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顾爷别虐了夫人她是替你顶罪的

顾爷别虐了夫人她是替你顶罪的

锁心力量大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年前,他恶狠狠的要韩锦锦滚离他的世界,她听话了。她替他坐了六年的牢,在监狱中备受折磨,还拼死产下了一个女儿……出狱之后,韩锦锦是别人口中不耻的杀人犯、小三,而顾熵则成了高高在上最有资格指责惩罚她的人!一切都是她的错,是时候醒悟了!

主角:顾熵,韩锦锦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熵,韩锦锦 的武侠仙侠小说《顾爷别虐了夫人她是替你顶罪的》,由网络作家“锁心力量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他恶狠狠的要韩锦锦滚离他的世界,她听话了。她替他坐了六年的牢,在监狱中备受折磨,还拼死产下了一个女儿……出狱之后,韩锦锦是别人口中不耻的杀人犯、小三,而顾熵则成了高高在上最有资格指责惩罚她的人!一切都是她的错,是时候醒悟了!

《顾爷别虐了夫人她是替你顶罪的》精彩片段

“哟,韩锦锦,又是让你去死呢,如果我是你,只怕早就羞愧地去死了,你说说,你哪儿来的脸活着?啊?”

女子监狱的牢房里,一个体型壮硕的女人手里捏着一封信,如同以往的每一次,不等收信人应允,她便自顾自地拆开了信件。

韩锦锦缩在墙角垂着头,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壮硕女人恼羞成怒,啧了声,大步走到墙角,一手用力拽起她的长发,迫使她扬起脸,啪地给了她一耳光。

“和你说话呢,耳朵聋了?”

“听到了,对不起……”虚弱的声音从信件下方溢出。

脆弱无比。

“对不起有什么用?能让你害死的人活过来吗?痴心妄想的小三杀人犯!”

小三,这种罪名,不仅仅在监狱外面,在监狱里,也是备受歧视。

如今整个历城还有谁不知道,她是个明知人家有未婚妻,却还是跟在人家背后恬不知耻纠缠不休的小三,甚至为了争宠把人家未婚妻推下楼。

“啪啪!”又是几个耳光,以及几句恶毒的咒骂。

女人施暴完后离开,韩锦锦放在膝上的手微微颤了颤,这才缓缓目光下移。

血色的‘去死’两个字遍布信纸,透着深可彻骨的恨意。

韩锦锦知道,这封信来自受害者的妹妹。

六年来,每周她都会收到一封这样的信,从开始长篇大论的谩骂到现在重复而可怖的‘去死’两个字。

除却无尽的辱骂与殴打,入狱以来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对她说,她该去死。

她一个破坏人感情不成便杀死人家未婚妻的恶毒女人,凭什么还活在世上?

某些瞬间,明确的记忆也无法为她提供安全感,她麻木而恍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罪人,真的该去死。

一如此刻。

很快,韩锦锦强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

不,她不是,把那个女人推下去的根本不是她!

她也不能死,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妈妈、外婆、女儿……

她们都需要她的照顾。

她必须坚持住。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过去。

韩锦锦一步步踏出这个耗费了她最美好年华的牢笼。

她仰头,用力睁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向夺目的日光,眼眶中溢出生理性的泪水也不曾停止。

她终于,重获自由。

……

南城中心医院。

韩锦锦深深吸了口气,熟悉的消毒水气味弥漫在她胸腔,让她紧张的心情稍稍平复。

她马上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六年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大二学生,第一眼看到顾熵的时候她就喜欢他,甚至在他醉酒对她做那种事的时候,她也没有拒绝……

她一直期待着得到他的回应,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宣布了要和苏家刚找回来的大小姐苏婉订婚的消息。

那一夜,她想去找他问个清楚,没想到却彻底改变了她的一生。

她亲眼看到顾熵将苏婉推下楼!

