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生生念

生生念

风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当年三界之主玄缡下凡历劫,青丘女帝白沁萱为了保护他,不惜自断八条尾巴,只为掩藏身上的狐狸气息。她与他在凡间做了百年夫妻,可他在重回天宫的第一天就想杀她。原来,狐族杀了他的心上人,他恨狐族,便通过折辱她的方式报了这个仇。玄缡给她下了死命令,要她亲自监斩所有狐族。可他没想到,白沁萱选择跳下诛仙台!

主角:白沁萱,玄缡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沁萱,玄缡 的武侠仙侠小说《生生念》,由网络作家“风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年三界之主玄缡下凡历劫,青丘女帝白沁萱为了保护他,不惜自断八条尾巴,只为掩藏身上的狐狸气息。她与他在凡间做了百年夫妻,可他在重回天宫的第一天就想杀她。原来,狐族杀了他的心上人,他恨狐族,便通过折辱她的方式报了这个仇。玄缡给她下了死命令,要她亲自监斩所有狐族。可他没想到,白沁萱选择跳下诛仙台!

《生生念》精彩片段

“玄缡,饶了我。我承受不住你身上的仙气,会死的!”

白沁萱和天尊玄缡在凡间时是夫妻,两人曾无数次双修。

可这一次,白沁萱却挣扎着求饶。

“饶了你?是谁在本尊下凡渡劫的时,化作凡人引诱本尊破戒的?”

“现在让本尊饶了你,你是装纯给你那些低贱的狐族亲人看?”

说着玄缡将白沁萱拖到天阶之上,九十九天阶之下所有的狐族被捆仙绳捆住,拼命挣扎却被捆仙绳折磨得浑身是血。

青丘狐族的修为都不低,可在三界之主玄缡帝君的面前也只能束手就擒的份。

白沁萱想逃,却被玄缡压在身下。

白沁萱恨不得自爆妖丹去死!

这是当着她所有亲人的面啊!

玄缡睥睨地看着天阶上的狐族,“这便是你们青丘的女帝,在一百年前就变成凡人来引诱本尊,只要本尊勾一勾手指她就会来伺候本尊。”

狐族们看到女帝受辱挣扎得更厉害,可捆仙绳几乎要将他们的身体切割成几段。

白沁萱空洞的胸口依旧疼痛,她不明白为何在凡间还疼她入骨的男人,一恢复真身后就会变成这样?

她宁可这只是一场噩梦!

“玄缡,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白沁萱,狐族杀了本尊的汐儿,还将她的尸骨用狐火烧得灰飞烟灭,你们这些狐族贱畜都该死!”

“而你这个青丘女帝更是下贱,本尊毁了青丘,还倒贴上了天界,真是贱的可以!”

狐族们挣扎得奄奄一息,身上的狐血将九十九层天阶都染红了。

白沁萱从不知道狐族竟然和玄缡有这样的恩怨。

整个天界谁人不知道雨神南宫汐在天尊玄缡心中的地位。

南宫汐是玄缡心中的白月光,可她和他的一百年又算什么!

她在人间陪了他整整一百年啊!

为了掩盖妖族的气息做他的妻子,她不惜断了八条尾巴陪在他身边。

可在他的心里,她只是犯贱!

白沁萱胸口闷疼到了极点,“玄缡,南宫汐不是我杀的,为什么要骗我!骗我到天界,为什么!”

狐族是没有眼泪的,所以她眼眶中只有鲜血流下。

“为什么?谁让你是狐族的女帝!狐族这群长毛畜生杀了汐儿,本尊便要让狐族的女帝生不如死,这是你们欠下的债!”

“哈哈哈,原来你从恢复天尊身份之后就只想着报复我?”

白沁萱笑着笑着眼眶里不断涌出血泪。

她爱了一百年的男人,到头来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过她的存在!

不是说没有心就不会疼吗?一百年前她就挖出了自己的狐心。

可为什么胸口这个地方还是这么难受?

她连呼吸都在痛。

白沁萱怎么也没想到在被他羞辱后,她又接到了司命星君的传旨。

要她三日后亲自去诛仙台监斩狐族!


她身为青丘女帝,他却要她亲自去监斩狐族所有人!

白沁萱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浑身冰冷。

狐族最怕雷劫,而诛仙台更是九天之上雷刑最可怕的地方。

他是真的好狠!

他就这么恨她,要她看着所有的族人被诛仙台的雷刑活活折磨而死!

白沁萱被玄缡封了法力,如今的她连最普通的天将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去救族人。

——

天尊神殿。

因为没了法力,白沁萱倒是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地方。

白沁萱推开神尊殿的门,看着坐在寒玉床上的男人,她一步步走了过去。

“看在百年的夫妻情分上,你撤销命令可以吗?”

身为青丘女君,她何时这么卑微过?

可经历了昨日,白沁萱知道他对她爱都是幻境。

她在天尊玄缡的面前,卑微如同蝼蚁。

白沁萱还穿着凡间时假扮花魁的衣服,单薄透明的紫纱批在身上露出白皙胜雪的肌肤。

在凡间时她假扮花魁引诱身为道士的他破戒,他最爱的便是她风情万种的模样。

可如今,她的眼底只剩下凄凉。

“夫妻情分不过是你仗着本尊下凡渡劫失忆时骗来的。本尊的心中永远只有汐儿。”

“如果你不是眉眼和汐儿有几分相似,你以为本尊会多看你一眼?”

