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娇俏小厨娘

娇俏小厨娘

璃知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个梦醒,陈静姝竟发现自己穿了。原主是个好吃懒做且贪财虚荣的花痴村妇,嫁给村中猎户韩旭后,不守妇道,气的婆婆卧病在床,丈夫闹着和离,娘家嫌她丢人不愿往来。这奇葩的人设,陈静姝只觉得头大,好在自己有一手精湛的厨艺,想要逆风翻盘,洗白自己的坏名声还是有希望的。

主角:陈静姝,韩旭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静姝,韩旭 的武侠仙侠小说《娇俏小厨娘》,由网络作家“璃知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梦醒,陈静姝竟发现自己穿了。原主是个好吃懒做且贪财虚荣的花痴村妇,嫁给村中猎户韩旭后,不守妇道,气的婆婆卧病在床,丈夫闹着和离,娘家嫌她丢人不愿往来。这奇葩的人设,陈静姝只觉得头大,好在自己有一手精湛的厨艺,想要逆风翻盘,洗白自己的坏名声还是有希望的。

《娇俏小厨娘》精彩片段

陈家村。

一个身穿细布蓝衣的女子,气势汹汹的敲着门。

“陈静姝,你开门啊!”

“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怎么,你有本事勾男人,没有本事开门啊。”

女子声音格外洪亮,一看就是村里吵架的老手,踹门,哭嚎,卖惨一套下来,立马吸引了周边的父老乡亲围观。

屋外闹哄哄,屋内静姝一脸懵。

什么鬼?

她不就是昨晚看小说熬了个夜,睡得晚点,怎么一醒来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土房子里,而且脑海里还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记忆。

这幅身子叫陈静姝,和她同名不同姓,她姓郑。

原身是陈家村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

只是可惜,美则美矣,品性着实不怎么好。

早期陈家给原身定了一桩婚事,是宋家村的宋青云,一表人才,还是个秀才,端的是儒雅斯文。

奈何原身恃美扬威,嫌贫爱富,瞧不上书生宋青云,将婚事给推了,还将人羞辱了一遍。

谁知天道好轮回,她才退婚不到一年,对方就中了举人,一下子在这小山区成了名人。

而原身,却因意外和村里的猎户韩旭共处了一夜,被人看到名誉毁了。

原身根本看不上老实巴交的韩旭,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不愿意嫁,奈何原身爹铁了心,硬是把她指给了韩旭。

可即便嫁了人,原身依旧不安分,在韩家作天作地,并仍幻想着天天做着当官夫人的命,所以,在听到宋青云中了举人后,竟然又舔着脸去勾搭宋青云。

静姝理到这里,直想扶额,娘哦,她前世老老实实,三好学生,男朋友都没来得及谈一个,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穿到一个不守妇道的妇人身上。

要知道这是古代啊,不守妇道,脊梁骨都要被戳断了。

她这还在崩溃,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大嫂,你醒了吗?”

声音有点稚嫩,还带了一丝怯,静姝从原主记忆知道,这孩子是韩旭那个八岁的弟弟韩东升,小名虎子。

她先止住思绪,起身开了门,装作随意道:“醒了,外面闹哄哄的,发生什么事儿了?”

她自问声音还算和蔼,但是虎子确哆嗦了一下,仿佛见到和蔼的嫂嫂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静姝:“……”

想起来了,原身对这孩子不好,经常指使他做这做那,才八岁的孩子就承担了全部家务,并且还得天天伺候她。

若不是韩旭护着这个弟弟,原身到底有点怵,说不定早上手了,就这暗地里也没少折腾这孩子,尤其是她面上笑眯眯说话的时候,背后一定在想坏点子。

虎子怕嫂嫂,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嗫喏道:“外面没什么事儿,娘说她会处理的,让大嫂醒了别出去,就在屋里带着,等,等大哥回来就好了。”

