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武侠仙侠 > 拒做古早霸总文里的替身

拒做古早霸总文里的替身

白月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意外穿进一本小说,竟然是古早霸总文学。苏若还来不及惊讶,就发现自己有了一个软萌可爱的系统。在原书中,她被渣男虐身虐心,最终还要和回头是岸的渣男大团圆。但苏若并不想走这个结局,她可不是一个能给渣男白月光做替身的性格。于是,她果断勾搭上渣男的哥哥程熠,借着这股东风,她要翻身!

主角:苏若,程熠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若,程熠 的武侠仙侠小说《拒做古早霸总文里的替身》,由网络作家“白月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进一本小说,竟然是古早霸总文学。苏若还来不及惊讶,就发现自己有了一个软萌可爱的系统。在原书中,她被渣男虐身虐心,最终还要和回头是岸的渣男大团圆。但苏若并不想走这个结局,她可不是一个能给渣男白月光做替身的性格。于是,她果断勾搭上渣男的哥哥程熠,借着这股东风,她要翻身!

《拒做古早霸总文里的替身》精彩片段

“男人冷漠地将她送上手术台。”

“‘孩子必须打掉!苏若,你别忘了,你只是个替身而已!’”

“‘我真正爱的人,已经回来了!’”

苏若瘫在床上,捂脸,很想假装没听到那个站在她床前的三四岁小豆丁说的话,然而她失败了。

她满脑子都是那句“你只是个替身而已”,越想越生气。

“系统啊,我感激你捡到了已经成为阿飘的我,但是!你把我送来这种狗血霸总文让我帮你改写结局,就错得离谱。”

化身成幼童的系统拍了拍苏若的手臂,“我选中你自然有我的理由,别躺了,走!带你做任务去!”

虽然不情愿,但苏若还是翻身坐了起来,“有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变成这副样子?”

“不好看吗?”系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可是霸总文的标配,这张脸和那个人渣霸总长得有七八分相似,他看我的第一眼就能认出我是他的崽。”

“可是原主,也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被打掉了?你变成小孩跟在我身边是个bug。”

系统念的这本书她看过,她隐约记得,女主一路单打独斗,报仇虐渣,直到书完结都没出现过孩子这种东西。

孩童挥手,“只是被送上手术台而已,霸总文里霸总的崽哪会那么脆弱,区区一个打胎手术就能打掉?”

苏若沉默了半晌,“也是哈。”

她竟然觉得系统的话说得很有道理。

“我是带你来改变世界的,当然要制造点与众不同的小乐趣。”系统说着,直接拉起苏若,打算出门。

被扯着走的苏若没有反抗,因为她能感受到系统用的力气不是她能反抗的。

于是乎,在这寒冬腊月的凌晨三点,两人连外套都没穿,顶着寒风走进了酒店对面的酒吧。

推开酒吧门的那一刻,苏若的脑海里传来一道声音。

【滴——】

【主线任务《情虐霸总》开启。】

苏若打了个喷嚏,还没来得及问“有主线任务是不是也会有支线任务”,眼角余光瞥到一个美艳的女子快步走向自己。

系统二话不说,默默后退了一大步。

看到系统退开,苏若警惕心起,果然,那个美艳女子走到她面前,一句话都没说,抬手挥向她,目露凶光。

有了心理准备的苏若挡住对方的手,反手一握,死死钳制住那只手。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竟然回国了?!”潘静安尖声质问。

苏若:“?”

她觉得她需要个讲解。

她承认她看过这本名字叫《霸总的替身小逃妻》的书,但那是她初中时候看的,只记得男女主相爱相杀,爱得死去活来。

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丝毫不记得。

这人是谁?

仿佛看出了苏若心里发慌,系统一把抱住苏若的腿,可怜兮兮地控诉:“妈咪!她就是爹地的妹妹,挑拨妈咪和爹地关系的坏人!”

苏若低头看了那个委屈吧啦的小孩一眼,不由得感慨,这年头系统的演技都那么好了?

听到小孩子的声音,潘静安低头看向系统,看清那张脸,她脸色瞬间苍白,“你,你又是谁?!”

苏若挑眉,“他是我的孩子,小名叫狗蛋,孩子他爹是谁,妹妹你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吧。”

“谁是你妹妹!”潘静安听到妹妹这个称呼,勃然大怒,竟挣开了苏若的手,“苏若,别那么不要脸!”

苏若:“?”

妹妹这个辈分可是系统告诉她的,有什么不对?

