了一夜。

在法庭上,时语沫安排的“目击者”,拿着伪造的证据,将方禾送入监狱。

四年牢狱,她过得生不如死。

她出来的时候一无所有,弟弟得癌症,家里不管,拖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她没有办法,为了自保,为了弟弟,爬上了穆九霄的床。

在那之前,她如果知道时语沫是穆九霄的初恋,她绝对不可能这么做。

方禾用力掐了下掌心,把膨胀的情绪压下去,开门站定,眼眸里已经恢复如常,没有任何情绪。

此刻的时语沫依旧风光无限,比以前更加妩媚迷人。

她亲昵地喊了声,“小禾儿。”

跟小时候一样。

方禾直犯恶心,没有回应,直接进去了。

唐怡君在旁边冷嘲热讽,“看看,这就是正牌千金和野种的区别,人家把她当闺蜜,她抢了人家男人,现在心虚得连面都不敢见了。”

时语沫道,“伯母,你别这么说,当年肯定有什么误会,估计小禾儿根本不知道我跟九霄的关系。”

“她知道我儿子厉害,怎么会不知道你?你就是太善良太天真了,看不穿人的本性!”

后面的话方禾听不清了。

她也巴不得听不清。

今晚上这一餐,面上说是聚一聚,实际上是拿时语沫当镜子,让方禾看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方禾知道唐怡君的用意,也习惯了,所以现在权当只是餐厅吃饭,对任何议论都充耳不闻。

穆家的旁枝都是些势利眼,近两年穆九霄迅速崛起,踩在了金字塔的顶端,红了所有人的眼,他们有的不甘,有的嫉妒,但为了攀附着吃红利,再多不爽也都只能压下来。

对方禾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年“逼婚”的事爆出来,方禾原本就拎不上台面的身份,就更加让人唾弃。

她坐在餐桌上,本就没人管她,后来时语沫挤了进来,跟他们谈笑风生,连敬酒都是时刻跟穆九霄并排,人人都要夸一句天生一对。

餐桌上有半大的小孩,调皮得跑来跑去,时语沫怕他摔倒,伸手揽了揽,谁知道那小孩一把推开了她。

时语沫被推得高跟鞋一崴,猝不及防往后栽去。

低呼出声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猛地伸过来,搂住了她的腰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