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这个丑女怎么那么好看

这个丑女怎么那么好看

柯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冲喜之前,所有人都看不好曲清宁,认为她只配嫁给个植物人。冲喜后,植物人慕邵年奇迹般的苏醒,身体还越来越好,众人以为他会抛弃曲清宁时,两人的甜蜜日常频频爆出。谁都可以离开,他的宝贝小福妻不能走。

主角:曲清宁,慕邵年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曲清宁,慕邵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这个丑女怎么那么好看》,由网络作家“柯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冲喜之前,所有人都看不好曲清宁,认为她只配嫁给个植物人。冲喜后,植物人慕邵年奇迹般的苏醒,身体还越来越好,众人以为他会抛弃曲清宁时,两人的甜蜜日常频频爆出。谁都可以离开,他的宝贝小福妻不能走。

《这个丑女怎么那么好看》精彩片段

“嫁进慕家,可是你的福分!”

顾萍尖锐的声音响起,带着讥讽的意味。

“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要不是八字合了,人家慕少还看不上你呢!”

闻言,曲清宁抬了抬眸。

她的左脸出有一块红褐色的胎记,盖住了小半张脸。

眼眸倒是清亮,轻转之间,仿佛有盈光流动,秀气的鼻子高挺,红唇小巧。

要不是左脸上带着一块胎记,也算是一个大美人。

她眸子沉了沉,语气略冷,“我不嫁。”

那慕家是帝都第一世家,只不过那位慕少三年前因病躺在床上,成为了植物人。

原本慕家和顾家本来就是有婚约,要是那位慕少清醒着,这婚约自然落不到她头上。

只不过顾萍嫌弃那位是个植物人,舍不得把曲清婉给嫁出去,这便在八字上面做了手脚。

所以,这婚事便落在了她这个姐姐身上。

“不嫁?”顾萍冷笑一声,“不嫁也行,只是你那养在乡下的外婆,我可就不保证她的经济来源了。”

用外婆威胁她?

曲清宁的眼里闪过一道杀意,不过瞬间,又被她很好的藏了起来。

现在,还不到和曲家撕破脸皮的时候。

况且,慕家还有她想要的东西。

“好,我嫁,不过......”曲清宁面色冷静,看着面前的顾萍,“我要曲家10%的股份和两套房作为陪嫁。”

“10%的股份?”顾萍眼睛一瞪,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曲清宁,“你想狮子大开口?”

两套房倒是没什么,但是股份......

曲清宁不以为意,面色淡漠,“慕家给的,想必比这更多,曲夫人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取舍。”

这个贱人!

顾萍脸色都扭曲了,提醒一句,“别忘了你的外婆!”

曲清宁勾了勾唇,淡淡地道,“如果不给,我不介意回乡下和我外婆相依为命。”

顾萍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你!”

......

下午,曲清宁坐上了慕家的车。

前头的管家忍不住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这一位未来的少夫人。

果然是和传闻中的一样,长得丑陋无比。

要不是合了八字,想给少爷冲喜,他们慕家,怎么也不可能让这样的女人进家门。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从曲家到慕家。

车子在一片别墅区停下。

入眼的,便是一大片草地,再往前就是慕家,三层的豪华别墅,价格不菲。

这里是帝都的黄金地带,一平方米都是寸土寸金,更别说,还在这里买下了那么大的地盘。

饶是见多识广的曲清宁,也不由得感慨。

这慕家果然是帝都第一世家,这场面,怕是在国内找不出第二个。

“你就是曲清宁?”一个穿着高贵奢华的女人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站在门口,声音高傲得很。

来者不善。

曲清宁皱眉,“有事?”

“你还没和邵年哥结婚,一个没名没分的女人,有什么资格从正门走!”

苏敏敏鄙夷地督了一眼曲清宁,直接给她一个下马威,“老李,还不赶紧带这女人去侧门!”

让她走侧门?

曲清宁神色冷了一下,直接越过了苏敏敏,却被她拽住。

“喂,我说的话你听不到吗?”苏敏敏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曲清宁。

这个丑女休想想要嫁给邵年哥!

“听到了,不过......”

曲清宁的面色平静,直接甩开了苏敏敏的手,声音微沉,“我曲清宁,不喜欢别人挡路!”

这话一出,苏敏敏眼里的讥讽越来越深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要不是邵年哥一直不醒来,伯母为了冲喜,这才找了大师合八字。

不然的话,她才是邵年哥的妻子,哪里轮得上这个丑女!

她从小就在慕家,和邵年哥认识十几年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嫁给邵年哥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曲清宁眼里带了几分不耐烦,“我再说一次,让开!”

