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第一封婚书就被退了

第一封婚书就被退了

小梦哥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想他堂堂隐世神医,居然被如此嘲笑,就算你是女战神又何妨,也不能随便看不起人啊!携带着五张婚书,秦天被师父一脚踹下山,勒令他不完婚别来见他……无奈之下,他只好入世历练,没想到误打误撞遇见了第一个未婚妻,哪成想对方气势夺人,女战神的光环差点闪瞎了他的眼!

主角:秦天,林倾城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天,林倾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第一封婚书就被退了》,由网络作家“小梦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想他堂堂隐世神医,居然被如此嘲笑,就算你是女战神又何妨,也不能随便看不起人啊!携带着五张婚书,秦天被师父一脚踹下山,勒令他不完婚别来见他……无奈之下,他只好入世历练,没想到误打误撞遇见了第一个未婚妻,哪成想对方气势夺人,女战神的光环差点闪瞎了他的眼!

《第一封婚书就被退了》精彩片段

元明山之巅,这里坐落着一间茅草屋。

一片安宁祥和的气氛,伴随十架战斗机低空飞掠而过,瞬间被打破了。

嘭!

一声巨响,从战斗机上跳下了一个人,就那么平稳的落在了山巅之上。

几乎是下一刻,一把长剑飞来,精准的扎在了坚硬的山石之中,更是从空中落下了一道人影,足尖轻点就站在了剑柄之上。

“你们两个还是如此的骚包啊。”

声音响起,有人缓步爬上山来,明明还在远处,但声音未落,人却已经到了近前。

“彼此彼此!”

吱呀,茅草屋的门打开,一个青年走了出来,还伸了一个懒腰。

“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无聊的比赛?”

那三人同时单膝跪地,表情恭敬到了极致。

“恭迎掌门出山!”

青年名为秦天,乃是惊门掌门。

惊门,一个隐秘的组织,门下人才济济,没有一个庸俗之辈,任何一个人站出来跺跺脚,世界都要抖三抖的那种。

如果此刻有大人物在场,就会错愕到后脊背发凉。

因为单膝跪地的三人,分别是镇守东荒无人敢犯的东荒战尊,世界地下统治者地狱之王,还有诸多地方都留下传说的云游高人向问天。

而他们,现在却都跪拜一个青年,这种画面根本没有人敢想象。

“说了不让你们来送的,都滚蛋吧,我该去办那个老头子的事情了。”

摆了摆手,别人敬仰想要见一面都难得三个大人物,却被秦天如同赶苍蝇一般赶走了。

终于清净之后,秦天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包。

“空墓还要让我守孝三年,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现在终于可以下山了。”

看着手中的五张婚书,秦天眼中呈现了一丝无奈,自己年纪轻轻的,居然就背上了婚约,也是无语了。

“先去最近的荣城吧,但愿能有收获,似乎其中一份婚书的地址就在那,老头子的命令也不敢不服从啊,便去看看这未婚妻配不配得上我。”

他师父给他的第一要务,守孝三年后,便下山收集九子真身。

龙有九子这是人尽皆知的传说,当年秦皇为了长生,收集各种珍贵材料炼制出了九子真身,但最后还是失败,九子也失散到了各地。

九子中的睚眦,最后出现就是在荣城。

正要离开的时候,秦天却看到一行人登上了山顶,其中还有一个被搀扶的老头,已经是气喘吁吁。

不过秦天的注意力,更多是在老头旁侧的那个美女身上。

精致的五官,可人的小嘴,瀑布般顺势而下的长发,以及那紧致的白色连体衣,的确是非常不错。

“爷爷,有人!”

女人第一时间也看到了秦天,旁侧的老人激动了。

“敢问小友,叶神医是在这里居住吗?”

秦天笑了,居然还有人能找到他师父的踪迹,这老头恐怕付出了不少代价吧。

“那就是,坟头都长草了。”

看向了小土包,一众人都错愕不已,号称扁鹊在世的绝代叶神医,居然死了?

“你能找到这里,拖着只剩下三个月不到的寿命也要亲自来,诚意还是不错的,如果我们能再偶遇,我不介意出手让你继续留恋在这花花世界之中。”

说完之后,秦天就走了,等老人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是看不到秦天的踪影。

“可恶!他以为他是谁啊,太没有礼貌了。”

女人跺脚气极,转而对老头说道。

“爷爷!我们回去吧,我就不信我们张家作为荣城的首富,连您的病都治不好,叶神医没了还有李神医王神医。”

老人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他明白,叶神医死了,他的命运也等同于被定下了。

时间流逝,荣城一处名为山水花城的小区门口,秦天暗自砸吧着嘴。

“没想到便宜师父给我留的婚书倒是档次不低,能住在这种别墅小区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啊。”

大踏步而去,没成想直接被保安拦住了。

“干什么的?”

