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偏执墨少甜宠妻

偏执墨少甜宠妻

春见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听说墨霆骁不仅凶残狠毒,且性格偏执暴戾,连女人都下的去手。季绵顶着巨大的压力嫁了过去,本以为会被墨霆骁嫌弃,谁想竟被宠上了天。结婚后,霍庭骁的宠妻日常,频频爆出,所有人都说季绵一定是用了什么办法威胁了他,墨少得知此事后,开始用各种办法证明自己的爱。

主角:季绵,墨霆骁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绵,墨霆骁 的武侠仙侠小说《偏执墨少甜宠妻》,由网络作家“春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墨霆骁不仅凶残狠毒,且性格偏执暴戾,连女人都下的去手。季绵顶着巨大的压力嫁了过去,本以为会被墨霆骁嫌弃,谁想竟被宠上了天。结婚后,霍庭骁的宠妻日常,频频爆出,所有人都说季绵一定是用了什么办法威胁了他,墨少得知此事后,开始用各种办法证明自己的爱。

《偏执墨少甜宠妻》精彩片段

“乖,做我的解药!”

季绵只觉得热,脑子里像是一片浆糊,什么都无法思索,也没有听清男人说了什么。

失去意识前一秒,她隐约看见男人肩上有一枚月牙形的胎记,随后便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声音才逐渐归于平静……

凌晨三点。

墨霆骁睁开了眼睛,如鹰隼般的目光环视了一圈,触到躺在他怀里的女人时倏地顿住。

他之前被人下了药,意识混乱时闯入了一间虚掩着门的房间里,接下来的事他记不太清了,看来是这个女人救了他。

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将她脸上的黑发拨开,女人的脸渐渐显露出来。

就在他打算凑过去将她的脸看清时,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墨霆骁拿过手机打开,看清短信内容后目光一凛:紧急任务,立刻归队。

他立即起身开始穿衣服,不到一分钟就穿戴整齐。

女人睡得很沉,看来昨晚将她累坏了,墨霆骁想将她叫醒,想了想还是作罢,伸手将脖子上一个三角形状的黑色吊坠取下,轻轻放在床头。

“我会娶你,等我回来!”墨霆骁深深看了女人一眼,随后快步离开。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玛莎拉蒂,墨霆骁坐上去后,对着前排淡淡吩咐:“明早将4012的女人接去庄园,她是墨家未来的当家主母。”

“是,少爷。”

黑色玛莎拉蒂快速驶向郊外,一个小时后,墨霆骁坐上了去M国的私人飞机。

清晨,第一束光照进房间里时,季绵就醒了。

她动了动身子,薄被随着她的动作滑落,身上原本白、皙肌肤上充满暧昧的红痕,看清凌乱的被子和地上散落的衣服后,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昨天宴会上,她鼓起勇气跟暗恋了十年的心上人告白,两人刚刚确定关系。

可昨天夜里,她却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一想到昨天晚上她经历过的痛苦和绝望,季绵就觉得心如刀割!

她以为自己这些年的隐忍,至少能让季薇薇母女消停,却不想换来的只有她们变本加厉的欺负!

既然如此,那么从今往后,季薇薇从她这抢走的东西,桩桩件件,一分一毫,她都要丝毫不落地抢回来!

季绵擦了擦眼泪,忍着疼痛将衣服捡起来穿上离开。

路过镜子前时,她无意往镜子中看了一眼,霎时整个人猛地一颤。

她脸上那个用药水弄出来那个丑陋的疤痕呢?!

母亲临终前曾交代过她,在二十五周岁之前,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知道她的真实容貌。

她数十年如一日的用那个药水做面具,每个月都要重新调配药,而昨天正好是药水失效的时间,如果不是被季薇薇设计,她也不会忘了这件事。

季绵不知道那个男人有没有看到她真实的容貌,但此刻她也没空去想这些了,以季薇薇的手段,肯定不只是把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这么简单,她现在必须赶紧离开!

出了房间,季绵刚走进消防通道,酒店四十楼的电梯门就打开了。

季薇薇带着一堆记者,气势汹汹地朝4012冲去。

走到门口,季薇薇就不急了,站在一边冷眼看着记者破门而入,心里充满了得意。

等季绵失身的消息一传出去,沈宴卿肯定跟她分手,到时候自己趁沈宴卿受情伤的时候安慰他,两人在一起,就是时间问题了。

至于季绵,就让她代替自己嫁给墨家那个丑男人好了,一个丑女,一个毁容,简直就是绝配!

就在季薇薇沉浸在自己的畅想中时,之前一拥而入的记者突然开口道:

“季小姐,你说有大新闻,可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啊?!你涮我们玩呢?!”

