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她回来还债报恩了

她回来还债报恩了

七里繁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自己被猪油蒙了心,做尽伤害亲人爱人的傻事,一心一意为一个狼子野心的渣男,最终惨死,死后还遭万人唾弃。重生回到五岁那年,还是那个家徒四壁的小农家院,这一年,家里穷的只剩下田地,吃不饱穿不暖,可一家人和和睦睦团结在一起,哥哥姐姐友善,妹妹机灵古怪,弟弟还尚未出世。

主角:秦麦心,景溯庭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麦心,景溯庭 的武侠仙侠小说《她回来还债报恩了》,由网络作家“七里繁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自己被猪油蒙了心,做尽伤害亲人爱人的傻事,一心一意为一个狼子野心的渣男,最终惨死,死后还遭万人唾弃。重生回到五岁那年,还是那个家徒四壁的小农家院,这一年,家里穷的只剩下田地,吃不饱穿不暖,可一家人和和睦睦团结在一起,哥哥姐姐友善,妹妹机灵古怪,弟弟还尚未出世。

《她回来还债报恩了》精彩片段

“呦,是姐姐啊?”

秦麦心径直推开身前厚重的房门,一股还未散却的情欲气息扑面而来。

元蕊霜妩媚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

而寝宫龙床上,一个是她的夫君,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两具相拥的身子,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暴露在她面前。

司马凌昊看向秦麦心的方向,唇角扬起了一缕似笑非笑的弧度。

“朕的皇后,不知你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司马凌昊的声音都是带着一丝魅惑和慵懒,不经意间就可以勾走人的心魄。

这笑还真是挺刺眼的。

秦麦心自诩精明。

可当年还是傻傻的被他的这一笑俘获了一颗真心。

如今看来,这笑里竟藏着许多她看不懂的嘲讽和鄙夷。

“皇上,臣妾有了身孕。”

秦麦心平淡的说了一句,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目光直视着那隔着一层床幔,坐在床上的男人。

“哦?”司马凌昊的声音微微扬了半分,随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似的,勾起了倚靠在他胸前的元蕊霜的下颚,慵懒笑道,“爱妃,朕的皇后说,她怀了朕的龙种了呢。你说,该如何处置那个野种呢?”

野种?

秦麦心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和悲哀。

她该猜到司马凌昊不待见这个孩子的。

她今日来,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心,再死的透彻一点罢了。

野种,呵……

宝宝,你爹竟然说你是野种呢?

你说,娘亲这些年是不是错了?

秦麦心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因此并未看到,此时床上的两人正在低语着什么。

而司马凌昊更是将一件闪着寒光的物件递给了元蕊霜。

元蕊霜随手拿起一件纱衣,披在身上,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巧笑倩兮的走到秦麦心的身边,凑到她的耳边,低声笑道,“姐姐,你也别怪皇上,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知检点!”

话音刚落,秦麦心只觉得心脏处,一股刺骨的疼痛。

她低下了头,清晰的瞧见自己的胸口处插了一把匕首。

匕首的另一端是元蕊霜的皓腕。

匕首拔出,再次狠狠的刺穿胸膛。

元蕊霜脸上带着鄙夷的冷笑,“姐姐,你可知,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恨不能食你的肉,喝你的血?”

“百官都在陛下的面前弹劾你,恨不得杀了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妖后。”

“你害死那么多人,你晚上也不会做噩梦?”

“姐姐,妹妹我现在可是在替天行道,下了黄泉,你可别怪我。”

做噩梦吗?

秦麦心的视线跃过元蕊霜,落到了还坐在床上的司马凌昊的身上。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她弄死的人哪一个不是挡在司马凌昊身前的绊脚石?

她是坏人,就因为司马凌昊不能杀的人,她来杀。

司马凌昊不能做的事,她去做。

司马凌昊兵不血刃的取得天下,开仓放粮,亲赴灾区,赶赴前线,赠药救人,万民敬仰。

可又有谁知道,粮食都是她辛苦赚来的,药物是她辛苦配置的,人也是她日夜不休的救活的。

现在,他竟然要杀她,还是在得知她怀有身孕的时候。

司马凌昊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斜靠在床边,别有一番魅惑,似乎是在看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这是她的丈夫。

是她付出了一切,为了他不惜气死亲娘、害死姐姐、逼疯妹妹、害残弟弟的丈夫啊!

