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我跟傅先生是自己人

我跟傅先生是自己人

无尽相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渣后,为报复渣男前任,徐晚安准备榜上傅家这棵大树!看中了体弱多病,命不久矣的傅家大少爷傅正南,她只要完成嫁给傅先生的使命,在他死前给他们傅家留后,便可得到自己想要的。婚后徐晚安每天都在观察傅正南的情况,数着自己还有多少天就可以成为寡妇,幻想自己继承亿万家产的样子。

主角:徐晚安,傅正南,顾长河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晚安,傅正南,顾长河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跟傅先生是自己人》,由网络作家“无尽相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渣后,为报复渣男前任,徐晚安准备榜上傅家这棵大树!看中了体弱多病,命不久矣的傅家大少爷傅正南,她只要完成嫁给傅先生的使命,在他死前给他们傅家留后,便可得到自己想要的。婚后徐晚安每天都在观察傅正南的情况,数着自己还有多少天就可以成为寡妇,幻想自己继承亿万家产的样子。

《我跟傅先生是自己人》精彩片段

“恭喜,你怀孕了!”徐晚安将孕检单递回给眼前的女人。

这是最后一个就诊的人,忙完她就可以下班了。

女人接过孕检单,并没有离开,看着徐晚安,道:“徐医生,我想拿掉这个孩子,可以吗?”

徐晚安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当了这么几年的医生,对这些事情已经见怪不怪。

她道:“也可以。不过要孩子的父亲签字。”

“我自己签字可以吗?”

徐晚安看了一眼对方,道:“如果实在没办法,也可以。你明天再过来吧,今天已经不早了。”

现在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女人道:“可是我明天没有时间,今天可以吗?我可以给你加钱的。”

女人的眼神实在太诚恳,徐晚安没办法,就让她去办手续了。

手术室里,女人躺在手术台上,徐晚安刚刚换上衣服走进来,就听到有人过来,道:“晚安姐,你男朋友过来了?”

“让他等会儿。”

顾长河?

他这时候过来做什么?

徐晚安觉得奇怪,但她现在还在工作时间,自然不能去管他。

不管怎么说,都得先把工作忙完了再去。

她进到手术室,准备开始手术,下一秒,手术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

她抬起头,看到顾长河阴沉地站在门口。

徐晚安有些诧异,她不过是忙着工作没理他,他就发这么大的火?

她开口,道:“顾先生,我还没忙完,请你出去。”

男人已经走了进来,看向她,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女人,对着徐晚安道:“谁给你的权利,动这个孩子?

听到他这番没来由的话,徐晚安觉得无语,“你没病吧?”

有病就看病!

他来这里发什么神经?

手术台上的女人已经爬了起来,抱住了他,娇滴滴地道:“老公,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你未婚妻知道我怀孕了,非要逼着我拿掉我们的宝宝!”

听到这里,徐晚安愣了一下。

所以,这个女人肚子里怀的,是顾长河的孩子?

顾长河抬起头来,看向徐晚安:“你还真是有本事,如果我来得晚一些,这个孩子怕是没了?”

徐晚安望着顾长河,她知道顾长河很荒唐,但也没想到,他荒唐到如此地步,竟然在外面连孩子都有了。

这也就算了,还闹到她面前来!

原本这件事情跟她也没什么干系,在这之前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女人跟顾长河有一腿。

但现在她算是明白过来,自己是被算计了。

她不认得对方,但对方可不一定不认得她。

毕竟她是顾长河未婚妻这件事情,整个西城的人都知道。

徐晚安道:“顾先生弄错了,你来这里之前,我并不知道你跟她有关系,更不知道,你们有一个孩子。”

这些年他在外面怎么胡来,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平时忙着工作,根本不可能会去关心他的事情。

女人听到徐晚安的话,忙着反驳道:“你现在当然不敢承认!”

徐晚安冷漠地看向这个女人,并不想跟她理论什么,只是看向顾长河,“这种小把戏,不至于能够瞒得过顾先生的眼睛吧?”

顾长河见她淡定地看着自己,知道这个女人,确实向来不太管他的事情。

偏偏她这么淡定的样子,看得自己很是不爽。

顾长河望了一眼手术台上的王雪薇,抬手,把她抱了起来,就要离开。

徐晚安看着这一幕,却开口了,“等等。”

手术室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还有其它的人,包括徐晚安的同事们。

大家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都觉得有些可笑。

哪有小三怀孕,还闹到未婚妻面前来的?

都想听听徐晚安能够说出什么。

顾长河看向徐晚安,道:“什么事?”

徐晚安见他抱着这个女人要离开,道:“顾先生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顾长河淡漠地看着她。

徐晚安说:“你是不是应该跟你的未婚妻,解释一下这个孩子的存在?”

