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修爷娇妻插翅难逃

修爷娇妻插翅难逃

风渐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阴谋,顾念不仅家破人亡,还要逃到国外躲藏。蛰伏五年,脱胎换骨的她带着三个魔头儿子强势回归,只为给顾家报仇。岂料,就在顾念叱咤雷霆的复仇之路上,三个魔头儿子一心找他们的亲爹,乐不思蜀。看着找上门来认亲的霸总霍瑾修,顾念知道,自己是时候逃跑了。可是,霍瑾修的追捕实在是太猛烈!

主角:顾念,霍瑾修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念,霍瑾修 的武侠仙侠小说《修爷娇妻插翅难逃》,由网络作家“风渐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阴谋,顾念不仅家破人亡,还要逃到国外躲藏。蛰伏五年,脱胎换骨的她带着三个魔头儿子强势回归,只为给顾家报仇。岂料,就在顾念叱咤雷霆的复仇之路上,三个魔头儿子一心找他们的亲爹,乐不思蜀。看着找上门来认亲的霸总霍瑾修,顾念知道,自己是时候逃跑了。可是,霍瑾修的追捕实在是太猛烈!

《修爷娇妻插翅难逃》精彩片段

夜,临都七星级酒店豪华套房内,顾念浑身燥热,脸颊泛起不寻常的红晕,殷红的双唇微张。

迷离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雾气,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一身白裙被水浸湿,将她玲珑有致的躯体展现无遗。

“帮我,求你帮帮我……”

顾念看着面前高大伟岸的男人,男人如鹰一般的眸子里像是透着火,身上却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气息,眉宇间的矜贵让人无法忽视。

他菲薄的唇轻启,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凭什么?”

顾念仰着头,漂亮的双眸泛着水光看着男人,身体向前贴了贴,“帮帮我,我们,各取所需……”

......

“不要!”

一声惊叫划破天际,顾念猛然从床上坐起,浑身冒汗,她又梦到了五年前那晚的事。

天,放过她吧,到底要多久才能忘掉。

那是五年前,她被一直以来无比信任的闺蜜江晚宁陷害,送进了几个肥硕男人的房间,逃跑间,进了另一间套房,和一个陌生男人睡了。

次日醒来,男人已消失不见,而她出酒店时,却被一群记者围住,同时,父亲的公司被指认偷税,从而倒闭,父亲面临危机跳楼自杀。

而她被江晚宁找来的记者拖着,没能去见父亲,从此,顾家倒台,父亲也在那天的怒骂声中离开人世。

顾念就是在那之后,备受打击来到了巴黎,想起往事,顾念的眼中浮现出了浓浓的杀气,她何尝不知道顾氏偷税的事情是江晚宁一手策划。

正想着,外面传来吵吵嚷嚷的声响,噼里啪啦,像是在打仗。

顾念抬眼看了看钟表,现在是巴黎的上午六点半,这群小兔崽子,周末都不休息的吗,他们不休息,他们老娘还要休息!

顾念皱着眉头从床上下来,哗啦一声打开门,门外登时变得静悄悄的。

她放眼望去,整个客厅一片狼藉,东西散落一地,场面好不热闹。

“顾老大,顾老二,顾老三!你们是不是疯了?!”

顾念大吼一声,看着自己三个魔头儿子。

这三个小混蛋,就是五年前那一夜留下的恶果。

老二和老三还保持着追逐的姿势,老大则淡定的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电脑,目光紧盯着屏幕,手指不断敲击键盘。

顾老二悻悻的收回手,耸了耸肩道:“老妈,我现在深刻怀疑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这些症状和医书上一模一样,睡眠浅,易怒。”

顾念嘴角直抽抽,有他们三个在,就是猪也睡不着吧,还有,面对这样的场面,她不怒难道还要笑?

“老妈救我,二哥他要拿我做实验!”老三此刻冲上前,一把抱住了顾念的腿,肉乎乎的小脸蛋埋的深深地。

顾念将她呆萌的顾老三拎起来,无奈道:“你二哥不可能拿你做实验,他还没那个本事。”

这时,顾老大啪的一声合上电脑,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用了一晚上的时间,终于攻克了HK的内部账户,你们不要吵,我要去补觉。”

“去吧去吧。”顾念不耐烦的摆摆手,只希望这三个小魔头别烦她。

等等,HK的内部账户?顾念深吸一口气,一把将老大拽了回来,“你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顾老大淡淡然的又说了一遍,这下,顾念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她几乎快要抓狂了,HK,国内鼎鼎有名的上市集团,全国首富,其实力庞大到全球也找不出几家可以比拟的。

而HK集团内部系统,更是神一般的传说,竟被她儿子给攻克了?