“为……什么?”

秦麦心没有看插在自己胸膛,一刀一刀拔出刺入的匕首。

她只是平静的望着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好似匕首不是捅在她的身上一样。

那个让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终于从床上跨了下来,高大挺拔的身躯近在咫尺,他的眼里没有一丝往日的情分,有的只是让她感到陌生,达不到眼底的笑意。

他勾起了她的下颚,凑到她的耳边冰冷的吐出了三个字——

“景溯庭!”

一向宠辱不惊的秦麦心,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已经毫无光彩的眸子骤然收缩了起来,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司马凌昊看到秦麦心的表现,眼底寒意更甚,甚至带着一丝愤怒和屈辱。

他夺过元蕊霜手中的匕首,朝秦麦心的肚子就狠狠的捅了进去。

“你这肚子里的野种,是他的吧。”

司马凌昊的声音像毒蛇般蔓延,吞噬着秦麦心的神经。

“有些事,你或许不知道。其实,当年你哥哥不是为救他而死的,而是被朕暗中弄死的!朕原本是想要他们两人的命的,谁知,景溯庭命大,逃了。”

秦麦心原本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在听到这话后,陡然跳动了起来。

她睁大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难以置信。

“你不是很厌恶他吗?”

“所以,朕用你的名义,将他引入朕布下的陷阱。”

“啧啧,万箭穿心呐。朕的皇后,朕替你报仇了,你是不是该感谢朕呢?”

“不过,也是他傻,他到死都还以为,是你想要他的命。”

“否则,朕怎么可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取了他的性命?”

“所有挡着朕的路的人,都死了。”

“所以,秦麦心,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朕原本打算再让你多活几日的,没想到你竟然怀了那个男人的野种,还自己跑来送死!”

司马凌昊厌恶的丢下了手中的匕首,似乎是嫌脏的接过元蕊霜递过的毛巾擦了擦手,凑到元蕊霜的耳边低声魅惑道,“爱妃,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择日,你便是朕的皇后了。”

“臣妾谢皇上。”

司马凌昊走了,元蕊霜还在,秦麦心还没有死,只是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

景溯庭,景溯庭……

你不是很聪明的吗?你怎么会那么傻?

“亲爱的姐姐,你这就受不了了吗?”

“唉,看在你就快死的份上,妹妹就好心的告诉你一些事吧。”

元蕊霜蹲到了地上,捡起匕首在秦麦心的脸上划过。

“你肯定不知道,你大姐是怎么死的吧?”

“你可知,你为了皇上,你将你大姐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渣?”

“那个男人啊,根本就不是人呢。”

“他玩腻了你的姐姐,就把她赏给了手下的侍卫、奴才。”

“凡是府里的男人,可都玩过你那冰清玉洁的姐姐。”

“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真是让人心疼。”

“于是,妹妹我,好心的让十个男人同时上她,总算是把她给玩死了。”

“你说,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呢?”

“对了,她死之前,还叫着你的名字呢。”

“……”

秦麦心握紧了双手,缓缓的转过了头,眼底渗出了血丝。

她的大姐,怎么会?怎么会?

她只知道,在她将大姐嫁出去不到两个月,就收到了大姐感染风寒,去世的消息。

她一直以为,她一直以为,大姐是……

“还有你那个胆小懦弱的妹妹,你当真以为,她有本事勾引的了陛下?”

“其实啊,那天是陛下强上了她。”

“诶,可怜啊,你这当姐姐的不但不为她主持公道,还对她拳打脚踢,动用大刑,硬生生的把她给逼疯了。”

“哦,对了,还有你那断了两条腿,终生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弟弟。”

“嗯,你当真以为你娘是被你活活气死的?你可真是个傻瓜……”

“你真以为我爹把你当成宝贝啊?要真把你当宝贝,还能让你继续姓秦?还会不让你认祖归宗?”

“你娘只不过是个下贱的女人,哪里比的上我娘高贵?”

“而你呢,注定要被我踩在脚下,注定是我的垫脚石。”

“你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我当上皇后的,哈哈哈。”

秦麦心只看到元蕊霜的嘴唇在不停的动着。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曾经对自己的亲人犯下的罪行。

元蕊霜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她做的。

她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害死了那些真心对她的人。

除了自己,她还能怪谁?除了自己,她还能恨谁?