而这时候妈妈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成为了植物人,家境赤贫的她根本无力负担天价医药费。

所以,当顾夫人也就是顾熵的妈妈找上她,告知他当时顾熵躁郁症发作,已经忘记了当时的所有,他是顾氏继承人,不能背上杀人的罪名。

而她,是当时入口监控显示唯一可能在场的人,若她替顾熵顶罪,顾家便会负责妈妈一辈子的医疗费,万般无奈之下,她选择了答应。

顾熵……

思及这个刻骨铭心的名字,韩锦锦呼吸一窒,无可抑制的痛袭上心头。

六年的牢狱生活,足以让她认清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她早就已经不再痴心妄想了。

现在她只想让妈妈的病好起来,然后带着外婆、女儿一起隐姓埋名地好好生活,将所有秘密埋藏心底,斩断和顾家的所有联系。

“韩、锦、锦!”

突然,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拉回了韩锦锦飘远的思绪。

这个声音……

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韩锦锦慌乱抬眸,撞入那个此生再不愿相见的男人眼中。

为何他会在这里?!

“你……”

韩锦锦下意识后退一步,双眸写满恐惧。

可她的表情动作落在男人眼中,则是另一种意味。

她这是,心虚了?不敢见自己?

未出口的话被男人粗暴的动作打断,男人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衣领,将她砰地抵到墙上,一只手紧紧箍住她的手腕置于头顶,挑高拳头抵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对视。

“韩锦锦,你竟然出来了?你怎么还没死?”

冷漠而愤怒的质问,仿佛一把尖刀狠狠刺入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脏,让她惊觉麻木的心居然还会如此之痛。

她该死吗?

这世上所有人都可以这样骂她,但唯独他,没有资格!

韩锦锦的目光不再躲闪,定定落在男人俊美多情的面容上。

六年的时光,不仅在她身上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于他亦然。

如今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再无一丝青涩,只有更加浓重幽深的冰冷与恨意。

看来顾夫人一直瞒的很好,六年过去,他依旧毫不知情。

想到当年顾夫人的保证,最终,所有辩解的话语都堵在胸口,没有说出来。

只是压得她喘不过气。

“既然如此,走!去向婉婉道歉!”

顾熵被她的沉默刺激到,怒火几欲冲破眼眸,强硬地扯着她向医院外面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苏婉已经死了!”

韩锦锦拼命挣扎,妈妈还在医院!

‘死了’两个字让顾熵的神色更为阴沉,手上的力道几乎可以捏碎韩锦锦的手腕。

“痛……”

韩锦锦无法控制地痛呼出声,又在吐出一个字节后死死忍住。

如果说六年的监狱生活让她学到什么,那就是她表露出的痛苦只会让施虐者更加兴奋。

直到被扔进车中,韩锦锦都没有再发出一丝声响。

车子一路疾驰,最终停在了一处风景优美的墓地。

韩锦锦仿若无声的人偶,任由顾熵扯着她来到苏婉的墓前。

墓碑前放着一束新鲜的花,上面甚至还有未消散的朝露。

照片上的女子面容清秀,永远停留在了笑容最灿烂的那一刻。

顾熵冷着脸放开韩锦锦的手腕,没有任何犹疑,一脚踢向她的膝窝。

嘭!

韩锦锦的膝盖结结实实磕在了坚硬的石板地面上,上半身也因为没有支撑,被带得向前栽去,额头无法自控地磕到地面,鲜血从额间沁出。

不等她做出什么反应,顾熵揪住她的长发,将她上半身生生拉起,声音冰冷无比:“道歉。”

“不。”

韩锦锦仿佛置于滚烫灼人的沸水中,却又混着冷到极致的寒气:“该道歉的不是我。”

她不曾后悔替他入狱,遭受六年非人的折磨。

但她绝不会道歉,为这莫须有的罪名,因为这是六年来她维持清醒的唯一方法。

而且,墓碑上这个女人,也根本不配她的道歉!

如果那一晚在天台她没有听到她那些话的话,可能一直都会被她表面的良善蒙蔽,可是……

呵!

罢了,都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再提。

“顾熵,六年,足够我还清欠你的所有。”

额间鲜血淌过眉心,韩锦锦的眼泪随之滑落:“我以后再也不会缠着你了,你我之间,再无瓜葛,这不一直都是你想要的吗,这样不好吗?”