静姝凝眉,她其实听到外面在吵闹什么了。

应该是宋青云的夫人翠蝶上门来骂她狐狸精勾引人了。

韩旭娘林氏估计不想闹大,在门口好生陪着话安抚,让翠蝶看下都是乡里邻居的,先消消气,回头私下来问,不要在门口被人看了笑话

但是翠蝶不听,她今日来这般闹,就是铁了心要让静姝臭名远扬,怎么会顾及那么多。

于是林氏越妥协,这翠蝶就哭嚎的越凶。

林氏身体不好,常年靠药养着,路走多了都要喘,也受不得大刺激,这种场面她肯定应付不来。

自己惹得事自己解决,静姝立马提裙出去,“我去看看。”

虎子一急,就想拦着大嫂。

娘叮嘱过拦着嫂子的,不然以嫂子的性子,怕是能跟宋家夫人掐起来,娘说他们本就理亏,再打了人就不好了。

奈何他到底是小孩子,平日又怕静姝,拦的动作还没摆出来,静姝已经越过他直奔前院。

虎子一跺脚,忙跟了过去。

还未走到大门口,就见林氏捂着胸口,面色不怎么好。

虎子忙跑了过去,小身板护着人群中被围着的娘。

静姝紧随其后,看到屋门口围满了人。

翠蝶看到她,就跟看到杀父仇人似的,“陈静姝,怎么,不做这缩头乌龟终于舍得出来了?”

静姝被这尖锐的嗓音刺的皱眉,还未出声,又听得翠蝶像是小贩吆喝似的,大声道:“大家快看看,就是这个女人,当时嫌弃我夫君是穷书生,现在我夫君好不容易中了举人,她竟然舔着脸三番五次来勾搭我们家青云。”

“昨天,竟然趁我不在的功夫,跑到青云面前自荐枕席!”

“我家青云自然是看不上她的,拒绝了她之后,谁知道她竟然无耻到反过来威胁,说青云不依了她,就回头宣传我们家青云轻薄他,要坏了青云的名声,如此的不要脸。”

宋青云要准备来年的春闱,名誉出不得半点差错,若是陈静姝真这么威胁,委实太无耻。

一众围观的吃瓜群众听此顿时都围着陈静姝指指点点。

说她恶毒的,不要脸的,心肠坏的,还有可怜韩旭的,造了什么孽,娶了这么一个玩意回来。

林氏听周围的议论声,也觉得难堪,但是眼下的情况又担心蠢儿媳冲动上去直接干,将事情闹得更加不可收拾。

于是捂着胸口走过来尽量温声道:“那个,静姝,你先冷静下来,这中间或许有什么误会,要不,等阿旭回来了,我们在跟宋家好好解释,你先别冲动。”

静姝知道,林氏劝她是潜意识的相信了翠蝶的话,也以为她昨天真勾引宋青云去了,只是不想闹大了让他们家跟着难堪。

但是,她必须要解释。

瞧着眼前情况一团糟,要是温声解释,根本没人听,反而还以诶她心虚呢,于是静姝索性袖子一撸,掐腰做原身刁蛮的模样,大声道:“李翠蝶,我没有勾搭宋青云,更没有威胁他,昨天我赶集去了,根本没碰到过宋青云,更遑论自荐枕席,你不要张口就污蔑人。”

原身以前确实暗送秋波试着勾搭过几次,但是自荐枕席是没有的。

尤其是昨天,她压根就没见到宋青云,昨天原主记忆里,她是打算赶集撩知县老爷家的大公子去了,就是运气不好,没有蹲到县太爷公子,扑了空回来……

由此可见翠蝶是满口胡说的。

 


静姝底气满满,她就算名誉不好了,但也不能任由人什么屎盆子都往她头上扣。

翠蝶见对方刁蛮,丝毫不见意外,并嗤道:“呵,我污蔑你?陈静姝,我可是亲眼看到的,你穿着你最招摇的蓝蝶白缎裙,一个劲儿的往我们家家青云怀里扑。”

“那你确定是看到我的脸了?”