这一刻,顾念想来一道雷把她劈死,谁能告诉她这种事她要被判几年?

她深吸一口气,忍了又忍,指着顾老大道:“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恢复!”

顾老大无语了片刻,默默转身跑去捣鼓电脑。

顾念拎着老三,又将老二叫过来,对三个儿子吩咐,“八点半之前,不管有什么事,都给我处理好,然后跟我坐飞机回临都。”

国内,临都HK集团总裁办。

霍瑾修坐在办公桌前,黑色的西装将他衬托的神秘而危险。

一双鹰一般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面部线条此刻崩的紧紧地,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线,浑身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气息。

助理于洋冷汗涔涔,他小心开口,“修爷,已经着人去查了,但IP地址显示不在国内,再查下去,信号越来越弱,最后被对方切断了……”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不敢说下去。

霍瑾修薄唇轻启,“你的意思是,HK的黑客都查不到?”

“也……可以这么说。”

话落,整个办公室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霍瑾修鼠标轻点,片刻后,电脑屏幕陷入黑暗。

很显然。

对方狡猾无比!

下一刻,于洋手机震动,他面露惊喜之色,“修爷,对方撤掉了攻击,将我们的东西还原了。”

霍瑾修微微眯眸,目光冷冽如同冰刀,“你好像还很开心?”

HK内部系统在全球都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如今却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攻克又还原。

他被玩了,而且,还很明目张胆!

于洋笑容一僵,默默的闭上嘴。

霍瑾修从位置上站起,语气里透着威严:“二十四小时内,查清楚这个人的来历,把他带到我面前。”

于洋应下,一颗心跟着抖三抖,霍总发怒,有人要遭殃了。


历经十多个小时的飞机,顾念终于抵达临都,重回这片土地,她的心里除了仇恨外,再无别的情绪。

这次回来,她就是为了报当年的仇,五年了,江晚宁,你逍遥的时间到头了。

顾念面色微冷,在看到自家三个儿子时瞬间破功。

顾老大带头,顾老二和顾老三走在后面,穿着小风衣,偶尔摆一下衣摆,尽显嘚瑟。

老二老三同时回头,摘下墨镜,用及其欠揍的表情看了一眼顾念,“老妈,跟上我们的步伐。”

顾念拍了拍脑门,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而后一手一个,拎着出了机场,顾老大则摆弄着手机,一张小脸满是严肃。

机场外,霍瑾修正在VIP候机室,他坐在沙发中央,身旁站着两队训练有素的黑衣保镖,个个严阵以待。

于洋低头道:“修爷,位置越来越近了,目标正在往机场外移动。”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排查,HK的黑客终于找到了位置,说来也怪,对方明明很厉害,却在这个时间段里,暴露了踪迹。

霍瑾修起身,目光微沉,菲薄的唇微微开启:“堵住所有出口,去找。”

顾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顾自的往外面走,突然,机场内陷入一片混乱,一群黑衣人手持枪械,踏着机械的步伐站在了各个出口。

什么情况?出事了?顾念蹙眉看着这一幕,首先想的事将三个儿子护住。

顾老大此时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他道:“糟糕,老妈你早上催的太急,我只记得恢复,忘了加强自己的系统,对方已经找到我了。”

顾念有些头大,但对于顾老大的能力她一向很信任,便说:“那你快弄,现在还来得及。”

顾老大双手一摊,无奈道:“来不及了,对方已经找来,距离我们大约十五米的距离。”

“十五米?!”顾念大惊。

她放眼望去,开始寻找可疑的身影。

等等,顾念一愣,她看到了那群黑衣人锐利的目光正在到处搜寻,再往远处看,另一拨人正往她这边走!

完蛋!

顾念心一凉,拽着顾老大就往偏僻的地方跑,一边跑一边说:“你现在给我加强系统,要是被他们找到,我就把你们卖了!”

“啊?老妈,不是吧,你也太坑娃了。”顾老二皱着眉头,一脸嫌弃。

顾老三则眼泪汪汪,“老妈,你卖二哥,别卖我。”

“闭嘴!”顾念怒。

“放心,给我十分钟,我就能隐藏位置。”顾老大胸有成竹。

可是很显然,现在这个情况,十分钟根本就不够。

顾念深看着那群人随着他们的移动而改变位置,此时深刻地意识到,他们现在就是个移动的靶子。

找到,那是必然的!