“妈咪,她可不是我爹地的亲妹妹,不过就是一个喊着我爹地哥哥,想当我爹地枕边人的妹妹牌绿茶~”

“哟,原来是情妹妹啊,失敬失敬。”苏若配合着系统的话。

潘静安被气炸了,“苏若!你找死!”

“你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以为就凭这个,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野孩子!你就能翻身?做梦吧!我哥已经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眼看人要被气得七窍生烟了,苏若冷下神色,一巴掌挥过去。

啪地一声——

没有挡下这巴掌的潘静安气得头顶冒烟,“你竟然敢打我?!苏若!你在发什么疯!”

“啧,我打的就是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我背后做过些什么小手脚。”

苏若自己给自己揉着发麻的手掌,神色冷然。

虽然吧,她现在是不知道潘静安具体做过些什么,但凭着系统的介绍,以及潘静安上来就想打她这种举动,她都能推断出,这人在书里一定是恶毒女配,之一。

她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性子,都有人想打她了,她当然得打回去。

“我今天不止要打你,如果程嘉礼在,我还想甩他一巴掌呢。”

“妈咪你——”系统刚想让苏若悠着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刚刚说,如果我在,你照样会甩我一巴掌?”推门而进的男人语气冷漠。

听到这道声音,苏若脑子如同被针扎了一下,一阵剧痛袭来。

而后,原主的记忆扑面而来。

她是苏家的大小姐,虽然不受宠,但好歹占着个大小姐的名。

是程嘉礼主动追她的,也是程嘉礼主动去苏家说,两家可以联姻的。

但可悲的是,她爱上程嘉礼的不久后,她知道了,他之所以和她在一起,是因为她长得像他的初恋白月光。

那时候,她想和他分手。

然而,苏家人舍不得程家这个高枝,算计了她,她怀了他的孩子。

凭着她肚子里的孩子,苏家和程家开始商谈他们的婚事。

可在婚礼前夕,他的白月光回来了。

他在婚礼上悔婚,并且在当天,带她去医院,逼她流掉孩子。

苏若被那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气得脑壳疼。

程嘉礼简直就是个脑子有病的渣男人渣!

明明就标榜着有白月光,还去祸害原女主。

而且有毒的是,她记得这本书是HE,也就是原女主和程嘉礼最后竟然还能在一起。

难怪系统会让她帮忙改写结局,原结局简直要气疯人。


还不等苏若回答程嘉礼的话,潘静安越过她,如同一只蝴蝶似地飞到程嘉礼身边,一手捂脸,一手挽过程嘉礼的手臂,娇滴滴地撒娇。

“哥!我就跟你说了别和这种人扯上关系,你看看她,带了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野孩子回国,一定是想要缠着你。”

苏若转身,看到程嘉礼挣开潘静安的手,顿觉好笑。

不得不说,不愧是霸总文的男主,程嘉礼是长得好看的。

五官精致,脸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特别是那一双眼瞳,是浓墨重彩的颜色,深邃迷人。

只可惜,长得那么好看,却是个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的人渣。

苏若笑眯眯地看向程嘉礼,主动朝他走了两步,而后在他那复杂的眼神中,抬脚踹向他的肚子。

她这一脚干脆利落,快到程嘉礼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往后倒在了地上。

他还带倒了门口挂伞的架子,架子上的伞噼里啪啦掉落在他的脸上,水珠飞溅。

“我去——”系统看呆了。

这和它想象中的发展,好像不太一样啊。

好在酒吧里灯光很暗,DJ声震天,没什么人留意到门口这边。

“哥!”潘静安反应过来,连忙蹲下来拨开架子,慌乱地想把男人扶起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她一边关心程嘉礼,一边还不忘凶巴巴地瞪着苏若:“苏若!你是脑子有病吧!打我也就算了!你竟然敢踢我哥!”

程嘉礼推开潘静安,不慌不慌地站起,冷漠地盯着苏若看,“那个孩子是谁的?”

他一眼就看到了跟在苏若身边、怯生生的孩童。

苏若扬唇轻笑,“当然是我的。”

系统配合地点头。

程嘉礼冷笑,往前走了一步,逼近苏若,“我问的是,这个孩子,是你和谁的孩子。苏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别忘了,苏家的企业是我救活的,我一句话就能撤回对苏家的所有投资。”

苏若嗤笑。

是是是,他确实有这种本事。

当初他悔婚,苏家人一句话都不敢说,就是因为他能给苏家投资。

但是她不需要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因为她根本就不在意苏家企业的死活。

“程总真的想知道?”