她依稀记得六年前他生日那天,她问他想要什么礼物,他恶狠狠的对她说:“想要你永远滚出我的世界!”

如今,他如愿了,这样不好吗?

……

“呵!”可男人闻言却冷嗤一声。

“还清所有?再无瓜葛?”

这两句话犹如火上浇油,顷刻引爆了顾熵所有的怒火。

这个女人,凭什么?!

“你害死了苏婉,我的未婚妻,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抓着韩锦锦头发的手一点点收紧,俯身贴近她耳畔:“还想再无瓜葛?”

温热的吐息拂过韩锦锦耳侧。

“绝不可能!只要你没死,我要你用一生来偿还!”

顾熵接下来的话语,让她瞬间如坠冰窖。

这一刻,她多想说出真相,可是……

难道她说出来,顾熵就会选择相信?

不,他不会。

六年前不会,六年后的今天,更不会。

他只会认为她在不知廉耻地撒谎。

从过去到现在,他从来没有信任过她,从来没有给过她解释的机会。

韩锦锦顿时笑了,笑的心上好像被挖了一个大口子,汩汩的往外冒着血。

“我凭什么要偿还,六年牢狱我已经偿还过了,法律都不再让我偿还,你,又凭什么?你以为我还是过去那个跟在你身后、任你呼来唤去、想丢就丢掉的玩物吗?”

她一字一句道:“从此,我,韩锦锦,是一个和你平等的、独立的人!”

“哈。”

顾熵也被她气笑了:“你?也算是个人?”

是啊,她在他的眼中,她什么时候算是个人。

为什么还会抱有一丝幻想呢?

韩锦锦失力般闭上眼睛,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淌出,悄无声息地洇入发间。

看到她闭着双眼沉默不语,顾熵心底忽然无端变得焦躁,怒火在胸腔中奔腾,无处宣泄。

他突然将原本扳住女人肩膀的手,箍住她纤细而脆弱的脖颈,双目赤红地一点点收紧。

周围的声音和画面都逐渐淡去,他的眼中只剩下这抹白皙。

“既然你想做个人,那就彻底,把该还的还清楚,你必须要和她一样结局,才算赎清罪过!”

他大手加大力道。

韩锦锦开始剧烈挣扎,可是最后,却又突然想到。

其实这样死了也好……

一瞬间,在监狱里受过那些屈辱记忆汹涌而来。

意识再次模糊。

她再次怀疑,可能是她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她其实,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小三、杀人犯!

极其恶劣!

人人都想要她死,让她承受屈辱的折磨,她们逼她喝脏水,脱光她的衣服羞辱她,甚至差点害死她的孩子……

若不是监狱长及时发现了她怀孕的事情,恐怕……

那个孩子,她也根本没机会生下!

对了,孩子,孩子……

她还有孩子,她还有母亲,有外婆,她还不能死!

她一个激灵,想要挣扎,可是却发现胸口像是堵了一个大石头,浑身已经没有丝毫力气!

一瞬间,天地好像都灰暗了……

……

“顾熵!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

伴随着惊诧的低吼声,男人的手被强硬地掰开。

空气大口大口的再次进入她的肺里。

她浑身瘫软,“砰”的一声倒在地上,耳朵嗡嗡作响。

“快,顾少发病了,赶紧,送他去医院!”

“快,开车门!”

