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梦中玉笙吹清秋

梦中玉笙吹清秋

风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玉笙爱了司徒衍多年,到头来,她得到的是红事变白事。大婚当天,她原本是要成为他的皇后,却目睹他亲手下令射杀她所有的亲人。曾经所有的甜蜜,都是他步步为营的算计,他只是想通过凌辱她向她父亲报仇。如今,沈家落败,司徒衍却并不想放过沈玉笙,他把她丢进青楼!

主角:沈玉笙,司徒衍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玉笙,司徒衍 的武侠仙侠小说《梦中玉笙吹清秋》,由网络作家“风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玉笙爱了司徒衍多年,到头来,她得到的是红事变白事。大婚当天,她原本是要成为他的皇后,却目睹他亲手下令射杀她所有的亲人。曾经所有的甜蜜,都是他步步为营的算计,他只是想通过凌辱她向她父亲报仇。如今,沈家落败,司徒衍却并不想放过沈玉笙,他把她丢进青楼!

《梦中玉笙吹清秋》精彩片段

帝后大婚,身为臣相之女的沈玉笙坐着三十二抬凤撵进入皇城。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皇城里等待她的不是她的夫君,而是手持弓箭的御林军!

黑压压的御林军将送亲的队伍包围住,而她最爱的男人,新帝司徒衍站在城楼之上,脸上只有冰冷和狠厉。

“司徒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玉笙不敢相信这个昨日才将她抱在怀中,喊着她心肝宝贝的男人,今日却要杀她和沈家所有人。

送亲的队伍里有她的父亲和她的所有亲人啊!

司徒衍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拔剑下令:“放箭!”

“不!”

沈玉笙慌乱大喊,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漫天黑羽如同雨水一般飞射过来,纷纷射中了迎亲的队伍。

就在前一刻还期盼她当上皇后能光耀门脉的亲人,此刻全都倒在她的面前。

父亲更是为了她挡箭后被一箭射穿身体。

沈玉笙从凤撵上蹒跚地下来,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司徒哥哥,你不要杀我家人。我若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是杀我一个人就好了。放过他们。”

她磕得用力,白皙的额头上全是鲜血,头上的凤冠早已经散落在地上。

鲜血沿着她的额头流淌到嘴角,再滚落往下染红了她的喜袍。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明黄色的靴子。

沈玉笙抬起头去碰来人的鞋子,眼里满是绝望,“司徒哥哥,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全家!”

下一瞬她身上的喜袍被撕得粉碎,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整个人被司徒衍压在怀里。

“不要……”

沈玉笙深爱着司徒衍,哪怕没有成亲,她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可现在她却拼命挣扎着,不让他的手碰她。

他怎么能当着她父亲家人和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不要?是谁每次进宫到御书房里都要陪朕欢好几个时辰才走的?又是谁每夜只穿着肚兜陪朕在御花园翻云覆雨的?”

“现在倒是装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装给你那要死的爹看?”

说着司徒衍把沈玉笙拖到了半死不活的沈方远面前。

沈方远身中数箭,此刻已经奄奄一息了。

司徒衍垂下眼帘,并冷地看着曾经权倾朝野的沈丞相,“沈方远,好好看看,这便是你捧在掌心上,唯一的女儿。看看她是如何被朕玩弄的!”

砰——

沈方远老泪纵横,想要起身可浑身是血的他还没站起又重重地倒在地上。

沈玉笙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画面,她强撑着笑容,“司徒哥哥,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呵,沈玉笙,你去问问你父亲,朕的父皇是如何死的?他把持朝野多年,狼子野心,若非朕装作平庸无能,又岂能活到今日?”

“沈方远,你以为朕是真心想娶你的女儿?”

司徒衍掰过沈玉笙的下巴,逼迫她无助的脸对着沈方远,“朕从未爱过她,更没想过娶她,她不过是朕用来消除你戒备的工具而已。多看她一眼都让朕觉得恶心!”

沈玉笙心脏像是被插了无数把利剑。

她和司徒衍青梅竹马,从十三岁就爱着他,到如今已经六年了。

她爱了他整整六年!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不过是个工具而已!

沈玉笙更没有想到的是,在沈家满门被杀,他父亲奄奄一息时,她又被关进了天牢。

罪名是通敌叛国!


沈玉笙深爱着司徒衍,她爱他爱到连尊严都不要,又怎么可能通敌叛国?

牢门外传来脚步声,明黄色的靴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皇上,我是冤枉的!”

沈玉笙站起身,抓住牢门,大声地呼喊着。

然而她爱了六年,爱到连命都不要的男人,嘴里说出了让她最绝望的话。

“朕知道你是冤枉。因为那些从臣相府搜到的信件都是朕派人放进去的。”

司徒衍毫不留情地说着。

沈玉笙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她原以为司徒衍出现会看在六年的情分上饶她一命。

可没想到真正想要她死的人竟然是他!

