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姐是你永远得不到的高岭之花

姐是你永远得不到的高岭之花

重九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就失身,失身就怀孕,还一怀就怀三个!陆青鸾不害怕,她有隐藏马甲,带着三个萌娃闯天下,丝毫不畏惧。三个萌娃也十分争气,每一个都十分优秀,各有各的优势和才华。

主角:陆青鸾,宇文寒翼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青鸾,宇文寒翼 的武侠仙侠小说《姐是你永远得不到的高岭之花》,由网络作家“重九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就失身,失身就怀孕,还一怀就怀三个!陆青鸾不害怕,她有隐藏马甲,带着三个萌娃闯天下,丝毫不畏惧。三个萌娃也十分争气,每一个都十分优秀,各有各的优势和才华。

《姐是你永远得不到的高岭之花》精彩片段

陆青鸾睁开眼的时候,感觉有人在咬着她的唇......

那种愈演愈烈的感觉,令她陌生又悸动,但她的意识太模糊了,只能迷迷糊糊看到那人英俊的轮廓。

可惜太近了,反而看不真切,只能感受到他灼烫的气息,和那双漆黑看不到底的眼眸,在寸寸瓦解她本就不多的理智,像是溺水之人,只能努力攀住这最后的一截浮木。

陆青鸾感觉倒了八辈子霉,她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放开我......你是谁......”

“别哭,我会对你负责的......”

他温柔的吻去她面上的眼泪,自己也在努力保持理智。

而她也像一杯毒药,令他几乎失控。

也不知这样了多久,那人终于放过了她,眷恋的吻着她的眉眼唇畔,并将一件信物塞进了她的怀里。

又不知过了多久,陆青鸾被外面吵杂的声音吵醒。

“家门不幸啊,听说大小姐在里面跟人厮混,做了伤风败德的事......”

门扉瞬间被撞开了,就见两个凶狠的婆子,将陆青鸾强行拖了出去,而在这个过程中,陆青鸾才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居然穿越了!

她堂堂未来世界,古武世家的天才大小姐,穿越成了古代的相府千金,奈何生母早逝,继母恶毒,几乎生活在水深火热里。

被毁了容貌不算,昨夜还被毁了清白,想起那混乱的一夜......

“贱人......”

一拖出来,就狠狠挨了原主便宜爹,陆成安的一巴掌,直打的她头脑发蒙。

“还愣着干嘛?本相没有这种不要脸的东西,拖出去乱棍打死......”

“老爷不要啊,若是打死了她,太后问起来怎么办?不如送去乡下吧,修养几年,等睿王游历回京,再谈他们退婚的事,毕竟是这小贱人先做的不要脸的事......”

继母沈氏慌忙劝道。

要是打死了,陆青鸾身上的婚约不就成了死的,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若姐姐德行有缺,身上的婚约是可以顺延给妹妹的。

她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所以陆青鸾还不能死。

“也好!”其实陆成安也顾忌这点,几人三言两语就决定了陆青鸾接下来的命运,直接让人把她拖上一辆油布小车,送去最偏远的乡下。

路上,陆青鸾才迷迷糊糊的彻底清醒,脑中回放着原主悲惨的童年,心上冷笑:相府,陆家,你们今日不杀我,便等着来日我回来杀你们吧!

虽说此刻很虚弱,但以她前世古武世家的武学记忆和能力,想重回巅峰,不过时间问题罢了,到时候自会收拾这些小人,也算还了原主借她身子的恩情了。

相府内。

闹剧方散,走在最后的相府二小姐,陆晴雪,忽然眼尖,从脚边的一簇杂草中,捡起了一块玉佩,这玉一看就是那种特别名贵的。

难不成是陆青鸾那贱人的?陆晴雪狐疑的想。

前方,管事匆匆来报。

“相爷,夜王府的求见。”

陆成安一惊,夜王府,那是整个云朝最有权势的地方,平日他巴结都没门路,如今怎么会求见?

