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百万龙帅

百万龙帅

西瓜字典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沐羽可是曾经统领过百万雄师的东林战神,可却发生意外失去了神智,沦为了上门女婿。终于有一天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受到的屈辱和虐待,发誓要让那些人知道什么叫做怕。修为尽失没关系,重头再来他会更强大,老婆受委屈,沐羽就让欺负她的人全家都消失。

主角:沐羽,蔷薇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羽,蔷薇 的武侠仙侠小说《百万龙帅》,由网络作家“西瓜字典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沐羽可是曾经统领过百万雄师的东林战神,可却发生意外失去了神智,沦为了上门女婿。终于有一天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受到的屈辱和虐待,发誓要让那些人知道什么叫做怕。修为尽失没关系,重头再来他会更强大,老婆受委屈,沐羽就让欺负她的人全家都消失。

《百万龙帅》精彩片段

西山市,某巷道角落。

这是哪里?

沐羽摸着发痛的后脑勺,眼神迷茫望着面前的四个大汉。

面前几个大汉各个手持铁器,凶神恶煞,望着沐羽的眼神满是不善。

“黄毛,你上。”

“啊?”

“刚才韩少爷吩咐的时候你没听见吗?沐羽必须死!”

“可是...大哥我没杀过人...这...”

“少特么的废话!”

黄毛手里拿着砍刀,颤颤巍巍半天不敢动手,领头的凶汉不耐烦了,猛的推了黄毛一把,催促道。

这是怎么了?

沐羽努力回想着,刚才好像被这群人砸晕了。

随着一阵剧烈的头痛,无数记忆犹如倒豆子般灌入到他的脑海中。

“呵呵,一年过去了,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沐东林真是丢人。”

沐羽低声自嘲道,往事一桩桩涌入心头,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原来,沐羽失忆了。

六年前,沐羽十七岁,刚参加完高考,成绩优异,考上了重本大学,就在家人都欢天喜地准备为沐羽庆祝的时候,沐羽却忽然选择了服役。

所有人的懵了,想不明白沐羽是怎么想的,放着重点大学不念,跑去当兵。

五年的时间内,沐羽凭借着超强的天赋和努力,成为了军团战神,也是主帅,那是一只久经沙场,战绩卓越的劲旅。

内部将之称为‘东林军’。

沐羽是东林军的主帅,自然而然的便被尊称为沐东林。

沐羽,字东林。

镇守东境,强盛如林。

东林军顾此而得名。

要知道五年前的沐羽,一声令下便可调动百万雄师,世界各国无不闻风丧胆!

只不过这几年的时间,沐羽一直在东部卫国,从来没回过家,家人只知道沐羽当兵,并不知道具体职位。

直到一年前,沐羽率军与鹰国雄狮军与太平洋决战。

那一站,天地变色,山崩地裂,江河沸腾。

世界两大巅峰军团战神死战,最终雄狮军战神詹姆斯被沐羽一剑斩杀,甚至连尸首都没抢回去,被东林军挂在了战勋馆里。

这一战震撼了世界,也给大夏带来的长时间的和平安宁。

然而,那一战中沐羽被詹姆斯一掌伤了大脑,不仅功力全失,更是变得疯疯癫癫。

此消息一旦传出,势必会引起万层波澜,一号首领斟酌过后,亲自下达命令,秘密将沐羽送回家好生照料,对外称沐羽在外出执行绝密任务。

希望有一天沐羽能清醒过来,如果实在是清醒不过来,五年之后便宣布沐羽退役,让出战神之位,毕竟百万雄师不能群龙无首。

于是一个傻子沐羽被送回了家。

父母见自己出去当兵的儿子以这种状态回来,痛心不已。

沐羽父母只是普通的工薪家族,父亲是工人,母亲是人民教师,照顾沐羽的压力的确很大。

在首领的安排下,沐羽和现在的妻子蓝诗韵结婚了,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赘婿。

经过筛查,蓝诗韵从各方面都是最适合沐羽的。

蓝家上下除了老太爷外都是强烈反对,但有蓝老爷子主持大局,其他人也不敢多言。

为了让其余人接受沐羽这个呆傻的女婿,上面直接将蓝家从一个普通的家族捧到了西山市四大家族之列,蓝氏集团在西山市的生意一路绿灯,蒸蒸日上。

可这群人也不是什么知恩图报的人,虽然不知道沐羽的真实身份,可沐羽的到来给蓝家带来的好处却是切切实实的的,可偏偏除了蓝诗韵和蓝老爷子之外的所有人不仅依旧看不起沐羽,平时动不动就是各种羞辱。

端茶倒水,各种脏活累活,甚至连洗脚水都要沐羽倒!

整日欺负沐羽,原本应该仆人做的事情都被沐羽做了个遍,仆人们见主人们这么羞辱沐羽,竟然都开始肆无忌惮的欺负沐羽!