耳旁模糊传来杂乱的人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韩小姐,你还好吧……”

韩锦锦迷糊睁开眼睛,艰难转动火烧火燎的脖颈,看到自己面前蹲着一个人。

是顾熵的兄弟郁伦达。

之前他们就认识,六年前,她还在学校的时候,郁伦达、顾熵,还有两个世家子弟,并称学校四少。

那时候大家都看不起她,嘲笑她,欺负她,只有郁伦达没有,甚至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曾出手帮她解过围。

虽然知道他只是为人比较稳重,怕自己兄弟们惹上事,但到底也算是帮过她。

她是记着他的恩情的。

于是,她勉强勾起惨白的唇角对他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声音却沙哑虚弱的不像话:“我没事……”

郁伦达听着她像是被砂纸摩擦过的嗓音,眼底闪过一丝晦涩。

这六年,她变化可真大。

六年前,她还是个那般明媚又无畏的小姑娘,如今,眼底却早就没了当年的光,也没了那时候百折不挠的坚强。

躺在这里,就像个破败不堪的破布娃娃。

半晌,他沉默着将她扶了起来。

“要不……你去向他服个软吧。”

服个软,或许他就能放了你。

韩锦锦一句谢谢瞬间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

心好像被生生剜掉了一块,原来,她不管在谁的眼里,都是这么卑微。

“不用了。”

她微笑着推开他还想再扶她的手,疏离拒绝。

“谢谢你,你还是快去看看他吧。”

说罢,自己转身,忍着膝窝传来的剧痛,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外走去。

捏了捏口袋里临走前监狱长给的二百块钱,她终究没舍得打车,她只能自己往回走,这次没有半路冒出来的顾熵,她如愿见到了妈妈。

顾家没有撒谎,母亲一直住在vip病房,被照顾的很好。

只是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是静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像是陷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梦境,不愿醒来。

那双总是温柔注视着她的眼眸紧紧闭着,那张总是微笑着的唇苍白而干涸。

“妈妈……”韩锦锦眼眶泛红,握住她保留着温度的手,将它贴在自己的脸颊缓缓摩挲,像过去妈妈做过的每一次那样。

“我好想你,妈妈……”韩锦锦的眼泪簌簌落下:“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

“我后悔了,每一个日夜都在后悔。”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是我不听你的劝,是我害你永远躺在这里。”

“我不要顾熵了,不要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韩锦锦将脸埋在妈妈身上,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她因为顾熵订婚的事情绪一直不好,妈妈担心她出事,赶着去学校给她送饭,也不会出车祸。

所有的话语,都只是她迟来的、徒劳的忏悔。

不管怎样,都无法更改妈妈成为植物人的现实。

如果可以,她甘愿陪妈妈一起躺在这里,不再让妈妈孤单一人。

可她不能,她还有女儿,还有外婆,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

若是妈妈知道了,也不会允许她逃避。


顾家没有撒谎,母亲一直住在vip病房,被照顾的很好。

只是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是静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像是陷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梦境,不愿醒来。

那双总是温柔注视着她的眼眸紧紧闭着,那张总是微笑着的唇苍白而干涸。

“妈妈……”韩锦锦眼眶泛红,握住她保留着温度的手,将它贴在自己的脸颊缓缓摩挲,像过去妈妈做过的每一次那样。

“我好想你,妈妈……”韩锦锦的眼泪簌簌落下:“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

“我后悔了,每一个日夜都在后悔。”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是我不听你的劝,是我害你永远躺在这里。”

“我不要顾熵了,不要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韩锦锦将脸埋在妈妈身上,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她因为顾熵订婚的事情绪一直不好,妈妈担心她出事,赶着去学校给她送饭,也不会出车祸。

所有的话语,都只是她迟来的、徒劳的忏悔。

不管怎样,都无法更改妈妈成为植物人的现实。

如果可以,她甘愿陪妈妈一起躺在这里,不再让妈妈孤单一人。

可她不能,她还有女儿,还有外婆,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

若是妈妈知道了,也不会允许她逃避。

她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最后吻了吻妈妈的手便离开。

妈妈,你等我,等我回去安顿好囡囡和外婆,就带你离开,我们就再也不用看顾家的脸色了!

韩锦锦拿着二百块钱,花了五十,坐着大巴车回了乡下外婆家。

六年过去,女儿现在会是什么模样呢?