顾念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她蹲下身子,对顾老大道:“把这个手机扔了,然后我们就可以逃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

顾老大默默开口,一双眸子透着抗拒,“老妈,这是我的东西,你无权扔了。”

顾念此刻真的后悔给他们三个灌输国外的教育,现在好了,都觉得自己独立无比。

她忍了又忍,“乖,你听妈妈的话,我们把这个扔了之后,你在路上把其他重要的东西导入另一个手机系统,这样我们就不会找到。”

顾老大双手一背,藏起了手机,小嘴吐出俩字:“不行。”

顾念忍无可忍,“你不行也得行!,臭小子,老娘第一天回来,大事还没做,你别想给我搞砸了,手机给我!”

她说完,伸出手就去抢,谁知顾老大倔强的不肯给。

争夺间,顾老大一个闪身,溜了。

机场人很多,顾老大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顾念身边还有俩拖油瓶,她只好抱着老二老三到处飞奔。

这个臭小子,最有自己的想法,万一被人抓到可怎么办?!

顾老大在机场中四处逃窜,只为了躲避要抢走他手机的老妈。

此刻,于洋看着电脑上的那个目标小点,一会到这,一会到那,眉头不自觉的深深拧起。

霍瑾修冷声开口道:“又怎么了?”

“修爷,对方好像,在跟我们玩捉迷藏……”于洋苦笑,为难的看向霍瑾修。

后者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目光凛冽道:“不管什么情况,必须给我找到。”

“是!”

顾念这边还在寻找顾老大的踪影,一路上连背包都不知道去哪了。

跑着跑着,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跑偏了,看着周围光秃秃的草坪,一阵风吹过,很是萧瑟。

“这是哪?”

“老妈,这是机场扩张地界的开发区。”顾老二小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道。

“你怎么知道。”

“诺,你看。”顾老二手一指,顾念顺着方向就看到了一个牌子竖在不远处,写着施工重地,生人勿进的字样。

得,她这回是真的和顾老大走散了。

三分钟后,霍瑾修的人前来汇报,“修爷,我们找到了目标。”

“在哪?”

霍瑾修抬眼看去,接着,一个顾老大被推了出来。

他皱着眉头,刚刚就差半分钟,他就可以完成系统加强,偏偏还是慢了一步。

一个小娃娃?!

霍瑾修看了过去,顾老大也不怕,小手揣在兜里,一双大大的眼睛,却透着不是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沉着和冷静。

但,他终究还是个小娃娃!

霍瑾修忍了又忍,而后发出一声令人胆寒的冷笑,“所以,你的意思是,破坏HK内部系统又还原,把公司黑客都耍了一遍的目标,是他?”

话落,谁也不敢说话,毕竟这个小娃娃,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而且,这说出去,也太丢脸了。

一时间,场面陷入了寂静,空气似乎都要凝结成冰。

顾老大向前一步,粉红的小嘴一张,说道:“没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目标。”

好大的口气!

霍瑾修迈开长腿,走近他,“小娃娃,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老大不以为意,眼神透着王者风范,“我知道,这是我的手机,你可以查。”

小小的手掌上,躺着一个比手还大一倍的手机。

霍瑾修正要去拿,谁知顾老大收回了手,只调出系统界面,“里面有我的机密,所以我只能给你看这个。”

凌厉的眼睛扫了一眼后,霍瑾修可以确定,这个手机的确是目标,只是,眼前的小娃娃,他至今都不相信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大概是哪个大人,为了逃脱找来一个小孩顶罪。

霍瑾修想了想,对于洋吩咐:“先把他带回去,慢慢盘问。”


傍晚,顾念拖着顾老二和顾老三,一脸疲倦的从机场出来。

她的包丢了,又跑到人家生人勿进的开发区,于是被工作人员带走。

得知是从巴黎回来,却在询问护照时,没找到自己的包,为了证明清白,顾念只好拖着俩拖油瓶,在保安的监督下,把偌大的机场摸索了一遍,这才找到了自己的包。

这么一来,竟折腾了一下午。

更重要的是,她还得去找顾老大。

在机场监控上,她亲眼看到顾老大对着一个男人掏出手机,然后被带走。

虽说监控画面上,顾老大走路的身影很是潇洒,但,她还是不放心,尤其是那个男人,长得就不像好人!

顾念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好友卫泽行家中。

卫泽行是好友,也是贵人,如今,更像是亲人的存在。

当年,若不是卫泽行,她很可能早就流落街头,是卫泽行帮了她去巴黎,并度过了最艰难的那两年。

卫泽行左看看,右看看,没看到顾老大的身影,“顾老大呢?你没带他?”