徐晚安往他怀里的女人身上看了一眼。

以前没闹到她面前就算了,现在,这个女人算计到她面前了,顾长河难道一句解释都不应该有?

顾长河道:“这个孩子威胁不到你的身份。”

所以……

这个孩子是要生下来了?

在自己和他还有婚约的情况。

如果私下就算了,现在还是在她的医院,她工作的地方……

徐晚安道:“顾长河,如果我和她之间,你只能选一个呢?”

听到她的话,顾长河眼里有些不耐烦。

他看着徐晚安,道:“你在开玩笑吗?徐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还清楚?怎么,如果我选择她,你还要跟我分手不成?”

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笑话。

他的小三今天把事情闹到这里来,他却觉得自己不会跟他分手?

就因为,现在徐家需要仰仗他吗?

徐晚安听着他的话,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以前两家门当户对,他们定下了婚约。

后来徐家落魄,顾长河的父亲又成了傅氏集团董事长的养子,他的事业也是蒸蒸日上,两个人的差距就出来了。

人人都说,他深情,对她很好,这种情况都没有抛弃她。

这些话她都快要相信了。

如果不是知道他外面有很多女人。

她甚至都要相信他对自己是一往情深。

这些年徐晚安自然是不敢提分手的。

因为家里还指望着他帮忙。

可现在,她真的有一种深深的疲惫感涌了出来,“我们分手吧。”

顾长河听到她的话,怔了一下,看向她,“你认真的?”

“是啊!我认真的。”徐晚安说:“你不是都有孩子了,你完全可以把她娶进来。不是吗?”

既然他身边也不缺女人,既然他不爱自己,自己又何必占着这个早已经不属于她的位置?

听到徐晚安的话,王雪薇也有些惊讶。

人人都知道,这些年顾长河身边的女人多得是,但能够撼动徐晚安地位的没几个。

却没想到,徐晚安现在竟然主动跟顾长河提了分手?

她竟然要放弃这个成为顾太太的机会?

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顾长河看着徐晚安,并没有说什么拘留的话,只是说了一句,“好。”

然后,便抱着王雪薇直接离开了手术室。

他走的时候,那个女人,甚至在他怀里,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看到他走出去,徐晚安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一瞬间,竟然成了个笑话。

 


手术室里的其它人都看着徐晚安,想说话,又不敢说。

毕竟他们也没想到,会突然吃到这么一个大瓜。

徐晚安没有看大家,直接走了出去。

从医院出来,她开车回到家里,打开手机,正好看到医院的朋友给自己发过来大家在背后讨论她和顾长河的截图。

“安安,怎么回事啊?”

徐晚安放下手机,没有回复。

她从车上下来,还没进门,就听见家里的张妈道:“大小姐,你回来了!夫人和小姐一直在等你呢。”

“他们怎么了?”她这几天都在医院,今天才回来。

张妈道,“姑爷打电话过来,说他叔叔病了,让瑶瑶小姐过去照顾他叔叔。否则,以后就不再给家里任何资助。”

顾长河的叔叔?

那不就是傅正南?

傅正南身体一直不好,上个月医生说,他甚至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活。

傅家又不甘心,让他这么年轻就走了,合计一下,就想给他找个媳妇,替他传宗接代。

明面上说是找人去照顾他,其实是带着目的的。

那个男人不但是个病秧子,而且,常年身体不好,脾气更得恶劣到极点。

徐晚安见过他一次,被他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只是,顾长河还是人吗?

她妹妹瑶瑶今天才十八岁,刚上大学,他竟然让瑶瑶过去照顾他那个即将过世的叔叔?

就因为自己跟他提了分手?

徐晚安走进门,看到徐诗瑶坐在沙发上,正在哭,“我不去!”

父亲徐晓龙正在教训她,“你必须去。这是顾先生的意思,你如果不去,家里怎么办?他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如果他不管我们,我们明天睡大街上去?”

一旦宣布破产,徐家这么多年的家业,就彻底没了。

“姐姐都要跟他结婚了,他怎么会不管我们?”徐诗瑶道:“爸,我真不想去,我还这么年轻,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看到徐晚安回来,她如果看到救星一般道:“姐,你能不能跟姐夫说一声,我不想去照顾他叔叔。你让他找别人去吧?为什么偏偏是我?”

瑶瑶哭得眼睛都红了。徐晚安看着她,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她拿起手机,给顾长河打了电话。

电话不是他接的,而是他的助理于浩,“徐小姐。”

“顾长河呢?”

“先生这会儿有点事,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您转告他。”

徐晚安握着手机,道:“他为什么要让我瑶瑶去照顾他叔叔?他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顾先生说了,如果你愿意跟他道歉,再过来陪他吃个晚饭,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听到这里,徐晚安简直不敢相信,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本事,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

明明是他自己的错,他的小三都找上门来,现在自己跟他提了分手,还要去跟他道歉?