翠蝶一顿,她当时只看到了背影,但那背影,断是陈静姝不会错,当即挺胸道:“是的,我看到你这张狐媚的脸了。”

静姝没恼,继续问:“好,那麻烦你说说在什么时辰,什么地点,你旁边可还有人给你做见证?”

翠蝶哼了一声,“昨天申时,在回宋家村的灌木小道上,我当时忘记拿东西了,就让青云在原地等我,谁想到,等我拿东西回来,刚好看到你不要脸的往他身上扑。”

“听到我回来的动静,你还吓得慌忙逃跑了。”

“至于作证,青云没有出面,已经是给你们家韩旭留了面子,你确定要青云来亲自指证你?”

静姝想笑,都闹成这样了,还想过给韩旭留面子?

翠蝶可生怕韩旭帽子带的不够多,使劲儿宣扬呢。

她解释道:“申时那会儿,我在碧云阁里干逛呢,当时不少人可以给我作证,而且我回来时,还碰到了下田的陈安和他妹妹莲花,那时,刚好是申时末,宋家村和陈家村可不同路,我分身乏术,能同时出现在宋家村的路上和陈家村的路上?”

翠蝶不信,“呵,你说碰到了人就碰到了人,你倒是让人出来给你作证啊。”

静姝抬头在人群里环视了一圈,真的看到了陈安,:“陈大哥,你昨日看见我了,不知,能否帮我做个见证?”

陈安抿唇,他很讨厌陈静姝,不想做见证,尤其是昨天陈静姝撞到了他妹妹,还反过来骂他妹妹走路不长眼。

陈静姝看出来陈安的心思,知道原身多得罪人,立马软了态度带着歉意道:“昨儿静姝莽撞,不甚撞到了莲花妹妹,实在抱歉,没有把莲花妹妹撞伤着吧?”

“这样,待会儿等我家韩旭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看莲花去。”

她故意提及韩旭去看莲花,是因为莲花承过韩旭的情,就算陈安讨厌她,怎么着也该顾及韩旭两分吧。

陈安果然犹豫了下,还是老实的说了当时碰到了静姝。

并且当时不止他一人看到陈静姝回来,还有陈浩一家也看到了。

翠蝶一愣,“怎么可能,我昨天明明看到你去勾搭青云的,那背影,不会有错。”

静姝却捕捉到漏洞,“所以,你当时是凭着背影确认的,根本没有看到我的脸是吗?”

“刚刚我好像记得,你非常确定的说看到我的脸了,翠蝶,你撒谎了。”

翠蝶掌心一紧,有点慌,“我,我就算没看清你的脸,但是,但是那身蓝蝶白缎裙,除了你,还有谁会穿那么招摇的颜色,而且,你可是炫耀过,这是你姐姐从京城给你带回来的高定,整个毓秀镇就你一人有这个衣服。”

“我确实这么说过,但是翠蝶,你没听过什么是仿品吗?”

翠蝶蹙眉,“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过是提醒你,那衣服,我知道有个人专门找人,按我的颜色款式,定了一套仿品。”

“谁?”

静姝一笑,“令妹翠荷。”

陈静姝喜欢往街上跑,前几天巧了,无意间就看到了翠荷穿着一样颜色的衣服逛街,虽然料子不如她的,但是款式颜色差不多。

陈静姝可还故意上前去嘲讽过翠荷东施效颦呢。

翠蝶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你休要含血喷人!”

她家可爱的妹妹怎么可能会去勾搭自己的夫君,一定是陈静姝搞离间。

静姝无所谓摆手,“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你爱信不信,你昨天根本都没看到我,今日就红口白牙说我威胁宋青云,并且自荐枕席,如此栽赃冤枉我,我陈静姝,就算名声不好,但也不是任由什么盆都往我头上扣的,李翠蝶,今日你定要给我一个说法。”

静姝的话让翠蝶抿紧了唇。

翠蝶其貌不扬,对已经中举人的宋青云实在没有信心,整日防的厉害,尤其防着静姝,谁让静姝样貌好呢,所以,不难揣测今日带了这份心思,故意夸大其词来污蔑她。

人群中传来几声唏嘘。

虽然这陈静姝可恶,但是翠蝶不由分说上门找茬,并闹这么大动静,那显然也没安好心啊。

见舆论偏向了静姝,翠蝶不甘心想再辩解,忽然,人群中传来宋青云的声音,“翠蝶,你在这闹什么,赶紧给我回去。”

翠蝶看宋青云来了,感觉又看到了希望似的,拉着他道:“青云,你告诉我,昨天勾搭你的,是陈静姝对不对?”

