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罪妻撩人薄总太薄情

罪妻撩人薄总太薄情

十月安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当初薄霆深还是众人厌恶的丑颜私生子,当他说出想娶海城小公主苏娇娇的话时,多少人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多年之后,苏娇娇和薄霆深调换了人生,她被迫成了男人的冲喜新娘,所有人都说男人得偿所愿,可这看似美满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主角:苏娇娇,薄霆深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娇娇,薄霆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罪妻撩人薄总太薄情》,由网络作家“十月安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初薄霆深还是众人厌恶的丑颜私生子,当他说出想娶海城小公主苏娇娇的话时,多少人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多年之后,苏娇娇和薄霆深调换了人生,她被迫成了男人的冲喜新娘,所有人都说男人得偿所愿,可这看似美满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罪妻撩人薄总太薄情》精彩片段

 

 

是夜,别墅。

苏娇娇推开主卧的门,走了进去,房间没开灯,很黑。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银色面具,看不见容貌。

微弱的光线中,只能看到他精硕又强健的身体。

苏娇娇蜷了蜷手指,然后爬上床,到了他身上。

但是当她的指腹碰到男人结实的腹肌时,还是瑟缩了一下,一直隐忍在心头的屈辱和羞耻感,让她瞬间红了眼眶。

为了走出监狱,她跟别人做了一笔交易,将自己给卖了。

有一个男人病入膏肓,无药可医,需要一个八字契合的女人来冲喜,做他的一夜新娘。

她就是这个万里挑一的一夜新娘。

这时,她纤细的皓腕突然被一把扣住,耳畔传来声音:“你,是什么人?”

这道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但格外的冰冷。

苏娇娇受到惊吓,猝然抬头,一下撞进了男人的双眸里。

男人已经睁开了眼,他有一双深邃的狭眸,眸子如鹰隼般犀利,现在他森然阴沉的看着她,像两个小深渊,拉着她不停的往里面坠去。

苏娇娇打了一个寒颤,惊惧不安,“我…我是你的…一夜新娘…”

下一秒,他无情一甩,翻了一个身,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

嘶。

她的衣服被粗暴的撕开。

陌生滚烫的男人气息铺天盖地而来,直接将她吞没。

苏娇娇纵然已经下定了决定,但是没有情事经验的她还是抗拒了一下,但男人肌肉如铁焊,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力量,不让她有半分逃避和退缩。

眼泪,从眼角滑落。

......

三年后。

无数道的闪光灯逼的苏娇娇睁不开眼,耳畔充斥着各种谩骂声,从四面八方涌来。

“骗子!”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海城小公主!”

“当年医院抱错了孩子,她是个假千金!”

“她捅了真千金一刀,想杀人灭口!”

“毫无人性的杀人犯!”

“让她坐牢!”

面前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大家面容狰狞的咒骂她,讨伐她,她害怕的往后退,恐惧和疼痛如同潮水一样将她淹没,让她喘不过息。

“你是什么人?”男人冰冷的嗓音不带一丝温度。

“我是你的一夜新娘!”

苏娇娇瞳仁骤缩,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洗手间里的水龙头往下滴着水,滴答滴答的,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压抑又渗人,苏娇娇抬头看着镜面里的自己,她脸色惨白,像个鬼一样。

她只不过来洗个脸,闭眼时就做噩梦了。

三年了,她总是在做这个噩梦。

收拾了一下情绪,苏娇娇走了出去,她现在是清洁工,来打扫这栋别墅的。

这时“嗒”一声,别墅大门打开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闯入视线。

是别墅的男主人回家了。

苏娇娇抬头,只见男人身上穿着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英俊清贵,他气质淡漠疏离,又透着高高在上的气场,让人不敢直视。

这是一个有钱人。

苏娇娇低下头,继续打扫卫生。

男人一身酒气进来换鞋,站在客厅里看着苏娇娇,宽大的清洁工衣服衬的她很是纤柔小巧,几缕秀发落在了腮边,露出她半张莹玉姣好的侧颜。

男人抬手扯了一下领带,然后微眯狭眸上前,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

苏娇娇一惊,“先生,你干什么?”

话没说完,男人将她连推带抱,丢到了客厅里的沙发里,他压上去,嗓音沙哑道,“卖不卖?”


 

 

他问她卖不卖。

 

苏娇娇一愣,能住在这种几千万别墅里的男人都不差钱,也不会差女人,他怎么会看上她这个清洁工?

 

她发愣的几秒,他已经将她固定在他的身下,气息紊乱,“今晚陪我一夜,你开个价。”

 

苏娇娇当即奋力反抗,手脚并用的踢打他,“先生,你是不是喝醉了,你清醒一点,我只是一个来打扫卫生的清洁工!”

 

身上的男人拨开她腮边的乌发,露出她整张小脸,这个苏娇娇曾经不但是海城的小公主,更是从出生起就有着石破天惊的美貌。

 

巴掌大的小脸,骨相清冷绝美,如同鸡蛋白般的娇肌,樱.桃小嘴巴,再配上一双水漉漉的翦眸,光这美貌就是海城的天花板。

 

男人低头埋在她白.皙的颈子里又亲又啃,低沉磁性的嗓音覆在她耳畔,邪佞又透着轻蔑,“做清洁工才赚几个钱,陪我一夜,价格你来开,想好了,别把自己卖亏了。”

 

说着他开始扯她身上的衣服。

 

受到侵犯和羞辱的苏娇娇脸色煞白,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走开!我不卖!”