“我去六号别墅,找……”

“滚蛋!”

秦天的话被打断了,保安眼中满是鄙视。

“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我们小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趁着我没发火,你最好赶快离开。”

刚才保安就一直在打量秦天,穿着和说的那些话已经被认定是一个穷逼了,怎么可能放他进去。

好歹也是别墅小区的保安,那自然慢慢就会养成一些狗眼看人低。

“看不起我?有意思,但愿等会你别弯腰。”

秦天没有生气,他什么段位,值得和这种人生气。

“我弯你。。。”

没等保安说完话,就感觉脸被什么砸到了,低头一看,一沓钞票已经散落在了地上。

“能进去了吗?”

愣愣的看了一眼秦天,后者再度拿出一沓钞票砸了在了保安的脸上。

“可以了吗?”

保安疯了,这可是两万块,急忙一脸谄媚的笑道。

“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快进,我来给您开门。”

说着还弯腰去捡钱,秦天也懒得搭理,直接走了进去。

十分钟后,六号别墅的客厅内,秦天落座,对面则是一个老人。

“你叫秦天是吧?这么多年了,总算还是出现了啊。”

秦天点点头。

“好说,师命难为,这林倾城小姐呢?”

老人拿起了婚书又看了一下,这才说道。

“稍等,我把倾城叫回来。”

正要拿起手机的时候,房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女人。

秦天一眼看去,直觉惊艳。

这个女人的五官如同刻画上去的一样,哪怕穿着一身运动服,也难掩那曼妙的身材。

唯独让人有些感觉不自在的,是她的眼神太过犀利,不太像是正常女人拥有的。

“爷爷!他是谁?”

老爷子笑了。

“倾城你回来的正好,他叫秦天,还记得爷爷跟你提过的婚约吗?”

微微皱眉,林倾城走了过去,拿起婚书看了一眼,随即面向了秦天。

“你什么工作?有什么成就?”

对于这种问题,秦天当然是实事求是。

“没有工作,成就嘛,目前也没有。”

得到这个回答,林倾城眼中鄙视意味浓郁,是那么的居高临下,微微俯身之后,话语毫不客气。

“我林倾城纵横沙场,现被封为国家三大女战神之一的凤鸣战神,如此崇高的地位,你一个山里跑来的穷小子就凭一张婚书也敢扬言要娶我?你配得上我吗?”

“就算我愿意嫁,你,有那个胆量娶吗?”


林倾城的一番话语,使得老人拍案而起。

“放肆!倾城,你说的是什么话?这婚事可是你太爷爷定下来的,岂能说不履行就不履行?”

根本没有丝毫惧怕,林倾城随手将婚书扔到了茶几上。

“爷爷,你也说了是太爷爷定下的,后代子弟中有了女孩就要定下亲事,不觉得可笑吗?凭什么一个过世的人要决定我的后半生,况且,如果是优秀的男人,我可能还会考虑一二,就这样一个穷乡僻壤走出来的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真的是太过可笑了。”

就在老爷子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秦天拿起婚书站了起来,脸上居然带着几分耐人寻味的笑容。

“呵呵,有意思啊,你是凤鸣战神?觉得我配不上你?正好,我也没打算和不熟悉的女人共度此生,既然你自视甚高,那我便退婚了。”

咔嚓!

婚书被秦天撕成了碎片,随即大踏步向着外面走去。

什么玩意,还女战神,在老子面前装13?有那个资格吗。。。

“你!”

这下轮到林倾城暴怒了,她没想到,这个秦天不是求情或者让他爷爷帮着说话,反而主动退婚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你叫秦天是吧?你这辈子都一事无成,我林倾城就是嫁给一条狗也不会嫁给你,是我。。。”

嘭!

巨大的关门声打断了林倾城的发泄,整个人气呼呼的坐在了沙发上。

“你呀,太过任性了,自从当了女战神,你的性子彻底变了,祖宗定下的东西,肯定都是有原因的,我不信那小子就真的是你眼里无能的人。”

看了爷爷一眼,林倾城冷哼一声上楼了。

“与我无关,既然退婚了,那就当做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从山水花城出来,那个保安急忙鞠躬,毕竟冷不丁给了他两万,这种财神爷当然要供起来的。

嘎吱!

突然,一辆跑车飞速而来,如果不是秦天及时手脚,肯定就要被压到了。

点指了一下,秦天也没打算追究,正要过马路的时候,跑车反而停了下来。

“你指什么指?有病吧!”