徐晚安问道:“如果我不呢?”

“那徐小姐只能看着自己妹妹去傅家,或者,等着徐家破产了。”于浩说完,对着徐晚安劝道:“徐小姐,其实顾先生还是爱您的,这些年他不是对您挺好的,也没有因为徐家现在那样,就不要你了。你也不要跟他闹,离开他,你不可能再找到更好的人。”

于浩作为顾长河的助理,每次都会跟自己说这些。

仿佛只要顾长河没有取消跟她的婚约,就是对她的恩赐,这些年她也是这么给自己洗脑的。

可今天……

那个女人得意的样子,又浮现在自己眼前。

不等于浩再说什么,徐晚安直接挂了电话。

发现一家人都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父亲徐晓龙问道:“怎么样了?怎么说?”

徐晚安道:“爸,我替瑶瑶去徐家吧。”

徐晓龙看向徐晚安,“你开什么玩笑?你都要跟顾先生结婚了,他们是要给傅正南找媳妇,你去怎么行?让顾先生知道了,他会发火的。”

“顾长河他根本不爱我,而且,他在外面连孩子都有了。我跟他已经结束了。反正他们家我熟,让我替瑶瑶过去。”

徐晓龙道:“你的意思是,你想嫁给傅正南?”

“如果他愿意娶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你傻啊!”徐晓龙道:“顾长河再怎么条件也比傅正南好一些。我听说傅正南没几个月了,跟他在一起以后就要守活寡,而且,他脾气特别不好。你要不去跟顾先生好好说说,我觉得他对你还是挺好的。”

徐晚安想起顾长河,他对她啊?

是啊!

他对她真好!

他让全医院的人都知道,她只是一个笑话。

“您不要再说了,家里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可以了。不要为难瑶瑶。”

……

不等父亲再说什么,徐晚安就走出了门。

傅正南是傅家唯一的继承人。

但因为他身体不好的原因,所以,傅老爷子又收养了一个,就是顾长河的父亲。

都说傅正南活不过几个月了,只要他倒了,等于傅家的一切都是顾长河的。

这也是为什么,顾长河这么嚣张的原因。

毕竟,傅家掌握了西城所有重要产业。

做生意的,谁不看傅家的脸色?

以前父亲就是跟着傅家老爷子做生意的。

不过这几年,家里越来越不景气了。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她跟顾长河有婚约,顾长河愿意帮着他们,家里可能早就破产了。

徐晚安收回思绪,从车上下来。

她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遮得很严实。

毕竟傅家的人都知道她是顾长河的未婚妻。

到了门口,管家看到她,道:“徐诗瑶小姐?”

徐晚安怕他发现,没出声,只是点了下头。

然后管家就领着她进去了。

一边走还一边吩咐,“大少爷在楼上,他晚上还没吃饭,你喂他把饭吃了。他脾气不好,你注意一点,别把他惹生气了。”

徐晚安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她上了楼。

她虽然来过傅家,但还从来没进过傅正南住的这边。

傅正南这人常年深居简出的。

而顾长河一家是和他们分开住的,住在前院。

到了楼上,徐晚安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

看到傅正南就坐在窗户边上。他穿了件白色的上衣,衣服很大,和他的身材不成正比,让他整个人像是笼罩在袋子里一样。

看起来有些颓废。

她以前见过他,他那会儿至少还穿得挺整齐。

徐晚安咳了一声,男人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他长了张很好看的脸,只是因为长年生病,所以黑眼圈很重,眼神也很带着恶意。

他望着门口的徐晚安,道:“穿成这样来见我?把帽子和口罩摘了!”

 


他的语气很恶劣,徐晚安已经有些打退堂鼓了。

不过她还是听了他的,把口罩和帽子摘下来,露出她口罩下面那张清丽的脸。和在医院里的刻板不同,她不戴眼镜的时候,其实很漂亮。皮肤是冷白皮。

傅正南看到她,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是你?”

他见过她,自然认得出来,她并不是徐诗瑶,而是徐晚安。

是顾长河的未婚妻!

徐晚安道:“是我!叔叔,好久不见。”

见她被自己拆穿,完全没有任何心虚的意思,傅正南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徐晚安其实很紧张,印象里,傅正南是一直是个很可怕的男人,所以一跟他对视,那种沉沉的压迫感就涌了上来。

可,大概是顾长河的渣给了她勇气。

她道:“我妹妹瑶瑶今天有事,所以,我过来替她照顾叔叔。”

听到她的话,傅正南笑了,“你替她?你知道家里找人来照顾我,是做什么的吗?”

“当然知道。”徐晚安说:“替你生个孩子,替傅家传宗接代。顾长河之前跟我说过。”

“那你还不快滚?真是晦气!”