她死有余辜,她应该死的更惨一点才对。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只是可怜了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

虎毒不食子,司马凌昊,你会有报应的!

秦麦心突然夺过元蕊霜手里的刀,朝着她元蕊霜就捅了过去。

“啊——!”的的一声尖叫声响起,她也被人踹飞了出去。

视线渐渐模糊,失血过多的她,再也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

临死之前,浮现在眼前的,是她的娘亲、她的继父、她的大姐、哥哥、妹妹、弟弟。

还有那个男人——景溯庭……

 


……

秦麦心睁开眼,望着出现在眼前的黄泥黑瓦,破旧的只有一张破桌子的泥土房,有片刻的恍惚,这场景多像当年她刚穿越到古代时,看到的属于她继父的破房子。

她摸上了自己的胸口,没有血,也没有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这是哪儿?

她抬起手,眼底闪过了诧异,短短的,干巴巴的,这分明是小孩子的手。

“姐……姐姐,你起来了吗?”门外传来了一道糯米团子般脆生生的声音。

秦麦心浑身一震,从床上爬起,迅速的跑到门前,打开了门,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的小女孩,小女孩的眼睛乌黑明亮,只是看她时,有一丝胆怯。

果儿,真的是果儿,是三岁时的果儿!

任由秦麦心再不喜形于色,此时也差点儿惊喜的几乎尖叫出来,她伸出手将秦果心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感受着怀里真实的温度,是她的妹妹,是她的秦果心儿,她还好好的,没有被她逼疯,没有。

“姐姐,疼……”秦果心怯怯的声音从秦麦心的胸前传了出来,秦麦心听到秦果心的话,急忙松开了手,只是眼中的激动和惊喜,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

“果儿,对不起,是姐姐太激动了。你哪儿疼了?给姐姐看看,好不好?”秦麦心第一次出现了手足无措的情况,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她回到了她刚穿越到此地的那一年,她的妹妹活的好好的,那是不是说,她的爹娘、姐姐、哥哥、弟弟也好好的。

“姐姐……”秦果心偷偷的往后倒退了一步,可又怕秦麦心生气似的,小心的挪回了原地。

秦麦心看到秦果心的小动作,心里五味杂陈,前世她从来没有对秦果心好过,带她去京城也只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最后甚至将她逼疯。

她不是人,她真的不是人。

“姐姐,果儿乖,姐姐不生气。”秦果心悄悄的伸出手,拉了拉秦麦心的衣袖,漂亮的眼睛已经泪光涟涟。

她虽然只有三岁,可是二姐姐一直都不喜欢她,她都是知道的。

“姐姐没有生气,果儿不哭,不哭。”秦麦心小心的抱住秦果心,安慰怀里的人,自己却已经哭出了声音。

是老天爷看她上辈子坏事做得太多了,特意让她重生来还债的吗?

这辈子,这辈子她不会再做白眼狼了,不会再让自己的家人受一点苦了,上辈子欠下的,此生,她还,十倍百倍的还!

“果儿,来,跟姐姐到屋里去,外头冷。”秦麦心擦干了眼泪,牵着秦果心的手,朝身后的破旧房子走了进去,将秦果心抱到了床上,对秦果心道,“果儿,饿不饿?你坐在这里等二姐,二姐出去给你弄吃的,好不好?”

秦果心抬起头偷偷的看了秦麦心一眼,今天的二姐姐好奇怪,抱着她哭,还会对她笑,二姐姐好像不讨厌她了耶。

“好。”虽然她不知道秦麦心要去做什么,可还是乖乖的应了一声,很乖的坐在床上,怯生生的对秦麦心笑。

秦麦心笑着揉了揉秦果心的头发,关上门走了出去。

走出屋子,秦麦心望着记忆中熟悉而陌生的羊肠小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前世,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一个一穷二白的农家,让她不悦到了极点,而如今重生到此地,竟是一件如此愉快的事。