“快......”

等到了大厅,就见一个护卫倚剑而立,开门见山的道:“陆相爷,有个事请教,你家哪位女眷手上有这样一块玉佩。”

说完,护卫拿出一枚玉佩。

众人正一脸懵逼,唯有陆晴雪失声惊呼:“是我这块吗?”

匆忙将捡的玉佩拿出,刚好与护卫手里的合成一块,浑然一体。

“这......”

就见那护卫瞬间跪在了地上,“属下拜见准王妃,王爷一诺千金,让属下前来寻你......”

整个相府都震惊了!


时光如梭,眨眼五年的时光就过去了。

陆青鸾离开相府在‘乡下’的日子,可谓是精彩又舒适,尤其......

“娘亲娘亲......”

三个小萌娃围在她的脚边,咿咿呀呀的追问,谁折的草蜻蜓最漂亮,最漂亮的才可以送给娘亲。

是的没错,陆青鸾自从那夜之后,居然一口气生了三个孩子,为此她不断诅咒当夜的男人,到底什么人呀,这么强。

老大叫陆宝宝。

老二是个丫头,叫陆妞妞。

至于老三,陆青鸾眼底闪过一抹哀伤,其实老三不是她生的,当初她分娩的时候,暴雨连天,有洪水冲塌山体,慌忙逃难中,三宝就丢了,没有找到尸体,应该是被经过的流民捡走了。

而她在疯狂寻找三宝的时候,意外救下了同样襁褓中的一个婴儿,陆青鸾苦苦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便只好将这个上天送她的孩子,也一并养在了身边,成为了三宝。

所以她一直都告诉孩子们,她是生了四个,但丢了一个,丢了的那个小宝,无论多难,她也一定要找回来。

如今,孩子们也都长大一些了,她觉得回京的机会应该到了,尤其相府陆家,他们该感谢陆青鸾养育孩子用了五年,一时没腾开手回去,多让他们快活了些日子。

而相府唯一让陆青鸾比较惊讶的是,她走后,原本不怎么成气候的陆晴雪,竟是忽然被夜王府承认,成为夜王府内定的未来王妃。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婢女玲珑问。

“让玉衡带着宝宝先走,我处理完手里的事情,明日在追赶也不迟,”陆青鸾说完,便继续埋头手中的事情。

玲珑也见怪不怪,自从认识小姐,她总是在研制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旁人捉摸不透她的想法。

去年研制的雷火弹,还差点烧了房子。

直到第二日下午,陆青鸾才算告一段落,彼时主仆二人乘坐一辆马车,正式赶赴阔别了五年的京城。

只是陆青鸾也没想到,她还没走到京城,命运居然又让她遇到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有水吗?”

男人骑在高头大马上,面上蒙着黑巾,带着斗笠,不知道是什么人,也许是江湖人,也许是流窜的匪徒,总之就不像是好人。

这样的人忽然纵马靠近借水?

玲珑下意识皱了皱眉,但车内的陆青鸾,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却是心神一震,因为这个陌生的声音,她竟是听的无比耳熟。

像是刻进了她骨子里一般。

五年前,相府柴房的那个男人,那个继母沈氏不知从哪找来,玷污她清白的三教九流之人,她不会听错的。

陆青鸾自从离开相府,就再也没想过那夜的事,因为她觉的没必要,如果真的见到了,只会见一次杀一次。

玷污少女清白的这种卑鄙事,都接,这种人在她心里就是个渣子。

“不借。”

陆青鸾冷声一语,单手撩起车帘望了出去。

她带着面纱。

他蒙着面孔,却是精准的四目相对。

宇文寒翼只觉得从未见过如此清澈美丽的眼睛,这女子的样貌也该是极美,只是这双漂亮眸子,看向他似乎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怒意和杀意。

他们有仇吗?