徐晚安走到了傅正南面前,就近看着这个男人,发现离得近了,他似乎……也没那么可怕。

她道:“生孩子而已,我也是女人,我也可以生。”

傅正南没想到,这种话竟然堂而皇之地从她口中说出来。

她还要脸不要了?

“你来这里,顾长河知道吗?”

“他不知道。”徐晚安说:“他的小娇娇怀孕了,他现在正在陪着呢。哪里有时间管我在做什么?”

听到她略有些怨气的语气,傅正南明白了,“所以,来这里,你是故意的?”

“当然。”徐晚安道:“他可以让别的女人怀孕,我怎么就不能怀上叔叔的孩子?”

傅正南坐下了身体,打量着她,“我眼光很高。你以为我不挑?别人碰过的女人,我没兴趣。”

“这你放心。”徐晚安道:“我很干净,顾长河也从来没有碰过我。”

她每次想到他在外面有女人,就不会让他碰。

他又一向清高,并不会勉强她。

所以这些年,两个人竟然什么也没有做过。

“顾长河都看不上的女人,你觉得我能看得上?”明明都病得快死了,明明外面都在传他是个废物,他倒还带着几分高傲。

徐晚安看着他,道:“叔叔,其实我有个顾长河的秘密,想要告诉你。”

傅正南抬了抬眼,看向徐晚安,道:“什么秘密?”

徐晚安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俯下身,靠近他,趁傅正南认真想要听秘密的时候,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瞬间,这个男人怒目圆睁,他看向她,“你……”

徐晚安媚眼如丝地道:“你确定你能拒绝我?”

她是第一个胆子大到,敢在她面前耍小把戏的女人。

傅正南望着她,道:“你胆子很大。”

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这个女人亲他的一瞬间,他的身体,竟然像是不受控制。

他这些年一直不碰女人的原因,就是,其它女人一靠近,他就很反感。所以每次都会直接被赶走。

徐晚安却不一样。

她竟然大胆亲他!

更好笑的是,他竟然没那么反感。

“谢谢叔叔夸奖。”

看着眼前的男人,徐晚安感觉自己这辈子的勇气都要用完了。

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火。

但为了能够让他注意到自己,她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

她想得很清楚,反正自己来过了,就算生气了,那也是顾长河的锅。

谁让他不找别人,偏偏找她妹妹瑶瑶?

徐晚安掩饰住自己的紧张,站了起来,道:“刚刚管家说,你还没吃晚饭,让我照顾你吃晚饭吧!”

她就要离开,突然手上一紧。

回过头,看到男人的铁臂已经抓住了他。

明明是个病秧子,他看起来却很有力。

傅正南伸手,将她拽了回来,她整个人被迫倒在了他的怀里。

他捏住她的下巴,问道:“顾长河没碰过你,也没教过你怎么接吻?”

“……”

接吻?

徐晚安傻了一下,下一秒,男人的吻已经贴了上来,堵住她的嘴,恨不得将她肺部的空气全部吸干。

虽然是自己主动的,但他突然这样,还是吓到了徐晚安。

她看着傅正南,道:“你……”

望着她的反应,傅正南挑眉,“怎么,这种程度就受不了了?难道不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他的话让徐晚安的气势一下子就焉了下去。

如果是以前,被一个并不熟的男人这么亲吻,她大概会疯。

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顾长河抱着他的小娇娇出门的样子。

以及医院里那些看她笑话的人说的话。

她望着傅正南,她来这里的路上,不就已经想好了吗?

不光亲吻,她还要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

见她不再抗议,傅正南发现她是认真的。

他好奇地问道:“你是顾长河的未婚妻,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到我这里来?我是个即将死去的男人,这一点,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徐晚安低下头,手用力地握成拳头。

“那你还来?”傅正南道:“好好的顾太太不当,图什么,想要光寡妇?”

徐晚安也不再瞒他,“徐家现在情况不好,跟傅先生在一起,可以帮到徐家。”

“这一点顾长河也能帮你。”虽然傅正南才是傅家的继承人,但帮徐家这一点事情,顾长河也能做到。

“顾长河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他的未婚妻,他在外面都有女人了,还有了孩子。”

傅正南道:“就为了这个,所以你宁愿到我这里来?”

徐晚安道:“没有什么,比怀上他叔叔的孩子,更能羞辱他。”

说这话的时候,徐晚安的眼神很是清冷。

他跟别人在一起,还想把她的妹妹推进火坑。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给他留面子?

顾长河,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丢你的脸!

傅正南坐在椅子上,看着徐晚安,一直没说话。

好家伙,他这是被人当成工具了!

偏偏这种事情,她可以不说,却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傅正南看着眼前的女人,她这样毫不掩饰目的,把他当成工具人,他竟然……没那么生气。

……

顾长河回来时,天已经暗了。

他从车上下来,对着管家问道:“瑶瑶过来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