司徒衍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依旧俊美无双的脸上满是癫狂的笑容。

“沈玉笙,知道吗?朕看到你现在这要哭的模样就想笑。沈方远的女儿也会有今天。”

司徒衍走进牢房,抓住缩在角落里的她,“你知道吗?朕十岁那年躲在御书房的桌案下,亲眼看到朕的父皇被你父亲斩断了脑袋。这种弑君之臣就该千刀万剐,可朝堂上都是他的人。”

“不过老天有眼,沈方远狼子野心偏生在有你这个女儿后伤了根基不能生育。”

沈玉笙从来不知道司徒衍和父亲之间有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一直以为父亲是辅佐三代帝王的肱股之臣。

“皇上,看在我们六年的情分,放过我好不好?”

她低下头,卑微到了极点。

曾经她是臣相之女,是未来的皇后,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卑微的姿态。

可经历了昨天,她知道在司徒衍的眼里她什么都不是。

“沈玉笙,你但凡还有些自知之明都不该来求朕。”

司徒衍眼底只剩下冷漠。

“六年的时间,哪怕皇上养一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沈玉笙扯着他的衣袖,哀求着。

司徒衍拂袖甩开她,“沈方远的女儿连狗都不如。”

沈玉笙呼吸都在疼,她解开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甚至还穿着封后的吉服。

“只要皇上肯放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吉服下的肌肤白皙胜雪,沈玉笙身为京城第一美人,无论是脸还是身段都是无人可比的。

司徒衍狠狠掐住她的下巴,“你以为朕要什么女人没有?”

“别的女人哪有我好?”沈玉笙强撑笑意,“我做了皇上六年的女人,皇上喜欢什么,我一清二楚。就算皇上再恶心我,也是喜欢我的身子不是吗?”

她知道身为女子,不应该在出嫁前与人同房,可她还是做了司徒衍的女人。

六年来,彼此都太熟悉了。沈玉笙的手指很快就将司徒衍撩拨得火热。

“沈玉笙,你还真是不知羞耻。”

司徒衍的话就像是黑羽箭一样刺到她的胸口。

他真的好狠,完全不念六年的感情。

沈玉笙抬起头,脸上强扯出一抹笑容,“只要皇上绕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抬手解开了身上最后的遮挡。


沈玉笙赤果地推在地上,他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又怎么可能再碰她?

父亲身受重伤,沈玉笙又被关在天牢里。

她怎能不担心?

三日后,沈玉笙穿着囚服戴着镣铐被押上公堂。

她深爱的男人就坐在公堂之上,她知道他过来只是为了看她凄惨的下场。

“这些信件都是从你闺房搜出来的,罪女沈玉笙,你作何解释!”

刑部侍郎将雪花一样的书信扔到沈玉笙面前。

沈玉笙捡起地上的书信,绝望道:“原来你让我教四皇子写字,就是为了今天?让他模仿我的字迹写出这些通敌叛国的信件?”

沈玉笙呼吸一窒,胸口撕裂般疼痛。

“恐怕不止这些信件吧。我父亲的下属突然离开京城,也是皇上命人模仿我的手笔给他们传递的假消息吧?”

她胸口疼得直不起腰。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利用,害死自己亲人更痛苦的事?

父亲杀死先帝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可自从娘亲去世后,父亲一直对她疼爱有加。

她必须要还自己清白,然后去救父亲。

“这些信件都不是我写的。我写的字在落款时都会在最后加上一点。可这些信件上都没有!”

沈玉笙冷静反驳,身为臣相之女,她又和司徒衍在一起六年,她学到的东西倒是不少的。

沈玉笙看着坐在一旁听审的司徒衍,“皇上当真这般无情?民女一旦被判处通敌叛国,轻则被充为官妓,重则被五马分尸。皇上当真一点不在乎吗?”

她死死地看着司徒衍,想从他的严重看到一丝动容。

然而他的脸上除了冷漠什么都没有。

“沈玉笙,朕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拦。在你被判处之前,朕可以看在你差一点入宫的份上,让你来皇宫喝杯朕与新后的喜酒。”

沈玉笙疼得浑身颤抖,“你说什么,你与新后的喜酒?”

司徒衍冷笑:“难不成朕的婚事还要同你商量?”

沈玉笙苦笑,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就只是为了放松她爹爹的戒备,又怎会同她商量婚姻大事?

这六年来,他身为帝王身边却从未有过别的女子,给了她一个错觉,让她误以为他此生只会爱她一人。

原来现实是如此的残忍。

就在这时,御林军侍卫统领匆忙进来,“启禀皇上,罪臣沈方远在牢中气绝身亡。”

沈玉笙一直担忧父亲中箭后无人照料,如今在真的听到父亲身亡的消息后反而平静下来。

她的双眸仿佛枯井一般,淡漠地望着坐在堂上的刑部侍郎。

“大人,民女方才说谎了。那些信件都是民女一个字一个字亲手写下的。民女通敌叛国罪该万死!”

“还请各位大人从重出发!”

沈玉笙在堂前重重磕头,随后麻木地望向那个她深爱了六年的男人。

她努力扯出一抹笑容,只是透明的泪水不断地从她的眼里滚落。

“皇上,我父亲死了,同先帝一样去世了。我沈家满门在我大婚当日被黑羽军射杀,而我也要被判处极刑了。我父亲欠你的,算不算还清了?”

“这六年来,你对我的利用,我从不怪你。”

“从此之后,你我形同陌路。”

“就当你我从不相识。”

沈玉笙眼前涌出两行血泪,声音哽咽而又坚定,“各位大人,民女认罪!”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