秦天一看,这下车谩骂的人,居然是元明山顶见到的那个身材和脸蛋都不错的美女。

“看来你爷爷注定命不该绝,这么快就相遇了,我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带你爷爷到这个地址来找我。”

看到是秦天,张灵雪也是一愣,而且是经过这么一提醒,她才想起了元明山顶的情形。

“你有病吧!如果真的懂医术,治一治自己的脑子才是正事。”

似乎知道张灵雪不会相信,秦天只能无奈的留下了一句话这才离开,如果不是需要言而有信,他都懒得搭理这种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

“四点整,你爷爷会咳嗽三次,然后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这种情况发生后三个小时不让我救治,他就只能等死了,后续不会再有任何获救的可能。”

看着秦天的背影,张灵雪再次嘀咕了一句。

“你是真的有病。”

正要上车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灵雪,你二叔出去一个月,总算见到了严神医,而且将他带回来了,正要给你爷爷治疗,你快回来吧。”

张灵雪惊喜。

“我马上到!”

作为荣城首富的张家,居住环境自然非常与众不同,是位于郊区的一栋巨大的庄园,奢华到无法想象。

等张灵雪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给他爷爷搭脉,当即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下一刻,躺在床上的张老爷子突然起身,哐哐哐就咳嗽了三下,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

更是在最后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液,瘆人到了极致!

张灵雪下意识的就要上前去查看,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看了一下戴着的手表。

四点整!分秒不错!

“怎么可能!”

众人都看向了张灵雪,颇为有些不解。

“灵雪你怎么了?”

看了一眼爸爸,张灵雪错愕道。

“那会我遇到了一个人,他。。他说爷爷四点会咳嗽三下,然后会吐出一口黑血,并且还说三个小时内不找他医治,爷爷就。。。”

“放肆!”

中年人呵斥了一句,如果不是严神医在这,他估计就扇过去了。

“这种江湖三脚猫的骗局你也相信?给我下去,不要打扰了严神医给你爷爷治病!”

“且慢!”

说这话的,居然是严神医,只见他表情凝重的看向了张灵雪,问道。

“说这话的人曾经是否见过你爷爷?”

张灵雪点点头。

“见过。”

只见严神医表情一变,似乎有些激动。

“仅凭双眼就能诊断病情,天下只有一人!快带你爷爷走,我们一起去见他,否则晚了就没机会了。”

一众张家人都是表情古怪,有那么玄乎吗?一个江湖骗子随便胡编的瞎话也相信?这严神医到底有没有真材实料,未免有点太过小题大做了。

荣城一处平房区,这里都是一户户带着小院的平房,看似年代也是有些久远了。

而秦天便在其中的一处,他师父房产众多,荣城的一套就在这里。

虽然环境不怎么地,但秦天反而很高兴的,毕竟在元明山顶的茅草屋住习惯了,这里还有着几分相似。

将一切都打扫干净,秦天就坐在院子里喝茶了。

直到三辆宾利的出现,他知道那个小美女应该是到了。

果不其然,张灵雪带着众人进入到了院子中。

一看到秦天,坐在轮椅上精神状态极差的张老爷子也认了出来。

“是你?”

秦天依旧坐在那里没有起身,只是开口道。

“可以啊,居然还相信你孙女真的过来了,我本以为你不久的将来就成一捧黄土呢。”

此话一出,张家立刻有人不愿意了。

“黄口小儿!知道你面前的是谁吗?你居然敢出言诅咒?简直是找死!”

“好小子!不知道祸从口出吗?跪下谢罪,否则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

毕竟秦天太过年轻了,谁会相信他是可以紧靠双目就能诊断病情的神医。

结果几人的尾音刚刚落地,看到秦天后身体就一直不停颤抖的严神医,突然就那么跪倒在了地上,已经是老泪纵横。

“严宽明见过小主!您终于出山了。”


严神医这一跪,差点没把张家人的心脏都跪出来,实在是太过突兀了,关键是有点夸张过头了吧?严神医跪这个小子?

最离谱的就是张灵雪二叔张山,他静坐了十天十夜才打动了严神医来看病的,现在却直接臣服在了这个青年的脚下,到底怎么回事?

吞咽了一下口水,莫名惊骇的张灵雪张了张嘴,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起来吧,跪我没名没分的。”

秦天起身,示意严神医起来,这严神医也是他师父曾经随手教过两招,没想到现在都是神医级别了,看来天赋还是真有的。

“多谢小主!”

站了起来的严神医,依旧激动到无法想象,他没想到,叶神医去世后的三年,小主居然出山了,再不会有比这更加令人激动的消息。

“你真的能救我爷爷?”

至此,没有人敢怀疑了,张灵雪的出声,代表了其他人的想法。

“废话!”