“我不让开你又能怎么样?”苏敏敏见面前的丑女竟然对自己不屑一顾,语气越发地尖锐刻薄起来。

“长得这么丑,我要是你的话,都不好意思出门!”

“说够了吗?”曲清宁的耐心已经彻底耗尽,眸中冷光乍现。

“你这是什么语气!”苏敏敏气得不行,“老李,还不赶紧......”

“敏敏,不要胡闹!”一道老沉的声音插了进来。

不远处,一位穿着得体的老人拄着拐杖慢慢地走了上来。

她简单地盘着一个发簪,半头银丝和黑发掺在一起,面容虽然已老,却还能瞧得见当年的风韵。

她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曲清宁,“你就是曲家那丫头吧?结婚的事,已经在安排,到时候你签个字就行。”

“好。”曲清宁点了点头,声音温和了几分,直接开门见山,“老夫人,我想见慕邵年。”

慕老夫人浑浊的目光在曲清宁身上来回,缓了几秒吩咐道,“老李,带曲小姐过去。”

往里走去,慕家太大,走了十分钟左右,才到慕邵年的房间。

“曲小姐,医生吩咐过,少爷的意识依旧是活着的,所以曲小姐以后没事的话,还是尽量少来。”

毕竟长得这么丑,万一吓到少爷就不好了。

“他是我未来的丈夫,我不能常来看他?”

曲清宁挑眉,目光在房间中来回环顾了一圈,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这个房间,被人特殊改造过!

空间里的气味,带着一股很淡的药味。

这是一种慢性毒药,毒性不强,只会让人一直陷入昏迷。

要不是嗅觉敏感并且精通药理的人,根本就察觉不到。

“曲小姐,话不是这么说的,毕竟少爷情况......”

“你先出去。”曲清宁扫了一眼管家,语气带着几分命令的意味。

管家刚想反驳面前的丑女,在对上她那双冰冷的眸子之后,只能作罢。

谅这个丑女也不敢对少爷做什么!

房门被关上,曲清宁打量着面前的慕邵年。

虽然这个男人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可是那五官却丝毫不逊色。

轮廓线条清晰,眉眼俊朗,往下便是恰到好处的薄唇。


因为躺了太久的缘故,男人的皮肤过于冷白,远远看上去,有几分病态的美感。

只是,这男人的气场依旧强大。

倒是挺帅的。

曲清宁给了一个极高的评价。

拿了一张椅子在慕邵年身边坐下,曲清宁的语气冷静,“慕邵年,我们合作吧。”

床上的男人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反应。

曲清宁也不介意,自顾自的说着,“让你醒来,就当是给你的定金了。”

说完,曲清宁微微俯身,靠近慕邵年。

突然,门便被人从外面踹开,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贱人,你想对邵年哥做什么!”

治疗被迫中断,曲清宁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耐烦地朝着门口看去。

苏敏敏站在门口,眼里的嫉妒和愤恨宛如一把刀子一样,尖锐狠毒。

而她身后,搀扶着慕老夫人,正一脸威严地打量着她。

“奶奶,我就说这个女人不安好心!”

苏敏敏指着曲清宁,“还没嫁进我们慕家的大门,就想要非礼邵年哥!奶奶,这样的女人绝对留不得!”

慕老夫人看了一眼苏敏敏,“敏敏,再胡闹你就出去!”

说罢,慕老夫人拄着拐杖往前走了两步,眼神复杂地看着曲清宁。

“曲家丫头,虽说你们日后是夫妻,只是,这多少也是该注意点的!”

她本来对这门婚事就不是很赞同。

但这前些天苏医生却告诉她,邵年这命中有一婚姻,能够对他的命理有所转机。

慕老夫人坐镇慕家那么多年,自然是不相信这些玄学。

只是这等得久了,也免不得信俗。

虽说是合了八字,这姻缘是极不错的。

只是这曲家丫头,未免也长得有些磕碜。

但愿,若是邵年日后真能醒来,不要抱怨她这个奶奶乱点鸳鸯谱。

“慕老夫人,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他的情况。”曲清宁解释一句,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了。

这男人的经脉都是活通的。

只不过这房间经过改造,那股淡淡的药草味不断地侵蚀着这个男人的身体,才会让他一直陷入沉睡。

让他醒来,再简单不过,换一间房,再配合她的治疗便可!

“看邵年哥需要贴得那么近吗!”

苏敏敏依旧不依不饶,咬牙切齿地瞪着曲清宁,“长得那么丑,邵年哥要是醒来,准会被你吓吐!”

聒噪的声音扰着耳朵,曲清宁抬了抬眸子,眼中冷光乍现,“苏敏敏是吧?”

她来慕家,本想着低调做事。

只是这个所谓的苏敏敏,一直挑衅她,她若不给点反应,这个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了。

苏敏敏不解:“干嘛!”