黄毛等人口中的韩少,沐羽认识,西山市四大家族的二少爷韩兵,没事儿就跑到蓝诗韵跟前献殷勤,完全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根本不在意沐羽的存在。

也是,一个呆傻的赘婿,怎么会被高高在上的富二代放在眼里?

父母的本意送自己来这蓝家能安稳一些,结果依旧受尽屈辱,可悲,可叹啊!

直到今天,韩兵抓住机会堵住了蓝诗韵,正欲戏弄,正巧被呆傻的沐羽撞了个正着。

沐羽虽然痴傻,却也懵懵懂懂知道蓝诗韵是她的老婆,当场抄起家伙就让韩兵挂了彩,虽然沐羽傻了,但身体素质摆在那里,一个被酒色掏空身子的二世祖怎么会是对手?

于是,韩兵怀恨在心,这不马上就找来四个凶汉要取他性命么?

“原来,这一年我过得如此荒诞....”沐羽嘴角扬起苦涩的笑,自言自语道。

黄毛觉得有些不对劲,疑惑的听着沐羽嘀咕,惹得带头大哥一阵不耐。

“是是是!老大吩咐一定做!”

黄毛咬了咬牙,几人中就他手上没有人命,老大摆明了是在考验他,今天是不动手也得动手了!

明晃晃的刀砍了上来,沐羽只是抬眼轻蔑一笑,瞬间暴起!以更快的速度一拳挥出,直中黄毛心口!

砰!

一声闷响,几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见黄毛痛苦的捂着心口,挣扎没几下就彻底断了气!

“见...见鬼了?!”

带头大哥震惊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见鬼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沐羽身形一闪,化作一阵狂风风,轻飘飘的掠过几人。

下一刻,三个混混扑通一声齐齐倒在了地上,脖子上鲜血如泉涌,流了一地。

沐羽冷冷一笑,扔掉从黄毛那里捡来的砍刀,径直从光头口袋中掏出手机。

眨眼间,四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就被沐羽毫不留情的杀掉,而沐羽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只是在做一件和吃饭喝茶一样简单平常的事情!

这就是沐羽的行事风格,对待敌人,从不心慈手软!

既然这几个小混混想杀他,那就该死!

沐羽拿起手机,按下了记忆中那串熟悉的号码。

几声嘟嘟声,电话里传来接线员精练的声音。

“您好,欢迎致电林东电商有限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通讯指令814,启用1号加密专线。”

那头闻言,态度立马恭敬起来。

“首领请稍等!”

嘟~

片刻后,通话转接。

“东林军参谋部。”电话那头声音不带一点感情。

“让蔷薇接电话。”

“请稍等。”

一分钟过后,电话再次被拿起,说话的是一个女人。

“属下蔷薇,请问是哪位首领?”

“我是沐羽,已经清醒了,来西山市见我。”说罢这句话,沐羽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的通讯员看着身边腰杆挺得笔直,有些泪眼婆娑的蔷薇,震惊不已。

要知道蔷薇着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在东境,只要听到这两个字,所有人都会肃然起敬。

蔷薇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人,她不仅仅是个万里挑一的顶尖刺客,更是百万东林军的主将!

就是这么厉害的一个女人,在接到一个电话过后竟然抹起了眼泪!

“通知警卫机动团,立马调出一辆战机,十分钟后我要用!”片刻过后,蔷薇才缓过神。

“明白!”

挂断电话后,沐羽找了个公园湖,坐在湖边的长凳上,一边等待蔷薇,一边思索。

两个小时后,一名身穿棕色戎装,英姿飒爽的女军官走了过来。

唰!

女军官走到沐羽面前,干净利落的敬了个礼。

“属下蔷薇,见过主帅!”

此刻的蔷薇因为激动,说话都声音都有些颤抖,眼里含着热泪,脸上却挂着笑容,为沐羽康复喜极而泣。

“叫我少爷吧,不要叫我主帅。”

“属下就知道您一定会好起来的,夏神医说您不仅被詹姆斯濒死一击伤到了大脑,更是连灵识都损伤了,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恢复正常。”

“的确,詹姆斯在我灵识里留下的内力至今仍在,死死压制着我的灵力,现在的我里恐怕连一个东林普通战士都不如。”沐羽苦笑。

“没事的,少爷您苏醒过来就好,内伤咱们慢慢修养,有的是时间。”蔷薇说道。

“少爷,你看要不要现在回总部?”

沐羽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蔷薇,微微一笑问道:“我不在的这一年,应该有人按耐不住吧?”

“这...”蔷薇闻言一愣,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有些支吾。

“我现在修为尽失,回去不是送死么?”蔷薇虽然没说什么,但沐羽心中却早以有了答案。

东林军内有异心!