秦天突然一拍旁边的桌子,早就展开的盒子内,几根针灸针飞起,右手随意的一挥,全部扎在了张老爷子的胸口上,如同电光火石一般,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你之病症,身体内的劲气不过是表象,真正原因是肺部的一丝剧毒,那丝剧毒不除,气劲哪怕消散,也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所有人呆愣当场,严神医更是嘴巴张的巨大,眼球都快暴突了出来。

“以气御针!惊天三针?您真的全部学会了。”

惊天三针,那可是从宋朝就失传的中医绝技,几乎到了可治百病的地步,到了现世,只有扁鹊在世的叶神医一个人会,没想到小主完美继承。

“给他两只耳朵擦一擦吧。”

也就十秒左右,秦天再度挥手,几根针灸针飞回,被他放入到了盒子中。

而呆愣的张灵雪,看到他爷爷双耳中,真的有黑色的东西流淌了出来,急忙拿着卫生纸就上去擦拭。

“我。。我感觉气息顺畅了许多,这。。”

张老爷子作为病人,感受是最为直接的,那种身心剔透,多少年来是第一次感觉到。

张家人也都是内心翻涌着惊涛骇浪,这人真的是神医,而且手法是神乎其技!太不可思议了。

见张家人要开口,秦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打住!不要给我来什么道歉、感恩的戏码,你们都可以走了,我出手,不过是之前说过而已,别来打扰我了。”

连首富的感谢他都不需要,直接就撵人了。

嘭!

院门关闭,张家一众人表情都极为的古怪,这神医还真是怪脾气,他们张家可是荣城首富,难道不需要诊费或者其他吗?

“灵雪,这秦神医是你最早接触的,找机会好好报答一下人家,他虽然不需要,但我们张家也不能忘记恩情,明白吗?”

张灵雪眼神灼灼。

“爷爷,您放心吧,我会的。”

就在不远处,一辆奥迪A8停靠,后座是凤鸣战神林倾城,她来这里找寻一样东西,手下去办了,她坐在车上等候,没成想就看到了首富家倾巢而出的一幕,自然也是十分的好奇。

“张老爷子听说病危,四处在寻找神医,怎么会跑这里来了?难不成这平房区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老九魔这个通缉犯将宝物藏匿到了这里,居然还有神医在这隐居?”

嘀咕着,张家人已经走了,林倾城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刚才那些人退出来的房子。

恰巧院门在这时候开启,一个人走了出来。

瞬间,林倾城整个人都坐了起来,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怎么可能是他!”

下午才刚刚在她面前撕了婚书,所以林倾城不可能忘记秦天这个人。

她贵为凤鸣战神,多么崇高的地位,追他的人,很多都自惭形秽,甚至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但是这个男人,居然胆敢撕了婚书主动退婚,说是再也不会相见,但真正又见到的这一刻,记忆瞬间浮现了出来。

“不会的,首富张家不可能来拜访这样一个从山沟跑出来的男人的。”

自语着,林倾城鬼使神差的就下了车。

刚好在旁边走过的秦天,下意识看了一眼,自然也认出了这个高傲的女人。

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撇头继续前行,他正要去九子真身之一睚眦出现过的最后一个地方勘测一番,哪里工夫搭理这个女人。

“你认识张家人?”

听到这句话,秦天毫不理会,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下,可把林倾城气的花枝乱颤,双眼都快喷出火了,多少年了,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的无视,简直是奇耻大辱!

“老大,你怎么了?”

一个留着剪发头挺可爱的女人突然出现,看着林倾城的样子,也是颇为有些傻眼,好久没看到老大如此动怒了。

“没怎么!老九魔藏匿的东西找到了没?”

深吸了口气将怒火压制,林倾城已经排除了秦天和首富认识的可能性,一定是对方找错人了,因为这种男人根本就不配。

“没找到,估计老九魔撒谎了,看来咱们的手段还是太过温柔了。”

林倾城正要继续开口,却发现秦天去而复返,还嘀咕着什么。

“脑子真是大,院门都忘记锁了,丢了东西可不好办。”

看着秦天去锁了院门,那个可爱的女人一脸忍俊不禁。

不过出于礼貌,还是等到秦天再度消失才调侃道。

“这破地方就是敞开着门估计小偷进去都含泪出来的,居然害怕丢了东西,这个人倒是傻傻的挺可爱。”

可爱?林倾城点指了一下其额头训斥道。

“蓝禾,这种男人哪里和可爱搭边了?他就是个臭鱼!”

短发的可爱女人是林倾城的副手,不但实力了得,性格也特别好,虽然是上下级关系,但两人形同闺蜜。

只见蓝禾扑闪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

“呀!老大都开始咒骂男人了,看来这货应该就是撕毁婚书退婚咱们女战神的傻小子秦天了。”

“多嘴!走吧,再去会会老九魔。”

正要离开的时候,林倾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的转头看向了秦天的院门口,只见一个人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一身白色长袍随风飘动,手持一柄长剑,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瞬间,林倾城一阵头皮发麻,整个人如遭雷击。

天呐!云游高人向问天!他。。他为什么会站在秦天家的院门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