“她买通了陈家村的人做见证,说我污蔑她呢,可是我明明昨天就看到她往你怀里扑呢,那衣服,我怎么会看错。”

只要青云亲自指证,大家肯定会信的。

宋青云被气的面色发红,拉着翠蝶压低声音道:“我昨天不是说过了不是她吗,为何你不信?”

“好了,别闹了,赶紧给我回去!”

翠蝶听不进去,嚎道:“不是她还有谁?要是别人,你说啊,你告诉我对方的名字,你为什么隐瞒不说?为什么袒护对方?”

昨日她撞见后,那女子跑的快没追上,她就拉着宋青云问那女子是谁,可是宋青云就不说。

于是翠蝶起疑,认为静姝勾引到青云了,才会让青云袒护,一夜辗转,实在气不过,今日才上门来讨说法的。

宋青云面色很是不好,咬牙道:“你非要我现在说出来那人是谁吗?”

若不是顾及她,他昨天为何要隐瞒?

他此时气极了,“好,我说,昨天是……”

“不要说了!”翠蝶忽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捂着耳朵跑了。

她有了猜测,只是不敢相信,自己上门反而成了小丑,并且发现了一向疼爱的妹妹……

她接受不了。

 


宋青云回头,尚算君子的为陈静姝澄清了昨日不是她,并且还跟林氏道了歉,说自己管教无方,给韩家添麻烦了。

林氏虚弱咳了两声,客气两句后表示误会一场,不会在意。

宋青云也适时出声让大伙都散开吧。

众人还是很给宋青云面子的,立马散开。

对方是举人,以后是要做官老爷的,万一明年宋青云高中,那就更加风光了。

于是几个稍微有眼色的还上来奉承两句,保证不会乱说什么的,才离去。

宋青云作揖道谢,等人群全部散去,他才转身,再次致歉后去追翠蝶,从头到尾都没看静姝一眼。

静姝可是巴不得宋青云一眼都不要瞧过来,不然又平添人茶余饭后谈资。

门前瞬间恢复了安静,只余鸟儿喳喳叫。

虎子已经扶着林氏回屋,林氏今天应该确实被气到了,走路感觉随时要摔倒,静姝有心去搀扶扶,又怕吓到人家,毕竟,原身每每见林氏,都说她是病秧子,老不死的。

再说贸然上去搀扶,也会让人起疑,无法,她只好乖乖掩了门,在后面跟着,待会万一林氏倒了,她还能及时扶一把。

虎子把林氏扶回房后,就急忙去熬药了。

静姝一人站在院中,听着屋内传来阵阵压抑的咳嗽,有些不安。

要是原身,才不会管,一定上床睡觉去,等着小崽子给自己做饭送过来,还会咒两句病秧子早点死。

但是此刻,里面是郑静姝的魂啊,一个尊老爱幼的乖乖女。

于是她走了过去,尽量温和道:“我来熬吧,你去给你娘倒杯水吧,我听她咳的厉害。”

虎子手一抖,立马挡着药罐子,道:“大,大嫂,我自己熬就好,你没事回屋休息就行,待会儿饭做好了我在叫你。”

静姝:“……”

她看出来了,虎子怕她投毒。

原身有恶毒到这地步吗?