“一口一个丑女,这位苏小姐的家教还真是好。”

曲清宁站起身来,面色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苏敏敏,“你长得那么好看,怎么没让慕邵年直接醒来?”

“你!”

苏敏敏气急了,这个贱人竟然敢嘲讽她!

“还有,让我进门,是慕老夫人的决定,你要是心生不满,可以找慕老夫人对峙。”

“我......”苏敏敏一下子哽住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慕老夫人,“奶奶,我没有这个意思......”

她怎么没找慕老夫人说过,只不过在这件事上,慕老夫人的态度坚决得很。

她怕再说下去,惹怒慕老夫人,所以只能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慕老夫人轻叹了一声,浑浊苍老的视线灼灼地落在曲清宁身上。

还以为只是曲家一个不受宠的女儿,没想到却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没有的话最好。”曲清宁收回目光,声音缓了缓,“慕老夫人,我们的婚房在哪?”

“二楼最里面那间,一早就给邵年和你备好了。”慕老夫人疑惑,忙问了一句,“怎么?”

曲清宁温声道,“我想让慕邵年换进婚房!”

房间内有一瞬间的沉默。

苏敏敏最快反应过来。

“曲清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别忘了,你们明天才签字办手续!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吗!”

果真就是一个贱人!

邵年哥还躺在床上,这个贱人难不成想要先生米煮成熟饭?!

慕老夫人也有些不赞同地看向曲清宁,“好端端的换什么房间?”

曲清宁挑了挑眉,视线在房间内很快地环顾了一周。

“慕老夫人,慕邵年在这个房间躺了三年,换个房间,对他会有好处。”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看你就是想要对邵年哥图谋不轨!”苏敏敏冷嗤一声,满眼讥讽。

曲清宁懒得搭理她,只是把目光放在了慕老夫人身上。

慕老夫人思索片刻,声音沉沉,“换房也好,我等会便吩咐管家去办。”

这房间邵年都住了三年,虽说通风阳光都是极好的。

只是她总觉得,这房间的味道奇怪得很,既然邵年将要成婚,也是该换房间了。

“奶奶......”苏敏敏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慕老夫人的一个眼神打了过来。

她只能不甘心地低下头,眼里满是狠毒。

贱人贱人贱人!

一个小时后,曲清宁打量着面前的婚房。

倒是用心准备了,只不过风格冷淡,一看便是按照慕邵年所喜欢的风格准备。

她扫了一眼门口的管家,“今晚,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外头,管家见状,不由得对曲清宁越发地轻蔑起来。

还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想了想,赶忙把这件事告诉了慕老夫人。

慕老夫人正靠在软榻里闭目养神,闻言听到,不由得皱了皱眉。

只是转念又想到了苏医生说的话,轻缓了一声,“只要那曲家丫头不过分,便随她去吧。”

“是。”

次日。

“砰”的一声,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

曲清宁从梦中猛地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苏敏敏那张嚣张跋扈的脸。

昨晚帮这个男人治疗,后来结束,她便睡在了一旁的软榻上面。

本来就睡得晚,现下,还带着几分起床气。

只见,曲清宁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

黑发遮掩了半边脸,正好把那胎记遮得严实。

而另外半张脸,皮肤白皙透亮,鼻子挺翘,竟让苏敏敏有些许恍惚。


这个丑女怎么可能那么好看!

按了按自己的眉眼,曲清宁冷冷地抬起眼,语气冷淡,“有事?”

这么一抬眼,那半边胎记的脸又露出来。

果然,还只是一个丑女而已!

苏敏敏回过神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曲清宁。

“曲清宁我告诉你,你不过是嫁进来冲喜的,我和邵年哥才是真爱!要是识相的,就赶紧滚出慕家!”

“是吗?”曲清宁饶有兴趣地撑着脑袋,眼睛轻轻眯起,落在了床上的男人上。

从软榻上掀开被子,曲清宁翘着二郎腿,督了一眼面前的苏敏敏,好整以暇地问了一句。

“你和慕邵年情投意合?”

“废,废话!”苏敏敏一下子心虚了,声调高得很,“我和邵年哥从小青梅竹马。”

“你这个丑女比得了吗!离婚协议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等会办手续的时候,你就一起签了!”

曲清宁打了个哈欠,不甚在意。

“喂,你听到没有!”苏敏敏越发地恼怒起来。

看到曲清宁这幅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咬了咬牙,直接扬起手——

结果,还没打到人,便被曲清宁直接扣住,力道大得像是要折断她的手一样。

“啊!!!”苏敏敏疼得整张脸都扭曲起来,忍不住破口大骂:“你这个丑女......”