“什么?!”季薇薇神色一僵,拨开人群往房间里走,床上除了凌乱的被褥外,什么都没有。

竟然让那个贱人给跑了!

季薇薇快步走进房间,想要在屋内找出季绵呆过的痕迹,可视线所及,却只看见床头的一个三角形状的黑色吊坠。

这个东西肯定不是季绵的,难道是王总留下的?

季薇薇正想找王总询问一下,对方就打了个电话进来,“季薇薇,你耍老子玩呢?!嘴上说送我个美女,背地里却通知了我老婆,差点害得老子失去公司大权,你给我等着!那笔投资我就是喂狗都不会给你们季氏!”

季薇薇被对方骂懵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王总,我没有……”

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

该死的季绵!

要是爸爸知道她把这笔投资给搞黄了,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季薇薇连忙收好三角形吊坠,转身回家。

……

季绵一路捂着脸回到家,进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洗澡。

冰冷的水淋在身上,像是冰锥扎进肉里,直直冷到了心里,季绵却只一个劲搓着自己的皮肤,直到筋疲力尽才停手。

绝望从心口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她闭眼靠在墙上,脑海里不断闪过沈宴卿的脸,笑起来温暖的他,认真聆听别人说话的他,生气时神色阴沉的他……

无论是哪一个他,今后都与她无关了。

她坐在地上捂脸失声痛哭,直到敲门声响起,季绵才如梦初醒,佣人在门外说老爷让她下去。

季绵换了身衣服,坐在镜子前将早已配好的药水往脸上抹,直到一个横跨了半张脸的红色的疤痕出现,她才停下,起身下楼。

刚走到楼下,就见季薇薇和季建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季绵死死握着拳,目光像是要杀人一般落在季薇薇身上。

季薇薇不仅没有丝毫害怕,还挑衅地笑了笑。

季绵直直朝季薇薇走去,想质问她为什么要害自己,刚走到沙发边,却被猛然站起的季建铭狠狠扇了一巴掌。

“季绵,你真是跟你妈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知道坏我的事!你知不知道王总那笔投资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自己看看你这个鬼样子,人家王总愿意要你是你的福分,你竟然还给我搞黄了!”

季建铭神色狰狞,目光厌恶地看着季绵,仿佛在看一个垃圾一样。

季绵眼眶渐渐发红,原来爸爸什么都知道!

她亲生父亲,竟然联合另一个女儿把她送上投资商的床上!

没等季绵说话,季建铭继续咬牙切齿地说:“等会墨家的人就会过来,你既然已经失身了,就代替你妹妹嫁过去,反正墨霆骁也不能人道!”


“你说什么?!”季绵猛地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竟然让自己代替季薇薇嫁给墨霆骁!

墨霆骁是墨家长子,三年前因为车祸毁容,那之后性情就变得阴晴不定。

传言他凶狠残暴,曾经有一个世家千金公开说他是个废人,那个家族一夜之间就在蓉城消失了,那个女人也不知所踪。

本来就算墨霆骁毁容了,也轮不到季家的女儿嫁过去,但墨老太太找人算过命,说墨霆骁和丁丑年七月生的女孩是天作之合。

蓉城整个上流社会,只有她和季薇薇是那年七月生的,墨老太太拍板定案,给墨霆骁和季薇薇订了婚。

当初墨老太太看重的明明是季薇薇,现在季建铭觉得她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要让她代替季薇薇嫁过去,真是她的好父亲!

“我不嫁!而且和墨霆骁订婚的是季薇薇,你让我嫁过去就不怕惹怒墨家?!”

季建铭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拒绝,冷笑了一声,好整以暇地开口:“这个不用你担心,我已经跟墨老太太说过了,你要是不嫁,我马上就让医院断了你外婆的氧气罐!”

“你!”季绵被他的厚颜无耻给气得身体发抖,当初季建铭创业的第一笔钱就是从外婆那拿的,如果不是外婆,他哪会有今天的一切,现在他竟然做得出这种事!

季绵死死握拳,眼底的愤怒和恨意像是一簇火,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焚烧殆尽。

良久,她深吸一口气道:“要我嫁可以,前提是你把我妈的陪嫁还给我!”

外公外婆收藏了许多名家真迹,后来妈妈出嫁时全都给了妈妈当嫁妆,季建铭把妈妈留下的那些东西放在自己书房和办公室附庸风雅。

可他这样唯利是图的商人,根本就不配用外公外婆收藏的那些古董字画!

想到惹怒墨家的后果,以及季绵嫁进墨家后季家能获得的利益,季建铭心一狠,咬牙道:“你要是有本事能留在墨霆骁身边,我就把那些东西给你送过去。

但你要是被赶回来了,就什么都别想得到!还有季氏的股份,你一分都别想沾染!”