白沁萱胸口猛地一痛。

她一度以为至少在凡间时,玄缡还是爱她的。

可没想到她不过是南宫汐的替身!

双眼越发疼痛,狐族无泪只得流血让她眼底再度涌上了血红。

她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寒玉床上,看似风轻云淡道:“一百年,就算是养一只灵兽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可狐族的畜生还不如低贱的兽!”

玄缡说这个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睁开眼。

他不屑多看她一眼。

白沁萱深吸了一口气,脱下了紫色薄纱,“你饶了狐族,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两人做了一百年的夫妻,她知道他最喜欢什么手段。

终于玄缡睁开眼。

玄缡伸手挑起白沁萱的下巴,“三界之内,本尊要什么女人没有?”

“可别的女人得到了尊上元阳么?”白沁萱施展着狐族的魅惑,手更加不老实地在他袍子下动作,“毕竟我可是在一百年前就开始伺候尊上了。一百年,我和尊上双修了无数次,尊上想要什么,我都知道。不是吗?”

“白沁萱,你可真下贱!”

白沁萱只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宛若雷刑一般抽打在她身上。

他真的好狠,在他眼里他们一百年的感情还不如南宫汐在他身边一年。

在凡间的一百年里,他有多疼爱自己,在天界他就有多冷酷无情。

明明胸口没有了心脏,可为什么还是这般疼痛?

白沁萱抬起下巴,眼角满是狐族的魅惑,“我说过,只要尊上肯放狐族一条生路,尊上做什么都可以。”


白沁萱是被天尊玄缡用过法术扔出神殿的。

三日后,白沁萱被带去诛仙台亲自监督狐族受刑。

以往对她最好的族人全部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可玄缡还不打算放过他们,竟想用最可怕雷刑来诛杀他们!

“尊上,狐族的事情由我一人承担!请尊上绕过狐族其他人!”

白沁萱跪在玄缡的面前。

“本尊当然要你承担!亲眼看到自己在乎的人死在面前,这种滋味儿很痛苦吧!”

玄缡掐着她的下巴,冷酷无情地说。

白沁萱苦笑着:“玄缡,原来你不杀我,就是为了让我生不如死?”

白沁萱仰着头呼吸。

还有什么比自己心爱的男人算计更心痛的事情?

他恢复天尊身份后就没有打算放过狐族吧?

可她不能认命,她不能让狐族毁于一旦!

她必须要救下所有人!

百年前她看上凡人玄缡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只顾着在凡间追他,并不知道狐族杀了南宫汐的事情。

可狐族所有人对她忠心耿耿,几千年来将她捧在掌心里宠。

她必须要肩负起狐族女帝的责任!

“玄缡,今日我便是死也要救出狐族所有人!”

白沁萱祭出自己的佩剑。

她看着站在青鸾神鸟上的玄缡,“你是有多恨我?这百年来我在凡间可害过你分毫?一百年来掏心掏肺地爱着你,难道还不能抵消你对狐族的恨吗?”

白沁萱死死地看着玄缡的双眸,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动容。

可他的眼里只有冷意。

“白沁萱,本尊劝你不要白费力气。如果你亲自斩杀狐族这群孽畜,本尊或许会考虑留你一条活路来参加本尊与汐儿的大典。”

白沁萱睁大双眼,“你要用狐族上下的命去复活南宫汐?”

白沁萱的声音都在颤抖。

神死后神魂消散在三界各处,唯有数万的灵丹聚拢才可复活。

而三界之内哪里有比得上狐族灵丹纯粹的?

玄缡冷冷道:“狐族害死汐儿,这是你们狐族欠下的债!”

白沁萱几乎要从诛仙台上跌落下去,“你要杀了我全族的人去复活你的心上人。玄缡,你好狠的心。”

他从未真正地爱过她,又怎么可能去在乎狐族的命?

曾经一百年的相爱相守,终究不过是她的一场美梦。

如今美梦破碎,她疼得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玄缡,既然你不肯放过狐族,今日我便与你死战到底!”

白沁萱飞身朝着玄缡刺去,可她被封了法力哪里是他三界之主的对手。

几乎三招不到就被玄缡压住,重重地摔倒。

雷劫突然降临,被捆仙绳的狐族全都遭受重击。

“不!”

白沁萱想要冲过去却被雷劫挡在外面。她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狐族死于非命。

当最后一名族人咽下气后,白沁萱突然冷静了下来。

她拖着满是鲜血的身体走到诛仙台上,目光平静地看着玄缡。

“玄缡,狐族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和南宫汐一样死了。而南宫汐也得到了复活的机会。狐族欠下的罪孽是不是连本带利还给你了?”

“在凡间百年的夫妻情分从此恩断义绝!过去的百年就当我从未遇见过你!”

白沁萱眼中涌动着鲜血,她决然地朝着诛仙台跳了下去。

站在玄缡身边的司命星君尖叫起来,“女帝不要命了吗!诛仙台可是诛杀所有妖族的!她跳下要死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