现在正是农忙时,家里的劳动人口都到田里去了,除了她。

现在的家里一共六口人,五年前,她生父考中了状元,为了娶丞相千金,暗地休了她娘,就连尚未出世的她和她的孪生哥哥也因为会妨碍到他的前途,而被他丢给了她娘。

四年前,她娘云秀娥带着她和哥哥——秦青柯嫁给了现在的爹——秦远峰。

秦远峰原本是有媳妇的,可那媳妇从来就不是安分的,某次勾搭上一个富家老爷,就留下女儿——秦小米,和那个富家老爷跑了。

而三妹秦果心,是她娘和她现在的爹的孩子。

若秦麦心没记错的话,一年后,她家的第七口人,她的弟弟——秦青飞就会出世了。

一家人里,只有她从来没去过田里,因为她嫌脏,嫌累,更害怕田里的蚂蝗,谁能想到,在这个穷的连饭都吃不上来的家里,最受宠的女儿不是比她小的秦果心,也不是秦远峰的亲生闺女秦小米,而是她这个自私凉薄的——秦麦心。

以前,她只要生一点小病,家里砸锅卖铁都要给她请大夫,而其他人病了,用点土法子就算过去了。

秦麦心想到以前的事,握紧了拳头,她不是以前的秦麦心了,她可以对任何人自私残忍,但绝对不能是为了她宁愿牺牲自己的家人!

这辈子,她不会再阻止秦小米嫁给秦小米心爱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在秦小米死后,单枪匹马闯进吴家(秦小米的夫家),血洗吴家,最终被午门斩首的事,她是知道的。

那时,她还不知道原因,直到她死前,她才知道,原来秦小米受了那么多苦,而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她不会再让历史重演,她不会让她的哥哥秦青柯十几岁就战死沙场;不会让秦果心被人陷害;不会让秦青飞的腿瘸掉。

从她家出门五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处长满杂草的荒地,这块地据说是很久以前一个来自番邦的男子留下的,里面长着红彤彤的果子,地下也长着硬邦邦的果子,村里人都说,那是毒果,没有人愿意碰毒果,久而久之的这块地也就荒废了。

而秦麦心去的地方,正是这块荒地,那里长着的不是什么毒果,而是西红柿和番薯。

前世,她就知道,也时常去那里摘些回来,还着花样给自己加餐,而这些她从来没和她的家人说过,每次都是吃独食。

她前世,因为是穿越人士,一直认为自己和秦家人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做出来的事,也确实是有够冷血的。

秦麦心到荒地里摘了十几个熟透的西红柿放到了篮子里,在附近瞧了一眼,挑出一根木棍,用木棍从地里挖出了几个个头大的番薯,放到篮子里,朝家的方向走去。

路程并不远,可对于只有五岁的她来说,拿这么多东西,还是很辛苦,迫使她不得不放慢脚步。

“姐姐,你回来了吗?”刚回到家,就听到了秦果心的声音,秦麦心关上篱笆门,就瞧见秦果心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秦麦心笑着朝秦果心招了招手,“果儿,过来。”

秦果心挺怕秦麦心的,因为自从秦麦心在半年前昏迷醒来后,每次只要她靠近秦麦心,秦麦心就会用冷冰冰的眼神瞧她,可现在似乎不一样了。

小孩子的心思本来就简单,见秦麦心对她笑,秦果心心里的胆怯也慢慢降了下来,朝秦麦心走了过去。

秦麦心将篮子提到了一旁的水井旁,让秦果心站远点,就拿起一旁的桶朝水井丢了下去,她以前从来没自己打过水,听到水井里传来一阵咕噜声,就拉着绑在水桶上的绳子,想将水桶拉上来。

可她似乎是低估了水桶的重量,也高估了自己这个小身体的力量,努力了好一会儿,水桶也没上来。

“姐姐,我来帮你,好不好?”被秦麦心赶的远离水井的秦果心走了过来,害怕秦麦心骂她似的,小心翼翼的望着秦麦心道。

秦麦心看着秦果心小心望她的模样,一阵心酸,“好!”

秦果心很高兴,拉起秦麦心递过来的绳子,就和秦麦心一起拉了起来,一个五岁的孩子加上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居然真的从水井里打上来了四分之一捅的水。

“果儿,你回去拿个盆子出来。”

“好。”

秦果心真的很听话,也很聪明,秦麦心搞不懂,她以前怎么会觉得秦果心性子软弱,像个小媳妇,怎么看怎么不爽。

摇了摇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她现在不是以前的秦麦心了,就算果儿真的生性软弱,她也会保护好她的。

秦果心很快就抱了一个半大的木盆子出来,就是走的有些踉跄,秦麦心上前,从秦果心手里接过了盆子,很努力的将水倒了一些进去,从篮子里拿出西红柿,放到了木盆里,洗了一遍,拉过秦果心的手,替她洗干净了手后,拿起一个西红柿放到那小小的手上,“果儿,你先吃这个吧,二姐等下去做饭。”

秦果心望着手里红彤彤的西红柿,她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娘说,不可以随便吃陌生的东西,可是这个是二姐姐给的,如果她不吃,二姐姐是不是又会像以前一样,不喜欢她了?