季绵心里冷笑,季氏外婆占了20%的股份,后来转到她妈妈名下,她妈妈死后就由季建铭代为管理,现在想用那些字画就把她打发,算盘打的可真响。

不过现在她还没能力和季建铭抗衡,那些股份要从他手中要回来,还得费点心思,不能急于求成。

“好!”

两人谈妥不久,墨家的人就到了,季绵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将母亲给她留下的玉带上后就坐上了墨家的车。

看到墨家来接季绵的车是全球限量的劳斯莱斯,季薇薇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可是一想到季绵嫁过去也是受罪,还要整天对着一个毁容的丑八怪,她心理顿时就平衡了。

墨霆骁就是一个怪物,季绵这个蠢货,过去一旦惹怒他,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季绵坐在后座,看着那幢别墅渐渐远去,在心底默默发誓,她一定会夺回属于她的一切,让季建铭和季薇薇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与此同时,M国一幢古堡内。

书房中气氛压抑,十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站在书桌前,战战兢兢地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里面白衬衫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充满了禁、欲的气息。

他目光锐利,五官像是造物主精心雕琢而成,浓黑的眉毛斜飞入鬓,双眼如幽深的寒潭一般沉寂,却让人猜不透里面是什么,鼻梁挺直,薄唇轻抿,捏着钢笔的手指修长如竹。

“给了你们半个月时间,就给我交上来这么个东西,你们没什么想说的?”

众人的心高高悬起,仿佛被放在火上烤一般,无比煎熬,没人敢搭话。

他们哪知道总裁会突然来M国考察,并且挑中他们部门来述职,交上去的企划案只是初版,偏偏总裁眼光一向毒辣,把企划案里所有的漏洞都挑了出来,将他们骂得狗血淋头。

墨霆骁的目光在众人之间逡巡,所到之处,无人能顶住他的威压,所有人头都埋得更低了,生怕被他点名。

就在书房的温度即将降到冰点时,墨霆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书房紧张的气氛。

看到来电人,墨霆骁眼里极快地闪过一抹无奈,挥挥手开口道:“出去吧,下周直接把企划案发到我邮箱,要是还做成这样,自己收拾东西离开。”

众人松了一口气,连忙拿着文件离开书房。

书房很快恢复安静,墨霆骁这才拿起手机接听,刚接通那边就穿来一道不满的声音,“怎么这么久才接,你是不是故意的?果然人老了,子孙都开始不孝顺了,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墨霆骁捏了捏眉心,神情有些无奈,“奶奶,刚才在开会,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啦!”墨老太太握着话筒,声音中气十足,“你老是往M国跑什么,事情处理完赶紧回来,今儿个我把你媳妇接去庄园了,你回来就去领证,等你身体好了,再办婚礼。”

“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我不会娶季薇薇。”

听到孙子语气坚决,墨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借口你用多少次了,你要真有喜欢的女人,你带到我面前来,我立刻就把季家那丫头送回去。”

墨霆骁捏着手机的手蓦然收紧,他刚到M国管家就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4012没人,他的吊坠也不见了。

他猜到应该是那个女孩把吊坠带走了,让管家去调监控,结果昨晚酒店的监控正好坏了,什么都没拍到。

想到她失踪了,奶奶还把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塞到庄园里,墨霆骁心里就一阵烦躁。

没听见墨霆骁的回答,墨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小骁,不是奶奶逼你,是奶奶老了,护不了你多久了,所以想看着你成家,而且这次我接过去的是季绵。”

无论是季薇薇还是季绵,在他心里都没什么区别,他都不想娶。

墨霆骁沉默几秒,无奈地开口,“奶奶,我真的有想娶的人了,我......”

话没说完,墨老太太就打断了他,“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你要不就把人带过来,带不过来就给我老老实实娶季家小姐,那个季绵虽然长得不大行,但我见过,是个温顺的。”

顿了顿,墨老太太语气强硬地说:“这个婚,你必须结!不结就不要认我这个奶奶了!”


一个小时后。

黑色劳斯莱斯在一幢庄园前停下。

管家早已经接到电话在门口等着,看到季绵脸上丑陋的疤痕,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之前的笑容。

今早他去酒店,少爷说的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下午老夫人又给少爷塞了个未婚妻过来,少爷的性子他了解,估计回来就会把这位季小姐送回去。

管家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不动声色,在季绵愣神的瞬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季小姐,请吧。”

铁门缓缓打开,季绵深吸一口气,提脚朝庄园里走去,眼里缓缓闪过一抹坚定,她必须留下,否则别说夺回股份,她连母亲的陪嫁都要不回来。

走到一半,季绵还是没忍住,偏头看向旁边落后她半步的管家“你们少爷,脾气怎么样?”