“抱歉,你的水我要了。”

宇文寒翼冷笑一声,不打算给这女子面子,掌心瞬间飞出一个银锭子,落在车板上,玲珑腰间垂着的水囊就被对方以内力吸走了。

陆青鸾本就对这男人有敌意,见此瞬间被激怒,拿起他的银锭子,抖手飞出,凌厉的内力瞬间将那水囊打破,水瞬间倾斜而下。

“放肆。”

男子大怒。

陆青鸾挑衅似的冷笑:“放肆?我放肆的时候多了,你不问自取就是偷......我不杀你,已经是便宜你了。”

敌意,杀意,直面而来。

宇文寒翼越发看不透这女子,却莫名觉得她有几分熟悉之感,很熟很熟,仿佛这个人就在他心头,但就是想不起来。

“......你究竟是谁?”

他霍然一惊,像是抓住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更强的杀气,瞬息间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足有数十杀手,在四面八方的草丛里猛放暗箭。

陆青鸾这时才注意到,不远处还有几个跟男人一样装束的人,他们被围杀了,而自己就比较倒霉了,居然被连累了。

“小心。”

一只羽箭嗖的飞到了陆青鸾的面前,却被宇文寒翼一把捏住,染着毒液的箭锋就在陆青鸾的咫尺之间。

而这完全是宇文寒翼的下意识动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个女人有种莫名的亲近,想要救她。

“你......”没事吧。

然而话没说完,陆青鸾瞬间飞起一脚,就将车前,前一秒勉强还算救她一命的男人,一脚踹开。

“玲珑,我们走。”

马车瞬间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而刺客的目标是这几个男人,跟她无关。

“好个没良心的女人......”

宇文寒翼一面躲避着羽箭,一面吐槽,但心里却对那个女人一点都恨不起来,熟悉之感反而更甚。

“王爷,先走,这些杂碎我们对付就行了。”

手下护卫喊了一句。

而此刻打扮潦草的黑衣男子,宇文寒翼,正是从边城风尘仆仆一路而归的云朝战神,夜王,只是他的行踪被暴露了。

“本王是那种丢下自己人先走的吗?”

......

远处,疾驰中的马车上,陆青鸾久久无法平静。

“小姐,您认识方才那个人?”

玲珑奇怪的问,小姐平日脾气还算温和,怎么都想不通会对一个陌生男子,这么‘凶狠’。

“不认识。”

陆青鸾淡淡一语,也不再想那人了,那人五年前玷污了她,可到底不是主谋,真正的主谋在京城相府。

看在他表面不似大奸大恶,五年前也是拿钱办事的份上,今日饶你一命。

只是陆青鸾心里始终还是不太平衡,她三个聪明伶俐,漂亮好看的宝宝,生父竟是个‘江洋大盗’。

是的,陆青鸾把刚才男子的行为,理解成了‘江洋大盗’,或‘江湖草莽’。

五年前的画面涌上心头。

她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听说了吗?睿王回京了,相府那个丑八怪也要赶着回来了,你说真是世道不公啊,睿王那么英俊潇洒的人物,怎么就给配了个臭名远扬的丑八怪......”

“多半这次要完婚了,可怜京城碎了多少女儿心......”

“怪只怪先帝赐婚,谁也改不了,你们说,那相府的丑八怪大小姐,见着睿王,会不会自惭形秽到上吊呀,哈哈哈......”

“听说那丑八怪不仅丑,还水性杨花,只说是性子随了她母亲......”

刚走到京城近郊,陆青鸾就听到一处茶摊这样的言论,心中冷笑,在相府的推波助澜之下,自己的名声已经如此不堪了吗?

五年前他们为了夺走她身上的婚约,无所不用其极。

而这婚约,听说是她生母当年在宫里,飞身为先皇后挡过暗箭,后重伤垂死,先帝怜悯才下旨赐婚。

后来生母亡故,那与睿王宇文泽的婚约就成了她的催命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