秦果心不希望秦麦心不喜欢她,闭上眼睛,认命的咬了一口,眼睛一亮,酸酸甜甜的,好像很好吃耶。

秦麦心见秦果心一开始那认命的模样,还有咬了一口后,望向她眼睛闪闪发亮的样子,心里很不好受。

前世,她真的没有喜欢过这个妹妹,不只是因为秦果心生性胆小怯弱,更因为长大后的秦果心越来越漂亮,她不止一次的发现,司马凌昊用瞧猎物般的眼神瞧秦果心。

她上辈子是鬼迷了心窍,怎么会觉得秦果心引诱司马凌昊,又怎么觉得司马凌昊是个好男人呢?

她的妹妹,她这么好的妹妹。

“二姐姐,这个好好吃。”秦果心说着小心的将手里的西红柿收了起来,放到了一边。

秦麦心奇怪的望向了她,就见她不好意思的道,“这个给爹、娘、大姐姐、还有哥哥吃。”

“傻瓜,你真是个大傻瓜。”秦麦心紧紧的抱住了秦果心,“果儿,你放心,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好吃的,还会有很多钱,爹有、娘有,我们都会有的,吃吧,吃完了,姐姐想办法赚钱去。”她前世从未想过要带领这个又破又穷的家走上富裕之路,所以她从来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自己的事,就连她娘的娘家,她都没去过,更不用说,她继父张远峰的爹娘那边。

她人生的改变,在她八岁那年。

那年她被她的生父接到京城,开始过上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的生活。

那段日子,如果没有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元蕊霜和她那个让人作呕的继母在,她想她会过得更开心的。

后来,她的继父和哥哥相继去世,她的年龄也到了出嫁的时候,出于和元蕊霜一样自私的想把家人当做垫脚石的考虑,这才将她娘还有姐姐、妹妹、弟弟接到京城,让她们挤一间破房子里。

秦果心对于秦麦心说的话不是很明白,她只是很高兴的点头,她很喜欢现在的二姐姐,很喜欢很喜欢。


秦麦心见距离中午的时间越来越近,就让秦果心回房间里玩,自己提着洗干净的番薯和西红柿进了厨房。

她在厨房里找了一圈,找了条凳子,把凳子放到大米缸前,费劲的爬了上去,掀开盖子,结果只在里面发现了一小把的米,和一小袋高粱和两小袋小麦。

她家很穷,真的很穷,怪不得前世,只有她一个人吃的是米饭,还吃一半浪费一半,而每次她那个孪生哥哥秦青柯看她的眼神,都那么的恨铁不成钢。

这一爪子的米,想来也是留着明天给她吃的,叹了口气,费了好大的功夫,总算把米从米缸里勺了出来。

少就少点吧,她得尽快想法子赚钱才行。

爬下板凳,将其拖到了灶台前,再次爬上去,洗干净大锅,点火烧柴倒水做饭。

穿越前,她只会一样鸡蛋炒饭。

而她现在的手艺,是前世和御厨学的,就连京城最大酒楼的掌勺厨师都对她甘拜下风,这厨艺可以说是前世的一种收获,虽然现在没材料,但也不能怠慢了。

忙绿了小半个时辰,地瓜粥和炒西红柿总算是做好了,她的小胳膊、小腿已经累的无法动弹了。

休息了一会儿,又拿碗将锅里的食物都装了起来,只留下一小份,放在一旁,然后将装好的食物全都放到了篮子里。

“果儿,过来吃饭了。”秦麦心探出脑袋对着屋子的方向叫道。

很快就瞧见一个小脑袋从屋子里钻了出来,秦果心推开房门,怯怯的朝秦麦心走了过去。

秦麦心很清楚,她以前干的事在秦果心的心里留下了阴影,一时间想让秦果心不怕她,那是不可能的,走到秦果心面前,望着她笑了笑,揉了揉她有些干燥的头发,带着秦果心洗干净手,将留下的地瓜粥端到了秦果心的面前。