静姝悻悻,转身去了厨房,因为她肚子一直在叫啊。

只是推开厨房的小破门,她就呆了。

见过穷的,绝逼没见过那么穷的。

厨房四处透风,米缸里干净的一粒米没有,柜橱只有一罐粗盐巴,还有几个有缺口的碗。

碗里盛着几个发硬的窝窝头,旁边还有半小袋糙面。

她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厨房最值钱的怕就是那口刷的比她脸还干净的铁锅了。

除此之外,真的什么都没了。

静姝扶额,想起了韩家为什么这么穷。

其实,韩旭是个很能干的人,会做木工,打猎,远比比平常人挣得多,按理说该是能过上小康水平的。

奈何他母亲林氏,早年患了病后,身子一直不好,不仅什么重活都做不了,还要常年喝药,韩旭的钱都砸在药上了。

再加上还有一个弟弟要抚养,后面又娶了自己,本就捉襟见肘,因为聘礼,更拮据了,甚至还欠了债。

别说吃顿好的,便是连顿白面馒头都是奢侈。

所以原身嫁过来后嫌弃的不行,觉得自己受苦了,才日日想着巴一个大官人,逃避这吃苦的日子。

静姝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此刻忍不住怀念她的厨房。

在现代,静姝家里是做中式传统糕点发家的,且她也喜欢在厨房里待着研究美食,不仅糕点,她的厨艺更是好,毕业后甚至还考了厨师证书呢。

所以,她家的厨房很是奢华,也屯了各种各样的物资,能做很多美食……

正想的发馋呢,静姝忽然感觉眼前一闪,好像看到了自家厨房一扇浅灰色大理石柜门。

她觉得自己应该饿的出现了幻觉,但还是伸手,拉开了那扇柜门。

里面赫然整齐的码着她做糕点时会用的酵母,泡打粉,琼脂,吉利丁,炼乳,橄榄油等等一切辅助材料。

静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拿了一包泡打粉出来,关上了门。

眼前幻觉没了,但是灶台上确实有一包现代包装的泡打粉……

静姝懵了,什么鬼,穿越还把自家厨房的一角带来了吗?

她震惊的不行,但更多还是欣喜,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儿都发生了,带个厨房过来,也没那么天方夜谭了。

静姝眸中顿时亮晶晶的,若是有这厨房,她岂不是可以做很多好吃的糕点。

而且,这是古代,糕点技术肯定比不过后期无限改良的,说不定,她能在古代,做糕点发家呢?

一霎,静姝有了斗志,脱贫指日可待啊。

她窝在厨房,兴奋的研究了下这个凭空出现的一扇储物门,发现只要想着厨房就能出现,不需要时,就会自动消失,倒是便捷。

研究透后静姝没有贸然使用里面的东西,再说这韩旭家里连白面粉都没有,也使用不着,不急,她找个时间去集市采购些原料再回来捯饬。

心情好了,静姝看那几个硬的跟石头一样窝窝头都好吃了,赶忙去添了水,放上箅子,将窝窝头蒸热。

烧火的时候,她竟从柴火堆里扒拉出几个藏着的鸡蛋。

估计是林氏藏着给韩旭和虎子吃的的,因为原身嫌弃伙食不好,家里但凡有点点好吃的,都被她先搜刮吃了,从来没想着给韩旭家留着。

静姝咂嘴,韩旭待原身很是包容,但原身实在不懂的感恩呐。

她将鸡蛋捡了两颗出来,水烧开后,取出两个碗,打了个两碗蛋花汤,并去院里薅了小葱香菜增味儿。

她可以啃啃窝窝头,但是林氏是病人,估计吃不下这么硬的窝窝头,虎子八岁了,但身板格外瘦弱,正是该吃些营养的东西时。

她做好后,端到了堂屋。

虎子刚伺候林氏喝完药,端着空碗出来,一阵鸡蛋的香气就扑鼻而来。

一看蛋花汤,小脸皱了起来,那可是留给娘补身子的,又被大嫂找出来吃了,下次他一定藏个更严实的地方,看她还找的出来不。

正小声叽歪呢,忽听大嫂说鸡蛋汤是给娘做的,还有一碗是他的。

虎子觉得有点惊悚,大嫂不仅做饭了,还专门给他和娘做的?

可是,他不敢吃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