季绵有些好奇,墨霆骁是不是如外界传闻一样残暴,听说他还会动手打人,她这小胳膊小腿的,要是他发起怒来,还不一定能扛得住。

管家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过了几秒才答道:“等少爷回来,季小姐见了少爷,就知道了。”

闻言,季绵脚步一顿,神情有些惊讶,“你们少爷不在?”

见她不像是难过,倒像是有几分惊喜,管家皱了皱眉,“少爷有事去M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哦,好的。”季绵松了一口气,她今天遭遇的事情太多了,暂时不用应付墨霆骁,也算是有喘、息的时间。

因着不知道墨霆骁的态度,管家给季绵安排了一间客房。

即使只是一个客房,也比她在季家住的房间精致许多,季绵将衣服收进衣橱中,坐在梳妆镜前,用钥匙将手上木制的盒子打开,把那块母亲留给她的玉拿出来,细细擦拭了一番。

在明亮的灯光下,那块玉几近透明,隐约能看到玉上刻着一个卍的符号,隐隐泛着金光。

这是母亲留给她的玉,她一直小心保管着,没让任何人发现。

擦拭完毕后,季绵小心翼翼地把玉放回盒子里,锁上后放进梳妆柜最下面,用化妆品掩盖住。

吃完晚饭,季绵在院子里散了会步,就回房间睡觉了。

凌晨,一架私人飞机在蓉城上空缓缓降落。

管家接到电话,连忙让佣人准备夜宵,墨霆骁一回来就直接去了书房。

他将手机放在桌上,点开贺萧发过来的语音,就转身将大衣脱下挂在衣架上,听清语音内容后,他整理袖扣的手猛地顿住,立刻走到桌后把电脑打开。

“总裁,您让我找的那块玉目前有眉目了,听说二十年前有人在Y国一场拍卖会上见过,但拍到一半主办方突然说是工作人员搞错了,那块玉不是拍卖品,后来就没人再见过那块玉,我只从一个记者那里找到一张照片,已经发到你电脑上了。”

墨霆骁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眼前的电脑,将贺萧发过来的照片点开,那张照片是黑白的,拍摄时间是二十年前,照片里那块块圆形的玉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但墨霆骁还是捕捉到了玉上有一个淡淡的卍字符号。

几乎是瞬间,墨霆骁就确定了这是他找了十几年的那块玉!

这块玉和他母亲的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有找到这块玉,他才能找到他母亲当年离奇死亡的真相。

“继续查,一定要查出这块玉的去向。”

墨霆骁握着鼠标的手逐渐收紧,修剪整齐的指尖微微泛白,可以窥见他心里此时的惊涛骇浪。

“是。”

结束聊天后,墨霆骁靠在椅背上,双眼微阖,神色间有几分疲惫。

突然,敲门声响起,墨霆骁坐直身体,喊了一句“进来”,管家端着一碗夜宵推门而入,“少爷,累了吧,吃点夜宵就休息吧。”

墨霆骁眼底有淡淡的倦意,一边松领带一边说:“酒店那边有消息了没有。”

管家将夜宵放在桌上,神色有些为难,“还没有,蓉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找一个不知道姓名和照片的女人也不简单。”

墨霆骁当时走的急,也没仔细看清对方的脸,只记得她如海藻一般的黑色长发和眼尾性感至极的泪痣。

他有些后悔,当时应该直接把她抱下楼,让管家带她回庄园,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见墨霆骁神色阴沉,管家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开口:“老夫人接来的季家小姐我安排在二楼左边第一个客房里,少爷你要不要去见见。”

一提到这事,墨霆骁就觉得头疼,要是一般女人就算了,偏偏是他奶奶认定的孙媳妇,简直就是一个烫手山芋。

“明天再说,你去休息吧,我还要处理一些事。”

管家本想提醒墨霆骁早点休息,但见他已经低头翻开文件在看,知道自己说他也听不进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离开了。

书房的灯一直亮到深夜,墨霆骁离开书房时,觉得有些口渴,下楼倒了杯水,回房间路过二楼时,突然想起传言季绵长得奇丑无比,所以季家从来不让她出席任何宴会。

他有几分好奇,到底多丑,才会被季家藏着掖着。

墨霆骁走到季绵的房间门口,伸手轻轻敲了两下,没听到回应,他握住门把手,缓缓将门推开。

走廊的灯光照进漆黑的房间里,隐约能看清床上躺着一个人,背对着门,被子随着她的呼吸均匀地起伏,长及腰际的黑发散落在身后,在昏暗的光线下隐隐泛着光。

墨霆骁握着水杯的手蓦地收紧,这个身影和长发,和酒店里那个女孩的几乎重叠,难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