“真吵。”

一道冷沉的嗓音传来,带着几分沙哑,低沉得很有质感。

这声音,分明是男人的!

偌大的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苏敏敏嚣张跋扈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她不可置信地扭头看过去——

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慕邵年已经坐了起来。

男人已经沉睡了太久,面色带着几分透亮的白。眉眼冷冽,带着几分万年化不开的冰霜。

瞳孔是纯粹的黑色,深邃莫测。

往下,便是高挺的鼻梁,薄唇的颜色很淡,略显苍白,只是,依旧不影响这个男人的好看。

苏敏敏的脸上闪过几分狂喜,赶忙理了理自己的头发,“邵年哥,你,你终于醒了!”

太好了,邵年哥醒了,那么这个丑女也该滚了!

慕邵年淡漠地看着面前的苏敏敏,眼里的不耐烦丝毫不加掩饰,“真吵。”

他虽然是躺了那么久,不得动弹,但是并不代表他对外界没有感知。

今天这个苏敏敏是如何对他这位未来妻子叫嚣,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邵年哥,我,我这不是开心吗?”苏敏敏的笑容有些僵在了脸上。

曲清宁早在慕邵年醒来后,就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一头长发随意地披在伸手,她一只手撑着有胎记的那半边脸,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虽说她这个是曲家和慕家一早就定下来的婚约。

但如果这慕邵年和苏敏敏真的是两情相悦的话,她自然也是不会做这小三的。

只不过,看着目前的状况,似乎啊,只是苏敏敏的一厢情愿。

“敏敏,大早上的,你又在胡闹......”

慕老夫人的话顿在了嘴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慕邵年,“邵,邵年?!”

她在楼下都听到了这敏敏的叫唤声,还以为是这丫头不懂事,过来找了曲清宁的麻烦。

结果这一进门,她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孙子醒了?!

看到慕老夫人,慕邵年那双冰冷的黑眸微微有所柔和,嗓音沉沉,“奶奶。”

“真的醒了......”慕老夫人激动得眼眶都红了,赶忙扶着拐杖上前,握住了慕邵年的手。

“邵年,你,你什么时候醒的,这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奶奶马上让医生过来。”

三年了。

她让无数医生给邵年看过,可是无数名医都束手无策。

没想到,这没辙了信了一次合八字的这种说法,这才不到一天,她的孙子就醒了!

“奶奶,我刚醒来,身体没有不舒服,也不用请医生。”

慕邵年语气平静地回答了慕老夫人的问题。

黑亮的眸子微微一转,落在了曲清宁身上,“曲清宁?”

曲家有两个女儿,大小姐曲清宁面生胎记,丑陋无比,不常出现在众人视野。

而二小姐曲清婉长相甜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惹得不少人羡慕。

面前这一位,想必就是那位不受宠的曲家大小姐。

曲清宁换了个姿势,那有半边胎记的脸便露了出来,听到男人的话,她挑了挑眉。

微微颔首,算是承认。

慕老夫人笑了笑,打量着慕邵年的表情,这才缓缓地道,“你和曲家本就有婚约。”

“要不是你出了事,早该结婚了,奶奶想着,怎么样也不能一直拖着,所以便擅自做主了。”

苏敏敏见状,立马插了一句。

“邵年哥,反正你们结婚签字的手续还没有办,现在你又醒了,我看这门婚事......”

“手续还没办?”慕邵年打断了苏敏敏的话,“正好,今天办了吧。”

慕家的客厅内。

茶几上摆着两份结婚协议,曲清宁扫了一眼。

这慕家给她的聘礼倒是不错,慕家名下在帝都的三家公司,还有慕邵年在水湾别院的别墅。

不说其他的,光是这一套别墅,就价值几个亿。

“不满意?”慕邵年的表情有些冷,挺直的鼻梁下,那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曲清宁轻笑着摇了摇头:“慕先生倒是大方。”

女人明明半边脸印着胎记,本应该是丑陋不堪的一张脸,可那双眸子却异常清亮。

“邵年哥,你真的想好了吗?”

苏敏敏咬了咬牙,不甘心地盯着那一份结婚协议,“这个女人,一点都配不上你!”

本应该和邵年哥结婚的,是她才对!

“敏敏!”慕老夫人不轻不重地呵斥了一声,这才把目光转向曲清宁。

“曲家丫头,若是觉得没问题,便签了吧。”

那医生说得果然没错,邵年阳气重,是该娶个女人回来,逆转运道。

这曲家丫头刚过来不到一天,邵年便醒了,可以见得,这曲家丫头,果然是邵年的福星!

“老夫人。”管家匆匆赶了进来,压低声音道了一句。

“曲家的人来了,说是想看看曲小姐。”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