“果儿,吃吧。”

“姐姐……”秦果心一直在偷看秦麦心,见秦麦心一直对她微笑,没有生气,也笑了起来,瞄了那碗香喷喷的地瓜粥,摸着碗朝秦麦心那儿推了过去,“姐姐,你吃,果儿不饿。”

秦果心这话刚说完,秦麦心就听到秦果心的肚子咕咕的叫了两声,秦果心急忙捂住了肚子,耳根红彤彤的低下了头,又用眼睛偷瞄秦麦心。

“果儿,看,二姐做了很多呢。”秦麦心指着放在一旁的篮子道,“吃吧,吃完了,我们去找爹娘哥哥姐姐,把这些送给她们吃,好不好?”

“好。”

秦果心也不知道多久没好好的吃上一顿饭了,那儿一个小小的人儿,居然吃了两个大碗,要不是秦麦心怕秦果心吃多了,不好消化,阻止了她,恐怕秦果心还能再吃一大碗。

被秦麦心阻止后,秦果心的手抖了一下,放下筷子,低着头,声音都染上了哭腔,“姐姐,是果儿不好,果儿不吃了,你别生气。”

“姐姐没生气,姐姐是怕你吃多了,不舒服。”秦麦心从凳子上爬了下来,走到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的秦果心面前,蹲下身子,望着她微笑道,“果儿,不管你以后做了什么,姐姐都不会生你的气。以前都是姐姐不对,姐姐向你道歉。”

秦麦心不知道现在的秦果心是否听得懂,她说的是对秦果心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

秦果心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秦麦心,她只听懂了一句,那就是秦麦心没有生她的气。

“来,果儿,我们去找爹娘。”

秦家村坐落于司马国东南部的司马林县,司马林县在司马国属于二级县市,这里的百姓的生活水平,顶多能达到温饱程度,且此地的水患灾害严重,梅雨季节更是绵长,而秦家村在司马林县市属于中下等,大多家庭的温饱都很有问题。

秦麦心继父——秦元山家里,包括秦远峰一共四兄弟、一个妹妹,在秦果心出世那年,秦老太太硬是将他们家分了出来,说家里养不起那么多闲人。

那次分家,他们只分得一亩中下等的田地和他们现在居住的那个两人间带厨房的破房子。

此时,虽是春忙时节,但就秦元山家的那一亩田地,一两天就可以种好了,可秦麦心问了秦果心,从秦果心的话中总结出,秦元山和云秀娥这些时日,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秦青柯和秦小米也去帮忙了,只有秦果心年纪太小,才留在家里照顾秦麦心。

秦麦心心里疑惑,前世她对秦家的关心实在太少。

“诶哟,这不是秦家二丫头和三丫头吗?这是去哪儿啊?”秦麦心牵着秦果心刚路过一间院子,就听到那院子里传来了问候的声音。

秦麦心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就瞧见了一个胖胖的大婶,正拿着扫把对她们笑。

秦果心怯怯的望着胖大婶说了声,“王婶婶好。”就害羞的躲到了秦麦心的身后。

秦麦心收刮着残余不多的有关秦家村的记忆,总算想起面前的胖大婶是何人了,胖大婶和她娘是同一个村的,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很争气,如今在县城里教书,在秦家村算是富裕的家庭,平时对她家极为照顾。

“王婶婶好。”秦麦心用小孩子的口吻向王婶问了好,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二丫头,你们这是去哪儿呢?”王婶放下扫把走了出来,笑眯眯的摸了摸秦麦心的头发。

她这还是第一次见秦家的二丫头出门呢,以前她去秦家,二丫头都是躲在房里不见人的,听村里其他人说,二丫头对三丫头不好,这瞧着,不像啊。

秦麦心想了想,将手里的篮子放到了地上,将盖在篮子上的布掀开,拿出放在篮子的碗,打开放在地瓜粥上的盖子,盛了一大碗地瓜粥出来,捧着碗递给了王婶,“王婶婶,我们家没有什么好吃的,这是我刚做的,你别嫌弃。”

“诶哟,这是……”王婶诧异的望着秦麦心捧到她面前的碗,秦麦心刚才打开盖子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股香味,这会儿,听秦麦心这么说,她诧异的同时,都不好意思起来了。

她怎么会不知道秦家有多困难,这她哪里能接啊?