“属下该死,您不在的时间里没有打理好东林军,请少爷降罪!”蔷薇知道瞒不住,本不想现在说的,如今看来,什么都瞒不住沐羽。

“罢了,也不怪你,他的势力你的确压不住。”沐羽扶起蔷薇,叹了口气。

“那您现在有何打算?”

“这段时间就在西山市养伤吧,伤好之后再回去处理军中之事。”

“好,少爷在哪儿,蔷薇就在哪儿!属下陪着您。”

现在,蔷薇一刻也不想离开沐羽身边,生怕一离开片刻就又见不到沐羽了。

就在此时,沐羽的电话响了,是蓝诗韵打来的。

“喂?”

“沐羽,你去哪里了?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乱跑吗?今晚很重要,很多客人来的,你快回来吧。”

电话里的蓝诗韵很着急,她只是刚才有事儿忙去了,一转头竟然发现沐羽不见了,幸好沐羽虽然呆傻,接打电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沐羽!你死哪儿去了?!你不知道今天是你爸五十大寿的日子吗?!你不回家来那些脏活谁干?厨房的泔水桶还没倒!你给我立刻滚回来!”

电话那头忽然响起一个中年夫人的声音,披头盖脸就是一顿,十分刺耳。

沐羽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声音的主人是他现在的丈母娘,也就是蓝诗韵的母亲,胡善祥。

“妈...你不要吼他......”面对这个强势的母亲,蓝诗韵一如既往唯唯诺诺,只敢小声道。

“就那个傻子!我吼他怎么了,我没骂他都是好的了......”

“那个...你快回来吧...”为了不让胡善祥继续喋喋不休,蓝诗韵说罢便快速挂断了电话。

蔷薇望着剑眉紧皱的沐羽,心里顿时火起,以她的听力,电话里胡善祥说的话她自然是听到了。

“少爷!这个恶妇竟然敢如此待您!我这就带人去灭了蓝家!”

沐东林,这三个字,在东林军中代表了战无不胜的战神之名!

东林将士更是个个将他待如偶像!视若神明!

可就是这个被他们当成偶像,当成信仰的战神,竟然被一个妇人羞辱至此,还让他回去倒泔水!

蔷薇哪里能忍,当即就激动的要调来战士,誓要灭了蓝家为沐羽泄愤!

“罢了。”

沐羽见状连忙拦下,因为他知道蔷薇真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无知妇人罢了,不必如此。”

“可是...他羞辱您!”

“如果每个人都骂我一句,难道我沐东林要杀光天下人么?”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沐羽的脾气何时变得这么好了?他堂堂东林军战神,何时有人敢对他如此不敬,就算有,也早成了亡魂。

他不过是念及蓝诗韵的情面上,不予之计较罢了。

毕竟,在这一年中,只有蓝诗韵对他是真心的好,处处袒护他,有人欺负他的时候总是挺身而出护着他。

“行了,我要回蓝家一趟,你杀气太重,不宜随行,你找个地方休息吧,我有事情会随时叫你的。”

“明白!”

......

蓝家庄园,是蓝家家族修建专供蓝家族人居住的别墅群,位于西山市城南地带,而今晚的蓝家庄园,攘来熙往,格外热闹。

“今天是蓝总五十大寿,西山市各界名流皆来蓝家庄园赴宴,真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的蓝家,这面子果然够大!”

“听说蓝总有个女儿,叫蓝诗韵,也是巾帼不让须眉,不仅帮助蓝总将天涯集团打理得井井有条,最重要的是那模样也生的极为漂亮!怎一个倾国之姿!”

“看来我们都有眼福了,能一瞻蓝总千金的闭月身姿!”


“只可惜啊,这么一位美人,竟然嫁给了一个傻子。”

“谁说不是呢,听说还是蓝老爷子亲自指婚,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蓝家招了个傻子女婿的事情,在圈内也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人都觉得可惜,纯纯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粪坑里。

蓝家别墅。

蓝诗韵正站在沙发前,沙发上坐着两人。

这二人就是她的父母,天涯集团的董事长蓝行舟,以及母亲胡善祥。

“爸、妈。你们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儿吗?”

蓝诗韵开口,看了一眼面前的父母,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如果没她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

“一年前,你爷爷指腹为婚,逼着你嫁给沐羽那个傻子,属实是委屈你了。”蓝行舟面露微笑,看起来心情似乎很不错,“不过,你爷爷现在身体不好,已经完全退下来了,我和你母亲不忍看你受苦,于是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你和沐羽离婚。”

蓝诗韵闻言,秀眉微皱,她就知道自己的父母肯定有什么打算。

说起来,她虽然和沐羽结婚一年了,但一直未有过夫妻之实,更没有爱情,更何况当时被逼着嫁给沐羽的时候她内心也是拒绝的,所以就算现在离婚,她也不是不能同意。

但她转念一想,蓝行舟在今天这么隆重的日子跟自己说起这件事情,难不成是想趁着今天权贵集聚,当众宣布这件事?