她对不起她,让她还没出生就受了那么多苦,以至于出生就身体虚弱,监狱长托关系让她在保温箱带了一个多月才稍微好转。

后来又直接被外婆抱回了乡下……

想来,她现在应该长到自己大腿高了吧。

不知道外婆有没有给她看过自己的照片,她会不会不认识自己。

她如果懂事了,知道自己坐过牢,又会不会像别人一样讨厌自己……

一时间,她竟然有些紧张。

就好像小时候要去老师办公室,手心都有点冒汗。

就这样,她忐忑着一颗心,好不容易才到了外婆家门口。

可是,所有的幻想和期待,都在她看到杂草丛生的破败院子时被打破。

“外婆,囡囡?”韩锦锦惊慌出声,扶着门框得手有些颤抖。

这里也不像是有人住的,难道,她们搬家了?

隔壁的邻居李阿婆恰巧出门,一眼就看到门边的韩锦锦,她愣了半晌才认出面前这个瘦的只剩皮包骨的沧桑女人是韩锦锦。

“锦锦?”

她试探着问道。

韩锦锦赶忙点头:“是我,阿婆,我外婆她们是搬家了吗?搬到哪里去了?”

一瞬间,李阿婆的脸色又变了几变,眼底闪过深深的嘲讽。

“哎呦,偷摸跟人生孩子又撇下不管,几年都不回来看看的,咋的,现在人家不要你了?”

之前韩锦锦出去上学,被定罪又很快,所以这里的人并不知道她坐牢的事。

可是孩子……

终究是瞒不住。

她垂下头,脸上有些发烧:“不是,阿婆,求求你,就告诉我外婆去哪了吧……”

“呵呵,”李阿婆冷笑两声,随手一指西边的小道:“这不,就在那边!一直往前走就到了。”

“真是在外边待魔杖了,什么人那!”

说着,李阿婆嘟囔了两声,回了自己家去。

韩锦锦却对着她的背影道了声谢谢,便从此往西走。

可是她走啊走,都没看到外婆的身影,只有别家的炊烟喜乐。

直到走到尽头,远远的,看到山上有两个黄土堆起的坟头,一大一小,她心里咯噔一声!

赶忙往前奔跑,直到看到墓碑上的字,她再也忍不住,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不可能……”

她喃喃,眼泪自己就涌出来。

她的外婆、她的女儿,竟然都……死了?

“韩锦锦,怎么样,痛吗?这都是你的报应!”

突然,冷硬的声音闯入耳朵。

韩锦锦转身,入目是男人冰冷无情的面容。

她简直不敢相信:“你,你杀了她们……?”

“呵!”顾熵却冷笑出声:“杀她们?岂不是脏了我的手,一个你和监狱囚犯生下的野种,也配我动手?”

顾熵残忍一笑:“是她们出了车祸,我亲眼看着她们咽的气。地上到处都是血,你的女儿躺在地上还没有断气,口中一直在呼痛。

我本来可以救她的,但是我没有。

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低下头,残忍的在韩锦锦耳边呼了一口气:“因为她的妈妈是杀人犯!母债子偿!”

韩锦锦跪坐在地上,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你说,她是……”

她到此刻才发现,原来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和囚犯生下的野种?

哈哈!

一想到女儿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却被她的亲生父亲见死不救,她的心就仿佛破开一个大洞。

既然他不知道,那就永远不要知道了。

想必女儿肯定也不想知道,自己的父亲如此残酷冷血!

韩锦锦轻蔑地上下扫视一番眼前的男人:“顾熵,我告诉你,那个囚犯的滋味好极了,你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过去我是瞎了眼才会暗恋你!”

“你!”

“好!”顾熵怒极反笑,“韩锦锦,你找死!”

他上前一步,欺身将韩锦锦压到旁边的树干上,一手掐住她的腰,一手箍住她的两只手腕扣到她的头顶,恶声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又算得上是什么滋味!”

“放开我!”韩锦锦拼命挣扎,却被悉数镇压。

顾熵埋首在她颈间,刻意缓缓厮磨。

余光瞥见她脖颈上刺目的淤红,心中冒出一丝隐秘的情绪,微启嘴唇用尖锐的犬牙描摹上面的痕迹。

“顾熵,你无耻!”韩锦锦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如此下作的人。

“无耻?多谢夸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