程嘉礼瞄了一眼孩童,“对,你跟我说实话,我不跟你计较你刚刚对我动手的事。”

“我可以告诉程总,小孩的父亲是谁。”

听到苏若的话,潘静安紧张地拉了拉程嘉礼的衣袖,“哥!你不要听苏若胡说八道!我怀疑苏若有病,先打了我,又——”

苏若懒得听潘静安啰嗦的告状,她直接截断潘静安的话,“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有一件事得告诉程总。”

程嘉礼敛眉,眉宇间蓄着无尽的寒意,“什么事?”

“我刚刚踢了程总一脚,我承认我是故意的,至于理由,我想让程总感受感受腹部受到伤害的感觉,只是可惜,我用的力道好像还不够哎。”

程嘉礼都不用人扶就能站起来,一定是她用的力道还不够。

是真的可惜,她本意是想让程嘉礼感受一下,她失去孩子的时候身上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系统怜悯地偷看了程嘉礼一眼。

【宿主你用的力道可不小,他很痛,但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表露出半点痛苦。】

所以程嘉礼现在只是在逞强忍着。

从它的视角看去,程嘉礼都痛得冷汗打湿了后背的衣服。

苏若讶然。程嘉礼的演技也那么好?

“苏若!你!”潘静安比被踹的程嘉礼还要生气,挽起衣袖,急冲冲就要冲过去跟苏若算账。

程嘉礼皱眉拉住人,冷声道,“我需要知道孩子是谁的。”

这言下之意就是让潘静安先别找事。

潘静安顺势搭上程嘉礼的手,面上神情愤恨,“可是!哥!苏若的话不能信!”

苏若没管那两个拉拉扯扯的人,她转身环视了一圈热闹的酒吧,目光锁定在坐在吧台处的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

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夹着烟,颓然随性地坐在高脚椅上,眸光低垂,看着像是一头正在打瞌睡的雄狮,给人的感觉危险极了。

他明明半点儿视线都没分过来,但她总觉得,他关注着他们这边的闹剧。

当然,无论他是否关注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他那张脸,挺眼熟。

仿佛看出了苏若的疑虑,系统偷偷提醒。

【你现在看着的那个人,是程嘉礼同父异母的哥哥,程熠。】

苏若:“?”

那么巧?

只是来酒吧溜一圈,她就遇到了书中的男主、女配,以及,明明有着程嘉礼哥哥这么个重要身份,却好像在书中不特别重要的程熠。

“你在看谁?”程嘉礼安抚好潘静安,狐疑地顺着苏若的目光看过去。

苏若轻笑,牵起系统的手,蹭蹭蹭小跑到程熠身侧,笑得眼睛都在发光。

不等程熠张口问她是谁,她挽过程熠的手,把系统往他怀里一推,“宝贝儿砸,你认错爹了,这才是你爹,可不是什么人渣都配得上当父亲的。”

系统被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但它差点就没跟上苏若的脑回路。反应过来之后,它硬着头皮,顺势拉过程熠的另一只手,“爹地!”

“拜托配合一下,事后我会补偿你的。”

耳边传来一道温软的嗓音,程熠怔了怔,扭头看向苏若。

他认识苏若,毕竟当年,苏若和程嘉礼差点就结婚了,他认识当年的准弟妹。

但是......

这个人好像不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个苏若啊......

程熠在走神,然而在程嘉礼看来,程熠是软玉温香在怀,自然接受了贴在他耳边说悄悄话的苏若。

程嘉礼没恼,甚至觉得有些好笑,“苏若,你认识这个人吗?”

“怎么会不认识?”苏若笑弯了眼,“也不知道程总还记不记得,我们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我是在酒店度过的,程先生不是说我一定不是一个人?那晚陪我的,就是阿熠呢。”


程熠:“?”

潘静安神色一喜,迫不及待接话,“哥!她总算是承认了!我们当年可没有诬蔑她!”

苏若冷笑。

当年他们岂止是诬蔑她,简直是把她的自尊丢在地上疯狂摩擦。

那天明明是她和程嘉礼的一周年纪念日,但程嘉礼被他的白月光的一个电话叫走了。

她难堪又难过,不想见程嘉礼,又不想回苏家,所以一个人去酒店开了间房。

然而她也没想到,她滴酒没喝,只是躺在酒店的床上睡了一晚上而已,第二天就有人带着程嘉礼来捉奸。

可笑的是,程嘉礼竟然相信了。

程嘉礼的神色蓦然冷了下来,目光移到程熠身上,“哥,她说的话是真的吗?”