蓝行舟泯然一笑,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猜到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说道:“我就是要借着今天的日子,向全西山市权贵宣布我女儿恢复单身的消息。”

“这...爸...有必要这么宣扬吗?我们直接另外找个时间把他送走的。”蓝诗韵心头一震,忽然想起沐羽憨憨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忍。

胡善祥此时说道:“诗韵啊,你爸也是为了你好,你要明白,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我们蓝家招了个傻子女婿的事情,人尽皆知,我们也知道,这段时间里有多少人在背后传你的闲话,有多少人暗地里对你冷嘲热讽。你爸就是想着乘此机会,当着西山市各界名流的面,宣布与沐羽离婚,还你一个清白之身。”

“可是...”

“难道你不希望和沐羽离婚吗?”蓝行舟打断了蓝诗韵,紧盯双眼,严肃的说道:“难道你还想一辈子委身于一个傻子?如今老爷子退居二线,家族大权传到了我的手里,我自然不忍心再让你受委屈,听话,今日就是解除婚姻的大好机会!”

“女儿啊,这可是件好事情啊,就按你爸说的做吧。”胡善祥望着蓝诗韵秀丽的脸颊,欣然说道:“还记得韩家公子韩兵吗?四大家族第一家族,韩家的二少爷,之前他就老是往我们家跑,他对你的心意你应该也清楚吧?”

韩兵,胡善祥一提起这个名字,蓝诗韵就忍不住一阵反感,要知道上午韩兵还对自己图谋不轨,要不是沐羽及时出现,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危险。

就这么纨绔,就算对自己有意思有怎么样?蓝诗韵根本就看不上他!

此时,蓝家庄园门前,一辆豪华超跑飞驰而来,一脚急刹车稳稳的停在门口,扬起飞尘。

蓝家的家仆和雇佣的安保人员早早便收到了消息,此时正整齐的排成两列,满脸恭敬的站在门前迎接。

一侍者小心翼翼上前打开车门。

整齐划一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恭迎韩兵少爷!”

西山市第一家族,韩家二少,韩兵!

眉目似剑,炯炯有神,面容俊俏,似乎浑身都散发着光彩夺目的光芒,他便是大家口中的青年才俊,西山市韩家的二少爷,天之骄子!

韩兵微微颔首示意。

随即将自己的跑车钥匙扔给一旁的侍者。

“找个好位置停好,车里有现金,小费你自己随便拿吧。”

说罢便要进门。

在其余人羡慕嫉妒的眼神中,那侍者恭敬的接过钥匙,欣喜若狂的停车去了。

就在此时,一人紧随其后,也踏入了会场。

两人一前一后,韩兵自然也看见了这人,眼神微虚,明显有些惊讶。

“沐羽?我不是叫人去弄死他了么?那群蠢货是怎么办事的!”韩兵心中不快,上午被沐羽打了一拳,现在胸口还隐隐作痛,他明明派人去弄死他了,可沐羽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沐羽自然也看见了韩兵,还不忘冲他憨憨一笑,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光头这狗东西办事不力,竟然还让你活着,呵,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今晚你就会被赶出蓝家,但时候本少爷也没什么好顾虑的,直接弄死你!”

韩兵口无遮拦,直接靠近沐羽身边,恶声说道。

他知道沐羽是个傻子,反正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说起话来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谁也想不到,人前光鲜亮丽的天之骄子,做起事情来竟然如此恶毒,明明是他欲戏人家老婆在先,被揍了竟然还要杀人!

沐羽心中冷笑,但脸上还是装作一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只是冲着韩兵憨憨的笑着。

弄死自己?

沐羽倒是真的想知道一个小小的二世祖,被他视做蝼蚁的角色,会用什么手段弄死他?

以他的性格,韩兵派人杀他,那么韩兵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根本没有在这里跟他讲笑话的资格。

只不过沐羽不想给蓝诗韵惹事罢了,并不想在这里动手杀人。

就算要杀,也不是现在。

“诶诶诶!你们快看啊,韩少爷竟然和蓝家的傻子女婿走到一起了!”

“一个是西山天骄,青年才俊,一个是蓝家赘婿,还是个傻子,按理说这俩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啊?”

“哈哈哈,说不定是韩少爷一时兴起,想逗逗那个傻子呢?”

过往的宾客看见身份落差巨大的两人走在一块儿,均是吃惊不已,不过他们也只会认为韩兵实在拿沐羽打趣。

韩兵停下脚步,玩味的看了一眼沐羽,忍不住蔑笑道。

“沐傻子啊沐傻子,活着也挺好,今晚真正的主角在场,这场好戏才有看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