“别提了!”顾念气不打一处来。

她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而后翻出在机场看监控时,拍下的监控录像,“这个男人,你认识吗?”

卫泽行看了看,而后眉头轻拧,“霍瑾修。”

“霍瑾修?你说的该不会是HK集团的掌舵人吧?”

随后,卫泽行点了点头,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担忧,“不错,就是他。”

天哪,来到雷劈死她吧,顾念面色怅然,她才刚回来第一天,就惹了这样的人物,这不是找事吗?

卫泽行询问道:“你打算怎么办?霍瑾修这人,睚眦必报,顾老大攻了他们公司内部程序,恐怕没那么好解决。”

顾念陷入了沉思,霍瑾修,她稍微了解过一点,手段极其狠戾,只要他想,一个上市公司倒台,就在他的股掌之中。

HK集团没有竞争对手,最大的对手就是他们自己。

因为霍瑾修有个特殊的癖好,比如,生产数一个电子产品后,就会立刻生产一个新品,专门用来攻克之前那个电子产品。

再比如,不花妆的化妆品一上市,他就会立马研发能三秒卸掉妆容的卸妆水。

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么?

更重要的是,霍瑾修不近女色,三十年来身边从没出现过任何一个女人。

所以,美人计这一招肯定是行不通的。

顾念思索良久,而后愤然起身,“能怎么办,当然是主动出击!”

大不了鱼死网破,霍瑾修厉害,她顾念也不是吃素的。

此时,霍家大宅,梨园。

顾念心心念念的顾老大此刻正优哉游哉的坐在真皮沙发上玩着平板,一点没有身处险境的危机感。

对面,是于洋。

于洋看着顾老大,面露愁容,“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老大。”

顾老大微微抬了抬眼皮,又补充一句,“顾老大。”

于洋嘴角抽了抽,哪家大人这么奇葩,取这么个名字,他又问道:“你家住哪?”

顾老大抬起头,双手一摊,一副我看穿你了的模样,“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找我的身份信息,然后找到我老妈,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我老妈可不是好惹的。”

“……”

无语了片刻后,于洋捕捉到了一个关键信息,他让顾老大先玩着,而后上楼去了书房。

来到书房后,于洋对霍瑾修道:“修爷,那孩子精的很,问不出什么,只知道叫顾老大,有一个妈妈。”

霍瑾修坐在书桌前,修长的手指敲击着实木桌面,听到顾老大这个名字,敲击戛然而止。

真是个奇葩的名字!

“无妨,就从这两个信息着手查。”霍瑾修一声令下,于洋便开始着手查了起来。

半个小时过去,霍瑾修的耐心所剩无几,他不耐道:“怎么这么慢?”

于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结结巴巴道:“修爷,排查了全国的信息,也找不到他……”

“废物。”

霍瑾修话落,直接将电脑转到自己这边来,而后开始敲击键盘。

他在用AI技术进行面部精确比对,如此一来,就能准确找到和这孩子有关的人,并且,会自动匹配关系最近的那个人。

于洋见状,拍马屁道:“还是修爷厉害,我怎么就没……”

“闭嘴。”霍瑾修薄唇轻启,将于洋的话打断。

于洋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脑上。

随着屏幕上光标的变化,很快,顾老大的照片旁边,缓慢地出现了一张图,正在加载中。

霍瑾修锐利的眸子盯着屏幕,只见那图片渐渐展现出来。

他眼里浮现出现即将要看到真相的光芒。

接着,呈现出一个人,那人就是,霍瑾修!

“……”

于洋瞪大了眼睛,嘴巴惊讶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他之前是觉得那小孩眼熟来着,但是,根本没往这方面想啊。

随着两张照片重叠,竟有着惊人的相似,甚至可以说,顾老大就是霍瑾修的缩小版。

霍瑾修目光越来越幽暗,随后一把合上电脑,“这电脑有问题,给我换一个来。”

于洋慌忙拿出另一台电脑给霍瑾修。

接着,又是冗长的等待,可结果却依旧如此。

霍瑾修不信邪,连着将梨园所有电脑找来,一起进行AI只能比对。

最后,他放弃了,因为,比对出来的结果,全部都是他。

于洋小心翼翼开口道:“修爷,您是不是,在外面有私生子?”

霍瑾修抬眸,如冰刀般的眼神嗖嗖的看过去,咬牙道:“你觉得呢?”

他要是有孩子,就不可能流落在外,更不至于如今被老爷子催婚,生重孙子。

此时,书房门外,顾老大抱着平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精明的光,他脆生生开口道:“你是我爹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