 

男人一时没得手,被她从身下逃脱了。

 

咚,一声。

 

苏娇娇滚落在地毯上,额头撞上了茶几尖锐的几角。

 

有鲜血顺着她的眉眼流了下来,跟她苍白的脸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男人愣了一下,向她伸手。

 

苏娇娇顾不上擦血,整个人像是刺猬一般往后退,“别过来!”

 

她连滚带爬的起身,头也没回的跑了。

 

......

 

苏娇娇失去了清洁工这份工作。

 

从别墅离开后,家政经理就通知她不要再过去上班了,说客户投诉她。

 

那个男人竟然还把她投诉了。

 

想起那个男人,苏娇娇还心有余悸,她并不认识他,昨晚是第一次见。

 

她坐过牢,有案底,好的工作根本就不要她,她只能去应聘一些底层的工作。

 

但是找了一天工作,都没有人要她。

 

这时路过了皇朝酒吧,这可是海城最有名的销金窟,很多有钱的男人在里面挥金如土。

 

皇朝酒吧的经理正好看到了苏娇娇,“娇娇公主,你要不要来酒吧上班?”

 

苏娇娇摇头,“我不做小姐,我不卖身的。”

 

“不用卖身,我们卖酒,卖酒拿提成,都是干净钱,这里卖酒来钱最快了,很多小姐妹靠卖酒都给自己买房了。”

 

苏娇娇并不想在这种地方上班,但是,她需要钱。

 

苏娇娇进了皇朝酒吧卖酒了,很快她就被推进了一个卡座了,被一个油腻的老总灌了几杯酒,“娇娇公主,来陪我喝酒,你喝几杯酒,我就买你几瓶酒,怎么样?”

 

这个老总的目光色眯眯的,苏娇娇心里不适,但是只能忍着。

 

这时她感觉一道阴沉的目光盯在了她的脸上,谁?

 

苏娇娇扭头一看,竟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昨晚别墅里那个男人!

 

只见那个男人坐在豪华包厢的沙发主位上,挺括的后背慵懒抵在沙发背里,指尖染着雪茄,正在吞云驾雾。

 

一片缭绕的烟雾背后,看不清他的脸色,不过他蹙着剑眉,那双森然的目光却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在看她。

 

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也太巧了。

 

“娇娇公主,你在看谁?”油腻的老总顺着苏娇娇的视线一看,面色大变,“苏娇娇,你知道那位爷是谁吗,那可是…”


 

 

“那可是海城首富薄霆深!”

 

什么?

 

薄霆深?

 

虽然这三年苏娇娇在底层生活,但薄霆深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她也是听说过的。

 

相传薄霆深是薄家的私生子,一直被养在外面,但是三年前他突然接管了薄家,短短几年时间就以非凡的金融商业头脑成为了海城只手遮天的首富大人。

 

他很少露面的,相当神秘,相传他手段更是残忍腥戾。

 

那个男人竟然就是海城首富薄霆深!

 

“苏娇娇,别看了,你们这些小姑娘胃口还真大,个个都喜欢往薄总身上扑,但是,薄总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你看他身边一个女伴都没有。”油腻老总嘲笑道。

 

他不近女色?

 

那昨晚问她卖不卖,意图侵犯她的那个男人是谁?

 

这时油腻老总的咸猪手伸了过来,想搂她的肩,苏娇娇立马站了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苏娇娇往洗手间走去。

 

但是走在回廊里,突然有一只大手探了过来,一把拽住了她纤细的皓腕将她往豪华包厢里拖。

 

她猝不及防,没站稳,咚一声跪在了地板上。

 

抬头时,她撞上了薄霆深那张俊脸。

 

昨晚在别墅里太慌张了,没细看他的脸,现在她跪着被迫仰着小脸望着他,眼前这个男人生的极其英俊,他的五官精致如刻画,走在大街上都会引起尖叫的那种类型。

 

只是他绯色的薄唇轻抿,透着不近人情的疏离和冷漠,让人不敢靠近。

 

他将她拽进了他的包厢。

 

“你干什么?放开我!”苏娇娇很抵触这个男人,想甩开他。

 

薄霆深溢出几分薄凉的笑意,“昨晚反抗的那么激烈,我还以为你是个烈女呢,今天就到酒吧里赚钱了?”

 

这要问他了,是他害她丢了清洁工的工作!

 

薄霆深抽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怎么,陪别的男人玩,不陪我玩,是觉得我玩不起?”

 

说着他就抬了一下手,迅速有人拎着一个箱子进来了。

 

箱子打开,里面全是钱。

 

“这些钱,喜欢吗?”

 

苏娇娇看着那些钱,“你究竟想干什么?”

 

薄霆深不动声色的扫了她两眼,今晚她穿着黑色的工作服,中规中矩的衣服在其他女人身上显得老气横秋的,但是她不同,少女的身段本就紧致玲珑,还软的没有骨头似的,工作服都被她穿出了几分工作制服的味道。

 

凸.起的喉头微微滚动,他压低身在烟灰缸里叩了叩烟灰,“陪我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薄霆深挑了一下剑眉,轻佻慢捻出三个字,“脱衣服。”

 

苏娇娇指尖一蜷,三年前她从高高在上的海城公主坠入地狱,变得人人可欺,大家都想在她身上踩一脚。

 

“脱衣服,你脱一件我给你一万。”

 

“这个游戏我不玩。”

 

“一万看不上?行,脱一件给十万。”

 

“我不要。”

 

“一百万,脱一件我给你一百万,脱两件就是两百万,全脱了我给你一千万,你考虑清楚了。”

 

苏娇娇拒绝的话当即如鲠在喉,再也发不出来了,一千万,好多钱。

 

她需要这笔钱。

 

“好,我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