可是,秦麦心这么说了,她不接又不好,瞧着睁着大眼睛望着她微笑的秦麦心,她这的心都软了一大块,这孩子……

“王婶婶,平时都是你在照顾我们家,这些是我们唯一能给的,不多,只是一点吃的,你就收下吧。”

“诶哟,你这孩子,真是……”

“王婶婶,你就收下吧。”躲在秦麦心身后的秦果心也探出了一个小脑袋,害羞的望着王婶。

“好,那婶婶这就收下了。”王婶见两个孩子都这么客气,她再不收,她也说不过去了。

“二丫头,三丫头,你们进来等等,婶婶进去把碗给你们腾出来。”说着,王婶就将那一大碗的地瓜粥端进了厨房,倒进了自己的碗里,将秦麦心的碗洗干净后,又包了些家里腌制的咸菜走到了秦麦心的面前,“二丫头,来,这些是婶婶不久前腌制的,拿回去尝尝鲜。”

秦麦心低头看着手里的咸菜,心里涌现一阵暖意,这里的人很单纯,你对别人好,别人也对你好,和那些在元丞相府遇到,特意接近你的人都是不一样的。

“谢谢王婶婶。”

“诶哟,说真的,瞧见你们,我都想生个闺女了。”王婶笑道,随即像想起什么似的,望着秦麦心道,“二丫头,你们这提着篮子,是想去秀娥那儿吧?”

“是的,王婶婶。”

“诶,那正好,我也要去给我家那口子送饭,我带你们去吧。”

“那就麻烦王婶婶了。”秦麦心本来是打算边走边问路的,若是王婶顺路带她们去,那是最好的。

王婶见两个小姑娘都是骨瘦如柴的,心里不好受,但看她们这么懂事,这么小就知道给爹娘送饭,心里又很是替秀娥高兴,她装好了饭菜,走出来,顺便把秦麦心手里的篮子也提了起来,“二丫头,你带着三丫头就好,这些婶婶帮你拿着。”

“麻烦婶婶了。”秦麦心望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长长的叹了口气,她这个小身子,提起这些来,真的很费力,想着以后对王婶好点,便也不再拒绝了。

秦果心也探出小脑袋,害羞的对着王婶道了谢,听得王婶心里更是暖,感觉提着篮子的力气都大了些。

春意盎然、绿荫涟涟,秦麦心牵着秦果心望着碧月斓的天空,跟着前面的王婶,心情舒畅的走在田间小道上,朝秦元山他们干活的地方走了去。

中午的阳光灼人,田里干活的人,一个个都是热的头顶冒汗,秦远峰和云秀娥正顶着太阳站在田里干活,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清脆的童声,“爹,娘。”

两人对视着望了一眼,这声音怎么这般熟悉?

正疑惑着,秦麦心已经牵着秦果心走了过来,王婶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秀娥妹子,你家二丫头和三丫头来给你们送饭了。”

王婶这话刚说完,不少正在干活的人都停了下来,朝站在田埂上的两个小姑娘看了去。

两个小姑娘都是瘦瘦小小的,站在前面的那个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正牵着身后那个有些害羞的。

“诶,远峰,你家的孩子都好能干啊,哪里像我们家的,干点活就出差错。”站在不远处的一个汉子,对着秦远峰就羡慕的笑道。

“呵呵……”秦远峰傻笑了两声,和云秀娥两人都从田里爬了上来,朝秦麦心和秦果心那儿奔了过去。

“麦儿,果儿,你们怎么来了?麦儿,你身子好些了没有?怎么出来了?”云秀娥焦急的问道,可是并不靠近秦麦心,她知道秦麦心一向嫌弃她身上的泥土味。

秦麦心主动朝云秀娥走了过去,抱住了云秀娥,“娘,我和妹妹是来给你们送饭的,是王婶婶带我们来的。”

“麦儿……”云秀娥愣愣的瞧着抱着自己的秦麦心,眼底涌上了泪光,自从半个月前,麦儿摔了一次,可是从来不和她亲近了。

秦麦心抱着云秀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她的娘亲,疼她爱她的娘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