程熠抽出被苏若抱住的手。

苏若心一凉。

程嘉礼以为程熠是在和苏若拉清界限,神色缓和了下来。

倒是潘静安不大高兴。

就在苏若脑子疯狂运转,想找理由让程熠稍微配合一下她的时候,男人将手里的烟放进烟灰缸,捻灭,而后起身,慢条斯理揽过苏若的肩膀,“嘉礼,若若说的,确实是真的。但是那时候我不知道若若是你女朋友,抱歉啊。”

苏若:“!”

程熠竟然配合了?!

系统也没想到会有这种发展,震惊到眼睛都瞪圆了。

它能说,这和它一开始预想的发展一点都不一样吗?

“那你也承认,这是你的孩子?”程嘉礼冷声质问。

程熠低笑,温柔地揉了揉孩童的发顶,“当然,我不至于那么没担当,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认。”

程嘉礼冷嗤,“行。那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孩子回程家,爷爷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孩子。”

程熠还是笑,“小家伙刚回国,等他适应了国内的生活我再带他回去。”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

苏若和系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开口说话。

兄弟俩明明语气都还算平和,但是他们之间形成的气场尤其暗潮汹涌。

说了几句话后,程嘉礼转身就走,看似是相信了程熠的说辞。

苏若笑眯眯地看着程嘉礼推门离开,开心得眼睛都弯成了月芽。

虽然面上可能不显,但程嘉礼的背影透着几分恼意,显然是被气着了。

只要渣男不高兴,她就高兴。

潘静安恶狠狠地瞪了苏若一眼,跟着程嘉礼离开酒吧。

苏若呼出一口气,主动退开一步,“刚刚多谢程先生配合。”

这人明显就不喜欢和人靠得太近,因为刚刚做戏,他揽她的肩膀的时候,他的手都是虚虚握成拳,没有真正碰到她的。

她是个聪明人,演完戏,她自然会和他拉开距离。

“不客气。”程熠挥了挥手,重新在高脚椅坐下。

系统看苏若退开了,自己也松开了程熠的手。

程熠垂眸盯着孩童看了数秒,伸手轻轻掐了一下小孩如玉般的脸颊,面上浮现出了几分笑意,“苏若小姐,我挺好奇的,你是去哪里找来的这么个小机器人。”

机器人?

苏若愣住。

就连系统都被吓了一跳。

它捏造出来的躯体,从某种意义来说确实是个机器人。

但是它用的可是超出这个世界现有科技水平的技术,程熠是怎么看出来它是机器人的?

“而且,你不是真正的苏家大小姐苏若,我说的对吗?”

男人的语气很轻,轻得像是情人间的悱恻呢喃,苏若只觉得寒毛直竖,浑身紧绷。

原主确实不是这么个强硬的性子,但原主经历了抛弃、背叛等一系列糟心的事情,性子有所转变太正常了。

曾和原主在一起两年有余的程嘉礼都没发现不妥的地方,和她根本就不熟的程熠是怎么看出来的?

苏若压着心头的不安,扬起个洒脱的假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确实不是真正的苏家大小姐,过去那个天真善良,把爱情看得比天重的苏若已经死了。”

程熠失笑,“你在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系统抬手,拉着苏若的衣袖晃了晃。

苏若低头看向系统,系统无声地冲她使了个眼色,一句话都没说。

苏若看懂了系统的意思,它无非就是说,程熠有问题,它让她快走,不要和程熠产生太多交集。

“程先生,我还有要事要先走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联系我,我一定会还程先生的这个人情的。”

苏若匆匆说完,拉着系统转头就走。

然而她刚走出两步,她就听到了身后那道带着三分醉意的声线,“苏小姐,我刚刚看到,那位潘小姐举着手机似乎在录视频,也不知道她会把视频发给谁,酒吧外,说不定有人在等你。”

苏若怔了怔,“谢谢程先生提醒。”

程熠看着那一大一小的背影,重新端起酒杯,指腹摩 挲着杯壁,良久后落下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刚刚那个机器人小孩被拉着往外走的时候回头了,那眼神啊......

他分明看到了凶狠的杀意。

苏若不知道自家系统还用眼神恐吓了程熠,她想带系统回酒店待着,问问系统她刚刚的表现有没有问题,然而出到酒吧门口,她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黑色跑车。

她刚绕过跑车,副驾驶座的车窗被摇下。

一个披着貂毛、手指戴着超大钻戒的中年妇人喊着了她。

“苏若!”

苏若被冷得都快要裂开了,没有回头的打算。

系统回头看了那人一眼,一把抱住苏若的腿,“妈咪妈咪!是姥姥!”

被迫停住的苏若这才回头,看到妇人脸上的假笑,她皱了眉。

“苏若!快过来!”陈双彤热情地朝苏若招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